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我抚养老公婚外生的女儿14年,如今却成了被告

作者:最咖啡
2022-02-08 09:01


那天下班,我急匆匆地从写字楼走出来。
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孩拦住了我:
 “姐姐,我们喝杯咖啡吧,我是罗平的情人。”

我愣了,罗平是我的老公,这女孩能说出我老公的名字,就已经证明她不是骗子。

我点点头,故作镇静:“好吧。”

被小三找上门来,作为一个中年妇女,你得正面接招。
你得拿出全副本领来应对,你得处理,你无处躲藏。

我和她在隔壁的咖啡馆坐了下来。
这是个年轻,清秀的女孩,我静静地看着她叫了两杯咖啡。
我心底像有无数利爪在撕扯,疼的几乎要战栗。面上却还要气定神闲云淡风轻。

轻轻推开面前的咖啡,我目光平和的望着她,等她开口。
她倒也毫不扭捏,干脆利落地直述来意:
 “我叫吴小月,我是你老公的下属,我们相爱了,我怀孕3个月了。
你答应离婚吧,罗平可以净身出户,财产都归你,我只要罗平。”

她眼睛里闪烁着执拗的光,夹着些许乞求,看着我。
我明白她没有说假话。

“是罗平说他要离婚?罗平知道你来找我吗?”

“不知道,罗平不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他不愿意离婚。”

我笑笑,起身告辞,我明白了罗平出轨的大概情况。

吴小月追到门口,急切间想拉住我的衣袖:
 “姐姐,你先别走,你答应和罗平离婚吗?”

我猛然回头,目光冷冽的盯向她:
 “给你自己留点尊严不好么?”

她可能被我凶狠的目光吓住了,愣在那里。我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的。”
依稀听到吴小月在我身后歇斯底里地大喊。

家离单位不算远,可是此时,我觉得这段路程是如此的漫长。每抬起一步,我都要竭尽全力。

罗平是单位的骨干,我是要去吵,还是要去闹呢?
我要毁了他的前途吗?

如果没有吴小月今天来找我,自我感觉中,我的生活很幸福。
罗平前途无量,我的工作蒸蒸日上,读小学的儿子乖巧听话。
这样的婚姻,真的让罗平不满足么?

到家了,罗平正忙着在炒菜,厨房热气腾腾。这就是我想要的家庭生活。
泪眼中,我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我不能失去这个家。

等我换好家居服,罗平已经把三菜一汤,端到了桌上。

儿子今天去奶奶家了,我看着这个也许即将散伙的小家,眼泪成串的滚落在胸前。

“你怎么啦?”罗平吃惊的抓住我的手。

“吴小月刚才找我了,她叫我离婚,说你要净身出户。”

罗平的脸霎那间惨白,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他甚至不敢看我的眼,双手抱头语无伦次地解释:
“李芳,我不是故意的。那次和吴小月一起出差,我喝多了。我们就在一起一次,真的,就一次,你要相信我。”

一次?一次就怀孕?
只是,这种事一次和一百次,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泪如雨下。
作为一个庸常中年妇女的我,从没有想过离婚,从没有想过儿子没有爸爸,但生活真的要这么残酷吗?

罗平看我痛不欲生,也是频频拭泪。
“李芳,我从没想过要离婚,从不想失去咱们这个家。我本打算给吴小月钱,让她把孩子做了。可是她死活不肯,我没想到她会真的去找你。”

“李芳,我知道错了。原谅我,我保证只会有这一次,永远都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我们一起去,我当着你的面告诉她,我不会离婚,绝不会离开你和儿子。”

当吴小月抱着她刚满月的女儿,再一次,来我公司楼下等我时,我的腿都软了。

吴小月第一次找我之后,罗平也找吴小月深谈了一次。明确地告诉了她,绝不会离婚。孩子要打掉,会给她适当的经济补偿。

当时,我和罗平都等着吴小月狮子大开口地敲诈我们。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吴小月失踪了。
第二天开始,吴小月就没去单位上班了,既没有辞职,也没有请假,人就消失了。

我和罗平都理解为,吴小月受了情伤。
年轻的女孩子,有情饮水饱,她一定是被罗平伤透了心。
我和罗平原以为,吴小月会去把孩子做掉,然后换个工作,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虽不愿承认,但我内心,其实是有几分感激吴小月的。我庆幸我的家庭渡过了险滩。
我让罗平想办法托人给了吴小月一万块。十多年前,那时,我每个月工资,也不过两千多。
此后,我们都刻意把吴小月忘掉。

现在,吴小月抱着孩子来了。
我们还是在隔壁的咖啡馆坐下,我看着吴小月,心里一声叹息。

吴小月没了之前的执拗张扬,表情带着几分无奈又有几分哀伤。
“姐姐,对不起,我自己把罗平的女儿生下来了,我舍不得做掉。”

