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一场很疼很疼的婚外情

作者:韩霞
2022-02-01 10:36


这是我第一次去海南,在我23岁生日的那一天。
北方还是萧瑟的寒冬,而这里,却可以穿着美丽的长裙。
我是一个从小长在山里的女孩子,上到高二那年,父亲生病,我就辍学了。
学历不高,就算是有着好身材,好容貌,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妹。
看海,是我小时候就有的梦想。
第一次见到辽阔的大海,第一次见到椰树,第一次住高档酒店,也是第一次谈恋爱。
我的初恋男友,叫陆柏然,是一个事业小有所成的男人,有钱,也有颜,比我大了7岁。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看上我的,说起来,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那段时间,我在一家西餐厅打工,当收银员。那天,他坐在坐位上等人,等了很久,那人也没有出现,最后,他自己落寞的一个人吃了饭。
买单的时候,他说要用微信转账。可当时我们的系统无法扫码,只收现金,他就加了我微信号,把钱转给了我。
就这样,他成了我为数不多的微信好友里的其中一员。
一天我发了一张自拍照,他在下面评论说:好美,你很像章子怡。
后来,我所发的每一条心情,照片,他都会点赞,留言评论。
一个多月之后,他约我见面,我答应了。
他的嘴巴真的很甜,很会说,不得不承认,我很喜欢他的甜言蜜语。
“你怎么现在还没有结婚呢?”
当我们第三次约会的时候,我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没结婚,是因为你没出现啊,你不来,我哪敢和别人结婚呢?!”他巧妙的用这句话打发了我。
当时的我,听的心里暖暖的。
总以为,他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砸在了我的头上。
我们谈了半年的恋爱,他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经常需要开会,出差,我们一周的时间会见上一两面,但是每天都会微信聊天。
在一次次的嘘寒问暖中,我被他的关心所打动。
每天清早,他都会问我吃饭没,监督我吃早餐。
中午,他会问我工作累不累,有没有遇到什么烦心事。
晚上,他又会催促我别熬夜,晚上尽量别外出,遇到什么麻烦事,一定要告诉他,没钱了,和他说。
你体会不到一个身在异乡漂泊的女孩子的心情,如果有人每天都在想着你,牵挂你,你就会在感情上依赖他。
慢慢的,他从一个遥远的陌生男人,变成了朋友,大哥哥,亲人,后来,成了我的男朋友。
我在他的温言软语里,慢慢沦陷,喜欢上了他的细心,体贴,还有那些出其不意的小惊喜,小浪漫。
他经常会送我小礼物,却从不亲自送,总是发快递。
我知道他对我的心思,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粘人的小女人,有什么事尽量不去麻烦他。
在我的心里,总感觉他太优秀了,我配不上他。
女人总是会用欣赏崇拜的眼光来看待自己喜欢的男人,我也不例外。
他是本科学历,我高中没上完,他是个小老板,我是个打工妹。
他住着宽敞的三室两厅,我住着十二平方的出租屋。他开着奔弛,我每天骑单车坐公交。
他和我,原本就属于两个世界的人。
就算是他哪天甩了我,我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在他还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精神上,我都不想给他增加麻烦,怕他会看不起我。
我自己在苏州租了个很小的房子,房租用去了我三分之一的工资。还有三分之一的钱,我要寄回家。另外的三分之一,我自己用,勉强维持生活。
在这个人间天堂般的城市里,要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真的很难。
想拥有一份甜蜜的爱情,更难。
我穿廉价的衣服,吃着便宜的饭菜,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遇到陆柏然之后,他给我转过两次红包,很大的那种。
一次五千,一次八千。
那天是周末,我喊他陪我去看电影,顺便去逛街。
他刚开始同意了,可是临出发前,他说公司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不能陪我了,然后发了红包。
他让我用这些钱买几件漂亮的衣服,再租个稍微宽敞一些的房子。
我没有收。
后来,他又给我转了520,犹豫了一会,我收下了。
他一直说我是个傻姑娘,给钱都不要。
我承认自己傻,不想在结婚前要男人的钱或者物。
说实话,在他面前,我是有着自卑的,因为自己经济上的窘迫。
钱的确是能给人带来自信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
我越是没钱,就越不想要他的钱。
能看得出来,他在千方百计讨我的欢心,他说要给我一个惊喜,给我一个不一样的生日礼物。
那个周末,我正在出租屋里侍弄自己的绿植,突然收到了一束鲜花。
同时还有一个漂亮的信封,里面是两张直飞三亚的机票,日期是12月8号。
在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心被他捕获,身体上也缴械投降了。
在那个从未住过的高档海景房里,献出了我的第一次。
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红,他一遍遍的吻着我,说爱我,他会照顾我一辈子。
躺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我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幸福。
我也爱你,陆柏然。
这句话我羞于启齿,但是在心里,我说了无数次。
我爱他宽阔的肩膀,爱他俊朗的外形,爱他在床上的生龙活虎,更爱他对我的疼爱呵护。
以前,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物质女孩,但是这一次,我感觉自己慢慢的变得有些物质了。
我喜欢他送给我的这种生活,这种感觉,它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卑微。

