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故事

寻仙草的小郎中,白芭比Q了…

作者:惊池故事
2022-02-15 22:54

这是桓夷第20次去山上给一株草送糕点了。
如今他脚步轻快,再也不像20日前那般手忙脚乱,连怀里的糕点掉了都不知道……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倒是符合诗文里说月亮像白玉盘子的说法。

桓夷身着一袭天青色长袍,颀长的身姿宛若冬日下的一棵青松。

月光照在少年郎瓷白的脸上,夏夜的风夹着山林清爽的味道,吹过桓夷微湿的额头。

他肩上背着药筐。行至半山腰时,他在一株草前停了下来,找到昨夜的那个坑,然后熟练地将药筐里的糕点埋入土里。
 
林深处传来鸟兽飞过丛林的声音,却寻不到一点踪迹。
 
“你说你一株草,不爱吃土,却偏偏喜欢糕点,这是为何?”少年壮了壮胆子,终于还是将连日来的疑问说出了口。
 
“因为我是神草呀!”桓夷身前的那株草晃了晃,传出女子娇俏的声音,“再说了,我那不是吃土,我分明是吸取天地精华顺势而生。”原先埋着糕点的土突然动了动,微微下塌的样子。
 
“天生万物,地养生灵。土里本就有生命的养料,为何还需要糕点呢?”少年似乎对这解释很是怀疑,他双目有神盯着眼前的这株草,很是执拗地要争得一个答案。
 
“那你把你的那些病人也种土里呀!小郎中。”接着就是女子的一阵笑声。
 
听罢,少年的脸红了,他站起身说了声“我走了”,捡起地上的药筐就朝山下走去。
 
“明天我要桂花糕,记得啊,小郎中!”身后是女子的呼声。

桓夷没理,他借着月光走在下山的路上,迎面吹来的山风让他脸上的红晕退了下来。平静下来后他又看向山路旁一株株的草,分明和刚刚那株没什么两样,都是杂草。
 
桓夷是溪江村的一名郎中,经常上山采摘草药给村里的人治病。他年纪虽小,医术却了得。

这三年,他一直上山寻找传说中有“生死人,肉白骨”功效的再生草。直到一个月前,他以为那次也会无功而返,没想这草却自个儿找上门了。
 
那日他走在这山林间,却听脚下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你在找我吗?”那声音清脆动人,虽只闻其身,姑娘家窈窕的身姿却宛如一朵娉婷的梅花浮现在桓夷的脑海里。
 
可问题是这声音从地底下传来的,深山老林发生这种事,谁敢应?
 
桓夷握着肩上药筐带子的手用了几分力后,抿了下嘴唇后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但这声音的主人没有罢休,“我乃首阳山神草,世人赠我再生草之名,你还不快快停下脚步。”虽是一本正经的声音,但仔细听却还能听到难掩的偷笑声。
 
桓夷迟疑地停下了脚步,往四周看了看确定真的没人,准备继续往前走。
 
“哎!你这只脚要是放下来,那就是冒犯仙草了。”接着是一阵着急的声音。
 
桓夷将准备放下的脚收了回来,而后小心地看向地面,只见一株三寸左右高的草晃了晃叶子像是在回应桓夷的目光,整株草和平常所见之草别无两样。

桓夷虽然还是害怕,但一想到是再生草,他壮着胆子蹲下了身子细细打量。
   
“你生的和书里写的一点也不像!”桓夷说完,连忙把药筐中的书拿出来对比。
 
“别看了,你那书是盗版的。”草的叶子晃了一下,话语里还略带点嫌弃的意味。
 
“不可能,这可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桓夷也急了。
 
“所以你祖师爷也没找到我啊!”
 
“……”你赢了。
 
“那你今日把我叫住是何用意?”
 
“你们这些蠢郎中根本不认识我。我都等了好几千年了,快要饿死了,只能主动上门了。”女子抱怨的声音传来。
 
“快要饿死了……”桓夷喃喃地念出了声,而后眼神大变,本就白皙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原来蹲着的他一下狼狈地坐到了地上,连带着祖师爷传下来的书也跟着掉到了地上。
 
“哎,别怕啊,小郎中,我可不吃人,我是来帮你的!”姑娘生怕把人吓跑了,急忙解释,“再说了,三年了,你在我跟前晃过那么多次,我要是会吃人早将你给吃了……吓破胆了?小郎中!还不起来?”
 