“你打算做什么?你以为你生下了女儿,罗平就会离婚娶你?”
我看的出,吴小月还是有着几分心存幻想。

她略带自嘲的一笑,认真地说:
“不,不,姐姐,你别这样说。如果你同意离婚,罗平也同意娶我,我就带着女儿和罗平过。
如果你们都不同意离婚,那这女儿就给你们养,我要离开这里,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一时瞠目,说不出话来。
她到底是傻,还是脑袋不正常,我真的无法从任何角度去理解她。
我站起身,拂袖而去。

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儿,罗平同样目瞪口呆。
对自己酒后那一次的失足,他已经不能用悔恨来形容了。他几乎要捶胸顿足,又顾及我在场。他在房间走来走去,坐立难安,慌乱的不知所措。

我同样不知所措。
我明白,这个刚出生的小女孩,活生生地出现在我和罗平的婚姻里了,无法回避。

如果说,去年,第一次听到罗平出轨,我是伤心愤怒。
那这次,当吴小月把孩子抱到我们眼前时,就已经不是愤怒能解决问题了。
现在是要怎么解决这个令人愤怒的问题呢?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婚?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我一手打造的小家,毁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我也没有信心和能力,人到中年,再去重新开始创造另一段人生。

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婚,挽起袖子把事业做到上市。然后再给儿子找个比罗平优秀一百倍的霸道总裁当后爹。
别傻了,那是狗血电视剧里的剧情好么。

平凡如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本事去折腾。
我只想保住,我现在这个平凡却安逸的小家。
可是,现在这个孩子怎么办呢?

罗平态度坚决地不愿拆散我们的家,这让我慌乱如麻的心安定了不少。
老公出轨这种事情,以前也听多了,但那都是故事,自己碰上了,才明白这叫事故。
只有夫妻同心,才能解决问题,日子才能往下过。

吴小月那仅存的些许幻想,被罗平冰冷甚至粗暴的态度,打的粉碎。
她没有要求经济赔偿,但是要求罗平抚养女儿。

我们无可奈何,又不知所措。
而没等我们想好怎么办,吴小月已经丢下婴儿,不告而别。

对这个两月大的女儿,罗平一方面小心谨慎,观察着我的神色;一边又难以掩饰地流露着疼爱。
我刚开始很难接受,毕竟这是丈夫出轨的结果。我一看到那孩子,就想起他曾对不起我。

可是,当我抱起这个孩子。
她那粉色的软软的小身体,无助地依偎在我怀里时。
我的心,忽然就像掀起了一阵汹涌的大浪。
轻而易举,就冲毁了原本横亘在那里的僵硬和冰冷。
潮水过后,全是温柔。

八岁的儿子,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妹妹很排斥。
我抱着儿子对他说:
“这个小妹妹和你一样都是爸爸的孩子。你以后就是哥哥了,要和爸爸妈妈一样爱护照顾自己的小妹妹。
我们是一家人,知道么?”

罗平紧紧搂着我的肩,把脸埋在我的背后。我知道他在落泪。

很快,儿子也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妹妹。
以前关系并不是很好的婆婆,也到我们家来帮忙带孙女。家里突然多了个孙女,婆婆很开心。

“这社会,钱多没什么,人多才力量大,有人才有一切。”这是她老人家的口头禅。

我娘家和我的朋友们,对我收养罗平的女儿,表示不可思议。
她们觉得,我应该坚决和罗平离婚,带着儿子单过。
她们觉得,我又不是没有收入,好歹也是个标准的都市白领,有养活自己和孩子的能力。

我的想法却不一样。
碰到这茬子事,我避得开,罗平却避不开。我固然可以选择和罗平离婚,自己带孩子过,可是做单亲妈妈,真的就能从此幸福吗?
而我和罗平之间,真的就由此无可挽回了么?

说真心话,除了这件事情,罗平真的没有什么让我不能接受的缺点。
他是个好老公好爸爸,并且,我们发觉,彼此依旧相爱。

这次事件,我也看的出,他真的只是那一时失控。
人,谁能没有个犯错的时候呢?
而我们,从相知到相伴,风风雨雨十几年。
我们是夫妻,也是朋友亲人。我难道真的就不能原谅他,给他一次机会么?

