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我娘给我蒸的的枣卷子

作者:方泊兮
2022-02-18 16:19

我又吃到我娘给我蒸的枣卷子了!

从我记事时起,家里就有三棵枣树:两棵甜枣树,一棵酸枣树。一进到院子,正对着我们东屋的是棵粗大的树,在院子中间,平时,我也会爬到树上玩,而且,家里养着鸡,鸡也会到树上栖息,只是每天都会让院子里很脏,惹我娘生气。每到结出枣子时,我就会爬到树上先吃为快。

其实,我更多的是通过东屋与北屋之间的梯子,上到北屋房上摘枣吃。北屋前面有两棵树,离北屋最近的是一棵像棒槌一样粗的树,也是甜枣树,树的枝叶伸到了北屋房上,所以,我上到北屋平房上会轻易地摘到枣子吃,这比上树容易多了。那些熟悉的黄色的枣花,有着圆弧形的枣树青叶,还有极小的可爱的枣子的青果,部分变红、或全部变红的枣子,是我每年最熟悉的事物了!

北屋再往南还有一棵树,长得很细,是酸枣树,又细又长,不能直立,在旁边栽了一根直木,将它们捆在一起,这棵树结的是小酸果,似乎不容易红,个小,并且酸,我娘说,这棵树跟我哥哥同岁。我非常羡慕家里有一棵树与哥哥同岁。可是,因为这棵树没有什么大用,并且还占空间,被砍掉了,做成了一个铁锨把。我感到非常愀心,我实在不忍心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某种原因而被剥夺了生命。

因为有枣树,所以,每年自家结的枣就够吃了,甚至,我记得有时还晒枣去出售。不到打枣的时候,也会因为刮风下雨而落下枣来,我奶奶总会一个一个地拣起来,放在窗台上,等着我回家时洗洗给我吃,或者放到灶火里烧熟让我吃,在火里烧熟的枣子,冒着热气,甜得沁人心脾,是我小时候的最爱,而奶奶从来不曾吃一个,只是微笑着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她也就非常满足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尝尝啊,她总是说:“奶奶是从那苦日子过来的人,不知道好东西好吃!”她一生节俭,吃咸菜或蘸一点炒菜的汤或吃筷子抄的一注菜就行了。

秋天枣全红的多了,接近熟时,我们用一根长竹竿打枣,敲击之下,叶子与枣都纷纷落下,像冰雹一样,看到收获的果实,我们笑得合不扰嘴,边往嘴里塞,边拣枣。打完南边的枣树,打北边的,直到差不多都打落了,才停下。用长虫皮布袋装好了枣,挑一些最好的,洗洗吃,将院子里的碎枝烂叶打扫干净,剩下的那些枣会在晴天时,倒到北屋平房的房顶晒干。

需要晒一段时间才能贮存起来,在晒的过程当中, 我会从梯子登到房顶,不时地去捡几颗又红又大的来吃,晒干的枣失去了原有的圆润与饱满,并得如同饱经风霜布满皱纹的老人。一直晒到完全失去了水分,就扎好了袋子,等八月十五或过年时做好吃的枣卷子、豆包、花糕等。

四十来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唯一不变的还是我娘蒸的枣卷子,还是那么地实在,那么地好吃。丝丝甜意与几十年前的无分毫差别。我娘蒸的枣卷子是用自己种的麦子磨的面和好做的。我娘常常自豪地对我说:“你吃吧,好吃着呢!咱这种的是白麦子,磨出来的面特别白,就这我还把那黑的都弄出来喂了咱们家的鸡了。”我娘每次蒸馒头时都特别愉快,仿佛是做一件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她能用自己上次蒸馒头剩下的一块面作老面发酵,蒸出一窝馒头或枣卷子。枣卷子是这样制做的,把面擀成长方形,放里面六个枣,左右对称卷起来,这样左面三个,右面三个。常常是奶奶烧火,拉着风箱,左手一拉一拉地鼓风,右手往里面送些柴禾,随着风的进入,刚放里面的柴禾由暗到亮,燃烧起来。为了验证面开不开,我娘会做个面筋,缠绕在花柴棍上,然后,我奶奶将它放到灶火里烧熟给我吃,别有一种滋味。

锅上盖着捂锅布,是防止气从锅盖与锅的缝之间漏出,我奶奶发三次火,看到捂锅布上有白露一样的东西,就表明熟了。这时,我娘会边掀边吹边迅速掀起大锅盖,然后,等蒸气有所下降时,迅速用抢锅铲抢一圈,让与锅粘着的部分分离,然后,就开始一个一个地往筐子里装,边拾边呵手,因为刚出锅的馒头的确很烫手。

看着蒸得又白又喧的馒头或枣卷子,我娘总是忍不住地对我说:“吃一个吧,多喧啊!这次面开得好!”于是,我们便先尝为快了。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馒头或包子或枣卷子,都是我娘一个人蒸的,并且,她还要像其他人一样去地里劳作,无论是打花杈,还是掰玉米棒,她都不比男劳力差,起早贪黑,非常地辛苦和勤劳,但她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建国后的社会主义建设还有改革开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让农民的日子越过越好,她非常满足这样的步步高升的生活。

今天,我又吃着她给我蒸的馒头,每一个枣都是自家的枣树上结出来的枣,每一个枣子都经过我娘认真地筛选与清洗过的,虽然晒干的枣会变干,但蒸枣卷子前会泡会煮枣,家乡的枣会在这个过程当中瞬间口感与甜度达到了最佳状态。吃着这馒头,我想起了父母一辈子的辛勤劳作,每一个枣卷子都很大,给我们提供足够的能量来劳动。甜甜的枣卷子就是幸福甜蜜生活的象征。虽然蒸枣卷子的流程特别麻烦,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有半点的厌烦与不快,多年的生活习惯,使她很享受这一过程,像是一个艺术家在完成一件伟大的作品。

我娘已经70多了,仍旧像往常一样去地里劳作,仍旧像往常一样蒸馒头与枣卷子时给我们蒸着,她用自己的爱让这个家变得特别地温馨,她因为这个温馨的家而觉得生活是那么地幸福,在她的心里,这种幸福将成为人世间无法磨灭的永恒!

吃着我娘给我送来的枣卷子,想起了那些由温饱到富裕曾经艰苦奋斗的岁月,想起了我的奶奶、我自豪的我们一家七口人、还有那朴实却好吃的家乡红枣,我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2121字,《心湖泛舟》)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