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红楼梦》人缘最好的三个女人告诉你:情商高的人,都有这三种品质

作者:问心浅笑
2022-02-27 12:04

红学家周汝昌说:

“《红楼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部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文化小说’。”

因为《红楼梦》是一部包罗万象的书,有人把它当爱情故事来读,有人把它当历史变革来看,还有人兴致勃勃地看食谱、看礼节、看人情世故。

而它展现更多的,是众女子不同的能力,如人缘最好的三个女人,便告诉我们,真正的高情商,有着不可忽略的力量。

它不仅能让人获得好人缘,还能让自己施展出非凡的才能,更容易获得成功。


薛宝钗
说话有技巧,事半也功倍

哲学家苏格拉底说: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能力,能够让人用最快的速度建功立业,并获得世人的称赞与赏识,那就是令人喜悦的说话能力。”

曹雪芹笔下的薛宝钗便是这样一个人。

她是皇商之女,贾宝玉的表姐,自幼习文识字,是一个难得的才女,更是一个高情商的人。

不管是帮助别人还是拒绝别人,她都可以用巧妙的语言,既让人内心舒坦,又能把事情处理妥善。

一次,凤姐生病,需要二两上等人生,王夫人找来找去,只找来一些“朽糟烂木”。见此情景,薛宝钗便说认识参行的人,可以让人买来。

王夫人自嘲道:

“卖油的娘子水梳头,自来家里有好的,不知给了多少人。这回轮到自己用,反倒各处求人去了。”

卖油之人的娘子,却用水梳头,其中寒酸与尴尬,不言而喻。

但薛宝钗只用简单几句话,便帮王夫人找回了面子:

“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过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的。”

如此巧妙解释,合情合理,顿时化解了王夫人的窘态,还增加了其对自己的认可度。

你说什么样的话,便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一个人,一开口便让人不舒服,一句话便得罪人,常常会推开贵人,让机会从身边溜走;反之,一个人,说话前能感知他人情绪,以己推人,更容易获得他人的认可和喜爱,得到更多的助力。

薛宝钗会说话、善沟通,让贾府上下,皆对其喜爱有加,就连一直觉得她“包藏祸心”的林黛玉,也在其语言的力量下,放下偏见。

林黛玉在行酒令时,因为怕输,情急之下说漏了《西厢记》的句子。薛宝钗听到后,把林黛玉拉到一边说:

“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读书人家,先时人口多,姊妹兄弟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们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

她没有抓着林黛玉的“小辫子”不放,也没有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来说教,而是自爆短处,说自己也看这样的“闲书”.

待林黛玉放下心中的戒备和敌意后,才说劝诫的话,终让林黛玉引以为知己。

这便是语言的力量,就如散文家海涅在《法国的现状》中所说:“言语之力,大到可以从坟墓唤醒死人,可以把生者活埋,把侏儒变成巨无霸,把巨无霸彻底打垮。”

演员胡歌亦是如此,在公众场合,每每遇到尴尬的问题,他都可以用幽默化解,让人在一片笑声中,路转粉。

如在一次媒体“逼婚”中,他便借用网上的梗来回答:

“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看过仙剑的观众都知道,我的结局都是一个人带孩子,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都很小心。”

如此应对,情商尽显。

一个会说话的人,不仅会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意愿,更会通过语言改变对方的情感和意愿。

这样的人,不仅会拥有一个好人缘,更趋近于成功。



平儿
做事留余地,日久得人心

人生有度,过则成灾。

一个做事有分寸、留余地的人,更容易得人心,让前路越走越宽。

没有拿到人生好牌的平儿,凭借周全的处事风格,最终成为贾府的管理者。

平儿是王熙凤陪嫁的丫鬟、得力的助手,用李纨的话来说,便是王熙凤的一把“总钥匙”。

但手握权力的平儿没有高调行事,遇到问题,会多个角度思考,给他人留有余地。

大观园下雪,众人在园中开诗社、烤鹿肉,好不热闹。平儿的虾须镯却在这个时候被偷了。园子中的人有数,一番盘查,便找出了偷窃者——宝玉房里的丫头坠儿。

为了顾及宝玉的面子,平儿拦下此事,悄悄说与麝月,假说镯子是被雪掩埋住了,雪融化后便找到了。然后让麝月过些时日,找机会赶走坠儿即可。

在宝玉的眼里,女孩是水做的,最是纯洁无暇,自己屋里的丫鬟做出这样的事情,难免会伤感。而贾府的人事复杂,若这件事闹大,会牵连出一大批人来,思前想后,平儿选择与稳重的麝月通气,轻拿轻放,在大家“不经意”中解决问题。

