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处男之死

作者:钱三
2022-02-27 11:10

今天给大家讲个爱情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正义的嫖客和一个清纯的小姐,并且还是三角恋。

所以这故事不但狗血,还特令人唏嘘。

不多废话,咱们书归正题。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

张卫国是个新入行的大车司机,主要的工作是从山西拉煤到内蒙、河北等地。

在当司机之前,他是个小学老师,只不过是民办的,没有编制。

那年代像他这样的民办老师很多,几乎都转不了正,挣的工资又低,眼看都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为家里穷连个对象都没处过。

他妈急得头发都白了,说啥也不让他当老师了,那年代都知道跑大车挣钱,于是就借钱逼着他去驾校学车,然后跑起了长途。

张卫国一开始很不情愿,但当他真的握住了方向盘行驶在路上,看过了不同的风景,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再加上确实挣钱,所以他渐渐开始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不过这工作也并非全都顺他的心,最起码有一点就让他很受不了。

那就是同行们素质都太低了。

别的不说,十个司机九个嫖,这让他很看不惯。

有一次跑车,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跟车的老司机突然跟他说今天不跑了,过了前面的拐弯就停车住宿。

当时车子正行驶在雁门关一带的大山里,张卫国说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有啥好地方住,还不如再开俩小时,到山下的县城里再歇。

老司机说你懂个锤子,这家店新到的黄米不赖,价儿也便宜,今天我请客,带你去量黄米

张卫国一听脸都红了,连连摇头说不去不去,要量你量,我不干那事儿。

故事说到这儿,得跟列位解释一下,为啥张卫国一听量黄米就会脸红。

量黄米是句方言,同时也算是句黑话。

黄米,指的就是从事皮肉生意的女性,而量黄米,说白了就是去嫖。

老司机一口烟喷到张卫国的脸上,哈哈大笑说你脸红个甚,你小子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张卫国一脸正气回怼:“处男咋了?我要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留给我未来的新娘。”

老司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你个憨球,你咋就能保证将来娶到手的媳妇也是处呢?

再说干咱这行的,天天在外面跑,一年到头在家待不了几天,谁也不敢保证家里婆娘不会找野汉子,就算你将来为媳妇守身如玉,你他妈头上的帽子没准儿比翡翠都绿,咱男人不能在这方面亏待自己。

可任凭老司机怎么说,张卫国硬是不为所动,气得老司机直骂他榆木疙瘩脑袋,说你他妈不去量,老子还省钱了,今天说甚不走了,就住这儿!

老司机要去的这家店,就是在公路拐弯处依山而建的一排二层楼房。

一层是饭店,二层住宿,楼前大院子可以停车,像这样的店,在当年没有高速公路的时代,漫长的公路线上比比皆是,竞争也很激烈。

所以为了招徕过往司机,提供一些见不得光的特殊服务,几乎是每家店的必备项目。

停车进店,老司机一进门就有个三十多岁、打扮妖艳风骚的女人上来打招呼:“死鬼,你可有日子没来了,哟,这帅小伙儿看着面生,新招的司机吧?”

老司机嘿嘿一笑,说这就是个生瓜蛋子,别管他,老规矩四菜一汤,雅间里吃,一会儿记得过来陪我喝两杯。

说完他的大手在那女人的屁股上使劲捏了两把。

雅间落座,不多时酒菜上齐,那女人也拿着酒杯进来,大喇喇地坐到了老司机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给他敬酒。

这场面让张卫国很不习惯,他也不敢看,只是低着头猛吃,想赶紧吃完好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谁知过了一会儿,他鼻子里突然闻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儿,抬头一看,只见那女人竟然来到了自己身边,胸前两座饱满的山峰都快顶到自己脸上了。

“哟,躲啥嘛帅哥,大姐又不吃人,我听那死鬼说你还是处男,真的假的啊?”

那女人说着话,一屁股就坐在了张卫国的身边,拉起了他的手道:“处男就是处理过的男人,有啥害臊的,你看大姐咋样?今天晚上我陪你玩玩,我再给你包个红包。”

张卫国一听,吓得饭也不吃了,站起来夺门而逃,剩下老司机和那女人在屋里一阵狂笑。

到了晚上张卫国说啥也不跟老司机一起住,而是抱着被子睡到了车上。

那时正是初春时节,山里到了半夜气温很低,张卫国被冻醒,下车撒了泡尿之后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就裹着被子躲在车里看书。

正看得入神,突然听到有人敲玻璃,抬头一看,车窗外竟然是个长相俏丽的姑娘,正把脸贴在车窗上看着自己。

看那姑娘的模样,最多也就十七八岁。

张卫国惊疑地摇下车窗,问她是谁,想要干什么。

姑娘说自己是饭店里的服务员,刚下夜班,看他车里亮着灯就过来爬上车窗看看,结果发现他在看书,于是就想看看他看的什么书。

张卫国很惊讶,说你也喜欢看书?

