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

作者:鹤鸣
2022-01-30 08:14

青春会逝去,爱情会枯萎,友谊的绿叶也会凋零。而一个母亲内心的希望比它们都要长久。——题记


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
作者:鹤鸣 | 朗诵:相逢一笑

我生长在一个大家庭,兄弟姊妹七人,我为老幺,也就是说在父母兄姐爱的滋润氛围中成长的。父亲寡言少语,心灵手巧(所有的木器、篾器、织网、农活都是行家里手),只知躬身劳作的“老实人”。而母亲拿时语来说:“下得了厨房,进得了厅堂”的人,把我们兄弟姐妹一手拉扯大,并且人人都是国家有用之才;我家的事迹能走进“市志”少有的“五好家庭”就是明证。我的母亲八十三岁耄耋之龄,还想推着小车去火车站卖货,你说这“舍太老君”是不是与时俱进的,我伟大的母亲!

母亲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但聪明的母亲会背《三字经》和《增广贤文》;她教育子女很有一套,我耳边经常能听到她的:“吃亏是福”“得人之处且饶人”“饿死不做贼,气死不告状”等等做人处世的质朴满含哲理的经典话语,滋润着我们兄弟姐妹健康成长的整个过程。

说来我是一个不孝子孙,刚刚高中毕业18岁就由楚至秦古都当兵;又在这里娶妻生子,入秦闵月一样固守“咸阳城”。可谓:儿行千里母担忧,不识字的母亲也天天盼等着我的来信,只要见到我的来信,三寸金莲也会飞奔,赶紧让我侄子侄女念给她听。信念完了,疑心侄子侄女没念完!埋怨他五儿“话篓子”怎么写信“就没话”了!在七九年对越反击战那个时间,母亲经常支起耳轮贴着收录机听:“越南劳动党”,她误听为“越南闹得大”,赶紧让家人给我挂一个长途电话问千里之外的我,上没上战场?总想问个究竟!

在母亲的感觉里:陕西西北就是荒凉“鸟不拉屎的地方”!直到我带她来这里玩,岳母变着十几种花样面食地做给她吃,母亲才知道这里是个十三朝古都皇帝所待的好地方。然后,对岳母说:“妹子呀!我这一辈子的“福”,可都是在你这儿给享了!”

而那时的我,火热朝天地高低杠、打靶、习武练兵;整天忙于学习、办板报、随指导员下连队检查枪支弹药,因为我是连队文书(第一班长),管理枪子弹药是我份内的事情……。虽然我是提笔就能文词滔滔的文书;竟然半年时间没给老母亲写一封信,根本不体谅老母亲天天盼等儿子来信的那种煎熬;那种冬天长夜病榻上的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承认我是一个粗心又不孝的子孙,按家乡的习俗:父母的赡养义务,应该不折不扣的是我的责任。可我“忠孝”不能两全,只忘情于自己的事情,把母爱和牵挂之心忘得九霄云外,干干净净。真可谓:应了那句俗言俚语:“父母把心放在儿女身上,儿女把心放在石头上……。”

母亲长卧病榻好几年,都是兄长和姐姐嫂子们精心照料,直到母亲86岁去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是我今生今世,永不磨灭的心中“块垒”! 

这是我今生今世,永不磨灭的心中“块垒”呀!诅咒自己也妄想世上哪里有卖后悔药的!还我母亲魂,好让我“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