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红与白

作者:梧小繁
2022-02-15 22:48

台上的人在舞。
这里有一座低矮的房子,曾经一度是白色的,有深深的前廊和绿色的百叶窗,可是现在早已变得晦暗无光,和周围的院子一样灰不溜秋的。被雨水侵蚀的木瓦没精打采地耷拉在门廊的屋檐上方;几棵樟树遮蔽着日头;残留下来的尖桩栅栏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护卫着前院——这个被叫做前院的地方很久没有人清理过,院子里生长着繁茂的狗尾巴草。

舞台上的他一袭红衣,四肢跟随舞点一同律动,衣袂翩飞,赤足点地,他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渐渐与伴舞的动作脱了节,他尽情地舞着,在这凛冬舞出一团火来。
这个人不记得走了多久,他摘下帽子和围巾,露出花白的头发,呼出一团团的白雾,他看着眼前的房屋,如同内心一般灰暗残败。
红色的他与伴舞拉扯着,仿佛就要被吞噬。灯光暗下来,是等待。清冷的光照出他年轻的脸庞,白色的他出场了。

这个人推开了门。厚重的灰尘使他不住地咳嗽,一口粘稠的血和地上的灰尘混在一起,很快便和房屋一样灰败。一双浑浊的眼环视着四周,屋外的爬山虎从碎掉的窗玻璃蔓延进来,自由又禁锢,恣意又茫然,像极了当初站上舞台的他。
他一袭不规则丝绸开衫白衣,随着平静的音乐起舞,音律如水,像极了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突然,音乐开始变得急切而热烈,他仿佛一个身处于海里的溺水者,旋转,飞舞,衣边如同一阵阵涟漪,击打着这寒冷的空气。音符击打着他的神经,击打着他濒临崩溃的大脑。
这个人想起了年轻时那个真诚热烈的自己,那时最开始只想着要把舞跳好,后来渐渐地想用舞蹈来表达自己的内心和情感,可,人们似乎并不能接受与既定印象不同的他。

“既然给了你一个模子,你就别自己活得奇形怪状。”


 “没人会在乎你内心真正想的是什么。” 


 “一个跳舞的,赚足了观众钱,还想故作姿态维持热度。”
这样的话,他听了好多好多。
台上的人和这个人对视了,他们有着相同的灵魂,一个还在自我矛盾苦苦挣扎,一个已在生命尽头面对死亡。
他们融为了一体。
头发花白的头颅粘上了灰垢,被疾病侵蚀的身体在地上断断续续地抽搐,白色的寿衣上溅上了深浅不一的血迹。意识迷乱中,他仿佛看到了午夜在练习室挥汗如雨的自己,看到了自己清晨第一个打开练习室窗户,天空中红白交错的云慢慢融成温暖的朝霞。
乐停了。
第二天,阳光伴着朝霞洒向了红白斑驳的躯体,前院的狗尾巴草像平时一样弯着腰,向这个安息的灵魂致敬。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