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次第花开,又是一年

作者:风中玉荷
2022-01-27 16:43

大寒,又是一年。
天冷的入骨,呵气成霜,凝结于眉,凝结发上,凝结于睫间。
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冬日的风景。
只一路走着,随遇而安。
行人匆匆,少去了从容。
不再悠闲,不再缓慢。

天寒地冻,到了终结。
大寒时节,是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节气。似乎冷也到了极致,也或许是最后的冷。

每日按部就班,生活终于回归了平常。
纷纷扰扰,是是非非。
看着经历着,那些纷繁迭起,哪有绝对的对错,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博弈与胜败,都是人心底里的一丝固执与纠葛。


冬日虽冷,但还有阳光。
窗台上的花已经从新一年开始,慢慢从绿到鲜艳,从蓓蕾到初绽。
从零星几朵到开到繁茂,我知道,它还会继续开,继续灿烂。
会一直到春天,直到开至荼靡。

其他花都盛开的时候,这花会凋零。
它不与人争春,却在寒冷季节独自美丽。
去年冬日,这花的陪伴与耀眼,浅粉到浓烈,不经意间,就开成了花团锦簇,芳华娇艳。

想起从前,很久的从前,或许是这花开放的从前,不喜欢太艳丽的花,只喜欢素雅的绿,浅淡的绿,枝叶茂盛,无花清欢。
太艳丽,总觉得开时繁华,凋零时也寥落。倒不如一直清淡着,也简单着。
没有色彩,平和素朴,无波无澜,就没有花开花败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

但自从那年有人离开时,送了这花给我,当时还是秋天,翠绿翠绿。初时不知这花会在冬天开,只以为会一直就是绿意盎然。直到冬天,它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开,一枝又一枝,纷至沓来,次第花开。
我好像也满心欢喜,不觉得它喧闹,许是它不是大朵大朵的张扬,只是小朵小朵的安静。

每一次都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明媚。
后来,花开的拥挤,有人来,总先看到这花,也总说好看。
有人欣赏,总是一种喜悦。
我想也许在冬天素然清冷的季节,这点点粉红,给冬天增添了色彩和暖意。

如今,我把花移植在了这里,在别处。
从夏季开始,一枝一叶。
以为今年它会沉淀,只能新生枝叶,却偶然看到它蓓蕾初绽,心底欢喜。
这几日最冷的季节,倒开的越发恣意,我不管不顾,它依然生机勃勃。
今日安静地看着,在最冷的季节,最后的寒冬时刻,花开总会带来愉悦。

从清晨到黄昏,日子如歌,流年似水。
可是,人呢?
已经到了不再鲜艳绚烂的年纪。
匆匆太匆匆,总是还在变换着不同的场景和人笑谈,过往无痕,往事如烟。
细数曾经点滴,原来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其实,那不是故事,那只是岁月催人老,那都是往事成悲欢。
说与不说,都成了过去。
念与不念,都成了回忆。
如果,无人问,真的深藏于心,渐渐如风。

如果,有人懂,有人信,说起都是叹息,都是颗颗沙粒。
磨蚀了岁月里的自己,也磨灭了过去的痕迹。
但最后的沉默,沙粒凝结成了点点温润,亦如珍珠,亦如琥珀。
都是时光深处的自己。


午后,忙碌。
沏了咖啡,不加糖。
微微的苦,淡淡的酸。
心中筹谋,瞬息万变。
一人一心,都是简单再简单。

经历过万水千山,万千沟壑,还有什么不能坦然,不能放下。
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禁锢与枷锁。
万事知足常乐,顺其自然。
或许才是洒脱,才是平淡是真。

空间因了一份认真,更加静寂安然。
转眼又是黄昏。
夜色渐渐弥漫。
耳边一直听歌,在空旷的街,一个人,走向回家的路。
无人打扰,无人喧闹。
是我最平和的清欢自喜。

大寒,真是到了一年的真正终结。
还有几日,又是新春。
我们都要珍惜,都要幸福。
得失随缘,心无增减。
岁月静好,岁月如歌。
次第花开,人间皆安。
————2022.1.20大寒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