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故事

为了给姐姐报仇,我上了一个男人的车……

作者:惊池故事
2022-01-13 10:11

我还做过别的事吗?
做过啊,那个秃头也是我推下河的,那对贱男女的偷情照也是我拍的。他们都伤害了姐姐,都让姐姐不高兴了。
我不要姐姐不高兴,我要守护姐姐……


“姐姐,你开开门呀,我知道你在家。”

我蹶着屁股趴在门上,耳朵紧紧贴着门倾听里面的动静,可惜门里静悄悄的,啥也听不到。

我又踮起脚尖把眼睛贴到猫眼上,可惜依旧只能感受到一些模糊的晶体样,照旧啥也看不见。

“呜……”我猛地腹腔发力,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吼,同时双掌在门上重重一拍,像以前吓唬那些追我的恶狗一样。

“啊!”一声短促的尖叫声响起,随即便消失不闻,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猫,剩余的声调被湮灭在喉咙里。

“哈哈哈!”我直起身子掐着腰大笑起来,我知道一定是姐姐正在门后透过猫眼在看我,然后被我给突然吓了一大跳。

“吓到了吧?”我冲着猫眼笑嘻嘻地说,可是突然间我又感到忧伤起来,“唉!姐姐你怎么那么狠心呢,竟叫警察叔叔把我抓起来?我只是喜欢你嘛,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幸好我又出来啦,你看我一出来就来看你了,这几天你一定也很想我对不对?”

门里静悄悄地没有回应。

“好啦,那我先走啦,我在这待了一上午了,早餐都没吃呢。”

我摸摸饿得扁扁的肚子,转身往电梯间走去。出了猫眼视线范围,我弯腰就在墙根儿处蹲下了。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我听见那扇门轻轻地打开了。

又安静了一小会儿——我知道一定是姐姐正在偷偷地观望。我听见轻微的脚步声走来,慢慢地,一只穿着粉色拖鞋的脚从拐角露了出来。

“哈!”我猛地蹦出来一声大喊,吓得姐姐一哆嗦,尖叫声刺得我耳朵都快要聋了。

“嘻嘻,姐姐你出来啦,我就知道你肯定也舍不得我。”我开心地想要过去拉姐姐的手。

可是姐姐看到我伸过来的手却一脸惊惧地往后退,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扭曲愤怒起来:“你够了!你到底想干吗?你干吗天天缠着我,还天天在我门口守着,你变态吗?”

我看到姐姐指着我一脸崩溃地大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却又看到姐姐两三步跑过来抱着我的腿跪下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跟着我了,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的人生已经够苦了,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我看着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姐姐,头发散乱面容扭曲,一点都不漂亮了。可在我心里,姐姐却永远都是最美的。

我伸出手将黏在姐姐脸上的头发捋到耳后:“姐姐你说什么呀,我只是喜欢姐姐而已啊,姐姐不是也喜欢我吗,我会保护姐姐的!”

我回到公寓,看到桌子和架子上一排排的美甲工具和指甲油都落了一层的灰。从跟姐姐重逢后,我都无心工作了。

姐姐不记得我了,可是我从六个月前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认出她来了。姐姐还跟八年前一样美,头发长长的顺顺的,皮肤白白的,说话声音柔柔的,像天使一样。

那时我刚从家里逃出来,手臂被继母拿刀砍了好深一个伤口,头也被她按在地上撞出好大一个包,肚子上、背上都是被她拿擀面杖打出的伤痕。

我害怕被她打死,所以在被她拿刀砍了一下手后,拼尽全力推开她从家里逃了出来。

我沿着小路一直往南跑,跑了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天,跑的脚都磨出了血泡,手臂的伤口都结了痂。肚子好饿,我就吃地上的野草,树上的树叶。

我有试过趁夜里偷偷到村子里偷东西吃,可惜只有少数几次成功偷到了几个冷馒头。村里家家都养狗,经常还没溜进门,就被狗咬人打了。

那天我终于跑进了一个好大的不知道是城还是镇的地方,我想着肯定已经离家好远了,可我还是害怕。对继母的恐惧已经深入骨髓,每天夜里睡觉我都害怕会不会还没等醒来,就又有擀面杖落在身上。

到了城里,我终于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垃圾桶里随时可以翻到别人丢弃的剩饭剩菜,有时甚至还能喝到别人丢掉的奶茶。

