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故事

你不杀了我,我就杀了你?

作者:惊池故事
2022-02-17 23:55

刀客,一群朝生暮死的家伙。
不过他们的喉舌倒是很有用,江湖上几很多事由都是从刀客口中传出来的……


老皇帝快老死那一年秋天,刀尾下山了。

他来到山下的酒水铺子。这里来往的人大多是歇脚的刀客,一群朝生暮死的家伙。不过他们的喉舌倒是很有用,江湖上几很多事由都是从刀客口中传出来的。

刀尾提刀进了酒水铺子,却引来一阵嗤笑——这不怪刀客,刀尾背着一柄五尺长的黑刀,刀过长了,刀尖拖地。刀尾看上去人还没比刀高多少。

刀尾没理会他们,他拔刀,刀尖在地上划出几颗火星。几乎同时,一颗人头落地——那人坐在一群人中间,算是个小头目。

刀尾擦刀,走出酒水铺子,没有人拦他。

刀尾等着仇家上门,等来的却是名气。

靠着刀客的喉舌,不出半月,刀尾那一刀已经被传得神乎奇乎。

很多人找他,希望他帮忙杀人、运货、保人,但刀尾只接杀人的活,杀人的方式也很特别。

刀尾喜欢在光天化日之下,平静地走到目标面前,一刀解决目标,然后在旁观者错愕的目光里离开。后来,所有人见到刀尾都要远远避开。

师父说过,杀人其实很简单,拿刀砍下去就行。但麻烦之处在于恩怨,复仇的人永无止境。更好的方式是权谋,不要做刀,要做挥刀的人。刀尾有两件武器,五尺长刀,人心,后者比前者好用太多。

恩怨时有,但大多数人都是来送死的。

名声像是膨胀的气球,所有人都等着一根针来扎破刀尾。但刀尾不在乎,他清楚,每个人都有报仇的权力,他迟早会死在别人的刀下,他只是奇怪,已经几个月了,当年的恩怨,为何隐而不发?

直到一个奇诡的仇杀局

一个雨夜,正当老刀客准备挥刀了断他时,突然出现的锦衣少年救下了刀尾,与之同来的还有两名绝顶的高手。

刀尾一脱身,便斩杀了老刀客。

“你以前不喜欢杀人,甚至不喜欢见血。”少年说。他似乎与刀尾是旧相识。

刀尾甩出一张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名字,恶狠狠地说:“很快就轮到你了。”

“我不杀你。”

“那我也会杀了你。”刀尾把老刀客的尸体扔到一边,走进最近的草丛。荒草蓬盛,里面有一块破旧的木牌,上面是浅浅的、几乎不可见的几个字——望京街。

刀尾回头问:“是特意选在这里见面吗?”

“是,你停手吧,我们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少年劝说。

“你会脱下你那身衣服吗?太子?”刀尾没有回头,向着漆黑的街道走去。

望京街位于京都西城,有个别名叫三多街。所谓三多,是指此处太监多、婊子多、侠客多。退休的太监成群结队地在此处安家。

王小百最讨厌这群太监的原因,在于他们明明是做奴才的人,到了这里却一副主子做派。不过,退休的太监们确实有钱。

赚太监的钱比赚侠客的钱容易。王小百的娘在望京街经营着一家小酒馆,她总是说:“那些大侠,钱没两个,还一口一个义气,赊账也赊得痛快,跟站着要饭有什么区别。”

王小百不认可他娘的话,他和他哥都觉得跟侠客讲的不是钱财,而是交情。所以,他和他哥经常偷摸地送豪情的大侠几两酒,企望与大侠打好关系、习得武功、闯荡江湖。但大侠总是酒醒之后就什么都忘了。王小百和他哥在酒馆打杂了两三年,送出不少酒,却一点武功也没有学到,免不了被娘训斥。

长刀人是在快关门的时候进店的。那时三更已过,街上已经没有人影,整条望京街只有两三户点着灯火。等会儿检查宵禁的卫兵就要来了,这家小酒馆也要熄了灯火。

“我们要关门了!”王小百刚好在抹桌子。其实他不想赶走侠客,更准确来说,他不想赶走那柄长刀——足足五尺的乌黑刀身镶着银边,顺着红色长绳连在腰间,刀尖拖地,慢慢地向他靠来,伴随着沙沙的声音。王小百脑海中想象着自己握着那把长刀的身姿,肯定十分英武。

“要一碗温酒,两碟豆子。”长刀人发声,王小百才发觉两人近在咫尺。

“客官,没有酒和豆子了。”

“那我就在这等人。”长刀人说着,靠在大门处。他没有解下长刀,而是任由其拖着,有如虎豹拖尾。

王小百为客人留了一盏昏暗的油灯。

点上油灯的时候,客人盯着他的形貌,突然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王小百,十四了。”

“那高平你认识吗?他经常来你们店里的。”客人话锋突转,让王小百一时摸不到头脑。

不过,王小百不可能不知道高平,因为他娘让他管高平叫爹。但是高平几乎不来酒馆。偶有几次,也是在房间里与娘亲谈话。或许因此,他哥从来都不认高平是爹,高平也不认他哥是儿子。

“高平是我爹。”王小百回答说。

客人嗤笑两声说:“你爹?高平是太监。你知道什么是太监吗?”