这件事,让本就敬重平儿的宝玉,对平儿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平儿遇事周全的考虑,不仅只对贾府重要的人,对于一干边缘人物,也是留下余地,不刻薄以待。

探春的生母赵姨娘,一直是个拎不清的,总是时不时冒出来“作”一番。自己闹不算,还要连带身边的人。

怂恿彩云为自己的儿子贾环偷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便是她干的又一蠢事。这件事同样不难查,难就难在如何处理才能两全:

“这倒也是小事,如今便从赵姨娘屋里起了赃来,也容易,我只怕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别人都不管,这一个人岂不又生气,我可怜的是她,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

平儿考虑的是探春的面子,宝玉则因为对平儿的看重,揽下这件事,说是自己偷了藏起来,逗王夫人房里几个小丫头玩。

果然,探春在得知这件事后,也把平儿放在了心里。

就这样,平儿在一件件事情当中,用周全的态度,留余地的做法,收获了贾府上下一众人的心。

遇到再棘手的问题,也有人主动帮忙、自愿配合,做起事情无比顺手。

做事留余地,不高调出头,虽然看上去没有那么机灵,却是一种最高级的情商,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一如“网开一面”的故事:

商朝开国君主汤看到部下在四面都结网,希望把四方禽兽一网打尽时,他要求只在三面设网,让愿意逃脱的禽兽有路可逃。

诸侯们听到这件事后,又观察其做事留有余地的作风,于是陆续加入,商朝越来越强大。

给他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留得多了,便成了一条宽广的路,通往成功,一往无前。

秦可卿
一颗仁爱心,人恒爱惜之

“公公婆婆当自家女儿似的待。你侄儿虽说年轻,却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红过脸。就是一家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不用说了,别人也无不和我好的。”

在《红楼梦》中,秦可卿可谓是一个完美的人,虽出身不高,但人缘颇好。贾母觉得她是“极妥当的人,乃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尤氏把她当作亲女儿看待,知其生病,心里便如刀扎一般。

更难得的是,下人们对她极其爱戴。秦可卿去世后,众人纷纷落泪:

“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

因为秦可卿的辈分低,在贾府是没有什么实权的,可以让下人如此爱戴,自然是“非恩惠爱人,哪能如是。”

的确如此,她在病重时,每每会诊,都换身衣裳再见医生,以示尊重;贾宝玉对预备的午休房间不满意,她便耐心更换,直至满意。

自上而下,她皆用心待人,平和内敛。

这便是情商的体现,一个情商高的人,拥有一颗充满仁爱的心、待人和善的好脾气,这样的人,终会得到他人的用心对待。

就连不轻易与人交心的王熙凤,在这深宅大院,对秦可卿也另眼相看。秦可卿病重,王熙凤不只一次红了眼圈:“我得了闲儿必常来看你。”

果然,王熙凤此后不时去看秦氏。待秦可卿去世后,王熙凤便很少再踏足宁国府。 

能让王熙凤如此真心对待,可见秦可卿人缘之好、情商之高。

这样的高情商,不需要太多技巧,发自内心尊重他人,善待身边人,足矣!

秦可卿再临终之时,心中还想着他人,操心着家族之事,托梦给王熙凤,期望有备无患。

“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於此......”

在祖茔附近置办产业,“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所以这些产业,就算家族败落,也是可以保全下来,供养族人生计,也可以让家塾得到维持,让年轻人有书读,如此,未来总有期许。

她还提出管理田舍土地的方法:“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

大家轮流管理,就不会有争吵,也不会有二心。

这是一颗真真切切爱人之心,正所谓“爱人者,仁恒爱之”。

曾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几人同行在路上,其中一男子是结巴。

恰逢一路人,加入同行,不巧竟然也是结巴。

于是整个同行途中,结巴男子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后加入的路人离开,他才解答同行人的困惑:

“对方口吃,我也口吃,我一说话,他会以为我是在模仿戏弄他。”

情商是做事和做人的基础,一个心存仁爱的人,会把他人放在心里,设身处地为其着想。如同太阳,照亮他人,也幸福了自己。

这样的品质,是情商,是能力,也是通达的人生观。

一个人的成功,往往是由1%的智商和99%的情商组成的。

情商高的人,往往更受欢迎,也更容易得到机会。因为他们不会在小事上斤斤计较,不会在命运不济的时候怨天尤人,更不会在不知不觉中得罪别人。

好在,情商是可以修炼的一种能力,只要用心去练习自己的情商,便可如小说家安东·契诃夫所说:

“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学会说话,幽默委婉,既表达出自己的意愿,又能获得对方的认可,可事半功倍;
 
学会做事,周全平和,既能给他人留有余地,也能给自己留有退路,可获得人心。

再存一颗仁爱之心,善待与尊重他人,授人玫瑰,手有余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