我没觉得太苦,反而觉得日子过得比在家里自由幸福多了。

可惜唯一不好就是天气越来越冷了,我将垃圾桶里翻来的破衣服布片都穿上了,可还是冻得打哆嗦。于是我又捡来许多塑料袋一层层地往身上裹。

我手脚都被冻得红肿溃烂,头发油腻的像一堆破抹布。晚上也不能再睡桥洞了,冬天的风灌得桥洞冷得像冰窖。

我在漆黑冰冷的夜色里走啊走,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楼下没有大门的居民楼,窝在楼梯后过了一夜。

早上,我被一阵响声吵醒。我睁开眼,看到一个漂亮的大姐姐手扶着自行车,正眼睛睁大,满脸惊讶地看着我。

我吓得往墙根缩了缩,怯怯地看着她不敢说话。

我看到姐姐放下自行车走到我面前蹲下来,看着我说:“你怎么在这里呀?你多大了?”

我不敢回答,姐姐又说,“你不要害怕。唉呀呀,你看看你的手,怎么都冻成这样了!”姐姐忽然伸过来捉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捧在她的手里,一脸震惊心疼地看着。

“你多大了?你是男孩女孩?你家里人呢?你还记得你家在哪吗?”姐姐捧着我的手,一连问出许多个问题。

我看着姐姐白白的脸,姐姐的眉头轻皱着,一脸担忧的模样。我感受到姐姐的手暖暖的,她的声音也柔柔的,像阳光一样洒在了我心里。

“我10岁了,我是女孩子。”我轻轻地说。

姐姐将我带回了家,给我洗了个暖暖的热水澡,还给我换上了她大大的温暖的粉色厚棉衣,还给我做了一碗香喷喷的面。

我明明就像继母说的那样是个讨厌鬼,现在还这么脏这么臭,可是姐姐怎么一点都没嫌弃我呢?姐姐一定是仙女下凡吧!

“小可怜,你吃了东西就在家里睡一下吧。不要怕,姐姐家里没别人。姐姐上班要迟到了,得赶紧走了。那边柜子里有些面包和零食,你中午饿了的话就先对付一下,你要是会做饭,冰箱里有菜,也可以自己做着吃,好吗?”
姐姐摸摸我的头,对我微笑着说,“等姐姐下班回来再带你找家人哦!”

不!我不要找家人!我不要回家!我穿走了姐姐的粉色大棉衣。

那天姐姐第一次来我的工作室,在她摘下口罩的一瞬间,我就认出了她。

我激动的心砰砰跳,“姐姐!”我情不自禁地喊出口。

姐姐嘴巴微张,有些惊讶的样子,可旋即她又微微笑了:“也对,一看你就还很小,我都30岁了,的确该叫我姐姐。”

我给姐姐做了最好看最贵的指甲,还硬拉着给姐姐修了眉毛洗了脸,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

“这……这得好贵吧?我没想做这么多项的,我原本只想做个简单的纯色指甲……”姐姐照着镜子有点忐忑地说。

“不,不贵,姐姐值得最好的!”我肯定地对姐姐说。

我只收了姐姐20块钱,当然,在我的心里,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姐姐的,可是我怕吓到她。

“姐姐一定要常来哦,我想做姐姐的朋友!”
“姐姐,今天到了新花色,你过来体验一下啊……”
“姐姐,我记得你的眉毛该修了,过来我这里我帮你修啊……”
“姐姐,我这里今天进了一款新面膜,你过来尝试一下啊,就当我帮我忙了,不要你钱的,就当是我的体验官……”

姐姐,我只是想多见见你,我不再离开你了。

姐姐的笑容没有8年前那么明媚了,姐姐现在的笑都带着点忧伤意味,姐姐的眼角都有了点细细的皱纹。

姐姐的生活不很顺利,因为结婚好几年没有怀孕,夫妻之间的关系变得很不和睦,丈夫不关心她,经常喝酒不回家。

而工作上,因为30岁了,竞争力远不如公司新来的那些20来岁的小姑娘,职位不上不下的很是尴尬。而公司压在自己头上的主管又是个40来岁的秃头lsp,经常在工作中给自己穿小鞋,偏向那些更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一天,我正给姐姐涂着指甲油,姐姐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就气哭了。原来主管把姐姐一直跟的一个单子给了公司另一个姑娘。

“太不公平了,他凭什么这么做?这个单子我跟了快两个月,客户已经松口准备签约了,他竟然让别人去截我的胡……”

我看着气的哭的眼睛通红的姐姐,指甲上还没烤干的红色指甲油斑驳的像一抹血,刺得我心都痛了。

这么好的姐姐,怎么会有人伤害她呢?我不许有人伤害她!

