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倾诉:讲讲我在婚内被老公性侵的全过程

作者:韩霞
2022-02-08 18:52


乡村的夜晚一片寂静。
刘玉润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声不吭,把我拥在了他的怀里。
他轻抚着我的脸庞,拂去了遮挡在我面前的头发。
低下头,亲吻着我的脸颊。
我没有反抗,手攀上了他的脖子,和他深深的拥吻着。
他的身上,衣服上,有一种烟草味,还有一种淡淡的酒味。
如果是以前,不管是李运,还是二懒,一闻到这种烟酒味,我就无比厌烦。
但是在刘玉润的身上闻到了,我却感觉这是极吸引女人的男人味。
一种很浓烈的男子汉气息。
爱与不爱,真的是不一样啊,心里有他,他的什么是好的。
他的缺点也变成了优点。
女人这一辈子并不长,能遇到相爱的男人不容易,我又何必顾虑太多。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还是缘。
那一晚,我和他倒在山村沾着露珠的绵软草地上,第一次享感受到了男欢女爱,灵与肉的结合,是如此的美妙。
自从遇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吧。
我也能感受到刘玉润对我的感情。
我要走的时候,天阴沉沉的,星星也不见了踪影,他拽着我的手,恋恋不舍,问我,小秀,你啥时候离婚啊,我等着你。
我和他,绝对不是一夜的露水情缘,都是真正的动了心。
可离婚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我让他给我时间,我会尽快和二懒提出离婚的。
回到家的时候,二懒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他才不会关心我这么晚去哪里了。
他只在意自己吃好喝好玩好。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很晚都没有睡,一直在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端详,我的一生,不应该和二懒这样的男人渡过。
我应该开始新的生活,和刘玉润。
听着外面哗哗的雨滴声,辗转难眠。
躺在床上,听着二懒的呼噜声,一直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乡村的夜晚一片寂静。
刘玉润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声不吭,把我拥在了他的怀里。
他轻抚着我的脸庞,拂去了遮挡在我面前的头发。
低下头,亲吻着我的脸颊。
我没有反抗,手攀上了他的脖子,和他深深的拥吻着。
他的身上,衣服上,有一种烟草味,还有一种淡淡的酒味。
如果是以前,不管是李运,还是二懒,一闻到这种烟酒味,我就无比厌烦。
但是在刘玉润的身上闻到了,我却感觉这是极吸引女人的男人味。
一种很浓烈的男子汉气息。
爱与不爱,真的是不一样啊,心里有他,他的什么是好的。
他的缺点也变成了优点。
女人这一辈子并不长,能遇到相爱的男人不容易,我又何必顾虑太多。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还是缘。
那一晚,我和他倒在山村沾着露珠的绵软草地上,第一次享感受到了男欢女爱,灵与肉的结合,是如此的美妙。
自从遇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吧。
我也能感受到刘玉润对我的感情。
我要走的时候,天阴沉沉的,星星也不见了踪影,他拽着我的手,恋恋不舍,问我,小秀,你啥时候离婚啊,我等着你。
我和他,绝对不是一夜的露水情缘,都是真正的动了心。
可离婚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我让他给我时间,我会尽快和二懒提出离婚的。
回到家的时候,二懒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他才不会关心我这么晚去哪里了。
他只在意自己吃好喝好玩好。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很晚都没有睡,一直在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端详,我的一生,不应该和二懒这样的男人渡过。
我应该开始新的生活,和刘玉润。
听着外面哗哗的雨滴声,辗转难眠。
躺在床上,听着二懒的呼噜声,一直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眠不好,第二天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
实在没什么力气干农活,吃过饭后,我就一个人端了一盆衣服,去了常去的小河边洗。
在那里坐了大半天。
天气倒是变好了,雨过天晴,空气特别的清新。
不远处的乡间小道上,有老大爷赶着一群咩咩叫的羊群走过。
河面上,一群无人看管的鸭子呱呱叫着游了过去。
什么时候,我能像它们这样自由惬意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玉润来了,他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站起身,躲开了他,说大白天的,别这样,会让人看到的。
他说,小秀,我不想等了,想天天都看到你,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不想让你再回到别的男人身边。你和他离婚,我们结婚吧。
我何尝不是和他一样的想法呢?
可这毕竟是农村,我是二懒明媒正娶的媳妇,我还有一个女儿,不可能什么都不顾忌的。
我甩开了刘玉润的手,回家了。

