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弟弟出生后,我拥有了超能力

作者:北海里
2022-01-14 10:16

我跟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大好,我们从来不像正常家庭亲子之间的那样亲密。父亲和我说话时总是直直地盯着我,好像他正试图钻进我的大脑里,用他锋利的视线划开我大脑皮层,暴露出肌理分明的沟裂突出,窥探到深藏其中的任何想法。相反,母亲总是不愿意看我,每当到了不得不和我交流的时候,她总是会把目光落在我的左下方,我用了很久才弄清楚,她在害怕我。

这件事情困惑了我很多年,我既不像那些精明女孩通过榨干周围的一切来丰腴自身,也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反社会人格拥有极强的杀伤力,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有点蠢笨的女人,为什么她会害怕我呢?

直到最近,小我快20岁的弟弟出生了。我发现,我拥有了超能力。

这或许是能解释一切的原因。

自从我结婚后,和父母的关系更加冷淡,我总感觉对于我搬出去这件事,他们就像是终于丢掉了一个包袱一样松了口气。按理来说,一家人搬离到一个离家乡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成员之间的关系应该更加紧密才是,我们家却刚好相反。

弟弟出生后,我只回家过一次,也就是那次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我正在出门前检查所有礼物是否都带上了,老公乔治在酒柜面前纠结着应该带哪瓶酒去拜访自己的岳父岳母。虽然我们都知道,这瓶酒最终只会被他们放在橱柜里积灰,我们是绝对喝不上一口的。

“乔治,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马上!就一个问题,这两瓶我都很喜欢,这瓶贵200元,这瓶的口感是我的最爱,所以,带哪瓶?”乔治分别举起左右手的红酒向我问道。

“贵的。”
“非常棒的选择,等回来后……”

乔治后面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像是有人迎面给了我的脑袋一拳,突然的闷痛让我眼前模糊了起来,然后,我看到了一副画面。

我看到我的母亲正抱着一个穿着黑色条纹白色上衣的婴儿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为了防止衣服里面的缝线摩擦到小孩儿娇嫩的皮肤,衣物都是反着穿的。孩子的眉毛和睫毛非常浓密,眼睛又大又亮,比奶粉广告里的小模特长得还要好看。旁边有一辆蓝紫色的婴儿车,这种颜色在小镇里的超市可不常见,但却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我的父亲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从背后搂住了母亲,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他们一起端详着怀里的孩子,脸上幸福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真是奇怪,明明是这么温馨的画面,我的胃里却像刚生吞了两只章鱼一样难受。

“Honey,你这是怎么了?”

我死死抓住自己丈夫的胳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一路上乔治都非常担心我,在等红绿灯的期间时不时就会用一种忧虑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那画面出现得突然又奇怪,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要破土而出我却不知道如何抓住它。我怀疑是自己潜在的嫉妒心作祟,所以不打算如实告诉乔治我的感受,我不想自己的丈夫认为我是一个会嫉妒自己亲弟弟的女人。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持续到了下车,隔着木栅栏的缝隙,我看到父亲从家里走了出来。他脸上带着幸福笑容,我不禁怀疑这真是我不苟言笑的父亲能露出的表情?他从背后吻了抱着孩子的我母亲的脸颊,和我出门前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

我不得不承认我胃里的两只章鱼立马打斗了起来。走近一看,母亲怀里抱着的孩子和我半小时前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他衣服上的缝线正暴露在空气中,旁边还有一辆蓝紫的婴儿车。

“你们来早了半小时。”父亲上前一步,挡住了我盯着弟弟看的视线。

“嗯……艾拉给弟弟准备了很久的礼物,我们怕迟到了,所以……”

乔治隐蔽地拉了下我的衣袖,提醒我该说些什么。

“叫什么名字?”

父亲皱起眉头,没有掩饰对我无礼的厌恶,但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约书亚。”

我没能控制住自己,冷笑了一声。

晚餐的氛围冰冷又尴尬,乔治已经放弃像以往一样在我和父母中间充当润滑剂,没有他每次牺牲自己让大家维持一个虚伪的和谐,我这才看清这十几年一直存在的问题从来没有被解决,并且随着约书亚的到来他们已经不愿意再掩饰了。

果然,不到半小时晚餐结束,父亲清了清嗓子。

“艾拉,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一起吃过晚餐了。这次邀请你们过来,是想宣布一件事情。”