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偷偷到姐姐公司楼下蹲守。我摸清了那个男人的长相样貌、车、上下班时间点和必经路线。

第一次,我偷偷将他的一个车胎打满了气,满的即将爆开。果然,他车开了不到一半的时候,那只轮胎就爆开了。可惜的是,秃头主管只受了点轻微的小伤,连班都没耽误上。

第二次,我在他下班快到家的必经之路放了一块钉板,可惜秃头命大,竟没轧上。

第三次,我专门骑了一辆电动车等在他下班回去的路上。那是条小路,人少车少,比走大路节省很多时间。我知道秃头每次走到这里都会加速。

我扶着电动车站在路边等着,远远望着秃头的车开过来了,在他即将临近的那一刹,我猛地一扭电动车油门然后撒手,电动车嗖地一声往前冲去,我转身就跑。

身后一声巨响传来,我没有回头,一直跑下路面藏到下面密集的甘蔗林里,然后才悄悄探头往外看。

我看到那辆黑色轿车撞在了路旁一棵大树上,秃头捂着头踉跄地下了车,查看了一下车头,又四处转了一圈,估计是在找我这个罪魁祸首。他当然找不到我,我看到他站在路上足足骂了十几分钟,才又上车开着那辆破车走了。

“唉,这都没事!”我感叹。

终于,最后一次,我杀死了他。

那天,秃头下班没有回家,而是去KTV喝酒,他一直喝到后半夜,我就在后巷的角落里一直等他等到后半夜。

我看到秃头醉醺醺地从KTV走出来,竟然没有叫代驾来开车,而是一路向前走去。我远远地跟在秃头后面,看着他一直走一直走,一直到一座桥边。

秃头停了下来,扶着桥栏弯着腰呕吐起来,他的腰躬得像个大虾米,身子往外探出了一大半。

我裹好衣服,拉好帽子口罩,像个事不关己的路人一样,在经过秃头时猛地将他撞了下去……

姐姐兴奋地过来找我,说秃头得报应喝醉酒掉河里淹死了,主管的位置空出来了,现在领导层考虑在她和另一个女同事之间选一个升任主管。

我看着姐姐开心的笑,不由也跟着开心起来。

那秃头果然该死。

可是接下来的一周姐姐都没有过来找我,我去姐姐家,发现姐姐一脸沮丧。

“唉,领导选了那个女孩子当主管。我比她还早到公司两年呢,之前公司人人都觉得我可能性大,都跑过来恭喜我,闹得沸沸扬扬的,结果我却没当上,现在真是感觉都没脸回公司了……”

我也觉得愤怒起来,刚没一个又来一个,为什么总有人惹我的姐姐不开心呢?

我又开始去跟踪姐姐那位女同事,可是没两天我就发现,哈,怪不得她能升职呢,原来她跟公司领导睡了!

我偷偷拍下了他们偷情的照片,并把照片塞到了领导家的门缝里。当天下午,领导的老婆就怒气冲冲地跑到公司把照片摔到了领导脸上,并把那个女人的脸都抓花了,头发都拽下来好几缕。

没过几天,姐姐就拎了一瓶红酒过来找我,她兴奋地对我说:“我升职了!太开心了!总感觉是不是老天爷在帮我,挡我路的人竟然一个个都没了。”

我也跟着开心地大叫,“是啊是啊,连老天爷都会帮你,你那么好那么善良!”

