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

老公带着小三,偷偷住进我给儿子买的学区房

作者:豌豆
2022-02-16 14:30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傻,整天嘻嘻哈哈的,啥事都不往心里放。
就连我妈也总会捣着我的脑门唉声叹气:怎么就生了你这个缺心眼的闺女啊!

这话,没毛病。我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不爱操心,有点没心没肺的人。

出去买菜,卖菜的老奶奶说,闺女,你能一下子要完不?能要完,我就可以早点收摊回家了。
我二话不说,一兜子全提回来,结果全家连着吃几顿。

去人多的地方,有人不小心踩脚上,还没等对方说句对不起,我早就走远了。
踩都踩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像这样的事情,在我的身上还有很多。

我不是什么菩萨心肠,就是觉得有些事情不值得花费心思去计较,浪费精力和心情。
与其耽误这个功夫,还不如看看书,喝喝茶,追个剧更有意思呢!

摸清了我这个脾气,认识的人都说我特别好相处,跟我相处一点压力都没有,超级轻松。

就连老公也觉得我心胸宽广,甚至连出轨都学会了。
没错!我老公在外边找了个情人。
我知道了,居然还不打不闹,默许一般浑若无事。

我老公叫马浩波,我们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
彼时,我大龄奇葩女青年,他家境贫寒高材生,我们认识半年后,就走进了婚姻殿堂。

结婚时,他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买婚房,我又没那么死心眼,干脆把老公单位职工宿舍当了新房。

我结婚那年是2007年。
那时候,我们这里的彩礼一般五万左右,看男方家经济情况。条件好的多给一点,条件差的少给点。

我知道老公家里情况,就没明确要求彩礼的金额,心想差不多就行了,只要以后日子过得好,这些都无所谓。

结果,一直等到结婚前一天晚上,老公才和介绍人一起送来了8000元钱,说这已经是他父母尽了最大能力凑出来的。
当时,我们全家都有点不乐意,没婚房,彩礼还给这么少。但这时候亲戚朋友们都通知过了,再反悔是不可能的。
我就是这样廉价的嫁给了老公。

第二年,儿子出生了。一家三口,再加上我妈来帮忙带孩子,屋里又多了小孩子的物品,狭促的要命。

我一咬牙,拿出之前工作攒下的存款,娘家又添了些,在外边买了一套按揭房。
儿子一岁那年,我们搬进了新家。

住的地方宽敞了,全家人都很开心,儿子可以在客厅里骑小车,堆积木。
只是新家距离老公单位远了些,他工作又忙,中午就在单位职工食堂吃,晚上才回家。

我妈帮忙带孩子,我和老公两个人都能赚钱,我们的生活水平慢慢好了许多。

儿子七岁那年,我看中了一套地理位置相当好,以后很有升值空间的楼盘,想到儿子长大后结婚早晚还要买一套房子,不如早点买了还可以租出去赚房租。

老公起初不太愿意,因为第一套房还在还房贷,再买一套难免压力会大。
我不这样认为,告诉他,第二套房子咱们又不去住,交完首付用租金还房贷就可以了,这样只用凑够首付钱就行了,他才同意。

房子装修好了,挂到中介没多久就租出去了。
签了租房协议,摸清了市场租金价格,我就没再多管,专心忙自己的工作。

老公越来越忙了,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有时直接住在单位宿舍。
现在这个社会哪碗饭都不好端,升职竞争,业务竞争,搞的人心惶惶。
我特别体谅他的辛苦,家里的大小家务都不让他插手。

因为我觉得,女人嘛,总得多顾些家吧,何况凭我这心机本事在事业上也难有成就,就想着腾出机会让老公多发展。
没想到,他就给自己发展来一个情人!

那天,我正在忙,接到闺蜜的电话。她上来就问:
你家马浩波在家吗?

我说:上班去了。

她又问:你确定他是上班去了?

我愣了:不上班,他还能去哪里?

