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黑夜凶手

作者:文一
2022-02-19 11:49


4月13日晚上21点左右,老式电厂宿舍小区3号楼2单元401房间内,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累得气喘嘘嘘,他正在从卫生间一盆一盆端水,极力将室内残存的明火扑灭,房间内烟尘很大,他忍受着烟熏,只能微微睁眼,看不清方向,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但当他终于将主卧门口的最后一堆火焰扑灭,冲进去,却发现床上躺着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恐慌的心理让他本能地拨通了110。
21点15分,警笛蜂鸣,划破了夜晚的平静。
刑侦队一行人来到401门前,室内弥漫的烟尘依然在向外弥漫。
刚才救火的那个男人,已经是灰头土脸,他站在401门口,无精打采。刑警队长伏正目光犀利,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男人,语气严肃地问道:“是你发现的死者?”
男人点了点头,也许是因为刚才救火已经消耗了他大量体力,仔细一听就能发现他的呼吸很不均匀。
“姓名?和死者什么关系?今晚怎么回事?”伏正队长站在门口,一边问道,一边朝旁边的小李点头示意记录。
“我名字叫陈冰,是死者李梅雪的朋友。”
“继续说。”五个刑警围在陈冰周围。
“今晚上大概8点钟左右的时候,李梅雪微信上说想见我,约我到她家里来,我就过来了,结果到了发现门虚掩着,推门进来又发现起火了,我就急忙救火,火势扑灭后,看到李梅雪已经死亡在床上了,估计是被火烧死的,后来我就报警了。”
“就这么简单?这么巧?”小李边记录边说。
陈冰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黑夜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鬼才相信。”小李小声嘀咕了一句。
伏正队长听了之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朝小李努了努嘴,“先把他带回警队”。
随后,伏正队长、龚正法医以及其他技术人员进入现场,开始对现场进行勘查。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客厅的正门是铁质门,伏正队长仔细查看门锁及门框,没有发现被破坏、撬压的痕迹。
室内的明火已经被扑灭,但是烟尘很重。
伏正队长、龚道法医二人蹲在地上,手中握着强光电筒。
他们两人拿着强光电筒,逐步向内进行勘查,凌乱的足迹在卫生间和卧室之间最多,正好符合陈冰说的曾经从卫生间端水进入卧室灭火。
整个室内烧灼最严重的地方在主卧内,卧室四周的墙面上有大量的烟熏痕迹,一张双人床上燃烧最严重,床上躺着一具女性尸体,尸体只是在下肢局部被烧灼。

龚道带上手套,弓着腰站在尸体旁边开始对尸体进行检验。
半晌,在龚法医初步的尸体检验之后,伏正队长迫切地问道:“尸体怎样。”
“初步看来死者颈部、口部有被他人按压的痕迹,眼球结膜充血、淤血严重,同时她的双手指端发绀,存在明显窒息征象。”
“被掐脖子和捂嘴死亡?”伏正队长有些惊讶。
龚法医回答:“只是这个可能性很大,具体死亡原因要通过全面的尸体解剖才能明确,毕竟在这个火场中,也不得不考虑烧死的可能。”
“烧死?”旁边一个现场勘查人员问道。
“不错,我们看到死者的颈部、口部有外伤,只能说明死者的颈部、口部有外力作用的过程,不能说明她就是被扼颈或者捂嘴死亡。”龚法医回答道。
初步现场勘查完成后,伏正大队长安排人将尸体运送到法医尸体解剖室内,做进一步的检验。
晚上11点05分,刑侦队的法医解剖室内。
一具下肢有些烧焦的尸体躺在尸体解剖台上。
伏正队长和龚法医两人都戴着手套、解剖服站在解剖台旁边。
“颈部、口部的皮肤下肌肉有出血,从出血的程度来看,暴力作用比较大,且作用的时间比较长。”龚法医说道。
龚法医一边观察,一边舞动手上的解剖刀、镊子,打开死者的胸部皮肤,剥离肌肉,切断肋软骨,胸腹腔所有的内脏器官都暴露在两人的眼前。
“死者的肺有点大。”伏正队长低下头看着双肺说道。
“死者的双肺明显淤血水肿、而且血液呈暗红色不凝状,腹腔肝脏、肾脏及胰腺等内脏器官淤血。”龚法医一边用双手取出内脏器官,一边说道。
“机械性窒息死亡?”伏正队长征求他的意见。
伏正队长和龚道法医瞬间抬起头,相互对视一眼。

第二天凌晨1点15分,刑侦队的会议室内。
尽管是深夜,但刑侦大队依然是人头攒动,所有的警员都在忙碌着。
伏正队长站起来对大家说:“各位同志,深夜还在加班,大家辛苦了,但是这个案件确实十分得棘手,下面我们讨论下目前的情况。小李,你先说下初步的调查情况。”
小李会意地点了一下头,开始说道:“现在我们控制的陈冰这个人,从见到我们到现在一直都说自己到达死者房间时就已经起火,然后他就救火,最后发现死者后报警,其他一概不说。”
“周边有没有监控探头什么的?”