姐姐喝了好多酒,一不小心就喝醉了,昏昏欲睡地。我把她扶到我的沙发上躺下,看着姐姐红扑扑的脸颊,我的心又像八年前那样,像被冬天的太阳照着,暖暖的。

我忍不住把头放在姐姐的胸脯上,双手抱住姐姐。

“姐姐抱我,姐姐,我爱你。”

我又跪在地上捧起姐姐的手,就是这双手,八年前给了我人生中唯一的温暖。

我虔诚地亲吻这双手,把它放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摩挲。

“姐姐,我爱你……”我一遍又一遍地轻声呢喃。

可就在这时,姐姐突然醒了:“你在干什么……”

我听到姐姐微微颤抖的声音,看到她惊慌失措的脸。她听到了我说的话,看到了我做的事,她被吓到了。

姐姐匆匆走了,一连好多天也没来找我,我发信息她也不回,打电话她也不接。

我受不了了,我想她,我要见她。

我去姐姐公司楼下等她,可是她看到我也不理我,转身就走。我就跟着她,我跟着她一起吃饭,一起坐车,一起逛街买东西。

“你、你不要跟着我了,也不要再来找我,我、我不喜欢女生。”姐姐磕磕巴巴地对我说。

可是我不明白,怎么会呢?你明明喜欢我的呀,你对我那么好!

姐姐不理我,我只好继续跟着她。我跑到她家门口等着她,趴在门上想听她在干吗,贴在猫眼上想看她在做什么。

可是姐姐对我的态度看我的眼神慢慢变了,不再是刚开始的温和带着笑意,也不是后来的不耐烦,而是慢慢变得有些恐惧。

姐姐开始让小区物业来赶我,可是这哪里有用,我就住跟姐姐同小区的公寓啊,我从公寓地下停车场就可以直接进到姐姐那栋楼。

姐姐又报警抓我,说我纠缠她骚扰她,这怎么会?如果不是她一直躲我不理我的话,我又怎么会跟着她呢?我只是想见她,跟她在一起而已嘛。

幸好警察叔叔理解我,我没有做过伤害姐姐的事,于是警察叔叔就教育了我一通又把我给放了。

出来后我就反思,姐姐是担心我会伤害她吗?怎么会呢,我只会保护她啊!我只是想见她,想跟她在一起,不想离开她而已。

为了打消姐姐的顾虑,我在手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心,对着姐姐家门上的猫眼展示给她看,又亲吻姐姐家门上的猫眼,我知道姐姐一定就躲在猫眼后看我,这是我给她的吻。

可是姐姐好像更害怕了,她又报警让警察叔叔把我抓起来了,这次,我被警察叔叔关了五天。

早上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第一时间就去了姐姐家,我知道姐姐一定在家,这个时间点她还没有出门。

我太想念姐姐了,我好久没见过她了,我恨不能给姐姐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亲亲。

我拍门、喊叫,可是姐姐依旧不理我。我趴在门上听,没有声音。我贴在猫眼看,看不到东西。

我给姐姐唱歌,对着猫眼做出比心和拥抱的姿势,我甚至伸出舌头在猫眼上舔了一口,可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于是我走出去悄悄猫在墙角,等姐姐出来查看时突然蹦出来吓她一大跳。

可是姐姐却跪下来抱着我的腿,哭着求我放过她,她说她已经够苦了...我温柔地将姐姐脸上的头发捋到耳后,这才发现姐姐脸上红紫的淤痕。

“为什么?姐姐你的脸怎么了?有人打你吗?”

姐姐抽回手捂住脸哭泣,“赵斌那个畜生,他在外面找女人了,我骂他,他不仅不知错,还动手打我……”

原来如此,我的脸冷了下来。

赵斌是姐姐的老公,在市区一家游戏器材公司做销售经理。我已经跟了他好些天。

一天,我特意化了一个精致漂亮的妆容,卷了头发,穿了一件吊带小裙子,在赵斌中午下班出来吃饭的时候,故意端着餐盘从他身边经过,泼了他一身的汤水。

我一叠声地跟他道歉,弯下腰,露出点小沟沟,手忙脚乱地为他擦拭衣服。
老旧的套路,可是男人总是心甘情愿的上当。

我顺势跟男人坐了一张桌子,进行了一番愉快的对话,交换了微信号,并恰巧发现大家住同一个小区,于是又自然而然地约定了他晚上一起车我回家。

晚上回到小区停车场,下车的时候,我轻轻地在男人大腿上抚摸了两下,然后用挑逗的语气跟他道了别。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跟他发信息暧昧调情,给他发自己性感的自拍照。我看着他去上班、吃饭、拜访客户、喝酒、偷吃、钓鱼……

这天,我看到男人下班又跟人出去喝酒,应该会晚归,于是我在他酒局过半的时候发消息给他,说:“可以来陪陪我吗?我想你...半夜12点,地下车库见”还发了一张沟沟照片过去。