往后的十四年里,我们一家四口风平浪静,岁月静好。儿子在外地读大学,女儿也读初中了。

我再一次感激自己当初的选择。
我保住了我们的家,也意外收获了一个优秀的女儿。
十四岁的女儿,快乐健康,是一个开朗阳光,自信善良的女孩。

我和女儿的感情很深,我非常疼爱她,我把她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来抚养。
罗平和他的家人,都感恩我的宽容大度,婆家人对我都很尊重。
我和罗平的感情比以前更好。

我娘家人和我的朋友们,看我们幸福的一家四口,开始羡慕我的生活。
她们开始觉得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甚至有闺蜜说我聪明。
说我挽救了自己的小家庭,也改变了吴小月的后半生。还给了女儿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我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离婚,有时候,爱和宽容真的可以给生活带来美好。

那天,我从单位出来,准备去接上钢琴课的女儿。突然,吴小月再一次站在我面前,我愣住了。
十三年不见,吴小月略显憔悴,眉宇间多了很多沧桑。

“姐姐,我请你喝咖啡。”

“我要去接女儿下课,没时间。”
我表面上态度冷淡,但心里惴惴不安,我不知道吴小月突然来找我干啥。

吴小月央求道:“姐,我就说几句话。”

“有什么事,说吧。”

吴小月依旧和初次见面一样,干脆利索直述来意:
“是这样,姐姐,我离婚了,我想带我女儿走。”

我毫不客气地一口拒绝:“那是不可能的,你做梦。”

我真的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样自以为是,又自私的女人?难道她做事,就从来不曾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么?
她这种个性,想来结婚也是绝不会幸福的。我忽然庆幸,女儿没有跟着她长大。

接到女儿。我尽可能轻描淡写地告诉她,她亲妈来找我了,想把她带走。
女儿慢慢长大了,我平时也是大事小事都和她聊聊的。这么多年,我和女儿亲密无间,我们母女无话不谈。

女儿哈哈大笑说:
“妈,你才是我的亲妈呢,其它妈妈都是浮云,让她自己飘走吧。”

我看着女儿开心的笑容,心里却忧心忡忡。我知道吴小月这种自私的女人,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善罢甘休。

回家后,我把吴小月来找我的事情,告诉了罗平。
罗平顿时紧张起来。
他觉得吴小月肯定是有备而来的,他和我一样害怕女儿被吴小月带走。

意料中之,也是意料之外,吴小月起诉,把我和罗平告到了法院。
她要求夺回女儿的抚养权。

我们也请了当地最有名的律师。
女儿也做为当事人走上了法庭,女儿没有看她亲妈一眼,只是按照律师的安排,当庭读了她写给法官的一封信:
“敬爱的法官叔叔:你们好!我和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谁也不能把我们四个人分离。
小时候,不管刮风下雨,我的妈妈,每天都接送我上学放学。
妈妈带我去学钢琴,学奥数。我爱我的妈妈。
经常有些大人,不知怀着什么目的问我,你的妈妈,不是你的亲妈,她虐待过你吗?有打你吗?有不给你饭吃吗?是不是只给你哥哥买东西不管你?
我讨厌那些人。
每次,我都坚定地告诉他们,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只有一个妈妈,她叫李芳。
法官叔叔,我的亲妈现在来找我了,要我跟她走。
因为她离婚了,只剩一个人。
但我不愿意,我要和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一起生活。
吴小月亲妈,虽然你生了我,但你没有养我,没有爱我。
如果你要我不恨你,你还是选择撤诉吧,因为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我恳请法官叔叔,让我留在我爸爸妈妈身边。恳请法官叔叔支持我这个小女孩的决定。”

听着女儿清脆的话语,我和罗平相拥着泪流满面。



休庭时,吴小月不顾她律师的阻拦,冲上来一把拉住女儿的手,急切地问:
 “是不是李芳和爸爸逼你这样写的,你告诉妈妈,有妈妈在,你不要怕。”

女儿苹果般的脸蛋,绷得紧紧的,一把甩开她说:
“吴小月,亲妈是吧?我还小的时候,你不要我。我长这么大,你从没看过我一次,照顾过我一天。你觉得你现在来找我,我会跟你走吗?你对得起亲妈的这个称呼吗?
写信这个方法,是律师叔叔教我的。但是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想说的。”

吴小月顿时傻在当场,呆呆的看着女儿径自走回到我和罗平身边,紧紧拉住我们的手。
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紧紧依偎着,和她对视。

她忽然蹲在地上,掩面大哭起来。

后来,律师告诉我们,吴小月撤诉了。我紧紧抱住了女儿,罗平紧紧抱住了我。

几个月后,女儿对我说:
 “妈妈,我以后长大了,如果亲妈需要我,我也会去照顾她赡养她的。
虽然她曾经抛弃我,但我知道她也是爱我的,因为,母爱是最伟大的。”

我赞许又欣慰地笑了。这正是我想要告诉女儿的。我想告诉她,不但要学会去爱,更要学会去宽恕。
我看着女儿的眼睛,认真地告诉她:
 “我的女儿真棒,妈妈为你而自豪!”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