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实录:三婚的悲哀

作者:韩霞
2022-02-10 23:32


看着刘玉润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我心如刀割,无论我怎么喊,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了。
二懒他爸看这情况,住了手,他也怕闹出人命来。
他扔下了棍子,又打了二懒几巴掌,说了句“废物点心”,转身走了。
我求二懒帮帮忙,帮我把刘玉润送到医院去。
他扭头骂了我一句“臭不要脸”的,也走了。
倒是二懒他叔还不错,跑回家里开了个三轮车来,帮我把刘玉润送到了医院。
刘玉润头上的血,沾了我一手。
他都是为了我,才遭了这些罪。
那一会我就下定了决心,这个婚一定得离。
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刘玉润,我一定要离婚。
再说,这个样子,以后日子也没办法过下去。
到了医院的时候天还没亮,刘玉润受的是外伤,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听到这句话我才放下心来。
我毕竟是二懒的媳妇,现在还没离婚,照顾刘玉润多有不便,就给赵亮打了个电话,让他在这边守着。
赵亮来了,刘玉润醒过来后和赵亮又交待了一番,让他去把二懒喊过来。
赵亮说他大清早去二懒家的时候,就看到村长,二懒,还有二懒他爸,都在堂屋里坐着,正商量这事呢。
他一进去就被埋怨了一通,说我和刘玉润好上,都是他撮合的。
赵亮肯定不承认啊,说只在一起打了两次麻将,他俩就好上了。
赵亮去了说刘玉润的胳膊都被打折了,头骨都裂了,医生鉴定的是轻伤。
让他们别为难我。
如果二懒痛痛快快的和我离了婚,这事就这么算了,刘玉润也不会去告他们,这顿打,他认了。
如果二懒拖着不离,他就会去法院起诉他爸故意伤人。
二懒自然是没有什么主意的,凡事都是他爸妈当家做主。
当时他爸还硬气,说二懒离不离婚是二懒的事,和他刘玉润没关系。
可后来被二懒他妈吵了一顿,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不愿意和二懒过下去了,再强留在家,也不会有好结果。
他妈又出了个主意,说我嫁到他们家啥贡献也没有,应该把当初给我爸妈的彩礼钱还回去。
刘玉润也没有在意这点钱,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就把彩礼钱给二懒打到了卡上。
我和二懒就这样把婚给离了。
我的第二次婚姻结束了。
又恢复了自由身。
嫁给二懒,当时纯粹是因为无家可归,想躲开公公,躲开娘家爸妈,躲开这一切闲言碎语,结果,却把自己送到了另外一个火坑里。
虽然说是火坑有点过分,但是在和二懒的那段婚姻里,我从未体验过幸福,只是简简单单的活着。
有口饭吃,和孩子有个地方住,仅此而已。
可我毕竟是上过学,受过教育的,我不甘心自己的一生就这样委屈的过下去。
现在,终于可以开始另外一种新生活了。


刘玉润胳膊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就操持着一定要送给我一件大礼。
他说以后再也不会让我回到农村干农活去了。
以后跟着他混,当他的女人,以后就不必担心吃饭穿衣了。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些他全包了。
我说我不想依赖他生活,以前走的路,我不想再重复。
再说现在我还没有嫁给他,还不是他老婆。
以前我的两次婚姻,全都是依赖于男人,结果男人指望不上,我就没有了希望。
以后我想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业。
刘玉润说,小秀,不管你想做全职太太,还是当女强人,我都支持你。
你想创业,我出资金。
你想当全职太太,我就把咱家的财务大权全部交给你。
听他这样说,感觉很欣慰。
能遇到一个这样对自己的男人,夫复何求?
他新开了火锅店,经营权管理权全都交给了我。
钱全都是他出的,我自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但是他会细心的来教我。
从人员招聘,到场地租赁,一步一步的和他一起走过来,我发现他真是一个有魄力,有魅力,还有胆识的一个好男人。
新店开业的时候,刘玉润的胳膊还打着石膏,朋友见了问他这怎么弄的,他说是摔的。
他和我的那些事,也不愿意说给朋友们听。
不管怎么样,他不介意我的过去,真心对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当我领到离婚证的第二天,刘玉润就说要不咱俩好好过,一起把结婚证领了。
我说现在没这个心情。