姑娘莞尔一笑,说你跑大车的能喜欢看书,我当饭店服务员难道就不行吗?

张卫国赶紧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我看的书你可能不喜欢看。

说完张卫国让姑娘先从车门踏板上下去,然后打开车门,让她重新爬进驾驶室,并把自己的书递到了她的手里。

张卫国看的是一本《平凡的世界》,姑娘翻了翻,然后还给了他,说自己其实喜欢看琼瑶的小说。

张卫国笑了,说其实自己也喜欢看琼瑶,然后问姑娘都看过琼瑶的什么书。

因为有了共同的话题,两个人很自然地聊了起来。

通过彼此介绍,张卫国知道了姑娘名叫红云,刚满十八,因为家里穷,所以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

当张卫国问她还想不想继续上学的时候,红云的神色有些黯然,说想有什么用,自己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快三十了还没结婚,二哥倒是正在上大学。

其实她也想攒些钱重新返回学校,但大哥和她挣钱都不多,除了供二哥读书和自己开销之外,根本剩不下啥钱。

两人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等张卫国发现红云有了困意的时候,天都快要亮了。

张卫国赶紧让她回宿舍去休息,并主动把那本书借给了她。

看着红云拿着书蹦蹦跳跳的背影,张卫国内心感到无比的美好。

因为他实在没想到在这样一处偏僻闭塞的山沟里,竟然能遇到这样一个如同白莲花一般的姑娘。

他本来就是老师,自己教过的学生里有太多因为家里穷而不得已辍学的女孩子,而她们的命运几乎都是一样的。

要么早早地嫁人生子,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要么远赴他乡打工,成为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打工妹。

张卫国觉得,自己跟红云的邂逅是命运的安排,所以他决定尽自己的力量帮她一把。

当这一车货运到目的地,结算了运费并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钱之后,张卫国趁老司机重新配货装车的功夫,独自进了趟城,他买了几套高中的复习资料,还有一套琼瑶的小说。

他郑重地在那套书的扉页上写了一段话:

赠红云
你是大山里的一株小花
根扎在贫瘠的泥土之中
但花蕊却向着天空的方向
愿你不断昂扬向上
早日长成一棵大树
还大地一片绿荫
成为生命中最美的模样……

从那之后,张卫国和老司机只要跑那条路线,他就会主动跟老司机要求去那家饭店住宿。

他和红云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甚至曾经偷偷想过,如果红云再大几岁就好了,自己没准儿还追她当自己的女朋友。

然而现实总不会按照人的设想发展,当张卫国又一次来到那家饭店,却发现红云的眼睛又红又肿,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而且一侧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颊。

张卫国偷偷地观察,发现她被头发挡住的半边脸竟然是肿着的。

他着急地上前跟她打招呼,想问问她怎么了,可红云却并没有理他。

转眼到了夜里,张卫国独自留在车里,坐立不安地等着红云下夜班,一直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终于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里。

他飞快地跳下车,拦住了红云,问她下午为什么不搭理自己。

让张卫国没想到的是,红云竟然哇地哭了出来。

这让张卫国又是着急又是紧张,他赶紧带红云回到车上,好生劝了半天,终于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红云说家里给她介绍了一门亲事,这段时间一直逼着她赶紧结婚。

只要她答应这门亲事,就能有一笔不菲的彩礼钱,这钱除了可以给她大哥结婚,还能供她二哥上学。

可她不想这么早结婚,于是就找饭店老板说想预支半年的工资,老板自然不同意,反而给她出主意,说给她找个挣钱快的路子。

饭店老板所谓的路子,就是让红云去当“黄米”,她长这么漂亮,又这么年轻,收费绝对要比那些老娘们儿高得多。

只要她肯点头,自己保证她绝对能挣大钱。

红云自然不同意,就骂了老板,结果被老板打了一巴掌,脸都被打肿了。

张卫国怒火中烧,当即就想下车去找饭店老板算账,但却被红云死死地拉住。

她说张大哥我不能让你去,他们人多,你会吃亏的!你没必要为了我这样,我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就同意那门亲事,反正我是女的,早晚都得嫁人。

张卫国感觉心都要碎了,他猛地一把抱住了红云,说妹子你千万不要干傻事,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踏踏实实地上班,你要是不嫌弃我比你大,就等我三年,到时候我娶你!