“他不是我亲爹。”王小百自然知道太监是什么,但按娘的说法,没有高平,他们一家人就得饿死,刚好太监也想传个后,高平就成了自己爹了。

客人又笑了:“看来我找对地方了。”

“明天早上,我希望这个屋子里只有一个活人。”客人起身,酒只喝了半碗,合上门走出了酒馆。长刀跟在他身后,沙沙声令人胆寒。

王小百有些诧异,跑上楼叫醒了哥哥,跟哥哥讲述了刚才的事,然后再和哥哥一起去叫醒了娘亲。

娘亲训斥了王小百两句,但神色紧张地关好了门窗后问:“你知道那人是来干吗的?”

“不知道,他留下话就走了。”

“不,他没走。在江湖上,只有一个刀客会这么做,刀尾。”娘亲神色紧张,“他是来杀太子的。”纸窗外,一个魁梧的人影缓步而行,身后长刀如灰狼的尾巴。

“谁是太子?”王小百问。

“你就是太子。老皇帝要不行了,但他只有你这么一个私生子。”娘亲解释说。

王小百还未缓过神,就被娘亲和哥哥推出了窗外。

“往南跑,不要停!拼命跑!跑得够远才能活下来!”这是娘亲最后的话。王小百在心中一遍一遍默念着。念到不知几遍时,刀尖拖地的沙沙声如同死神的鼻息,再次出现。

王小百回头,第一次看清了刀尾的脸,清冷的月光下,刀尾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刀尾不算年轻,但也不老,五官端正,面如刀刻。

刀尾抽刀,长刀从地面瞬间升到头顶,拉出一条火星,抡了一个满月。

王小百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脑子里不再装着太子的想法,他只是很关心娘亲和哥哥。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刀尾的刀没有丝毫血迹。至于自己,他是太子,刀尾就是来杀太子的,他逃不开,躲不掉。

“我娘和王小白没事的吧。”哪怕危在旦夕,他依然希望从刀尾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刀尾的刀却凝滞在半空:“王小白是谁?”

“我哥。”

“你还有个哥哥?”刀尾脸上写满吃惊。

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没有想过王小百和王小白是两个人,所以冲进酒馆杀了一个女人和两个藏在暗处的高手,就去追王小百了……

刀尾叹了一口气,把刀尖点在王小百的脖颈,浅浅的红色从那里流出。
“我是太子,你应该杀了我。”王小百不再多言。

“我不杀你。”刀尾收了刀,单手拎起王小百,“以后跟我学武功吧。”

“你不杀了我,我就杀了你。”王小百恶狠狠地说,像是一头开化的狼崽。
“等你学到武功,自然能杀了我。”刀尾漫不经心地说。

恩怨已经积累的足够多了,刀尾得快点行动了。在杀死太子之前,他还需要杀掉几个人来做报仇的添头。

太监高青云必在其中。高青云位高权重,又是太子党派的领头人。更重要的是,高青云还有一个名字——高平。但高青云躲在皇宫里不出来,刀尾只好先练练自己杀人技巧。

在一家妓院,他找到一个恶贯满盈的匪徒。

刀尾扔下一句话:“天亮之前,他要看到四个人头,如果没有,那就是五个人头。”言毕,他挥刀平斩,一声闷响,藏身于暗处的匪徒同伙人头落地。

“我已经帮你们解决掉一个了。”他合上房门,开始围着屋子一圈一圈转,刀尖落在青石板路上,沙沙作响。

房间里面偶有呼救声传来,有几个人企图搭救,被刀尾一刀收掉。一个妓女想跳窗,人头比身子更早落地。

依然有人通风报信,官府的人匆忙赶来,只看见一个头发乱糟、衣衫半穿的妓女手握着血淋淋的发钗。

刀尾有时候在想,当自己在转圈的时候,屋子里面的人是怎么想的,是把他当成疯子,还是惊恐地自相残杀。

师父说过,要杀一个人,最好把对面推进挣扎的情境。自相残杀也是一种好的方法,不过很难,在死亡真正来到自己面前时,人群就会为了唯一的生的机会疯狂。

渐渐的,刀尾的癖好传开了——喜欢看困兽之斗,武功高超,既杀恶人,也杀好人。

其实刀尾手中有一份名单,数百个名字依次排列在上。这是师父给刀尾的。师父说,刀尾功夫算得上是绝顶,但报仇不仅仅依靠武功,不杀了这个名单上的人,不够资格去报仇,可最后一个名字却是刀尾自己。