“我们刚才从监控系统进行查看,没有发现有价值的图像,本来探头就不是很清晰,再加上是夜晚,无法进行个体识别,不过我们看到陈冰和死者进行的聊天信息,大致可以推断出陈冰离开自己家到达死者家中的轨迹,从他发送位置的时间和距离来看,也比较符合他说的情况。”
“陈冰从家中出来,到死者的家中,有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伏正队长问道。
“他是一路步行了半个小时,没有乘坐交通工具,我当时还特地问他为什么没有使用交通工具,他说自己喜欢跑步,所以走路对他来说也不远,而且他想的是今晚上多半会在李雪梅家中住下,所以也没那么赶时间。”
龚法医问道:“陈冰和李雪梅是什么关系?”
“陈冰承认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二人是同一个电厂员工。”小李陈述道。
“龚道,你说说现场和尸体的情况。”伏正队长安排说道。
龚法医理了理思路,斩钉截铁地说:“首先,我想说的一点是,这是一个杀人案件,死者不是意外被火烧死。”
龚法医的这个观点一说出来,全场爆发一阵骚动,除了伏正队长,其他人都开始小声讨论。
“请大家安静一下。”龚法医继续说道,“从尸体解剖来看,死者虽然身处火场中,且下肢有明显烧焦,但死者的死亡原因不是烧死。”
龚法医是刑侦队一名经验颇丰的法医,多次在全省的法医技能实战比武中取得优异成绩,因此,对于他给出的判断结论,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龚法医稍作停顿继续说道:“死者的颈部有被按压的痕迹、口部有被捂压的痕迹,且内脏器官有窒息的尸体表现,所以我认为死者是因为被他人捂压口部、扼压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至于现场的情况,我们进入现场的时候,发现死者家中客厅门完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窗户也没有遭到破坏,没有发现他人强行进入现场的痕迹过程,所以凶手进入死者的家中,是和平进入;我们看到室内物品摆放也比较整齐,无打斗,柜子、抽屉等物品也是处于正常的位置,没有被破坏、翻动,侵财的痕迹不明显,所以认为凶手不是为了谋财;死者为女性尸体,但是死者衣服穿着很整齐,没有发现被性侵的痕迹;现场起火的地点有很多处,多处起火说明不是意外失火,而是有人故意纵火。因此,综合以上,我推断凶手具有以下特征:凶手进入现场是和平进入,目的就是杀人,且在杀人后焚烧现场。”
龚法医从技术角度分析完之后,问道:“大家有什么问题或者不明白的地方吗?”
“凶手会是在现场的那个男人陈冰吗?”在座的一个民警小声问了一句。
“我觉得是那个小子,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可怜,但也不是什么好人。”小李愤愤不平地说道。
“就算有巧合存在,但当面对火灾的时候,一般人正常反应不是拨打119吗?还要自己去救火?再说,明知道里面有人,难道不先找人吗?难道等救完火之后才找人?”在座的一个探组侦查员分析道。
他的说法很有道理,至少这些分析的依据都是以往案件的总结,或者更恰当的说是生活常识。对于一个成年男性来说,这些都是常识,但在这个案件中,我们却发现了很多反常迹象。
最后,伏正队长总结:“这个案件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我们务必要提高重视,保持清晰头脑,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任何案件都不能先入为主,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大对陈冰的调查力度,重点对现场、尸体进行研究,看看是否在那个现场还存在第三人的可能。”

凌晨3点,审讯室内。
小李和另外一个民警再次对陈冰进行审讯。伏正队长、龚法医二人,则站在审讯室外的单向玻璃前观察。
小李在进入审讯室之前,伏正队长已经交代他重点问的几个问题。
所以,小李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问道:“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陈冰显然从最初的惊恐中镇定下来很多,冷静地回答道:“我没有什么要补充,我之前说的都是事实。”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陈冰目光无助地盯着手上的手铐。
“你进入现场的时候看见着火了,为何没有选择立刻拨打119?”
