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实录:因为二胎,我离婚了。

作者:刘无敌
2022-01-24 21:03


两道杠!

陈蕊一时间说不清自己是兴奋还是紧张。这个孩子是彭刚盼了好久的。

她举着验孕棒走出去,一把塞到正在哄闺女的彭刚手里:“看看。”

彭刚举着验孕棒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明天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陈蕊有点愣,她本以为彭刚会高兴地抱起她转个圈,然后亲一下夸赞她:老婆,真棒。而不是冷漠地只是说一句明天去检查。

他们盼这个孩子已经盼了两年了。这两年里,每次回彭刚老家,婆婆都不断叨咕没有孙子。

陈蕊虽然生气,却一直也想要个儿子,毕竟妞妞一个人没人作伴,两个孩子还能打打闹闹,日子也过得快。

看着彭刚为难的态度,陈蕊丧气地抱着妞妞回到儿童房。她倒是要看看彭刚怎么解释。

果然,妞妞刚刚睡着,彭刚就蹑手蹑脚走进儿童房:“妞妞睡了吗,你出来咱们聊聊?”

陈蕊刚走出房门,彭刚就碰碰她:“我这不是乍听到有点懵吗,盼了那么久终于来了,还有点紧张呢。”

“你紧张啥,不该是兴奋吗。”陈蕊戳着彭刚的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怀孕了,你不该高兴啊。”

彭刚憨厚地笑笑搓搓手:“兴奋、高兴。”

不知怎么的,陈蕊总觉得彭刚的笑有点假。

她觉得自己兴奋如火的心思,被彭刚的假笑一点点湮灭了。

陈蕊索性回到卧室,钻进被子休息。听见彭刚窸窸窣窣上床的声音,她故意转过头,不理他。

彭刚半趴在她旁边:“我就是怕生了二胎,妞妞不高兴。”彭刚说的真诚,陈蕊的火气也消了大半。

知道自己怀了双胞胎,陈蕊更高兴了。她有种老妈子翻身做主人的感觉。

这两年婆婆有事没事就说她生不出儿子,现在,她不仅能生,还一下生俩。

陈蕊觉得自己走路都带风,仿佛是宫斗剧里怀了龙子的妈妈。

怀孕当然要有怀孕的待遇,陈蕊命令彭刚:“怀了双胞胎肯定是不方便动了,要不你让咱妈过来照顾妞妞几天?”

陈蕊杨柳细腰,长着一张瓜子脸,她有个勾人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很可爱。虽然已经年过30,又生了孩子,但皮肤没有变老,肌肉也没有变松弛。

她知道自己魅力所在,和彭刚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眯着眼睛,露出笑容和她漂亮的酒窝。

从结婚开始,彭刚就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她相信这一次也是。

彭刚眼神闪烁,手也紧张地搓来搓去,憋了半天才说:“咱妈最近要收花生,没时间来。”

陈蕊有点恼,但她不想在开心的时候和彭刚发火。

她压着怒气,努力心平气和地说:“收完花生再来也行。反正这才刚怀上。”

怀妞妞时,她从40天吐到7个月,还得硬撑着做家务。人家怀孕都胖,她头六个月愣是瘦了几斤。这次怀双胞胎,还不知道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婆婆来照顾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孩子要是跟她姓陈,婆婆不来她二话不说。可是孩子不是姓彭嘛。

“那等忙完这几天再说。”彭刚又是拖泥带水的一句话。

陈蕊生气,几天没跟彭刚说话。

从恋爱开始,彭刚没对陈蕊动过一根手指,没说过一句重话。每次陈蕊生气,都是彭刚屁颠屁颠地给她端茶倒水,买包消遣,才能换回美人一笑。

陈蕊早就习惯了,不管是不是她的错,都得等着彭刚来道歉。

这次她本来也卯足了劲等着彭刚道歉,可是彭刚每天该接孩子的接孩子,该做饭的做饭,就是不肯低头先说一声对不起。

陈蕊憋在心里的怒火成几何倍数的增长,想要孩子的是他彭刚,求着她生二胎的也是他彭刚。他凭什么摆个臭脸。

她决定要和彭刚大闹一场,让他知道她才是这个家的老佛爷。

周末,陈蕊趁妞妞去上舞蹈课的时候问彭刚:“我怀孕你是不高兴,还是你不想你妈来照顾孩子?”

彭刚盯着盯着自己的手,半天没蹦出个字。

陈蕊恼了:“你要不想要,我就去把孩子打了。”

“要不你把孩子打了吧,再有两个孩子负担挺大。”彭刚使劲搓着手,墨迹半天才应话。

陈蕊懵了,她本想着用打掉孩子拿捏彭刚一把,怎么会想到他竟然同意打掉孩子。

她像疯了一样咆哮着冲向彭刚,狠命地拍打他:“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我说不要孩子,你非说生两个才好,现在我怀孕了,你又要我打掉。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彭刚没反抗,只是护着自己的头,无奈地说:“要是生两个儿子,负担太重了。”

听到这里,陈蕊的手慢慢放下了。她就知道彭刚不会无缘无故闹脾气。她对彭刚说:“没事,我马上要提岗了,等我当上销售总监,养孩子很简单。”

陈蕊大学毕业之后就在良友家具集团负责销售红木家具,她人美嘴甜还勤快,卖货自然也比别人多,很快她就从普通销售成了店员,又成了全区的销售管理。

她知道,下一步她就可以负责整个市里的销售,养两个孩子还是比较简单的。

想到这里,陈蕊的火气更大了,她不求着彭刚赚钱,不求他晋升,就当个最普通的会计照顾照顾家里,他还这么多毛病。

“反正我不会打掉孩子的,你快点把咱妈叫来照顾妞妞,我工作这么忙,还怀着孩子,根本顾不上妞妞。”孕妇还是要保持好的心情,她犯不着和彭刚生气。

彭刚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对她说:“我不会去的,你要是生了咱俩就离婚。我反正是养不起三个孩子。”彭刚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赚不到钱养不起孩子都是理所应当的。

