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短篇小说

妹妹的手段,不可思议

作者:栗子
2022-01-29 10:45


这几日总睡不安稳。

天太热,每每醒来身上都是汗津津的。

我起身,一把撩开床帐。端了桌上的水灌了两口,缓缓坐在了窗前,汲取着窗外的丝丝凉意。

守夜的丫鬟杏儿听到了动静,问:“小姐,您有事?”

“没。”

我回了一声,房中又静了下来。

这静也只是稍稍,杏儿进来,打着呵欠:“您刚睡下,二小姐就来了,说是莫姨娘又训她了,嫌她诗背不出,字也写不好,想着明日让你给说个情儿,带着她一起进宫去,躲了莫姨娘。”

我没吭声,用手指甲抠着窗上的缝隙,一下下。

明日进宫,是去看姑姑的。

姑姑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贵妃,手握六宫事宜,距后位仅一步之遥。

我与明萱虽都是爹爹的女儿,可姑姑一向不喜欢莫姨娘,连带着也不喜欢明萱,所以明萱自幼进宫的次数屈指可数。

今日晚膳时娘亲提了一句明日进宫的事情,莫姨娘应是那会儿就动了心思,只是顾及着娘亲,没直接说。如今明萱来找我,显然是莫姨娘的主意。莫姨娘知道,只要我应了,娘亲必然不会再反对。

我叫明苑,十六岁。

是明家的嫡女。

因生我时,娘亲伤了身子,大夫说难再有孕。娘亲不忍明家断了香火,就在自己的陪嫁中寻了个姿色不错的丫鬟,开了脸,做了爹爹的妾。

这个人便是莫姨娘。

莫姨娘身子强健,先后生了二姑娘明萱与公子明昌。

有了儿子,莫姨娘便站稳了脚,原本遮掩的性子便显露了出来,斤斤计较,事事抓尖儿。什么东西但凡我有的,明萱必须得有,不然就是娘亲薄待了明萱。

娘亲不是小气的人。

她尽量一视同仁,因此,明萱虽是庶女,吃穿用度样样不差。

晨起,杏儿正给我梳着头。

明萱扭着身子进了门:“阿姐----”

她还没说别的,眼圈就红了。

我知她的意思,摆摆手:“去吧,换衣服,我带你进宫去。”

明萱欢喜的走了。

杏儿轻哼:“这下莫姨娘如愿了,眼瞅着二小姐就要踩着您的肩膀去攀高枝儿了。”

我笑。

是杏儿想多了。

明萱自幼就不喜欢文墨诗书,每每上课,师傅在上面讲书,她在下面睡觉。莫姨娘为这个没少骂她,可天性如此,骂也骂不改。

允明萱进宫,明萱的欢喜只是因为能少背一天的书,并无其它。

至于攀高枝儿。

若是有高枝儿能让明萱攀,我也乐见其成。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流着一半一样的血,她日后风光了我面上也有光,不是吗?

宫门外,马车便停了。

从正徳门到姑姑的关雎宫还远,只是依照规矩,马车不能再往里了。

杏儿在马车上等着,有关雎宫的宫人领着我和明萱一路往里,偶尔说句话声音都压得低低的,这是来之前娘亲教导的,切忌喧哗。

因为圣上又病了,万一不小心那句话说错了,犯了忌讳,到时候姑姑都救不得我们。

邻近关雎宫,明萱扯了扯我的衣衫:“要不,我还是在外面等着你吧。”

她有些怕。

姑姑对她一向没好脸色,她清楚。

我蹙眉:“这怎么行?让姑姑知道了,更不高兴了。”

明萱撇撇嘴,嘀咕着:“她见到我更不高兴才是真。阿姐,我就在关雎宫后的园子里等着,保证不乱跑,你出来,咱俩就回。”