姑娘的声音大了几分,桓夷才惊觉自己狼狈地坐在地上。他赶紧站起身来,将祖师爷的书捡起拍了拍后小心地放回药筐里。
 
整理完思绪后,桓夷弯下腰双手抱拳作揖,而后诚挚地问:“我找寻多年无果,可否请姑娘帮我?”话毕,少年纠结起来,仙草和这姑娘还不知是何关系,若是仙草即为这姑娘,岂不是强人所难。
 
“我只是寄生于这草,养了它三千年,才有了仙草之名,你若是能答应我的要求,我便将这草主动赠与你,再寻个地方寄生就是了。”像是看出来桓夷的顾虑,姑娘也立马解释道。
 
好了,这下算是达成共识了。于是桓夷就开始每天晚上往山上送糕点。没错,这仙草的要求就是要桓夷每日给她送糕点,送满一月交易就算完成。
 
开始桓夷也还是怀疑的,曾想干脆拔了它试试,但是居然拔不动!
 
“你这般急于求成,会彻底失去仙草的!”地下传来女子愤恨的声音。
 
桓夷羞愧难当,发誓以后一定好好送糕点,再也不敢了。

这天,桓夷给仙草送完糕点回到村中。
 
刚进村口,就看到李家婶子正急匆匆地往村口奔。她一看是桓夷,赶紧上前拉着他说:“桓大夫,可算找到你了,我家孙儿突然喊腹泻不止,去诊所寻你未果,我想你又是去山上采药去了,正要去找你呢。”
 
桓夷拿了药箱赶去李家,诊脉、施针、写药房,少年熟练地做着这些事,自信又果敢。
 
“我再给您开两副药,早晚一剂煎水给他用。”
 
“谢谢桓大夫,你和你师傅的医术一样好。”李家婶子微笑着送桓夷出门。
 
桓夷只是笑了笑没说话。他看了看天色,还早,先去做糕点。
 
桓夷这做糕点的手艺,是从糕点铺子偷学来的。之前他趁着天天去卖糕点的家里给人针灸,就在旁边偷学了下来。这次也算排上了用场,至少做出来的糕点,那株草吃得美滋滋的。
 
夜幕降临,桓夷再次往山上走,今天做的是桂花糕。
 
他像以前一样,将糕点埋进土里后就静候在一旁不说话了。
 
月光依旧皎洁明亮,风吹过,泥土下塌,然后是清脆的声音:“小郎中,你和我讲讲外面的世界吧。”
 
“我跟随师傅长大,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九百里之外的中山郡。那里街市繁华,奇珍异宝琳琅满目。在那儿,我第一次见到会学人说话的鸟儿,那种鸟名字叫鹦鹉,机灵可爱。冬天的时候,那里还会下粉色的雪,人们将雪水取回藏于地窖,来年春天用于酿制桃花酒。这酒我尝过,微醺不易醉。”桓夷轻声说着话,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像是陷入了回忆。
 
“我在这山上待了几千年,见过物换星移、沧海化为桑田,但粉色的雪还未曾听闻。”
 
“我也只是八岁那年跟随师傅去中山郡购置药材时,看到过一回,此后便再也没有看过了。”
 
风吹过,差一点就将少年郎的声音淹没,蝉声再起,提醒着桓夷归家时分已到。

离一月期限还有五天。

倒数第五天,桓夷依旧在月亮刚露出山角的时候上山。在将糕点埋入土里之后,他像往日一样静候在一旁,抬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
 
“你说你医术已经这么好了,还费那么大力气找我干吗?”女子的声音传来。
 
“自然是治病救人。”桓夷看着头顶的月色,缓缓地开口说。
 
“还有五天,你可想好了。”女子的声音有点遗憾,似乎还想劝什么。
 
“想好了,杏花糕、栗子糕、绿豆糕、枣泥糕、桂花糕。”
 
“……”算了,我本想再劝劝你的。
 
接下来四天,桓夷白天看病,晚上做好糕点就上山,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最后一天的晚上,还是那片山林,月光浮动在每一片树叶上,风里含着花香,吹过树叶之后沙沙作响:“小郎中,吃完这顿咱们就再也见不到了。”
 
