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无意中救了只老鼠,却不曾想它却接连救了自己

作者: 茶小墨
2022-02-21 23:21

这件事情发生在几十年前,一个80多岁的老煤矿工人讲述给我,我做了记录整理分享给大家。


俺们县地底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那时候召集一伙年轻人,随便找一块地儿,竖立个井架子。

年轻人们戴一顶柳条帽,披上一件破雨衣,拿一把铁镐,在井架子底下像老鼠挖洞那样往下挖。挖个大深井,见到煤就用铁镐刨,把刨碎的煤块装进罐笼里,再用绞车从井底绞到地面,很简单的就能把煤炭换成钱。

那时候煤矿条件差,安全系数低,矿工啥都不懂,全凭着胆儿肥不怕死。煤矿最常见的事故就是冒顶、漏水、塌方、瓦斯爆炸。

那年月全县方圆百里几十上百个小煤矿,几乎天天发生事故,死几个人根本不算事。孙书明18岁那年就当了一名矿工下井挖煤,那些年他在好几个小煤矿干过,第一次干活的煤矿名曰“红光矿”

这天,书明头戴柳条帽,身披雨衣,脚蹬高筒雨鞋,全副武装乘坐罐笼,轰隆轰隆下到井底。顺着坑道向前走了二里路,到了煤头掌子面开始挥动铁镐挖煤。

书明第一镐还没有刨下去,突然听见脚底下吱吱吱几声叫唤。他低头一看,在矿灯的照射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卧在地上。

矿井下有老鼠不稀罕,书明知道老鼠这玩意儿精得很,特待见跟着人,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甭说矿井里,大海里行走的船上,天上飞的飞机里也有老鼠。

书明稀罕的是这只小老鼠不怕人,卧在地上不跑。站在旁边的工友小九子提醒书明说:“一只脏老鼠,打死它扔一边去!”

书明不听小九子的话,他把小老鼠用手捧起来细看,这只小老鼠光光的滑溜溜的挺漂亮,不能跑的原因是两条后腿受了伤。

书明从自己随身带的急救包里拿出胶布,往小老鼠腿上撒了一点消炎药,用胶布粘住,把小老鼠放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小石头坑里,继续自己的工作。

下班时间到了,书明把老老实实待在石头坑里的小老鼠放进工具袋,背在肩上乘坐罐笼升井。回到宿舍,书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个鞋盒,把受伤的小老鼠放进去,顺手给饿了八个钟头的小老鼠撒上一把花生米。

这之后,也不知道书明心里是怎么想的,把小老鼠当成了宝贝。不但精心的给小老鼠治伤,还给小老鼠好吃的好喝的,几乎和小老鼠同吃同住。

每天去上班,不忍心让小老鼠吱吱叫唤着自己孤独地留在鞋盒子里,把小老鼠放进工具袋和自己一起上下班。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小老鼠腿伤好利索了。小家伙挺懂事的,活蹦乱跳的跟书明嬉戏打闹,逗得书明越发待见这个小伙伴了。


时间久了,工友们都知道别人养宠物狗、宠物猫,孙书明养了一只宠物老鼠。说起来也怪,小老鼠跟着书明好吃好喝,毛色油亮光滑,就是个头不显长大。

工友们嬉笑书明:“小孙,你养的宠物老鼠,吃得饱喝得足,就是个头不往大里长,说不准会成精哩!可话说回来,你那小老鼠如果真成了精,能把咱井下弄成盘丝洞,咱这些光棍可都能找到媳妇啦!”

书明嘻嘻笑着回答:“你们都是做梦娶媳妇,想好事吧!”

不管别人怎么说,书明硬是铁了心把小老鼠当心肝宝贝,和小老鼠一天天形影不离。

这天,书明上班下到井底,仍然把宝贝小老鼠安置在比较安全的一个小石头坑里,自己和工友小九子去煤头掌子面上挖煤装罐车。干了不到俩钟头,书明忽然发现小老鼠不安生了,先是吱吱叫唤,然后从石头坑里跳了出来!

书明扭头一看,好家伙,这小家伙还真的成精了!小老鼠就像人一样,后腿直立站起身来,用前爪向书明一个劲的招手,意思好像是说:“过来,过来,跟着我到这边来!”然后,吱吱叫着顺着坑道向井口那边跑去。

书明虽然不知道小老鼠给他招手是啥意思,可小宝贝跑了,自己总得把它撵回来呀!书明丢掉镐头去追小老鼠,小九子骂了一声:“把个脏老鼠,还真当成了宝贝!”

就在书明追赶小老鼠追出去大概50多米时,只听见轰隆一声响,煤头掌子面那边塌方,小九子被砸在煤堆里,砸断了双腿!

