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就发生在我们小区,住在地下室的管理员,夜里潜入女业主的卧室

作者:范晓晓
2022-01-25 10:08


“如果您有什么烦恼,欢迎前来诉说,让我们一起分担您的忧愁与痛苦。”

听着广播里报出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罗永杰摁了几个按键,最后又一个一个的删除了。

他的烦恼没办法诉说。

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高不可攀的女人。

说出来,别人会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的烦恼也说不清楚。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对这个女人,是爱?是恨?还是讨厌?

他想看到她,可是不想看到她笑。因为他自己每天都不开心,不想看到别人开心,也包括她。

这个女人没有出现之前,他总感觉活着没意思。

三个月前,他站在顶楼上,望着下面的人流,还想着如果从这里掉下去,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

那个女人,会有什么样的神情?

一想到那个女人,罗永杰感觉生活又有了意义和动力。

那个天天热情洋溢,脸上充满微笑的女人。

他天天愁眉紧锁,痛苦压抑,而她却活的幸福快乐,为什么世上这么的不公平?

一听到她的笑声,罗永杰便会感觉到刺耳。

特别是这个女人每天都在不停的笑,走路都在带风,仿佛也含着笑。

他受不了她那么畅快开心的笑,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那个女人叫李拉拉,28岁,在一家外企上班,每周都有双休,每月拿着几万的高薪。

罗永杰36岁了,未婚。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从早八点工作到晚八点,一个月休息两天,每月收入3200。

李拉拉漂亮苗条,罗永杰虽说长的也不差,可收入与地位的差距,导致他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更不敢明目张胆的追求他。

自从他来到这里,这个女人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每天关注着她,穿什么样的衣服,换了什么样的发型,几点走,几点回来。

平时,他们只登记陌生人的来访。而他,把李拉拉每天回来出去的时间都做了登记。

今晚,他便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李拉拉每天晚上回来的时间是8点半左右。8点,他便躲在了她的房间里。

作为楼层管理员兼水电工,他对这栋楼上每一层住户的情况都很了解。

这是一栋花园洋房,共6层,李拉住在5楼。

李拉拉是个粗心的女人,有好几次,出门都忘了带钥匙,后来为了图方便,她把钥匙给物业留了一把。

再说,今天进入李拉拉的房间,也是名正言顺的,她家的水管坏了,罗永杰要进去修水管。

修好了水管,罗永杰并没有走。

他躲在了床底下。

一会,李拉拉回来了,刚进门,就听到了砰砰两声,把高跟鞋甩到了一边。

她开着音乐,跳起了舞。后来又打扫起了卫生,嘴里哼着欢快的小曲。

手机响了,她关住音乐,又听她说道:“对,是呀,已经报警了,警察今天找我谈话了。我把收到的信件全交给警察了,这应该属于骚扰了,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干的。”

李拉拉应该是在和她的男朋友通话,又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肉麻的情话。

后来没听清他们聊的什么,又听到她传来的笑声。

罗永杰心里有点紧张了,她把信件交给了警察,会不会查出来什么?

那些求爱信,都是他写的。

这是他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如此大的兴趣。

就是想要走近她,得到她。对她的生活,有着一种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她每天那么开心,站在云端,需要仰视着她。

他想让她变得和自己一样,无论是处境,还是心情。

那样,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来走近她了。哪用得着他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躲在她的床底下。

李拉拉的生活很规律,晚上吃点水果,看一会电视,便会休息了。

罗永杰屏住呼吸,9点半左右,李拉拉关了灯。

她的睡眠很好,不一会,便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罗永杰又等了一会,确定她睡熟了,轻轻的从床底下钻出来。

他在下面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可以出来自由活动了。

不,现在还不能为所欲为,还要再等一会。

他戴上口罩,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手帕,把迷药倒在了那上面,捂在了李拉拉的鼻子上。

万一她这时候醒了,他戴着口罩,也不会认出是他的。

这一次,李拉拉彻底的昏睡过去。

罗永杰拉开灯,端详着这个漂亮的,近在咫尺的女人。

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他轻轻的拂到了一边。用手摩挲着她的脸庞。

平时看她,那么的遥不可及,尽管他给她写了无数封求爱信,从来没有引起她的一丝好感和瞩目,甚至,还报了警,说他是变态,骚扰她。

其实,他原本不想这样的,如果,她能认认真真的,给他回一封信,或者,回他一次短消息,和他好好的聊一聊,他也不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他躺在了她的身边。