“我当时只是一心救火,没有多想。”
“一心救火?难道你想成为英雄?”
“真的只是一心救火。当时的火势很大,尤其是主卧门口,因为客厅和另外一个卧室门开着,没有看到李雪梅,所以我当时认定李雪梅在主卧内。本来我想先冲进去救人,但是火太大,情急之下我就先冲到卫生间去取水,只是没有来得及,她还是被火烧死了。”
“那是你自己认为的死因。”小李的嗓音抬高了很多。
“难道不是烧死的?”陈冰的情绪瞬间激动起来。
“很奇怪吗?”
“告诉我,快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陈冰仿佛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难道不知道?根据我们法医尸体检验证据,她是被人掐脖子、捂嘴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不可能!不可能!在我进小区门的时候,她还问我到哪里了,而我进入房间的时候,没有其他人!”陈冰几乎崩溃地咆哮。
“当然没有其他人了,因为凶手就是你。”小李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她,我们是真爱!”陈冰在审讯椅子上挣扎着辩白。
“真爱?呵呵。”旁边的一个审讯民警小声嘀咕道。
“说说你是怎么杀她的吧?免得我们相互熬着,说与不说,不是定案的依据,我们有很多证据都指向你,你是最后一个联系死者的人,也是最后一个进入死者的家中,也是发现死者的人,更是报警的人。这一切,你怎么解释?”
陈冰从刚才的怒吼中停歇下来,像焉了的气球一样,无力地瘫坐在审讯椅子上。

凌晨4点30分,刑侦大队长办公室内。
伏正队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龚道法医坐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上。
二人手上都夹着烟,神情忧虑地思考着。
短暂的沉默之后,最后还是伏正队长打破了沉默:“直觉告诉我,这个小伙子有点问题,但又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
龚法医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刚才的审讯,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来分析,看不出有任何撒谎的动作和表情。”
龚法医站起来,走到茶几旁边窗户旁,双手扶靠在窗台上,一只手中夹着烟。窗户外是漆黑的夜空,夜色苍茫。
良久之后,他自言自语道:“陈冰要么真是无辜的,要么就是一个有着完美说谎能力的罪犯。”

第二天上午8点半,伏正队长带领一组队员继续开展走访调查。因为是上班高峰期,一路上断断续续地碰上红色拥堵路段,到达电厂宿舍的时候,已经是9点钟左右。
电厂宿舍门卫值班是两班倒,每天8点40分、20点40分交班,今天上午刚来上班的人叫苏卫东,而昨晚值班的人叫老蒋。对老蒋,小李昨晚已经进行过初步的询问,并未问出什么异常。
伏正队长站在值班室外,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保安苏卫东正在室内坐着看电视。
“你好,请你开下门,我有点事想找下你。”伏正队长面带微笑地说道。
“你谁啊?”保安苏卫东头都不抬地盯着电视,上下唇轻轻一碰,发出微弱唇音,如果电视机的声音再大一点,可能就听不出他牙缝里挤出的回答。
“我是刑侦队长伏正!”伏正队长面部改色地回答。
也许年龄大的人对于警察总有些敬畏心理,伏正队长的话还没有落音,苏卫东就迅速站了起来,顺手拿起遥控器,上前一步关闭电视。
随后,他猛地转身,面带微笑地站到窗前说道:“伏队长,不好意思,年龄大了,有些耳背,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么大年龄的人,动作还如此麻利,似乎举止之间透露着军人的气质。这着实让站在窗外的伏正队长感到一阵惊讶,便顺口问道:“大哥,以前当过兵?”
“伏队长慧眼,一眼就看穿了我,我年轻时候当过兵。”苏卫军的脸上浮现一丝自豪的神情。
“军警一家,既然我们也是半个同行,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你请说!”
“请问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大概有七八年了。”
“工作时间很长嘛。”
“可不是嘛,我是这里门卫室资格最老的人。”
“那这里面常住的人岂不是都认识?”
“差不多吧,除了新来的人,我基本上都认识,至少是面熟。”
“昨晚你离开之前,有没有什么陌生人进入小区?”