住在了亚龙湾的五星级酒店里,窗外,就是清澈碧蓝的海水。
入住的第二天中午,我和陆柏然都在房间里刷着手机,我刚在朋友圈晒出去了几张图片,有酒店的,也有海边的,还有我们的亲密合影。
那一会,总感觉自己是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
正当我在朋友圈里享受着亲朋好友的艳羡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有谁会来?
我疑惑的打开了房门,外面,站着一个端庄的女人,在她旁边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女人没有吭声,只是用那种哀怨和愤恨的目光盯着我看了两眼,手里牵着小女孩,走到了陆柏然的面前。
“爸爸!”小女孩脆生生的这一句,把我从天堂,送到了地狱。
我明白了,那个给我水晶鞋的男人,不是钻石王老五,而是个有老婆孩子的已婚男人。
发生的这一切,太有讽刺意义了。
我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穿着酒店的拖鞋,眼泪布满了我的眼眶,我努力不让它流出来。
陆柏然在后面喊着我的名字:“楚小欣,你听我说!”
我一路飞奔,跑出了酒店。
呆了一两个小时,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才想起来什么都没拿。
当我返回去的时候,酒店里没有了陆柏然,也没有了女人和小女孩。
我拖出了自己的行李箱,来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上午,我还坐在五星级酒店的海景房里吹着海风,惬意的和那个说爱我的男人享受甜蜜的恋爱时光。
下午,我就灰溜溜的一个人,无处可去了。

我沿着海边,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一直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才放声痛哭了起来。
巨大的悲伤把我淹没,我哭着哭着,睡着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近黄昏,夕阳的最后一抹彩霞映入了眼帘。
“hello!”伴着这句英文,一个男孩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他的个子很高,睛睛深蓝,很瘦,一点都不像在影视剧里看到的西方人那粗粗壮壮的样子。
他的手里,拉着一个比我更大的行李箱。
他说了几句英语,我没太明白他的意思,后来他又说了另外一种语言,我还是不懂。
“我们——”他指了指他,又指了指我,“怎-么-走”?
我明白了,他是在问我们怎么才能上到岸边去。
这时我才注意到,因为涨潮,我呆的地方,已经被海水给隔开了。
我沉浸在失恋的悲伤里,不想离开,再说,离开我也无处可去,我的所有资产,一共也没有多少钱。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手机,没有陆柏然的一个信息。
我不相信他会骗我,他欠我一个解释。
潮水离我越来越近,我仍然不想离开。
旁边的那个外国男孩却不走,他问了我好几遍,叽里咕噜,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讲的哪国语言也听不出来。
我不再搭理他,依旧坐在地上,把双手环抱着,低下头,把脸埋在了膝盖上,不再理他。
潮水一波接着一波,马上要漫到脚边了。
为了接受陆柏然这个生日礼物,我辞了职。
想到账户里那寥寥的数字,再想到自己这半年来对陆柏然付出的感情,我就心生绝望。
我呆呆的坐着,任凭那个外国男孩在我身边又喊又叫。
反正我也听不懂,随便他。
你—不—想—活—了?”
海水再次涌上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把行李箱给冲走了,我还是呆呆的坐着,无动于衷。
这时,他怒气冲冲的走近,拉起了我的胳膊,使劲拽着我朝前跑去。
我麻木的跟着他跑到了岸边。
看着他又跑了回去,把我的行李箱也拖了过来。
我靠着一棵树慢慢的坐了下去,还没等坐稳,就又被他拽着胳膊,走到了附近的一个肯德基里面。
闻着那好闻的炸鸡味,这时才感觉到饥肠咕噜的,脑子清醒了一点,原来中午都没有吃饭。
他端来了两大盘食物,一盘给了我,一盘放在了他的面前。
没出五分钟,我就把我面前的那一盘吃的干干净净。
他面前的食物一点没动,他只吃了几根薯条,看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他把另外一盘食物也推到了我面前。
没多大会,我把他那一盘食物也吃了个精光,喝口乐的时候,我边喝边流出了眼泪。
他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
他陪着我,在那个24小时不打烊的海边餐厅里,坐了一夜。
中间,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中间醒过两次,看他也在对面打盹。
我一醒,他就精神了起来。可能是怕我想不开吧,我一起身,他立马也站了起来。我指了指卫生间,他才坐了回去。
回来和他聊了几句,用我所知道的一点点英语,知道了他的名字,很大一长串,我只记住了其中的一部分,莫桑。
同时还知道了,他是法国人,比我还要小两岁。
他在异国,而我在他乡,在那一刻,莫名的,感觉他变得亲切起来。