经过这次塌方,小九子被砸断双腿事故发生,书明基本明白了,小老鼠后腿直立向他一个劲的招手是怎么一回事。从这以后对小老鼠更关心更爱护和它更加形影不离了。

转眼间过去了半年。


这天书明下到井底,他跟往常一样,把小老鼠安置到比较安全的地方,自己跟着腿伤已经治疗利索的小九子,去煤头掌子面上挖煤装罐车。书明挥汗如雨干了估计有4个钟头,发现小老鼠又一次不安生了。

小家伙就像第一次那样,像人一样后腿直立,十分着急似得吱吱叫唤用前爪向书明招手,然后顺着坑道向井口那边跑去!

书明看到小老鼠这一次比上一次显得更加焦急,心里感觉到煤头掌子面这地方可能又要发生什么问题了!急忙扔掉镐头,迈开大步撵着小老鼠向井口那边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小九子也不骂小老鼠了,也扔掉铁锨撵着书明跑!

书明小九子跑到井口提升罐笼的地儿,看到小老鼠钻进罐笼里去了。眼下书明还弄不明白,不到下班时间,小老鼠为啥要钻进罐笼里去呢?呆呆地站在罐笼跟前没动地儿。


钻进罐笼里的小老鼠,看到傻傻的站在地上不动的书明,突然从罐笼里蹦了出来,再一次像人一样后腿直立,更加着急似得用前爪对书明招手,然后又钻进罐笼里。

这下子书明明白了,小老鼠意思是要他和它一起钻罐笼升井!他拉了一把跟在身后的小九子,俩人一起钻进罐笼,并随手拉响了升井的警铃。

罐笼轰隆隆向井口提升,书明小九子上到地面没有20分钟,井下突然不断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警铃声!并打来急救电话:井下冒水!

高高的井架子上的绞车飞快的运转,不断提升上来一罐笼又一罐笼脸色被大水吓得蜡黄蜡黄的矿工!可惜绞车再快,也比不上井下疯涨的地下水,决了堤一样的地下水很快灌满了井下所有坑道!

最后清点人数,没有升井被淹在坑道里的矿工35名!这是一次井下冒水特大事故,矿主把这些年赚到手里的钱全部赔了进去,矿井宣布倒闭。

书明失业了。

井下挖煤危险,人们常说:当窑黑子(矿工)是两块石头压着一个肉饼子。可干惯了下窑(当矿工)这活,就不愿意再去干别的(矿工工资高)书明又到了另一个煤矿继续干,小九子粘在他屁股后头,仍然跟着他干。

小老鼠救了书明两次,现在他已经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养的这只小老鼠不能说是成了精吧,反正小家伙确实有灵性。来到这新煤矿干活之后,书明上下班跟小老鼠一刻都不分离。

时光荏苒,转眼书明在这个煤矿安全干活一年有余。这天书明换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全副武装准备去上班,可小老鼠不见了。他屋里、院里、家里所有旮旮旯旯儿全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小老鼠。

小老鼠是书明的护身符,没有小老鼠作伴壮胆,他可不敢去上班。没办法,那只好等吧,等一会看看小家伙会不会自己跑回来。

等啊等,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小老鼠回来。书明估摸着上班时间到了,自己恐怕会误班,闹不好还得被罚款。又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急的书明只搓手。

巧在这时候,只见小老鼠吱吱叫着像在唱歌,蹦蹦跳跳的从屋里跑了出来。书明一把把小家伙捧在手里,闹着玩埋怨说:“我说老伙计,你藏在什么地方,让我费这么大劲找不到你?这可好,耽误上班被罚了款你赔!”

书明把小老鼠放进背包,骑上自行车一流狼烟到达井口准备下井时,见小九子正从罐笼里走出来。便好奇的问:“九子兄弟,刚上班你怎么又上来啦?今儿个我大概耽误了半个小时,闹不好班长肯定得罚我。”

小九子解释说:“别提了,刚才我下到井里,一看你没有在井下。说实话,你就是我的主心骨,你为啥平白无故不来上班?我脑袋瓜子里乱的很,根本就没有心思干活,就跟班长请了假……”

小九子话还没说完,突然,轰隆隆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井口先是冒出浓烟,然后汹汹烈火冲过高高的井架子,瞬间直冲云霄!

这是井底发生瓦斯爆炸!这个全县最大的煤矿,一个班次在矿下正在生产的矿工56名,除去因耽误时间没有下井,和刚刚升井的小九子外,其他矿工全部遇难!这是有史以来全县所有煤矿最大的一次矿难。

书明又一次失业了。

他睡了一晚上醒来,发现小老鼠又一次失踪!他又一次的等待,等到天黑,等到天明,等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再也没有等到小老鼠回来!

书明自己安慰自己:都说家猫老了,会自己跑到深山老林里自生自灭,但愿我那宝贝小老鼠,也是跑到深山老林里自生自灭了!

不过,老伙计,就算我再穷,没有你,我是再也不会去下窑刨煤冒风险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