苏卫东陷入沉思,片刻后慢慢说道:“还真有一个生人进来。”

此刻,法医解剖室内。
龚法医和助手小吴正站在尸体解剖台旁,准备对李雪梅的尸体再次进行检验。
“师傅,这个尸体不是已经完成了尸体解剖了吗?为什么还要进行复检?”
“昨晚的审讯来看,还是有些问题。”
小吴好奇地问道:“什么问题?”
“不好说,只是感觉这个案子有些怪,我想从尸体上找出更多证据。”
龚道边说着话,边拿起手术刀和镊子行动起来。
当小吴回过神来的时候,龚道已经把死者李雪梅的右侧手腕处皮肤划开,苍白皮肤下暴露红色肌肉,不同肌肉之间可见白色神经和暗红色血管穿行。
龚法医手下的刀在腕部的一块肌肉上停下,目光也在这块肌肉上定住。
小吴来到刑侦队法医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龚法医的工作模式,还是有一定了解,看到龚法医那样的状态,心想他一定是看到了很重要的东西,否则不会如此专注。
“龚老师,有什么问题吗?”小吴站到龚法医旁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看肌肉的样子,颜色有些奇怪,有点偏红。”
龚法医手上的解剖刀和镊子又动了动,然后对着剥离出的肌肉说道:“这个地方的肌肉有出血,且肌肉质地变得疏松,类似鱼肉状的改变。”
“鱼肉状改变?”小吴好奇地问道,“我在大学学习的时候,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这是什么意思?”
“鱼肉状,实际上是对肌肉组织疏松的描述,正常的肌肉应该是条形质地很硬,但是如果人体的肌肉在被长时间捆绑后缺血坏死,那么相应部位的肌肉就会变得疏松,呈鱼肉状改变。”
“原来是这样啊!”小吴恍然大悟,“难道这个女死者在死亡之前手被他人捆绑过?”
龚法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走向解剖台的另外一边,开始对死者的另外一只手解剖。

电厂宿舍门口的保安处。
伏正队长还在向保安苏卫东了解情况。苏卫东说道:“昨晚上8点40分左右,我正准备和老蒋换班,门口突然有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要进来,按照我的工作原则,来到我们小区的生人都要进行登记,来访人员的姓名、手机号,以及到哪一户?找哪个人?可是,当时进来的年轻人明显不配合,不愿登记。”
“那后来怎样了?”伏队问道。
“后来我和他僵持了几分钟,我说不登记就不让进,他在门外也没办法,很生气的样子,手里拿着手机。”
“后来进去了吗?”
“主要是我老伴当时电话催我回家吃饭,看他像一个有文化的人,心想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就让他进来了,随后我就回家了。”
“这个人有什么特征吗?”伏正队长问道。
“特征倒没有什么,身高有1.75左右,体态中等,有点消瘦。”
伏正队长给旁边的小李使了个眼神,小李迅速把手机中陈冰的照片调了出来,拿到苏卫国眼前。
“是这个人吗?”
苏卫国有多年的老花眼,他说了一句:“稍等。”
转身在旁边的小背包中拿出老花镜来,戴上后,端详了好一会儿,肯定地说道:“伏队长,就是他。”
伏正队长、小李二人相互对视一下。
随后,伏正队长继续问道:“老大哥,你刚才说,在你们僵持的时候,您老伴打电话催你回家吃饭?”
苏卫军点了点头。
“请问你的手机在吗?我们想确认一下那时是什么时间?”小李语气温和地说道。
“好的,没问题。”苏卫军从上衣外套右侧包内掏出手机。
这是一部老年机,是声音很大、按键很大的那种。
苏卫军倒腾不好这个所为的智能老年机,交给小李。
小李翻出通话记录,发现昨晚他老伴打电话的时间是20点45分。
“苏大爷,请问你接了电话多久后回家的?”小李继续问道。
“可能就5分钟左右吧。”
伏正队长双手抱拳谢过。
正在这时,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冲出小区门口。正是很多人进出的时候,这个妇女面色焦急,一边冲一边不停地喊:“请借过一下!请借过一下!我孩子生病了!”
伏正队长警觉地循声望去,只见这个妇女已冲到不远处路边,一手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挥动。
从她的情形来看,一定是招手打车。
伏正队长示意小李快去把警车打火、掉头。
“队长,我们下一站去哪里调查?”