说完,彭刚把门关上了。结婚前,陈蕊喜欢彭刚踏实可靠不油腻,没有太多花花肠子。

结婚后,她才明白,不爱说话的另一面是吵架时他永远静默,像是身上有个开关,能够屏蔽她的声音和哭闹。

吵架后,总得等几天之后,彭刚才会过来哄她。陈蕊以前把这儿当做夫妻间的情趣,现在觉得彭刚是有毛病。

没钱养孩子就打掉,什么狗屁逻辑,陈蕊接着收拾东西抱着妞妞就回老家。

她就不信没人能治了他。

陈蕊在老家搬来了婆婆。

看见彭刚在婆婆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她心里也有一丝快感。让你矫情,在你妈面前不一样跟孙子似的。

“双胞胎多好,要是两个儿子,你带出去都有面子。什么叫没钱养孩子,我养你和彭雷的时候不也没钱,你们也长大了。”彭刚的妈语速特别快,像把机关枪。

彭刚一句话也插不进去,只能在旁边站着听训,却也没有答应的意思。陈蕊不知道彭刚怎么了,原来的孝子贤夫,现在竟然能同时反抗她们两个人。

陈蕊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吗?

婆婆也很生气,干脆站起来叉着腰冲彭刚喊:“你到底要不要这俩孩子,不要我就从楼上跳下去。”陈蕊看老太太急眼了,急忙站在阳台门口,生怕她一个激动跳下去。

见彭刚还是摇头,婆婆跳起来就想抓他的耳朵。婆婆一米六不到,彭刚一米八,婆婆跳了几次没抓到他的耳朵,干脆直接跳起来拍他的后脑勺。

“啪啪”几声,陈蕊都替彭刚疼。

“你是儿子也不要,娘也不要了是吧。我就白生了你这个儿子。”老太太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抹泪。

从她早年守寡说到带着彭刚两兄弟辛苦求生活,再说到彭刚兄弟俩不孝,一个不肯结婚,一个不肯生孩子。

说到激动的地方,老太太还拿脑袋撞地面。陈蕊也没见过这种架势,吓得拉拉彭刚的衣袖。

彭刚孝顺惯了,苦着脸把老太太拉起来:“别闹了,我答应还不行吗?”老太太瞬间喜笑颜开,还在彭刚看不见的地方冲陈蕊眨眨眼。

在老太太的撒泼打诨、威逼利诱之下,彭刚算是同意留下了孩子。虽然答应留下孩子,但是彭刚的心里似乎也有各种不高兴,很长时间都没怎么露笑脸。

但是陈蕊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孕吐十分厉害,走在大街上闻到点奇怪的味道就吐,路过饭店,油腥味能把她的胃顶出来。早晨刷牙觉得牙膏味道古怪就吐,晚上也得吐出胆汁才能睡着。

两个月折腾下来,陈蕊肉眼可见的瘦了许多。彭刚她妈倒是真的努力在照顾她,一日三餐都给她大鱼大肉地伺候着。只是每次看见菜里飘着一层油,陈蕊的胃里翻滚的更厉害了。

她试着和婆婆商量把菜做的清淡些,可老太太总能用“怀孕就要吃好点”几个字把她打发了。她趁着彭刚在家的时候想让彭刚调解一下。

“你就和咱妈说说,炒菜别放那么多油就行。”陈蕊特意等着彭刚回家,俩人马上要睡觉的时候和他商量。

彭刚脸一黑:“你让她来的,你自己去说。”

陈蕊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彭刚的鼻子:“老娘忍你很久了,我怀了双胞胎你不让要,咱娘逼着你留下了孩子,你天天在公司加班,就是不回家。你摆个臭脸给谁看的。想过过,不想过离婚。”

彭刚也坐起来,死命搓着手,说了句:“离就离。”

说完,彭刚就躺下,背对着陈蕊。陈蕊慌了。

恋爱到现在五年,陈蕊经常拿分手、离婚说事。彭刚总会第一时间反对,道歉,两人再和好。

说完离婚之后,彭刚回来就更晚了,除了和他妈能说两句话,和陈蕊根本一句话不说。

陈蕊实在忍不下去了:“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婚?”

“你要是把孩子打了,咱们还能过,你要是非得生,咱俩就离婚。”彭刚的态度强硬,根本不给陈蕊商量的余地。

“你到底为什么不肯要孩子?双胞胎呢,别人求都求不来的。”陈蕊说着眼泪都要出来了,她眼看着就要加薪升职,现在想给他生孩子,明明是他的福气,他竟然还觉得委屈。

彭刚欲言又止,憋得脸通红,最后说了句:“你想过就把孩子打了,不想过就生下来自己带吧。”

看着彭刚态度坚决,陈蕊怒了,她不顾婆婆还在休息,去客厅把茶几上的茶杯全都砸在地上。

婆婆和彭刚都跑出来拦她,她发了疯似的指着彭刚喊:“你跟咱妈说,是你说要孩子就离婚的,以后别跟我说你老彭家因为我没后。”

婆婆掐着彭刚的胳膊:“你犯什么混,好好的离什么婚。”

一场家庭大战最终在婆婆的哭天抹泪中再次停歇了。陈蕊却怎么也不能安心,彭刚的反应太奇怪了。几个月前他还抱着她亲昵地说想要生个孩子和妞妞作伴。

他还有个家,这个念头直直冲上陈蕊的脑子。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