闺蜜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告诉我:
她出来办事,看到我老公和一个女人一起在商场买衣服,两人举止特别亲近,不像是一般关系。

我听完“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坐那里发呆。

说实话,听到这样的消息没震惊那是假的,但也没觉得天就塌下来了。
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偷腥的?平日里听到看到的够多了。可以说,我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

起初我以为,就算他外边有啥猫腻,他每月工资都按时交给我,没钱还能作到哪里去?
他要只是一时风流,泡个妞,打几炮,我实在懒得和他纠缠。
中年夫妻,谁家不是睁只眼闭只眼,稀里糊涂混着过,还不全都为了孩子。不影响我和孩子的正常生活,我是不是该睁只眼闭只眼呢?

我暗中打听了一番,了解到这个女人是老公同事。三十多了,没结婚,专门勾引有夫之妇。
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人都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念念不忘。
如果我强行阻挠他们,说不定马浩波这货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呢!我倒不怕,可我怕影响孩子。

冷静下来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暂且睁只眼闭只眼。他又不是小孩,路是自己选的,怎么走,他自己负责就行了!
只要保障我和儿子的权益不被侵占,我没必要大吵大闹,敲打敲打他警告一下,他自己也应该明白该怎么做了。

拿定主意后,我给老公发了个消息:
你在外面惹的破事,别给我看见,别影响儿子!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干净屁股!!!想清楚后果!

我料定他会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样就等于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只是不想闹到撕破脸皮而已,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老公没有回复,我也没有再为难他。在家里绝口不提此事,我不想让儿子知道这样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表面上没再有啥风吹草动,我以为老公就此收敛了。
直到几个月后,有天翻手机时看到中介又在发新的房源信息,随口问了一声:
我们那个房子现在啥价格了?

他回复:
姐,你那房子不是你老公租给亲戚住了吗?

我愣住了。租给哪个亲戚了?我怎么不知道?心里疑惑。下班没回家,我喊上闺蜜直奔房子去。
上了楼,我躲在旁边,让闺蜜去敲门。

门开了,一个腰身粗重的女人出现在面前,是个孕妇,看样子也有五六个月了。

我一眼看见老公的风衣,搭在屋里沙发的扶手上。
她问我们找谁,我随口编了个人名,接着说了句,敲错门了,拉着闺蜜匆忙离去。

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怀孕了!还住进了我给儿子买的房子!
这下实在是超出了我的忍耐程度。

我立马跑到老公单位门口,叫出来质问他:
咱家那出租房里,住的是哪个亲戚啊?

看我这气势,这表情,老公知道我应该去过那里了,也不再隐瞒,支支吾吾的说:
她…她怀孕了…没法在单位宿舍住,所以,就先住那里了。

“你下来啥打算啊马浩波?让她把孩子生那里?我告诉你没门!那是我给儿子买的房子,不是让你养贱货的!立刻!马上!给我滚!给你们三天时间走人,别给脸不要脸!”
我指着他的鼻子,撂下这句话,愤然离去。

简直是欺人太甚!学会蹬鼻子上脸了。
老公是知道我性格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不计较,一旦计较了,那就是动真格。
睁只眼闭只眼,已经给足他面子了,这一点他是明白的。如果不是怕影响儿子学习,非跟他闹一番不可。

第三天,老公发来信息:搬走了。
我没回复,马上联系中介让中介再把房源信息挂上。

不得不说,投资房子,地理位置真是一个硬核。隔了几年,屋里陈设破旧了许多,租金却上涨了不少。
这次,我换了新锁,钥匙我拿着。

转眼间,儿子上了初中。
是个走读学校,教学质量一流,就是位置偏远。
中午放学回家吃饭,时间特别紧张,开家长会老师说儿子的成绩忽高忽低,让家长多多关注。

我急了,让领导调了个活少的岗位,工资少拿点无所谓,儿子的学习绝对不能耽误。
然后,在学校附近租了个一室一厅,中午在那里做饭,儿子这才敢安心吃完饭。

遇到坏天气,我们娘俩晚上就住在那里。
我把心思全用到了儿子身上,找培训班,登门拜访班主任,忙得晕头转向。

儿子上初三了,我更加忙碌。
有时候,会猛然发觉,已经好多天没和老公联系了。不提醒,还真忘了自己还有个老公呢。

一天,我正在单位整理资料。

突然,听到外边传来一阵喧闹声。紧接着,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撞开屋门冲了进来,嘴上骂骂咧咧,直奔我坐的位置扑过来:
“都是你,张英丽!你这个没心肝的恶毒女人!害我孩子得了这病……”

办公室像炸了锅似的,同事们都围了上来。我也懵了:
“这是从哪里跑来的疯子啊?”