红云在张卫国的怀里抬起头,流着眼泪问道:“哥,你不是骗我吧?”

张卫国举起右手,对天发誓,说我要是有半句假话,让我不得好……

死字还未出口,张卫国的嘴唇就被红云抬手堵住了。

“哥,我信你,我会等你的!”说完红云轻轻地在张卫国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跳下车走了。

张卫国捂着发烫的脸颊,感到既幸福又迷惘,自己刚才说的话肯定有冲动的成分,但自己的确是喜欢红云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作为一个男人,既然给了姑娘承诺,那就无论如何都得做到。

跑完这趟活儿之后,张卫国找亲戚朋友借了一大圈,凑了一笔钱汇给了红云,然后辞掉了跑车的工作。

跑车虽然挣钱,但要想攒够娶红云的费用,还是太慢了,他想赚大钱,而且还得快。

于是他去了新疆,那边有金矿,他听说在那里淘金的很多人都挣到了大钱。

然而自古以来,淘金就是一桩风险极高的工作,搞不好就会命丧黄泉,可以说淘金者们的每一分钱,都是拿命换来的。

在这三年里,他和红云保持着书信的沟通,不过都是报喜不报忧,因为他过的实在是非人的生活,金矿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人间炼狱,他不想让红云担心。

他没有任何的淘金经验,全凭着对红云的思念和一口气,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也许是天可怜见,张卫国终于淘到了黄金,不但还清了自己的外债,而且挣到了自己从来不敢想的钱,但他也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

不过当他坐在返回老家的火车上,用仅存的那只手摸着贴身保存的金沙,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心爱的姑娘,就觉得一切都值了。

终于,张卫国在阔别三年之后,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饭店。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她正在忙着给客人上菜。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红云的视线扫过他的脸,却没有认出他来。

这让张卫国感到一阵心酸,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几年被繁重的劳动折磨得样子大变,人早就瘦得脱了相,而且还少了一条手臂,她没认出来也很正常。

为了不打扰红云,同时也是为了平缓自己激动的心情,张卫国决定先不去跟她打招呼,而是先坐下来,静静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吃个饭。

他刚刚落座,那个曾经调侃自己是“被处理过的男人”的大姐就凑了过来,问他想吃点什么。

大姐显然也没认出张卫国,看着他一边心不在焉地点菜一边看红云,大姐笑道:“看啥呢爷们儿?是不是看上俺们红云了?不过你今儿怕是量不成她的黄米了,她这两天正来事儿呢,你过两天再来吧!”

张卫国顿时一愣,着急地问道:“你说啥?”

“别激动啊爷们儿,这女人哪个月都得有几天不能接活儿的,要不我给你找个别的小妹儿?这红云要的价儿可不低,我看你也不像多有钱的,能省一个是一个嘛。”

大姐很是热情地说道。

张卫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蹭就站了起来,想冲上去找红云问个清楚。

可下一秒就看到红云被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抱在了怀里,用满是胡茬子的大嘴去蹭她的脸蛋。

红云一点都没生气,而是咯咯笑着一边往后躲一边说道:“看你那个猴急的怂样,这几天我亲戚还没走,大哥你还是找别人吧。”

声音里满是风尘的味道。

那大汉显得很失望,但还是上下其手,用毛茸茸的大手在她的敏感部位揉捏了几下,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张卫国彻底傻了。

他这次回来是想给红云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跟她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这几年里他无论多艰难,每月都会按时给红云汇钱,而红云给自己写的那些信里,也一直都在诉说着她对自己的想念,并且说她一直在等着自己。

原来这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欺骗。

张卫国突然又坐了下来,他的内心乱成一团,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红云,他害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再做出什么傻事来。

这一顿饭,张卫国几乎一口菜都没吃,但是却喝光了两瓶白酒。

他不想在这里过夜,结过账走出饭店,踉踉跄跄地走进了黑暗之中。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漆黑的公路上,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然后突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大灯晃得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就觉得自己身子一轻,飞了起来。

……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户人家的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

掀开被子一看,自己竟然全身赤裸,腿上还缠着绷带和夹板。

这时房间的门帘掀开,走进来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那女人看到他醒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经过交谈,张卫国得知这个女人叫秀玉,是个寡妇,男人挖煤死在了井下。

