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这场辩论,我赢了;但这次人生,我输了

作者:刘文静
2022-01-28 11:22


“我骗了你,你比赛输了是我害的。”在倒下的最后一瞬间我对他说,眼前走马灯似的回忆起来故事的一开始……
台下响着稀稀拉拉的掌声,我盯着大屏幕的投票情况,只有几票的变动,我只好讪讪地笑着。
到了休息室,我闷闷不乐地蔫坐在沙发上,队友萧厚拍拍我说:“嗨,你是专业辩手,讲的逻辑多好,他们不投你是他们没水准。”
我抬头看了看,问道:“你说怎么弄才好?”
萧厚说:“你上网看看大家的评论啊,得民心者得天下!”
回到家打开微博,寻找关于我的评论:“那个子矮矮的女辩手,好无聊,讲一堆逻辑。”                          
底下有人回复:“那个叫伍陆壹,听说是大学老师,以为她是来上课的呢,走后门来的吧!”
我看得有点不高兴,想找找有没有夸我的言论,往下翻,翻,翻……终于看到一则:“讲的道理蛮对,观点也独特,就是无趣,要是来找我,我能帮她受欢迎。”
这种自大言论自然是招人骂,有人评论:“你这么大能耐自己怎么不去,吹牛不打草稿的玩意儿!”
我却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那人的主页,上面写的日志都是关于运气转移的,我还头一次知道有“运气转移”这种说法。
其中一篇是这样写的:我们生活在世间,总会有人抱怨“今天真倒霉”“最近水逆”这种说法,大家都当作调侃,一说而过,其实运气真的存在,它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能量,通过转移,这种能量会作用于你的周身,影响周围的磁感应。举个例子,你发生运气转移到某个人,他的周身的物理感应就变了,影响他的身体以及身边的事物和人,那他的一切都会变化。变化过程中产生的奇妙磁量子就是我所需要的,用来完成我的事业。
有意思,我点了个赞。
两秒钟后,立马收到一条私信:“你好,你是那个辩论节目里的伍陆壹吗?有兴趣参与运气转移吗?”
???我一脸问号。
傻子吧,说的跟真的一样。我打算顺着话逗逗这个人。
“有兴趣,请问有什么好处?”我回了条消息。
对方发过来:“你只要在节目里提到某个生活中认识的人,就能获得好的节目效果,你提到的人的运气就会转移到你身上。”
“这么神奇的吗!我愿意!”我丝毫不相信,但是也回得跟确信不疑似的。
一分钟后,对方回我了:“我已经通过解码你的ID,追踪到你的地址,磁感应已经开始奏效了。”

我看对方越说越离谱,渐觉无聊,就不再看了,开始准备后天比赛的稿子,题目是:矮个子男生有未来吗?
导演给我的持方是反方。我本意是正方,但是要怎么说呢,我从遗传学、社会学等角度分析了矮个子男生的劣势。我感觉不错,说得蛮有道理,希望后天能赚到一些观众的跑票数。
这天到了,对方辩友正义凛然,说我们反方歧视矮个子人群,正方的谷辉说:“大家看对方辩友,伍陆壹她本就是矮个子,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歧视矮个子男生,同类相斥吗?”
现场爆发出一阵笑声,头顶电子屏里显示我方票数纷纷跑到了对面。
那个人说完了,我站了起来,背着我准备好的稿子。时不时抬头看头顶的电子屏,看看跑票数:只回来一两票。
突然,我想起了前天微博上的运气转移,灵感突现,说道:“对面刚刚说我矮的那位,我是女生啊,我们女生矮叫小鸟依人,男生矮怎么得到异性喜爱啊,对方辩友要是矮的话,再配上这幅尊容,只能两只脚分别踩着一沓二十万纸币,才能有机会亲女生了。”
真痛快!损完谷辉,还了他刚刚的人身攻击。我听到底下的一阵爆笑,然后是掌声,这是我参加这个辩论节目以来第一次得到这么热烈的反响。票数也是收获了一堆。
当天节目结束,我们队终于扬眉吐气,有心情聚餐喝酒了。喝酒时,萧厚说,“那个谁,被你怼的那谷辉,他比赛结束在大门口摔了一跤,可逗了!”
大家都笑了,我心里却“咯噔”一下,不会真是什么运气转移吧?
回到家我打开微博,发现收到了那个微博主的私信:“今天你的运气转移有磁感应了,谢谢提供能量!”