我见她心意已决,无奈,只能点头应了。

分开之前,我又细细嘱咐了明萱,千万别乱跑,宫中人多事情也多,万一惹了麻烦,回去莫姨娘定饶不了她。

明萱连连应了,转身进了园子,消失在繁茂的花丛后。

宫人奉了茶,姑姑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月余未见,她又瘦了两分。

察觉到我的目光,姑姑的手在脸上摸了摸:“老了,再怎么折腾也比不过那些十七八的小姑娘了。”

因为保养得宜,姑姑看着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她说这话也是因为昨日圣上又册了个小宫女,十七八岁,花朵般的年纪。

我正要劝姑姑两句,她便笑着转了话题:“前两日你娘亲进宫与我说起了你的婚事,到了年纪,这婚事可不能再耽搁了。”

我面上一红,道:“还早着呢。”

姑姑摇头:“不早了,趁着这两年圣上顾不上选秀,就寻着合适的人定下来,至于婚事,不急。后宅里的弯弯绕绕多,再让你娘亲教你些,不然若进门就为主母,铁定吃亏。”

主母?

我心中暗暗的欢喜。

爹爹官拜二品,依照规矩,三年的选秀我到了年龄是必然要参加的。但这两年圣上病着,选秀耽搁了下来,适龄的女子便能自主婚嫁。

宫中规矩多,从姑姑身上便可见一斑。娘亲不愿我再受这些,她私下里和我说过,要为我寻个寻常的人家,家世门第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人品好,要对我好。

从关雎宫中出来,园子的入口处明萱不在。

我沿着小路向里,园子里的花草郁郁葱葱,造园子的工匠们引来了活水从中穿过,流水潺潺声中带走了不少暑气。

越往里,花草越密。

我正疑心自己是不是走错路的时候,便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放心,没留下一丝纰漏,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你身上的。”

说话的是个男子,他声音极轻、极柔,像风拂过了树梢,没留下一丝的痕迹。

我脚步一顿。

这是深宫之中,姑姑的后园,怎么会有男子?

正想着,那男子又道:“我知道你的不容易,再过几日,我就和母----”话音陡然而止,似是被什么打断了。

我蹙眉,抬脚就往里走,想看个究竟。

可这时,便听见明萱哼着歌从里面走出来,手中捧着一束鸢尾。

她最喜欢鸢尾,每每见了都要折一束,她低头去闻花香,抬眸时瞧见了我,吓了一跳:“阿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望向她身后,没别人,遂笑:“刚刚,这鸢尾真漂亮,在哪摘的?”

明萱眉眼一转:“就这园子里。阿姐,圣上真疼姑姑,这园子都是奇珍异草,看的我眼花缭乱的,只是,我还是喜欢这鸢尾。”

我笑。

心中的疑虑更重。

是,园子里的花草有近百种,其中不少名贵花草都是别的地方运过来的。可,明萱似是不知,这园子里有这么多种花,唯独没有鸢尾。

我问:“刚刚,就你自己?”

明萱点头,小心地觑我一眼:“阿姐,好端端的怎么这般问?可是姑姑说了什么?”

我摇头,刚刚我没听错,这园子有别人,还是个男人。

明萱闭口不提,显然是防备着我。

我深深看她一眼,她的眉眼依旧如往昔般平和。只是平和之下,又隐藏了多少我不知的秘密呢?

我与她先后出了园子,邻近正午,暑气更盛,汗珠子顺着脊背往下淌。

明萱道:“日头这样毒,咱们快些吧。”

我还来不及应,便听不远处有宫女在喊:“快来人啊,出事了,出事了。”

我听了,本能想过去看看,可胳膊在下一瞬就被明萱拽住了。我回眸,她面上神色复杂:“阿姐,出来时母亲交代了,让早些回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是明萱想说的。

可不知怎的,她越是这般说,我就越想过去看看。

僵持间,就见有个宫人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跑了过来,那男孩满脸的血污,胳膊无力地垂着。

这个年纪,这个身型----我脑中“嗡”的一声炸了。

九皇子!

姑姑唯一的儿子,这辈子的倚仗啊!


--未完待续--

九皇子出什么事情了?
明萱做了什么?明苑会揭发她吗?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