没领证,我和刘玉润也算是谈起了恋爱吧。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管了一段时间火锅店,我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能力不足,文化知识水平也不足,各方面都力不从心。
想要拿大学文凭的想法又开始闪现了。
我和刘玉润说了自己的想法,说想参加自考,拿个大学毕业证,这是我很多年来的梦想。
他说行,小秀,你安心学习吧,我帮你看着火锅店,帮你接送小奇。
实在不行了,雇个保姆来照顾小奇,做家务。
我和刘玉润那时候已经同居了。
住在他市里面的房子里。
有钱就是好呀,我再也不用在大热天去地里掰棒子割玉米秆了。
虽然一样是劳动,我想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干有点技术含量的活,不是下苦力的那种。
但我并不想靠刘玉润养着,当一个吃闲饭的女人,除了照看孩子,我也经常去火锅店里帮忙。
生活过的幸福且充实。
刘玉润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经常帮小奇辅导功课,接送她上下学,小奇在市里面上了学,就在离火锅店不远处的一个小学,刘玉润还跑前跑后,给小奇办好了上学的各种手续。
他对我,对小奇都特别的好。

一天火锅店里的采购请假了,我正好闲来无事,和刘玉润就去了蔬菜批发市场。
看到市场上的菜有的特别的便宜,一袋子土豆才15块钱,其实算算人工,化肥什么的,这连成本都顾不住。
怪不得现在的人都不愿意种地,好多年轻人都出来打工了。
我和刘玉润买完菜,看到路边有卖煎饼果子的,有点饿了,就上去买了两个。
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以前挺喜欢吃的,那天却没有胃口,刚咬了一口,就感觉一阵反胃,想吐。
刘玉润扶住了我的肩膀,只一愣神的功夫,他就一脸惊喜的说,小秀,你是不是有了啊。
他的有了,自然是指怀孕了。
我这才想起来,真的,这两个月都没有来例假了。
整天忙着接送孩子,还有新店开业的事,惦记着看书,把这事给忘了。
我们俩都没来得及把买的菜送回去,就直接去了医院做检查,结果真的是怀孕了。
出了医院大门口,刘玉润高兴的和我说,这回呀,你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个男孩。
咱家都有两个姑娘了,我希望这次给咱的是个儿子。
我的想法和刘玉润一样,也希望是个男孩。
倒不是重男轻女,儿女双全,才是一个好字。
有了闺女,自然是盼着再有个儿子了。

自从知道我怀孕之后,就享受到了贵宾级的特殊待遇,以前我看书,去店里,他从不阻拦,现在呢,只要一去店里,他就把我往家里赶,回去回去,好好呆着注意身体。
只要一看书,他就说别太累了,咱们儿子也会累着的,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
就算是我上下楼梯,他都想要扶着我。
可我那时候还没显怀,看起来和正常人没区别,根本不需要他特殊照顾的。
不过在他这里,我还是感受到了被疼爱被呵护的感觉。
尽管刘玉润开的是火锅店,可他还是经常自己去菜市场买鸡呀鱼的,给我炖汤喝。
若论起照顾人来,他比我更会懂得心疼人。
我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想着要参加自学考试的事,根本没把怀孕的事放在心上,再说干的不是重体力活,也就看看书,这根本不累。
可他还是经常和我说,别看了别看了,我们出去逛逛街,散散步,儿子老在家呆着会闷的。
我说儿子一直呆在子宫里,他出去了也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
刘玉润就说,老爸我替他看不就行了。
这个小生命,承载了我和刘玉润的很多希望,他也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我也很期盼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有一天我正在店里面呆着,刘玉润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他一会就到,要接我去一个地方。
那是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餐厅,大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
我还是第一次去那么高档的地方。
刘玉润搂着我的肩膀,走到了房间里。
那是提前预定好的一个包间,里面布置的富丽堂皇。
还有不少的气球和鲜花来烘托气氛,我只从电视上看到过这个场景。
我说,干嘛,今天是你生日?
刘玉润说,想哪儿去了。
今天,想郑重的和你说一件事,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在一起也处了这么久了,我这个人你也了解了。
我要送你一样东西。
他边说边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我。
我打开一看,是一个戒指,上面,镶着明晃晃的钻石。
那一刻,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感动。
像我这样,曾经当过寡妇,被村子上的人指指点点,说是一个克夫克婆婆的扫把星女人,一个带着孩子改嫁,结过两次婚,又离了婚的女人,还值得他如此用心的待我吗?
越想越伤感,忍不住流了泪。
刘玉润赶忙站起身,拿起了桌子上的餐巾纸,帮我擦起了眼泪,怎么了小秀,别哭了,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你不愿意啊?
我摇了摇头,不是,是太激动了。
我愿意。
第二天,我和刘玉润去婚纱摄影店拍了婚纱照。
按刘玉润的说法,要我们一起去海南或者青岛拍海景婚纱照,这样才有意义。
可是我怀着孕,不想太劳累了,他什么都按我的意思来。
尽管我这是第三次结婚,可也是第一次拍婚纱照。
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幸福无比。