下山约莫半年,刀尾的名单上可杀的人只剩三个,高青云,太子与他自己,前两者都藏在皇宫之中。

皇宫是望不到尽头的红墙黄瓦,刀尾兜兜转转,没有遇见高青云,却在一处不起眼的庭院里再次遇见太子。太子依旧穿着锦衣,配着长剑,与望京街那夜无二。

刀尾从墙头跳下,没有掩饰脚步。

皇宫里的那场刺杀直到新帝登基,声音才逐渐平息。不过数十个版本中唯一不变的,就是身为刺客的刀尾死在了皇宫之中,谁都没能杀掉。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刺杀的经过高青云便在其中。他赶到太子身边的时候,刀尾和太子已经和气聊了许久,直到高青云的出现。

高青云来找太子,这下名单上最后三个名字可以一起抹去了。

刀尾按照习惯拔刀抡了一个满月,拉出一条火星。他连出四刀,快得就像是出了一刀。让人想不到的是,太子的佩剑拔剑也只是一瞬,防御却密不透风。

“小百,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太子的声音不威自怒。

“我要杀了你。”刀尾刀锋一转,刺向高青云。高青云身形一闪,快得让人看不清。刀尾突然明白自己这身轻功是来自谁的了。

“为什么?”太子大声质问。

“因为我是太子。”刀尾回身又是一刀,刀光平展,杀气凌人。似乎在他眼前的人不是哥哥,而是一个窃取了他命运的小人。

“你不是太子。”太子和高青云同时驳斥。

“你以为你是太子吗?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你娘告诉你你是太子,让你往南跑,只不过希望你能把刀尾引走。真正的太子是我。”曾经名为王小白的太子说。

“真正接应太子的人等候在北边。你以为你是太子,其实你就是一个弃子。”高青云帮腔说,“刀尾没有杀你,可是他却让你把仇恨转移到了我们身上。”

刀尾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连挥刀也慢了下来。

“刀尾杀了你娘,你忘记了吗?”太子的剑法忽然凌厉起来,刀尾不得不转攻为守。

“是我查出谁雇了刀尾,是我把雇主给杀了,是我派出了绝顶高手去杀了刀尾。而你那时却在做什么?”太子收剑,他的身边突然窜出四个绝顶高手。

“我还是要杀了你,因为我是刀尾。”刀尾屏息,挥出了此生最为圆满的刀法,银色的刀刃像是点满了月光,越过四名绝顶的高手,跳动着奔向太子。
这招刀法过于诡异,四名绝顶高手在同一时刻斩掉了刀尾的双臂,可五尺长刀像是被抛出的长枪,一出手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准确无误地飞向太子。

长刀最后凝滞在半空之中,修长的刀身挑着一轮明月,银色的刀尖几乎要触到太子。但总是差那么一点,红色的绳索笔直连接着刀尾和长刀,不可再进一寸。

眼疾手快的绝顶高手砍下了刀尾的人头。刺杀结束,高青云移步到太子身旁,说出正事,老皇帝死了。

很多年后,当权势滔天的大太监高青云即将离开人世时,只有自己一手扶植的皇帝在身边。

高青云说出了自己此生最大的秘密,真正的太子早就死了,不管是王小白还是王小百,都是自己买来的孤儿。皇帝也说了一个秘密,刀尾死的那一天,在高青云没来之前,刀尾把老皇帝给杀了。

王小百跟着刀尾学了六年武功,能和刀尾打得有来有回。刀尾盛赞他是学武的天才。

只有王小百自己明白,仇恨才是学武的动力,他想杀了眼前的刀尾,想到咬牙切齿。他学起刀法比谁都刻苦,可刀尾的真正实力他永远也探不到。

刀尾给了他一份名单,他让王小百按着顺序杀,杀了后面就放过前面的,长长的名单的末尾写着刀尾二字。

王小百本以为刀尾能活很久,可一天晚上,刀尾出现在自己的床边,握着自己的手说了很多话。王小百记得清楚。刀尾说他也有自己的师父,那把长刀就是师父传给他的,他根本不喜欢师父杀人的方式,可师父死后,他却越来越像师父。

那晚最后,刀尾说,这个山上只有他们两人,如果自己死了,就算在王小百的头上。然后刀尾就握着王小百的手就睡着了,王小百也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王小百发现刀尾的手冰凉冰凉,背上插着一把匕首,黑红的血流了一地。可一晚上,王小百没发现任何异常。

刀尾就死在眼前,王小百突然觉得多年来的仇恨,像是山间的薄雾一样飘渺,一样虚幻。

他把刀尾埋在山上,自己提着五尺长刀下山了。他不再对他人提起自己的名字,世人只认得那把长刀,依旧叫他刀尾。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