正纳闷,疯女人已经扑到我身上,张牙舞爪来揪我的头发,抓我的脸。
我这才看清楚,这就是马浩波的小三啊,上次见她挺着肚子,所以一时我没认出来。

我顿时火冒三丈,我没去抓你脸就够了,还猪八戒倒拉一耙来挠我,真不要脸了!

我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摔,挽起袖子,果断迎战:
“老子不找你麻烦就够了,还有脸来找我!真是贱到家了!”

“都是你逼的……我孩子才得了白血病,我可怜的孩子啊……”

我还没明白啥情况,马浩波满头大汗也赶来了。后边跟着气喘吁吁的门卫大叔。

那个女人瘫坐在地上,谁拉都不起来,一个劲的哭喊。
马浩波垂着脑袋,眉头紧锁,看上去沧桑憔悴了许多。

原来,自从我把这个女人赶走后,马浩波说再租个别处的房子,这女人不同意。
她说马上要有孩子了,老租房子也不是办法,她借了点钱,加上自己的积蓄,买了个地理位置偏远的小户型。
因为没钱,装修自然能省就省,用的都是便宜劣质材料。

装修完,她就快生产了,也来不及晾晾散味就马上搬了进去。直到孩子出生,坐月子,一直都住在那里。

前段时间,她孩子忽然老是流鼻血,到医院一查竟然是急性白血病。
她心痛孩子,恼羞成怒,觉得是我把她从我们房子赶出来,没地方住,急着住进新房,才让她孩子得病。

可笑至极,这难道是我的错吗?怎么不说是遭报应了呢!
我已经最大程度容忍他们了,我给儿子买的房子,凭啥要给你个烂小三去住?
我的房子我自己都不能做主?真是岂有此理!

之前,我曾经和马浩波提过离婚。
他不离,说这个家不能散了,男人在外边就是玩玩,终究会回归家庭的。
而我这两年又一心扑在孩子的学习上,也实在没精力和他撕扯,我总想着,哪怕就是个名义上的夫妻,也不能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影响到孩子。
一切都得等孩子考上大学再说。

本以为,他马浩波这么大的人了,我不管他,他自己总该明白的我的用意,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牵扯家里。
这下可好,玩出火花了!

我问他怎么收场。
当初我已经警告过他,他不听,非要一意孤行。现在到了这种地步,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他死皮赖脸求我帮他,说不忍心看着孩子在医院等死,那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不管能不能治好,他都要试试。可没钱了。

我思考了下,同意帮他,但他要答应一个条件。

第二天,我们去了趟房管局,把两套房子的所有权都改到我一人名下。
办理完这些手续后,我给他转去了六万元钱,我们办理了离婚。
我要他答应我,离婚的事要绝对保密,不能让儿子知道一丁点,敢影响到我儿子,我一定要你身败名裂,工作不保!

你不是要救你们的私生子吗?可以!只是以后这个家和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可怜那孩子最终还是没治好。
马浩波的小三承受不住打击,精神失常,无法工作,被单位辞退了。

是啊,原本她想下的是另一盘棋,先不求名分,然后生孩子,再慢慢逼宫,让老公和我离婚。
没想到落了这样下场,这步棋真走到粪坑里去了。

曾经听过一句话: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可是,生活中却是,有的人走了很久,才发现自己走错路了。再想回头,连回去的路口都找寻不到了。

马浩波又搬回了单位职工宿舍住。
回来收拾东西那天,我悠闲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他铁青着脸一点点打包,心里默默飘给他几个字:自作自受!

真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悬崖边上的风景,未必就很好看!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找刺激,玩新鲜。这下,该尝尝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