嫁给了刘玉润,开始了我的三婚生活。
刘玉润和他前妻的女儿今年9岁了,以前他和孩子的关系很疏远,不常见面的原因吧,都是转钱给他前妻。
毕竟也是他的孩子,我经常催着他去看孩子,和孩子沟通下感情,关系也比之前缓和了很多。
他的女儿和小奇经常在一起玩,两个小姑娘一到周末就互相惦记着要找对方玩。
什么后妈难当,后爸难当这样的难题,在我和刘玉润之间都没有出现过。
我和他女儿的关系不错,他对小奇更像是对待亲闺女一样。
每次当朋友们说起什么二婚夫妻难相处,二婚夫妻都是贼,不一心,都防着对方这样的话题,我都不置可否。
女人这一辈子,和谁过真的不一样。
选择了什么样的男人,就选择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我下定决心以后尽量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幸福的婚姻要追求,但是事业上,也不能放弃。

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我看书还是和以前那样的勤奋,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备考了。
刘玉润经常劝我说,咱不考了,现在咱们自己开店,以后也不用去找工作,拿个毕业证书也派不上用场。
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考吧。
我说不累,我喜欢这样充实一点,想当年高考的时候比现在更累,我就是想弥补当年的遗憾,就想拿个大学文凭。
我说当年如果在考场上不晕倒,我也就能考上大学了,如果我爸能让我再考一次,再学一年,我肯定能考上,但是当年没有这个机会。
后来嫁给了李运,跟李运在一起过日子也算踏实,就想着好好供孩子上学,以后考个好大学,没想到李运中间出了事。
现在你给了我一个机会,不用因为生计发愁,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完成当年的心愿。
刘玉润说,行,你想干什么我都支持。
那你就专心考吧,家里的事别操心了,都交给我。
考试的那一天,我已经是一个孕期7个月的孕妇了,肚子特别的明显。
刘玉润把我送去了考场。
当我挺着大肚子走到考场的时候,全屋考生的眼光齐刷刷的看过来,他们都是比我年轻很多,一二十岁的孩子。
监考老师还特意关照了我,说有什么问题随时找他。
卷子上的题一点都不难,我都复习了好多遍。
那一次共考了四个科目,我每一科的成绩都通过了。
照这样下去,还有一年半,我就能拿到文凭了。


孩子在一家医院里顺利出生了,果然不出所料,是个儿子。
刘玉润对儿子简直是百般疼爱。
半夜孩子醒了,哭了,都是他起来照顾,虽然我和他说过要喊我起来,但是他却说我看书太累了,又贫血,还是想让我多睡一会。
有一天孩子发烧了,我和刘玉润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因为贫血,我也顺便查了血常规血型之类的。
回到家的时候,我和刘玉润聊天,说起我老是贫血的问题。
看了儿子的血型,我顺口说起,孩子这血型倒是随你了,B型血。
刘玉润说,什么随我啊,随你,我是O型血。
听他这样说,我感觉心头一阵, 我是A型血。
刘玉润又说,那就是A+O=B了呀。
他说完这句话,我们俩都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不对呀,孩子的血型。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刘玉润的?
天呀,这是二懒的孩子?
(未完待续,还有最后一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