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大队书记(3)

作者:孤竹国民
2022-02-18 16:23

点击阅读:
大队书记(1)

点击阅读:
大队书记(2)

这下张发矿终于得偿所愿,吐气眉扬了,走路鼻孔朝天,张狂劲头更胜以往数倍。

张发矿从没有这么惬意过,前些年当上副书记时也没有如此心花怒放。他绕着村子走了几圈,看到村南溪水潺潺,儿时的他在那里冬天滑冰夏天摸鱼,真是童话一般。村中屋舍井然,虽是土坯房,却也在树木掩映中显出幽静恬淡,其时正是炊烟袅袅,家家烟火,夕阳余晖下,真一幅田园风光图画。

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一切,整个这个村子现在归我张发矿负责了。他洋洋自得,内心迅速膨胀。父亲给我起名发矿,虽然没有发现金矿,如今也是一村一把手,作为八辈子贫农的他来说,忽然有了一种光宗耀祖的感觉,竟膨胀得有些发狂了。

上任后首先要做的自然是纠正前任书记的错误,加大了对地主和吴楠的批斗力度。立即停止吴楠的授课,让吴楠去马棚喂马,而且就住在马棚里,要每天早晚两次向张发矿汇报思想,每周写一篇思想汇报,不合格就要重写。工作内容还有参加村上各种劳动,如翻地,备肥,播种,秋收,都要参与,工作强度与年轻人同样,干不完就没有工分,按工分分粮食。

赶上有需要的时候,还得挂牌子出去游行,批斗,烟头烫肉,受尽折磨。吴楠近六十岁的人,被折磨了一年,脸色越发苍白,总带着一幅倦容,苦捱度日。

张发矿很满意,反动分子越苦痛,越能显出自己的成绩嘛。

张发矿上任后还换了妇女主任和三个小队长,都用了自己的亲戚朋友,治保主任没有合适人选,而且傅世勇也听话,就没有换掉。

一天在村部开完会,张发矿交代工友老滕头儿,包饺子,大家吃饭。

老滕头按照吩咐做好了,饺子,花生米,土豆片,还有一瓶散白酒,张发矿几个吃喝。傅世勇奉承张发矿,托书记的福啊,不年不节的,咱还能吃上饺子!新妇女主任马小莲也附和着说,可不咋地?以前赵书记在任,可没这好事吧?

说罢眼神瞟了一眼张发矿,张发矿得意忘形,灌了一口大老散,说你们跟我好好干,我让你们天天吃饺子!不过我丑话说到前头,你们对赵得富离远点,包括他的三亲六顾啥的,都当臭狗屎臭着他们!你们要是吃里扒外,不要怪我不客气!

那哪能?那不能!几个人齐声表忠心。

张发矿说,以后就算你们吃饺子,吃一半扔一半,咱都吃得起!说着竟真的把吃了一半的饺子扔在地上。在场几个人面面相觑,马小莲见状,连忙说,那还说啥了,在张书记的带领下,肯定没问题啊!说完竟也扔了半个饺子在地上。

一看有带头打样的,其他几个也往地上扔饺子。一时地上扔了十来个饺子。老滕头在一边又气又恨,在心里骂着,却不敢出声。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人,愣头愣脑直接推门进来了,边走边说,书记,你看今年我家工分不对啊!

张发矿一看来人是郭二旺。郭二旺进来抬头看见几个人在吃喝,又一低头,看见满地饺子,愣了一下。

张发矿厉声说,你家工分对不对的,回头你找刘会计研究,我没空管你这事!又对着在座的刘会计说,明儿个你跟他好好算算。刘会计赶紧答应着。

郭二旺一看这场面,就也没再说,退身想出来。临走张发矿又说了一句,你别在村里瞎说话!郭二旺没应,退身走了。

几人酒足饭饱之后,傅世勇和刘会计二人叼起旱烟,跟张发矿连笑带谢,摇摇晃晃各自回家去了。

张发矿也喝了不少,见没别人了,笑嘻嘻地对着马小莲说,咋样,跟着我混,吃香的喝辣的吧!

马小莲扑在张发矿身上,说道,我老早就知道你会有出息的那一天,要不我能跟着你嘛!上次跟你说的,我兄弟要盖房,缺几根房顶的大梁,你倒是想想办法嘛!

张发矿抽了一口旱烟说,你着什么急嘛,以前我也不是正书记,说的也不算,现在终于把赵得富弄下去了,这赵家窝堡现在姓张,还不是我说的算,眼下村委会房子也得重建,到时候多砍几棵树,还能少的了你家兄弟的?马小莲嗲声嗲气的用手指点了一下赵发矿,笑着说就知道你最能。

郭二旺本就对村上记工分的事儿心存不满。有个潘大逵和他同一个生产小队,平时队上干活,潘大逵拖拖拉拉,迟到早退,三天两头见不着人,可他的工分却比自己挣的多。

好朋友赵文革经常来郭二旺家溜达,二旺把潘大逵工分比自己挣的多的事儿跟赵文革叨咕,赵文革说,这你还不知道因为啥吗?去年张发矿小舅子家盖房子,潘大逵主动去帮工,张发矿就告诉刘会计偷着给他多记了工分。二旺这才恍然大悟,气不打一出来,低声把自己在村部看到扔饺子的情景跟赵文革嘀咕。

村里很多人虽然不敢公开跟张发矿对着干,背后说啥谁又管的住,历来悠悠众口最是难防,正是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张发矿小小的大队书记更是防不住,本来名声就差,这下加上扔饺子的故事,名声更是一落千丈。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