一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亲吻着。

她没有一丝的表情,更不会反抗,就像一个温顺的小白兔。

这一会,罗永杰感觉自己仿佛真的成了这个房间的男主人。李拉拉,也真的成了自己的女人。

清早6点,罗永杰醒了。

一旁的李拉拉还在昏睡,他起身穿好衣服,转身给她盖好被子。

看到了一旁桌子上李拉拉和男朋友的照片,笑的如此灿烂。

罗永杰想把照片拿走撕碎,一想不妥,又放了回来。

他蹑手蹑脚,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门,正想下楼,便听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过来:“你去这里干什么了?”

是对门住户的小男孩,十四五岁。罗永杰认识他,经常看他被爸妈训,说他不爱学习,经常跑去网吧打游戏。

小男孩盯着他,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你去干嘛了,给我五百块钱,就当我没看到你。”

罗永杰答应了。

他恨极了这个敲诈勒索的讨厌鬼,最后还是乖乖拿出了五百块钱,交给了小男孩。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这栋楼的地下室里,洗漱后,罗永杰记录下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他感觉生活不再空虚无聊了,给李拉拉写信,发短信,诉说自己的相思,成了他生活全部的意义。

8点钟,又到了他值班的时间。

李拉拉从他面前走过,一如既往和他打着招呼,热情的问好,他也礼貌的回应着。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罗永杰,昨晚就睡在她的身旁。

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几天,罗永杰都如法炮制,先偷偷藏身在了李拉的房间里,躲在床底下,用迷药让她昏睡过去。然后,躺在她身旁。

周末他是没机会的,李拉拉周末不怎么出门,就算是回来,时间也不固定。

罗永杰从不打无准备的仗。

接连这样过了一两周,罗永杰有些厌烦了。

偶尔有一次,罗永杰听到李拉拉最害怕蟑螂了。

他又有了一个对付这个女人的好办法。

拿了两个坏苹果放在冰箱最里面,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又洒了很多的面包碎屑,瓶子底下面抹上了少许蜂蜜。

第二天晚上,便看到李拉拉衣衫不整慌慌张张的跑来求助了。

她说家里到处爬满了蟑螂,麻烦罗永杰帮她想想办法。

最好能找专业的人士来清理,多少钱,她直接转给他,全拜托他了。

说完,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嘱咐罗永杰尽快清理,她要出去暂住几天。

说刚才已经和单位请假,休了年假,找男朋友去了。

男朋友就在相邻不太远的一个城市,坐车三四个小时就可以。

蟑螂灭干净了给她打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罗永杰戴上了口罩,手套,背上了喷雾器,开始帮着李拉拉灭蟑螂。

两三天的时间,清理的干干净净。

他看着李拉拉一件件的时髦衣服,一堆堆的牌子化妆品,他明白,自己和这个女人,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吃一顿饭都会细细打算,可是,这个女人这么的有钱,买名牌衣服,包,鞋子。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得到她。

就算是偷偷摸摸的得到,也可以。

一想到李拉拉和男朋友在一起,罗永杰心里就会涌起一股醋意。

尽管,李拉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是在他心里,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了。

他给李拉拉打了电话,说蟑螂全消灭干净了,可以回来住了。

电话中李拉拉欢喜的道了谢,说好的好的,今天就回来。

一想到晚上又可以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亲密接触,罗永杰就忍不住的兴备。

他早早的躲在了床底下。

可是,这一次李拉拉骗了他。等到了晚上11点,李拉拉还是没有出现。

罗永杰气的想把屋子里的东西全砸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或许在李拉拉看来,她回与不回,跟他罗永杰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天,罗永杰仍然躲在了床底下。

第三天,不管李拉回不回来,他都要等。

八点多,又听到了熟悉的开门声,李拉拉回来了,罗永杰心里一阵高兴。

可是高兴了还没几秒,又开始紧张起来。

李拉拉是回来了,不是一个人。罗永杰听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原来,李拉拉带着男朋友一起回来了。

他们回到家,直奔卧室,直接嘿咻了起来。

罗永杰躲在床底下,感受着上面震动的声音。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