我没有看向父亲,反而死死盯着母亲怀里那个小孩,她干瘦的手指紧紧把他护在怀里,不愿意让我看到约书亚的正脸。但是她不知道,在到这儿之前他的长相已经深深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父亲继续说道:“艾拉,你和乔治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我们有了约书亚。就像幼鸟离巢后不会再回家一样,我认为现在我们两个家庭应该各自向前开始新的生活,没有必要再保持联系了。当然,在晚餐的时候,你的母亲会永远为你祈祷。”

乔治抓紧了我的手,连他也震惊于我父亲无情的表现。又是那种担忧的眼神,以往看到他湿漉漉小狗样的眼睛,我总能快速地平静下来,但今天是个例外。

我回握过去,拉着他直接从餐桌上离开。走的时候,我回头看向父亲,说:“这不是你能够决定的。”

从这天起,我能看到越来越多他们和约书亚在一起画面,我突然多了预知的能力,只是这种能力似乎只针对约书亚。在我做饭的时候、工作的时候、休息的时候,那些画面总是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眼前,我看到母亲温柔地哄着晚上哭闹的他,我看见他在超市里指着蛋糕叽里呱啦说着幼儿独有的语言,手舞足蹈的样子惹得路人都发笑,我甚至看到了他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坐滑梯。

这些画面总是让我异常生气,在怒气不断累积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让我能舒服一点的方法。

“喂,母亲,是我,艾拉。”
“……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是在给约书亚准备水果碎吗?”

那是一种她自创的食物,把苹果和香蕉放在一起打碎,淋上一点蜂蜜,很适合给小孩作辅食。

“你怎么知道?”她总是不厌其烦问这个问题。
“因为我看到了,妈妈。”

我能够听到她抽气的声音,然后我继续说道:“别给他穿那件有小熊的蓝色上衣,其他孩子会欺负他的。”

我放声大笑起来,而我的母亲连我的笑声都不敢听下去,亏我好心提醒她呢。

我利用我的超能力来折磨我的父母,用病态的施虐欲来填补我内心越来越大的空洞,有的时候我觉得那里的洞大得都能装下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怪兽。

乔治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他想尽办法来开导我,甚至为我找到了童年的相册。他一直都是一个体贴温柔的好丈夫。

这天,我坐在沙发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
乔治在壁炉前整理我的相册,他打算挑出里面好玩的照片做成一本新的相册送给我。

“Honey,我好像找到了一些你12岁之前的照片。”

“我告诉过你,自从12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后我就没有之前的记忆了,就算有照片我也不会有一点印象。”

“但这才是乐趣所在嘛,我们可以一起看这些照片,说不定还能帮你找回小时候的记忆,快来嘛!”

我没办法拒绝自己撒娇的丈夫,不得不从眼前血腥画面的享受中抽离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靠在他的胸膛上,温热的体温和心脏跳动的节奏让我感到放松,眼前的相册落满了灰尘,里面的照片意外的多,似乎超过了我12岁后照片的总和。

照片里的某些场景确实让我有种熟悉感,不过并没有对我的记忆有什么帮助,相反,我又看到了约书亚。

他正躺在地上哭叫着,涨红的小脸上全是汗水和鲜血,他的手蜷成一团挣扎着,四周掉落着不明的肉块,我这才意识到,那是他的手指。失去了手指的手掌光秃秃地像两根没有了糖葫芦的草木棍,莫名地滑稽。

我的脸也跟着涨红了起来。

“艾拉,这是什么?”

乔治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问我,上面有两个小孩,一个是幼年的我,另一个是……约书亚?

我翻过照片,背面用蓝色的钢笔写着:艾拉&艾伦,9&1。

在迷宫深处的我突然看到了指引的记号,那些总是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画面像狂浪一般拍打在我脸上,我终于接受到了撒旦的信号——原来我并没有什么超能力,我看到的一直都是艾伦。

那个同样有着大眼睛浓密睫毛的艾伦,周围总是围着一群人的艾伦,二十年前那个抢走了我所有关注的,我的弟弟。

这个发现让我的大脑猛然刺痛起来,我身体里的怪兽终于知道要从哪里才能出来,它在我脑子里撕扯、狂奔着,想要为自己搏一个出路。

我看见我站在楼梯上,手里拿着母亲用来剪鸡骨的剪刀,上面的鲜血正顺着刀尖滴落,打在地上的时候,溅起了一道道好看的弧度。

“啊啊啊啊啊!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你这个恶魔!”我的母亲绝望又疯狂地对着我嘶吼。

我只是看着她,如同以往在一旁默默看着她抱着艾伦一样。我的沉默给了她勇气,母爱的力量让她朝我冲了过来,毫不留情地将我推了下去。

怪兽找到了出逃的道路。

我站在镜子前,拿着新买的剪骨刀,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我没有超能力,但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