我不当回事,继续准备着我的第三场辩论。这个辩论节目是积分制的,我第二场不错,但是第一场太惨淡,分数拉下来不少,要是想获得冠军,被这个传媒公司签了,就得好好表现了。
第三场辩题是:“得而复失”和“从未得到”哪个更可悲?
通过第二场经验,我知道了,要贴近生活,说些抖机灵的段子,或者讲让观众感同身受的事例。在家准备稿子的时候,看着这个题目,我想到了前男友,这次就拿他当段子讲!
辩论场上,到该我说的回合,有些观众对我隐隐有些期待了,掌声比以往响了些。
“我方认为,得而复失更可悲,我曾经被绿了,然后我分手,后来因为实在舍不得,就又复合了。我以为不会再失去他了,最后,换来的只是一次次的不尊重,他越来越不在意我的感受,因为背叛这么大的罪,我都能忍,他不担心我会走了。最后,一次次的不满堆积,我再一次分手。我为之动容的东西,一次又一次辜负我。”
说到这里,我有些哽咽,台下一片寂静。有些有共鸣的观众,眼圈红了。
“爱是近乎残忍的欲望,我得到又失去,那晚我刚好崩溃,而他刚好早睡。不如从未得到,从未认识他,这样,我们都大可不必这般为难了。”
我继续讲了会儿,音响老师放起了伤感音乐,台下有观众抹眼泪了。鞠个躬,我坐下,掌声很响,这次很多人票都投给了我。
当我们队的萧厚发言时,他说的又是另一种风格,逗得观众刚刚眼泪还没擦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结果不难预料,本次比赛又大获全胜。
回到家,我一个人躺着,胜利的喜悦淡淡的,萧厚发来了微信:“今天表现得很棒,你进步不少,加油!”看到萧厚发来的信息,我开心不少。这时候,传来了微博私信提醒,我打开一看,“这次你又成功进行运气转移了,你今天提到的人依然会倒点小霉。”我半信半疑地从以前的动态点赞里找到前男友的QQ,点开空间看看。他发了一个出门玩滑板的照片,不亦乐乎的样子,并没有倒霉啊。我摇了摇头,笑自己还真相信了这种说法,关掉了QQ。
第二天早上,就看到我们的共同好友发消息告诉我,前任摔断腿,骨折住院了。他朋友圈发的动态。
我忍不住想,这一切都是巧合?下回我要有意实验一下。让我想想,我讨厌的人有谁?高中欺负过我的一个女生,好,就她了!作为辩论素材,我提到了她,结束后依然收到了那个微博博主的私信。我主动找高中的另一个同班同学,询问他这个女生的情况。令我震惊的回答出现了:
“她今天下午刚得了白血病,今天还在班级群里募捐,你退出群了,不知道这个事儿吧?我记得她好像还欺负过你呢,恶有恶报吧!”
我看到高中同学告诉我的情况,真的相信了这一切。

最后一场,我要怎么赢得胜利?这次赢了,总积分得第一名,我就可以被这家传媒公司录取,在我热爱的行业绽放光彩,一举成名了。
目前我是第二名,萧厚在我之上。能量越来越强,这次再说的人,要比白血病还严重,是不是会死……我没有恨谁到这个程度,怎么办?
微博上,私信发来:切记,下一次能量更强,最终会伤人性命。
我回他:可不可以转移到报纸新闻上一些犯罪分子身上?
对方回复:没用,要在身边有过密切接触的人身上转移,因为你们之间有过磁场交换和融合了,陌生人没法起到这种作用。
我陷入了沉思……
最后比赛那天,我说出的名字是,萧厚。在台上看着大家因为我们身边的趣事哄堂大笑,为我投票的时候,我看看身旁的萧厚,忍不住流下泪水。
结束后,我获得了积分第一名,后台,萧厚恭喜了我,我望着他的眼睛说:“对不起。”
三天后,传来了萧厚车祸身亡的消息。
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我,心在一瞬间疼了起来。他是给我支持和鼓励的人,是对我难得的很好的人,我竟然……
打开微博,收到了神秘人的私信:这次在你身上的能量转移全部完成了,谢谢配合。
我急匆匆地打了一行字:我后悔了,怎么挽救?
对方过了很久,才回复我:言出法随,无可挽回,除非你牺牲自己。
我立马回复:我愿意。
我睁开眼,时间立马回到了我获得冠军的那一晚,看到萧厚在马路上逆光走来,他温柔的笑着,对我招招手。我看到了他旁边驶过的汽车,立马奔向他,想把他拉到一边。
可惜没有成功,车子还是撞过来了,有我做缓冲,萧厚没有伤到性命。我放心地闭上了眼,对他说了文章开头那句话。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