“姑娘大恩,桓夷没齿难忘。”
 
“罢了罢了,这仙草你就拿了去吧!”说完,女子叹息了一声,接着身旁的树叶微微晃了晃,像极了有人走过的样子。
 
桓夷迟疑了一会儿,接着就将草拔了起来,这回竟然拔动了。他盯着眼前的这棵草好一会儿,之后便下山去了。
 
他按照书上说的,将草煎水煮沸,再洒在逝世之人的墓前。做完这一切,他还回家将家里打扫了一遍,又将做好的饭菜放在锅里盖着,买了瓶酒放在桌上。
 
办完了一切后,他又一个人上山了。

距离溪江村九百里之外的中山郡,有一卖酒人,他看着这满月当空,摸着脸上长长的胡子算了下日子——是时候了,明早动身,正好赶上。
 
第二日,溪江村便出了一件大事。死了三年的玄石大夫突然活过来了——不对,是醉了三年的玄石大夫。
 
桓夷上山这日,村里来了一个卖酒人,称玄石三年前从他那买了千日醉。顾名思义,饮了这千日醉,自当沉醉千日不醒,且还还能脉搏呼吸和心跳全无,犹如死人。
 
玄石嘴上说信,还和卖酒人约定千日之后(也就是醒酒之日)来家中相聚,但玄石心里压根儿是不信的,于是回家谁也没告诉就把一大壶酒全喝完了。不想,一醉便当真是千日不醒。
 
卖酒人言之凿凿,最后村长主持开棺。却见那玄石肉身不腐,气色与活人无二样,等了片刻,竟睁开了双眼。

玄石大夫醒了,但他的徒弟桓夷却不见了。众人找遍全村也找不到桓夷,最后只以为他是误入了首阳山的猛兽之地,成了野兽的腹中餐。
 
只是那首阳山的一处土坡上,又出现了一棵草。他和平常的草别无二样,但你若去拔,定是拔不动的。
 
后来,玄石大夫也背着一个药框,手拿那本自祖师爷上流传下来的医书,日日往首阳山上跑,嘴里还念念叨叨地说着再生草。他偶尔路过土坡,对着上面那棵草看了看,之后摇了下头便走了,那草晃了一下,但没声音。
 
后来便不知从哪流传起来了一首歌:
一言饮尽千日醉
千日梦回小园春
家中灯火犹未灭
首阳山上仙草寻
 
据说这歌是从中山郡传出来的,一个爱吃糕点的女子将它写成后,洒尽井水浣溪处。
 
井水旁,一身着青衣的女子抚着胸前的长发,看着井水喃喃地说着话:“造化弄人啊。小郎中你该再等等的。”
 
说罢,她将一块桂花糕放进了嘴中。她想起三千年前,她也是和另一位寄生于仙草里的人做了交易,那人问她:“若是给了你,完成心愿之后你却要化身成草,代我守在这首阳山中,守满三千年再转给其他寻草之人你可愿意?”
 
愿意呀,她的心上人是征战沙场的好男儿。她满心欢喜地等着心上人从战场回来娶她,一等等三年,等回来的却是满身伤痕、气数将近的他。
 
她想,他是多好的一个男儿啊,纵使双手是提刀舞剑的,也愿意洗手为她做糕点;纵使不为功名不为利,也愿意精忠报国上战场,他不该是这样躺在床上等着生命最后的时光……

她看着心上人日益衰退的身体,心痛难忍。于是,那棵怎么也拔不动的草突然就被她带回家了,自此她也在这山上守了几千年。
 
最近几年她每日都会瞧见一少年郎背着药框,上山寻药。一日少年郎经过这块土坡,她听他念念叨叨地说着再生草、再生草,这才知道他找的是什么。
 
她挣扎了两年才出现在少年眼前,并以送糕点的缘由让他考虑了一月,可这人竟和她当年一样,说了愿意后就再也没声了。
 
哪有什么再生草,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可造化弄人的却是小郎中的师傅不过是醉了过去。但这又能如何,草既是移了位,必是要有一人化身成草守在这山中。
 
而玄石,在看到那本记载着再生草的医书被翻烂了,又听村民们说桓夷日日往首阳山上跑之后,也明白过来了一切。
 
玄石此后的一生都会寻这棵草,但他一生也不会找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