天微微亮的时候,他又拉着我去看日出。
我和他每人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也许在别人看来,很像一对小情侣。
天知道,前一天,我还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五星级酒店里享用丰盛的自助早餐。
海水被刚刚升起的太阳染的红彤彤的一片,他大声喊着,指给我看,我听不懂他说的话,但是看得出,他很兴奋。
他又拿出相机要给我拍照,我用手档住了脸,没让他拍,昨晚没睡好,还流了不少泪,肯定丑的要命。
可他还是坚持要拍,我只同意让他拍背影。
在他模仿了各种小动物的形态后,如小兔子小猴子小山羊的形态和叫声后,我忍不住被他逗笑了。
拍完照片,他连说带比划,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既然都是出来旅游的,不如一起结伴。我忙不迭的同意了。
然后,我和他拉着行李箱去租房子。
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好好享受这片大海吧。
我算了一下钱包里的粮草,省着点花,还能够维持三四个月的。
在一个门前有着一片紫红色花海的民宿前,我们停了下来。问了这儿的房价,一个月只要1200元,房间不大,却是干净整洁,我的在一楼,莫桑的在二楼。
房东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奶奶,不爱说话。给了我们房间钥匙,就转身回了屋。

我把行李箱扔在了房间里,就跑到了楼上,去莫桑的房间里串门。
我不知道为什么认识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感觉他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般,也可能他是个外国男孩,我在他面前,完全放得开,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
从他大大的背包里,他拿出了一大堆的小物件。
让我欣赏他的战利品:洛阳小小的铁铲,西安街头上随处卖的小兵马佣,南京的雨花石,还有一串菩提子,他说是在现场看着工人师傅加工后串在一起的。还有折扇,奇形怪状的贝壳,手工艺品。
各种代表着地方特色的小东西,他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最后,他拿出了一件缀有碎花的丝巾。
他说了好几遍“苏州,苏州”,我明白了,这是他在苏州买的。
他来中国的这段时间,去过了很多地方。
他一定是一个家境不错,假期里可以周游列国的异国少年,而我,却不得不为了一日三餐被工作困住。
我坐在一旁的小矮凳上,看他拿着一个个小东西摆弄来摆弄去,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念叨着,像是说给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看着他那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想起了陆柏然。他永远都不会像莫桑这样的认真,对待什么,他都是一种戏谑的态度。
一想到这个男人,我的心情立马一落千丈。
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认真过吧,他欺骗了我。



我在这个美丽的海边小城安顿下来,决定不走了,反正在哪里都是打工,不如就在这里找工作好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一个要好的朋友,让她帮我把东西搬到她那边,然后,又打电话给房东,退了房。
既然同样是漂泊,漂在三亚和漂在苏州,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被工作困住之前,我要先好好的疗愈伤口。
我知道我不应该再联系陆柏然了,可是终究没忍住。
人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尤其是女人,特别是一个刚刚品尝到爱情和男人滋味的女人。
我想忘了他,可是忘不了。
尽管每天有一个莫桑在脸前晃,我还是很想很想陆柏然。
想他脸上的笑容,想他身上的味道,想他抚摸我光洁的肌肤,喊着我的名字。
可是一想到那个小女孩和那个女人,我的心又开始绞痛起来。
我恨他。可是我忘不了他。
他欠我一句道歉,一个解释。
我在微信上试探性的给他发了一个委屈大哭的表情,他没回。
在我又一次发出一连串大哭图标的时候,看到的是您的消息已被拒收。
他把我拉黑了。
我把房间的窗帘拉上,窗帘特别遮光,房间立马变得灰暗起来,如同我现在的心情,在这个小房间里,我的心如坠冰窟。
哭了一会,睡着了,一直到了晚上,才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
打开房门,莫桑出现在了面前。
他把我拉了出去,指着我红肿的眼睛,问我怎么了。我低下头,没有吭声。
他不再追问,又拉了我去附近的小店里去吃饭。
我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菜,他细心的又打包了点吃的。
不得不说,身这有这样一位外国帅哥陪着,心情好了很多。
每当我想品尝失恋的痛苦的时候,他总是能把我扯出来,一起去吃小吃,看海。
每天,他都饶有兴致的拿着手机,找出来这里有好玩的,那里有好吃的。
他把我的时间占的满满的,白天我们东奔西跑,去这里那里,晚上累的回来倒头就睡,我都没时间想失恋这回事了。
陆柏然,仿佛彻底离开了我的生活。
只是有一次,我和莫桑一人骑了一辆单车,路过亚龙湾的那个酒店时,我想起了那个男人。
一个曾经那么亲密无比的人,说消失就消失了,一个说爱你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的男人,原来竟然是个骗子。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和莫桑差不多把三亚好玩的地方去了个遍,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要弹尽粮绝了。我开始考虑找工作。
有一天,就在我在一个招聘软件浏览信息的时候,一个微信号加了我。
看到那个名字,我心跳加速。
是陆柏然。
(上集完)
楚小欣去见陆柏然了吗?

陆柏然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她和莫桑以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