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大队书记(4)(完结)

作者:孤竹国民
2022-02-18 16:24

点击阅读:
大队书记(1)

点击阅读:
大队书记(2)

点击阅读:
大队书记(3)


张发矿索性更不顾名声,反正已经坏了,一不做二不休,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张发矿有个弟弟,一直跟着张发矿住,现在要结婚,即使一向老实窝囊的王连荣,在这件事上却不退让,说啥也不肯让兄弟和兄弟媳妇和她住到一个屋檐下,说伺候他们一家老小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现在还多个吃饭的,将来有了孩子,更是没头,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张发矿打骂了几次,王连荣就是哭闹不允。张发矿想到,村部虽然也有些年头,但有五间大房子,足够宽敞,我带老婆孩子住进去,看谁能说啥!这样一来,把老屋留给弟弟,岂不两全其美。

就这样张发矿一家直接住进了村部,对外就说盖了新村部,旧村部总得有人管着,暂时由自己代管。

有人去公社告状,公社来调查,张发矿说是代管,以后村上有用处还要腾退的。公社也懒得多管闲事,草草了事。

老百姓一看告状也没用,更加敢怒不敢言,道路以目,任由张发矿折腾。

又过了一年,县上纺织厂到村里招工,很多人报了名。当时要是招工进城,也就相当于拔了穷根,变成城里人,非农业,所以年轻人自然趋之若鹜。

赵得富的表侄田俊阳硬着头皮去找张发矿签字参加招工。田俊阳明明知道张发矿估计会因为赵得富的原因,而打压他,但终归是不甘心,于是打了两瓶散白酒,登门拜访张发矿。

你的条件不合适,你去不了!张发矿直截了当。

为啥?田俊阳刨根问底。

你的家庭成份不符合要求,你家祖上是富农嘛!招工这好事,得可着成份好的先上你说对不?张发矿面无表情地说。

田俊阳碰了一鼻子灰,垂头丧气回家了。

张发矿安排了一批自己亲属或是给他送了钱物的进城当了工人。

没过多久,部队来村上招兵,田俊阳一看又有机会,可是张发矿还是阻拦不给签字。

田俊阳怒不可遏,对张发矿大声说,你总是阻拦我招工招兵的,村上去了不少人,凭啥我就不行?!是不是因为我表叔老书记?

张发矿一听,哈哈大笑,对!就是这样!你能把我咋样?在我这,你是龙能盘着,是虎得卧着!你老老实实当一辈子农民,别想那些天鹅肉!

田俊阳气不过,冲上去要打张发矿,被别人拦住,傅世勇带人把田俊阳关了三天禁闭。田俊阳欲哭无泪,默默承受。

张发矿干了几年大队书记,家里生活条件迅速富裕,把村部的房子逐渐变成了自己的合法财产,天天吃饺子,顿顿有酒喝。家里养的猪都吃黍米饭。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上经济一年不如一年,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越来越多的人吃不饱饭,孩子没有衣穿。

可世道循环,张发矿在村里飞扬跋扈了几年后,文革却结束了,张发矿不再担任大队书记,于是再没人怕他,更没人理他。

村部的房子也被收了回去,他家想搬回老屋里去,弟弟不容他,没办法,他搬进了一个废弃破屋子,修缮一下勉强居住。

过几年,大儿子张有为结婚,儿媳妇看不上张发矿,不让张有为跟张发矿有来往。还经常奚落自己的丈夫,你家不是哥俩,是哥仨,那马小莲的儿子也是你爸生的。张有为生气却无可奈何。

王连荣倒是没缺吃少穿,但也没少受张发矿的气,尤其这么多年村里传着张发矿和马小莲的风言风语,她早知道有这事儿,出门都不敢抬头,怕被别人戳脊梁骨,但也不敢反抗,现在又被人从村部轰了出来,和张发矿住到废弃的房子里,憋在心里这些年的委屈爆发了,跟张发矿大吵了一架,竟吐血倒地,死在了张发矿面前。

因为张发矿的原因,小儿子张有福差点找不着媳妇儿,后来三十好几的时候,才被招了上门女婿。

独自一人生活的张发矿犹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目光呆滞,时常也嘴里碎碎念,不知道叨咕什么。经常蓬头垢面,时而疯癫得恐怖,时而静默得吓人。

人们总能在村东头看见他,有一段时间,村里人发现似乎好多天没看到张发矿了,张有为回去一看,张发矿的尸体已经臭了,旁边的纺车上有血迹,纺车原本是挂在房梁上的,掉下来正砸中了张发矿的脑袋……

赵家村南的大山巍峨挺拔,绕村的小溪潺潺流淌,绿树红花中的赵家村,人们的日子依旧向前……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