“去医院!”
小李一脸懵逼:“去医院?”
小李很快把车开了过来,伏队迅速坐进了副驾驶位:“在前面的妇女面前停下!”
“大姐,请上我们的警车,我送你们去医院。”伏正队长摇下玻璃窗说道,并下车为她们打开后门。
妇女脸上瞬间洋溢出感激的神情。
“谢谢你,警官!”
“孩子发烧吗?”伏正队长温和地问道。
“早晨起来孩子就有点烧,刚才已经烧到了40度,我怕烧坏脑子。”
“不用担心,我们马上送你去。”
小李的车开得很快,一路上风驰电掣,原本30分钟的路程,10分钟就赶到了中心医院。
伏正队长安排小李停车,他自己则是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冲向急诊室。
急诊儿科年轻值班女医生正在给一个家属讲解喂药的注意事项,突然抬头看到穿个制服的警察抱着孩子冲进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医生,这个孩子高烧40度!”
伏正队长的声音铿锵有力,厚重中又透露着焦急。
年轻的女医生闻言,迅速接过孩子,抬手触摸额头后,马上从抽屉内拿出物理降温袋贴到额头上,并要求大人去药房拿布洛芬退烧药。
刚跟过来的孩子妈妈转身就要去拿药,伏正队长一把拉住她,说道:“我去!”
他曾经是警校的短跑冠军,工作后又奋战在打击犯罪一线,奔跑自然是强项。
不到5分钟的时间,伏正队长就从药房拿来了布洛芬。
孩子吃了药,用了物理降温贴,大概半个小时后,温度就退了下来。
看到孩子烧退下来,做母亲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今天真太谢谢你了!”
“没事,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你们家孩子很可爱!”
“4岁了,就是有些调皮,都是我平时给他宠坏了。”母亲看着怀里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孩子他爸呢?”
“他爸在石油公司上班,经常出差勘探,基本上都是我带孩子。”
“那你还蛮辛苦的。”
“慢慢就会好了,会越来越轻松的。不过今天幸亏你们帮忙,高峰期打不到车,我怕要急死。”
“没关系,举手之劳。”伏正队长笑笑。
“不过,你们警察来我们这小区,难道是为了昨晚上着火的事情?”
伏正队长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想继续往下说的意思,毕竟警察的工作纪律是不能向无关人员透露关于案件的任何信息。
年轻母亲自言自语起来:“昨晚的事情还真有些奇怪,我一开始就看到对面的卧室窗户内有火苗出现,当时我还纳闷这家为何在卧室内烧火,猜想可能为了给过世的人烧纸吧。但是没想到后来起火了,那么大烟尘。”
伏正队长听了之后迅速警觉,追问道:“大姐,你住在对面楼?”
年轻母亲轻轻点了点头。
“请问你看到火苗的时候是几点钟?”
年轻母亲仔细想了一下回答:“是8点40分左右?”
“你确定吗?”
“我确定,因为我当时在看电视,那个《我是快乐歌手》的综艺节目就是每晚8点40分开始,当时我看到火苗后,也没多想,就转身去看电视了,那会儿这个综艺节目刚开始。”
8点40分对面的楼里有火苗,伏正队长心中震惊,脸上漏出诧异之色。
随后,他向这个母亲告别,并说了声:“谢谢你。”
年轻母亲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伏正队长已经离开。

下午15点30分。
刑侦队会议室内,伏正队长组织进行案件讨论。
“龚法医,上午的尸体检验有没有新的发现?”伏正队长问道。
“上午我们再次对尸体进行检验,有了进一步的发现:第一,死者的双侧手腕有明显出血,肌肉有坏死,我推断死者生前应该有被捆绑的过程,而且被捆绑的时间较长;第二,死者的背部肩胛骨肌肉周围出血,枕部头皮部位也有出血,根据这两处出血部位来看,我推断死者背侧有长时间与平面物体接触的过程,从出血部位的质地来看,我更倾向于是地面作为背部的衬垫物;第三,死者气管内有一定的碳末沉积,说明当时起火的时候死者还没有死,有呼吸功能。”
龚法医停顿之后继续说道:“所以,依据以上三点,我们有理由相信,死者在被捆绑控制之后在火场中依然有很强的呼吸作用。”