公婆阴沉着脸回了家,我和二懒跟在后面,也没说话。
我和二懒说离婚,他先找他爸妈,这像不像个男人?
好像他在我这边受了欺负,得找他爸妈帮他出头一样。
回到家里,婆婆先插了大门,然后回到了屋子里。
开始问我和二懒怎么回事。
日子过的好好的,为啥闹起了离婚。
二懒说不是我要离婚啊,是小秀,她要和我离婚,我也不知道为啥。
他转头问我,小秀,你为啥要和我离婚啊,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我说,我就是不想过了,感觉过的没意思。
婆婆又和声细语的说,小秀,有啥事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提离婚,两口子过日子,别轻易把离婚挂嘴边上。
我说我提离婚,不是轻易提的,我也考虑了一段时间了,感觉和二懒过不下去了。
婆婆又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嫌二懒不让小奇去城里读书是吧。
这个事怪二懒,他不让孩子去,我们让去,你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我们也别再提离婚的事了,行吧。
我说,也不是单纯是因为小奇,就感觉现在的日子过的没个盼头。
二懒说,小秀,你是因为这件事和我提离婚吧,你要真愿意,我也不拦着了。我也同意小奇去了。
我说,我想好以后的日子了,就是想离婚,以后小奇上学,我在城里打工找活干,不想在这个家呆下去了。
婆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音调提高了,说:“小秀,当初这婚事,你爸妈答应了,你也答应了,现在刚过了两年,二懒也没做啥对不起你的事,你就提离婚,你这不是在和我们一家人闹着玩吗?再说都过两年了,你也没给我们家生个一男半女的,你要想离婚啊,没门,我们不同意。这婚不是你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
我还能说什么呢?

那两天我没出门,二懒也没出门,一直在家守着,生怕我跑了。
看着二懒老是在眼前晃,真的闹心。
我拿出了之前买的自考书看,二懒说:别再看了,看书看的都成书呆子,变神经了,成天想些不着调的事。
我没搭理他。
我和他说,二懒,咱们现在还年轻呢,以后的日子还长,我不想和你过了,咱们俩就离了吧。
二懒说,我就是不和你离婚,自打和你结婚,我就从来没想过要离婚,你生是我的媳妇,死是我家的鬼。
听到这样的话,我感觉心里一凉。
“咱们俩也没啥感情,再这样过下去有啥意思啊?”
“你说啥,没感情?”
二懒一听这话,突然站起身来,啪的一声把灯关住,拿起我正在看着的书,扔到了一边。
“别看了,陪我睡觉。”
他一把把我从凳子上拽到了床上。
我挣扎着,说二懒,你别这样,再这样我喊了。
你喊吧,看有谁来管。
二懒一用力,把我衣服上的纽扣直接拽开了。
我想从房间里跑出去,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了。
我使劲想挣脱,可他的力气很大,手又被他摁住,没办法动弹。
二懒欺身过来,我说,二懒,你今天要是强迫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二懒呵呵笑了,一辈子?谁知道一辈子是多长啊,我还想着让你当我一辈子的媳妇呢?可是你却和我要离婚。
现在没离婚,你就是我媳妇,你就有义务陪我睡觉。
他的嘴巴在我脸上,脖子上亲吻着,黏黏的唾液沾了我一脸,恶心的我都有点想吐。
以前对他也没有那么的反感,可是那一晚,我真是恶心他到了极点。
我知道今晚是没办法逃脱了,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任凭眼泪在脸上流淌。
二懒应该是看到了,可他还是不管不顾。
随便他吧。
半个小时后,二懒的呼噜声又在耳边响起。
我却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那般漫长。
女人的命真是苦啊。
二懒不离婚,我该怎么办?
秋天的雨就是多啊,外面又响起了打雷声,一会雨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我拿起了手机,看到了好几条信息,我在老地方等你。
是刘玉润发过来的。
我穿好了衣服,拿了一把伞,悄悄的打开了大门,从家里跑了出来。

穿过村里的羊肠小道,我一直跑到了村边上的那片小树林里。
就是上一次和刘玉润亲热的地方。
就是他发信息所说的老地方。
也是我第一次在那里碰到他的地方。
那里还有一个破旧不用的草棚,刘玉润一直在那里等着我。
远远的,就看到了他的车停在了路边。
他在车里边吸着烟,紧锁着眉头。
后来他告诉我说,那几天他哪里都没去,一直都在车上,还有那个草棚子里睡的,做梦都盼着我能过来。
看到我红肿的眼睛,他心疼的问,小秀,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你离婚吧,咱们在一起,好好的,踏踏实实过日子。
听到刘玉润这么说,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又流了出来。
他拍着我的背,说,别哭了,等天亮了我就去和二喜说。
我伏在刘玉润的怀里,靠在他的胸前,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
他抓着我的手说,怎么这么凉,来,我给你暖暖。
他刚把我的手放到他的衣服里,就听到外面有人喊我的名字。
“小秀,小秀。”
是二懒的声音。
我从草棚子里面走了出来,刘玉润也随后紧跟着出来了。
看到了有好几个人,不仅仅有二懒,还有他爸和他二叔。
二懒他爸看到我,接连几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边打边骂“我让你搞破鞋,不要脸。”
刘玉润挡在了我面前,说这事不怪小秀,您要想发火,冲着我来。
二懒他爸看到这种情况,火气更大了,扯着嗓门狮吼着:“好哇,敢欺负我们二懒,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拿着棍子,使劲打在了刘玉润的身上,头上。
鲜血从刘玉润的头上流了下来。
他倒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