我知道男人一定会来,于是我回家,换了一条性感的低胸裙,外面罩了一件小衫。但没有配高跟鞋,而是穿了一双尖头平底小皮鞋。鞋底柔软,走路不会发出声音。

我又准备了一瓶红酒,两只杯子,一只红色一只透明。

我将两颗安眠药磨碎了放进红色杯子里,然后安静地在家等待12点钟的到来。

11点40分的时候,我悄悄从家里探出头去,发现走廊空无一人,于是我拎着酒和杯子轻手轻脚地从安全通道走下楼去。

我躲在男人车位对面的拐角,看到他叫的代驾骑着小电车离开,又看到男人拿出手机,我知道他是在给我发信息。

我默默观察了一下停车场四周——很好,光线很暗,寂静无人。

我于是放心地从角落里走出来,上了男人的车。

男人一看到我就想下车跟我去我的公寓,我制止了他,“在车里,在车里刺激。”我说。

我跟男人一起坐在车的后排,“陪我再喝点酒吧。”我倒了些酒在两只杯子里,将红色的那只递给了男人。

男人又想去开车厢顶的等,我又拉住了他,“不,不要开灯,这样有情调。”我说。

是啊,这样就着车窗玻璃透过来的车库昏暗的灯光喝酒多有情调,还安全。
男人凑过来想亲我摸我,我歪了一下头,说别急嘛,再陪我喝几杯。

喝了三杯酒,被他摸了几十下,他终于像头死猪一样倒下了。

我打开车门往外看,很好,还是没有人。

我开了车厢灯,仔细检查了一番,空调开启着,车窗也紧闭着。我将行车记录仪这一天的所有记录都删掉,又脱掉小衫包在手上,将我接触过的所有部位都仔细擦抹了一遍。

“谁让你欺负姐姐呢?你看,你只好去死了,不许欺负姐姐!”

我抱着酒瓶酒杯和男人的手机,看了最后一眼昏睡的男人,然后紧紧关闭了车门。

楼下来了好多警察,小区的保安工作也严谨了许多,车库内部和一些死角处也开始安装摄像头。

奇怪?为什么警察叔叔这么多天还在查呢?不应该是他自己喝多了在车上睡着忘开窗然后闷死了吗?

无所谓了,反正也查不出来什么。公寓只有电梯里面和一楼电梯间安装了摄像头,车库也只有入口和出口装了摄像头,那天没人看到过我,也没有摄像头拍到过我。

我想知道姐姐开心了没有,可是我不敢靠近姐姐了,她家里不断有警察过去询问。

这天一大早,我还没睡醒,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我揉着眼睛起来开门,门刚打开,就有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先将我铐上了。

等等,我可以穿着我衣柜里那个粉色棉袄走吗?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很奇怪。

哦,原来是恢复了行车记录仪的储存卡记录,听到了我说话的声音。那没办法了,我又不会开车,只晓得有行车记录仪,以为删了记录就可以了,哪晓得还有什么储存卡。

是姐姐辨认出我声音的?

好吧,姐姐那么善良,听出来了也不会撒谎说不知道。

我为什么杀他?

当然是他该死啊,他伤害姐姐,他让姐姐不高兴了。

我还做过别的事吗?做过啊,那个秃头也是我推下河的,那对贱男女的偷情照也是我拍的。他们都伤害了姐姐,都让姐姐不高兴了。我不要姐姐不高兴,我要守护姐姐。

我为什么喜欢姐姐?因为姐姐好呀,姐姐也喜欢我,姐姐对我好,姐姐像仙女一样。

我才18岁,为什么会为姐姐做到杀人的地步?因为我这18年来,只遇到姐姐这一个对我好的人啊,姐姐不嫌弃我脏我臭,不打我骂我,还给我洗澡给我穿温暖衣服给我做好吃的面。

我紧了紧身上已变得陈旧的粉色大棉袄,难道我遇到的人都打我骂我?

是啊,他们都打我骂我赶我,有些男人还亲我摸我强暴我。除了姐姐,这世上没有一个好人,我要跟姐姐在一起,我要保护姐姐。

那我父母呢?他们也这样对我吗?嗯,我爸也打我,我后母还想杀了我呢。

我亲妈?
……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我亲妈的样子了。不过别人都说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我想我要是有妈,她应该不会打我骂我吧……

我想我妈,应该就是姐姐那样子吧……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