在龚法医说完之后,伏正队长说道:“今天我们上午的走访调查也有很大收获。第一点,我们可以明确陈冰是在昨天晚上大概8点50分左右进入电厂宿舍;第二,在昨天晚上8点40分左右,死者李雪梅的卧室内就已经有火苗产生,正好被对面居民看到。所以从以上两点来看,也就是说陈冰在进入现场的时候,死者李雪梅的室内已经起火了,依据刚才龚法医分析,我们基本上可以推断,当时在起火的时候,李雪梅应该处于被捆绑状态,可是我们在现场并没有发现捆绑李雪梅的绳索,所以我高度怀疑,当时在死亡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凶手,凶手作案后将绳索带离了现场。”
“队长,按照你的分析,有个矛盾啊,那就是据陈冰反应,他在去往死者的家中时,手机一直和死者保持联系,假如那个时候死者处于被控制的状态,死者怎么会用手机和陈冰联系呢?”小李不解地问道。
这个问题引起了会场的一阵骚动。
伏正队长定了定神,语气沉稳地说道:“拿着手机的人不见得就是死者本人,而且我还注意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死者生前与陈冰联系经常会使用语音,但是这一次却全部是文字,更奇怪的情形是还需要陈冰多次告诉位置,这个看似急切的心情,实际上是为了掌握陈冰到来的时间。”
片刻之后,龚道法医补充说道:“我也比较赞同伏正队长的说法,真正的凶手可能就是为了好让陈冰在李雪梅刚死亡时进入现场,从而嫁祸给他。”
“那为何凶手还要放火呢?”小李再次问道。
龚道法医回答到:“放火的目的也许不是为了烧死李雪梅,只是让陈冰在进入现场后,自己好在浓烟之中迅速离开。也许凶手料想到,在浓烟滚滚的现场,陈冰来到后一定是先救人、救火,而且从现场火势燃烧的情形来看,显然死者李雪梅卧室门口的火势很大,只有快速救火后才能救人,这个时间空隙也许就是给凶手逃离现场的机会。”
此刻,与会人员的心中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凶手如此聪明,他究竟是谁?
经过仔细研讨之后,当初再明显不过的犯罪嫌疑人陈冰被洗清冤屈,现在成了清白之人。
不过陈冰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无罪放出来而感到高兴,他离开拘留所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刑侦队的法医尸体解剖室,在尸体储藏中心看看李雪梅。
当时陪同他去看遗体的人是龚道法医、伏正大队长。
两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被眼前这个男人的悲恸感染,眼眶也不禁有些湿润。
离开尸体储藏室后,二人等陈冰恢复了情绪,开口问道:“你有没有结下什么仇家?”
陈冰仔细想了一下:“仇家倒是没有,只是在工作中与有些人有些摩擦,不过这个应该不会成为他们下狠手杀人并嫁祸的理由。”
“李雪梅生前有没有仇人?”
“她的情况,据我了解应该也没有,她性格本来就比较温柔。”
“你和李雪梅都是单身吗?”龚道法医问道。
“我一直是单身,李雪梅1年前和丈夫离了婚。”
“李雪梅和你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两个认识有4年多了吧,当时我们是在一次公司年会上认识,聊得比较投机,就成了好朋友。”
“那李雪梅离婚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吗?”
“她离婚不是因为要和我在一起,而是她忍受不了她老公了。她老公有家暴,他们结婚5年多了,李雪梅实在无法容忍,所以就离婚了。”
“李雪梅老公在哪里?你知道吗?”
“具体在哪里不知道,不过听说是在搞建筑行业。”
“最近有没有听李雪梅提起她老公?”
“没有提起,只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她老公纠缠她复合,但被她拒绝了。”
问到这里,伏正大队长相额纹微微紧缩,瞳孔放大,瞬间明白了新方向。


晚上10点30分,经过调查,伏正队长获得消息,死者李雪梅的前夫王勇在邻市一个房地产建筑工地上干活。
凌晨1点20分,龚道、伏正、小李三人驱车近1个小时来到了工地。
夜晚的工地依然是灯火通明,为了赶工程进度,工人们两班倒干活儿。
他们直接找到项目经理邹鸣。
“邹经理,你好!我们想来找一个叫王勇的工人。”
“王勇今晚是夜班,正在工地上,我现在给他们队长打电话让他过来。”
伏正队长摆了摆手,示意先不要惊动,他说道:“你们有没有4月份考勤记录?”
“有的,请你稍等。”
随后,邹经理从电脑上调出了他们4月份的考勤记录。
4月13日在王勇的名字后面一栏赫然写着“在岗”,但是仔细看了下,上班时间是“白班”。
龚道法医说道:“邹经理,请你带我们去他的寝室看一下。”
步行10分钟后,他们三人在邹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了职工宿舍区,简易的材板房,103房间。
这是一个四人房间,弥漫着浓浓的汗臭味,在门口地面上摆放着5双鞋子。
龚道法医戴上手套,蹲下来拿起地面上的鞋子,仔细查看。
在看到一双咖啡色的运动鞋的时候,他的目光停住了,因为在鞋底的凹陷处依然可以看到很多烟灰的粘附。
看到龚道法医的动作,伏正队长知道一定有发现,他也蹲下身来,顺着龚道的视线观察,轻轻点了点头。
紧接着,龚道法医又仔细查看了每个床铺上的个人用品,在靠近窗户的右侧床铺上发现了一个黑色斜跨包,拉链未拉实的地方,可以隐约看到一个绳子的一端。
他迅速弯腰,拉开拉链,一根亚麻色的绳子暴露在他们眼前,
绳子上还有一些长头发,在挂在床头的一件冲锋衣上依然可以看到有很多黑色的烟尘。
伏正队长激动的问道:“这是哪个的床铺?”
邹经理说了句:“王勇。”
伏正队长、龚道法医、小吴三人迅速让邹经理带着向工地奔去。
当他们赶到工地上的时候,王勇负责驾驶的混泥土搅拌车停在黑暗处。
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伏正、龚道、小吴三人迅速环顾四周。
“在那里!”小吴指着东北方向路灯下一个快速奔跑的人影大声惊呼。
三人迅速拔腿追过去,边追边喊:“站住!站住!你跑不了的!”
小吴最年轻,奔跑的速度最快,大概在经过1000米左右的追逐之后,他找准合适的距离,迅速向前一扑,把对方扑倒在地上。
三人虽然一阵劳苦,但是心情十分轻松,至少嫌疑人已经归案。
邹经理气喘吁吁地赶上来,站定之后,在昏黄的路灯下,看了一眼手上套上手铐的男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不是王勇,是同宿舍的李想。”
“什么?不是他?”小吴惊讶地问道。

伏正队长临时借用了邹经理的简易办公室作为审讯室。
坐在木制椅子上的李想,垂着头,双腿不断发抖。
小吴语气严肃地问道:“为什么跑?”
李想紧张地回答:“我之前有过嫖娼,心里虚,所以我就......”
“谁告诉你我们是警察的?”伏正队长问道。
“刚才我正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王勇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邹经理带着警察来抓嫖娼了,让我赶快跑,我一听就立马跑了。”
“王勇人在哪里?”
“不知道,当时听他说有警察,我立马就跑了。”
伏正队长心理有些失落,还是差了一步。不过工地上的灯光本来就比较昏暗,加之距离比较远,视线极其不好,因此无法远距离确定他的身份,也是正常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是个小插曲,再次让他们领略到了王勇的灵活机警。
简单问了几句之后,就把李想移送到最近的派出所进行程序处理,毕竟单纯的嫖娼行为仅仅是触犯了治安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一般都是由辖区的派出所进行处罚。
黑夜中,借着昏暗的路灯,他们三个人再次来到工地,站在混凝土搅拌车旁边,也许在半个小时之前,王勇还在这里开着搅拌车,只是在注意到门口他们进来后,才嗅到了危险,并使用了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
三人在工地上又巡视了一遍,查看了各出入口的监控,发现就在他们在东门把李想按倒在地的时候,西门监控画面上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子正快跑离开,不用猜想,这个人就是王勇。
不过,为了保险期间,还是请门卫大爷进行了确认,画面上的男人就是王勇。
既然猎物已经从这个地方逃离,那么不能在此守株待兔。作为合格的猎人,要随时调整方向,寻找下一个猎物可能窝藏的地点。
回到邹经理办公室,伏正队长请邹经理取来了一张本市的地图。
眼前的这个工地位于郊区,东侧、西侧和北侧都是厂房,分别是电厂、塑料厂及电动车生产厂,现在是凌晨2点半,这个时间段来说,每个厂房都是关门状态,而且厂区门口基本上都会有监控,所以王勇逃串到这些位置的可能性比较小,也不利于隐藏自己。
工地的南侧是一座山,森林茂密,虽然不是很高,但也绵延有5公里左右,相比之下,从当前的地理位置来看,王勇往山中逃串的可能性很大。
伏正队长用手往地图上山的位置点了点。
小吴说:“我们调特警来,将这个山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定能将他搜出来。”
伏正队长轻轻摇了摇头,这个方法是好,效果也比较明显,但是这个方法耗用的时间很长,需要走各种领导审批手续,并且在短时间内,调集上百名特警人员,也并非是易事。
“队长,我觉得可以使用警犬追踪。”龚道建议道。
伏正队长思考片刻,回答到:“这是个好注意,我们队里的警犬在去年的毒品、血迹搜爆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毕竟这样我们就可以让警犬根据王勇的气味进行嗅觉追踪。”
事不宜迟,伏正队长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警犬队的值班电话。
按照伏正队长的要求,警犬队马上调用一头嗅觉追踪犬进行气味追踪。
1个小时后,两个警犬值班人员带着一头黑色鬃毛的警犬来到了工地。
“辛苦了!半夜需要你们紧急过来支援,十分感谢。”伏正队长面带微笑地说道。
“伏队长,不用客气,都是本职工作,如果能追踪到犯罪嫌疑人也是我们警犬队莫大的荣幸,毕竟我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抓捕真凶。”
事不宜迟,伏正队长带领他们二人一起前往王勇的宿舍,其中一个警犬训导员拿起王勇的衣服放到警犬鼻子前,反复让警犬闻了几遍,好记住这个气味。
随后,警犬就瞬间冲了出去,伏正、龚道、小吴,以及两位训导员,跟着警犬一路狂奔,冲到混泥土搅拌车旁边,看这只警犬的反应,它想往驾驶室内钻。
这只警犬的表现,让伏正、龚道及小吴三人无比惊讶,没有想到仅仅是闻了会儿王勇的衣服,它就能准确识别出漂浮在空气中的气味,而且从寝室到现在的位置,没有过停留、犹豫,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丝毫不带有运气的成分。
警犬在驾驶室旁停留2分钟之后,又开始把拔腿跑出去,直奔西门。
西门就是王勇逃跑离开的出口。
从西门离开后,沿着一条无名小路,直接往南山奔去。
前面一条犬,后面跟着5个人。
不过从这只警犬前进的方向来看,基本上都是小路,没有路灯和摄像头,这也是适合王勇逃跑的路线。
警犬一路狂奔,最后在一个废弃的涵洞口停下来。它站在涵洞口,抬起头,不停地向涵洞里狂吠。
手纤绳的训导员回头,低声向伏正队长说道:“应该在这里面。”
伏正队长立刻从腰间拔出手枪,握在手上。
这期间,警犬一直狂吠不止。
正当伏正队长想要弯腰深入的时候,里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我出来了,把狗拉开!”
伏正队长没有放松警戒,仍然举着枪呈戒备姿势。
小吴嘟哝了一句:“原来是怕狗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在龚道直射入涵洞内的强光手电照射下,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颤颤巍巍走了出来。
也许已经是走投无路的原因,他看上去每一步都很沉重、艰难。
在涵洞背景下,毫无生气的面容在黑夜中显得十分瘆人。
伏正队长将王勇抓获后,连夜赶回市局。
早晨6点30分,审讯室内。
“既然已经被抓,那就说说吧。”小吴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说什么?你们想听什么?”王勇的语气中带有挑衅的味道。
“说说你如何谋杀你的前妻李雪梅并嫁祸给他人。”
“我没杀人,你们搞错了吧,我一直在工地上干活。”
“不要再狡辩了,都折腾了一晚上的时间。”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和她早已经离婚,没有联系。”
就在王勇极度狡辩的情况下,龚道将在他宿舍中发现的绳子和踩有烟灰的鞋子扔在了审讯桌上:“不知道?那这个怎么解释,难道这是你前天去攀岩用的工具吗?”
王勇本来还有些轻松的脸,瞬间面如死灰,他垂下了头:“我承认杀了前妻李雪梅,并嫁祸给陈冰。”
良久之后,他抬起已经泪流满面的头,大声吼出一句:“我只是想让她回心转意,但是她却不肯,我很爱她!”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