秀玉昨天去山上采药,回来晚了没敢走小路,而是沿着大路回家,结果发现了受伤的张卫国。

她上过卫校,会接骨,正好张卫国出事的地方离她家不远,于是她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不省人事的张卫国背回了家。

因为他喝醉了吐得到处都是,所以秀玉就把他的衣服都脱了,并给他擦洗了身子,然后给他的伤腿绑上了绷带和夹板。

张卫国想到自己那袋用命换来的金沙,顿时一脸紧张,问秀玉有没有见到自己身上有个小袋子。

秀玉拿过来一个笸箩,里面装的都是张卫国的随身物品。

张卫国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装金沙的那个小袋子,袋口系得好好的,一颗心这才放到肚子里。

秀玉让张卫国踏实地在自己家住着,等伤腿长好能下地了再走。

张卫国本已万念俱灰,但这一次大难不死又让他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念头。

反正现在自己哪儿也去不了,于是他就在秀玉家里住了下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一住就是两个月,伤腿渐渐痊愈,能够拄着拐下地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和秀玉由陌生渐渐变得熟悉,两人之间也有了感情。

秀玉也让他见识到了女人的另一种样子,温柔贤惠,踏实能干,最关键是心地善良,知道心疼人。

这让张卫国那颗已经犹如死灰般的心又荡起了层层涟漪。

自己如果能和秀玉在一起的话,应该也会很幸福吧?

虽然张卫国不止一次地这么想,但内心深处仍然放不下红云。

一来,他对秀玉始终有一种提防。

因为他觉得秀玉一个寡妇,不惧怕村子里的风言风语,让他一个陌生男人在自己家里住这么久,很可能是另有所图。

虽然秀玉从来没打听过他那个小袋子的事,但他却觉得秀玉可能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已经看过里面的东西了。

二来,他总觉得红云之所以会变成这副样子,自己也有责任。

毕竟三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不能陪在她的身边。虽然每月给她寄钱,但那些钱并不多,她一个弱女子很可能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再加上被饭店的老板强迫才走上这条路。

这些念头让张卫国的内心十分的矛盾,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向秀玉提出想要离开,回家看看的时候,秀玉竟然主动向他表白了。

秀玉说跟他相处这么久,已经对彼此都非常的了解,她觉得张卫国是个好人。

如果他不嫌弃自己是个寡妇的话,希望能和他今后一起生活。

然而,张卫国最终也没敢答应。

不过他也把自己跟红云的故事都告诉了秀玉。

秀玉很聪明,一下就明白了张卫国的想法。

她对张卫国说,自己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的心里还放不下红云,那他可以回去再找她一趟,好好聊一聊。

如果他最后还是想和红云在一起,自己会祝福他;如果他能和红云有个了断,那么自己还会等着他。

秀玉的话让张卫国十分感动,于是他决定再回一趟那个饭店,找红云好好谈一谈,无论结果怎样,都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张卫国终于又一次见到了红云。

因为这两个月他得到了秀玉很好的照料,整个人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所以红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并看到了他那条空空的袖管。

短暂的错愕惊讶之后,红云放下手里的盘子,小跑着扑到了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她拉着张卫国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哭着问他胳膊是怎么回事?自己这两个多月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都快担心死了。

张卫国冷静地看着红云,跟她说其实自己在两个月之前来过一趟,并且看到了她跟客人打情骂俏的场面,然后问她为什么要自甘堕落。

红云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并再一次大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跟张卫国说,他走了一年多之后,自己家里出了事,她大哥出车祸撞死了人,不但要赔偿死者家属一大笔钱,他本人也残废了。

于是她家一下子陷入了绝境,但她不愿意把这些事告诉张卫国,于是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加上饭店老板的威逼利诱,这才走上这条路。

最后,她哭着对张卫国说自己已经不干净了,配不上他,他们两个缘分已尽,让他忘掉掉自己,找个好女人早点结婚,他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张卫国心痛不已,他用仅剩的手臂抱住红云哭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傻?我当年豁出命去淘金,就是为了你!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兴许早就回来了。”

他从怀里摸出那个装有金沙的小袋子,让红云打开看,并告诉她这是自己用命换来的金子。

他让红云赶快辞掉这里的工作,跟自己回老家,然后结婚好好过日子。

红云哭得嗓子都哑了,她拼命地抱着张卫国,想要亲他又显得很犹豫,说害怕他嫌自己脏。

张卫国毫不犹豫地吻上了红云的嘴唇,呢喃着告诉她,自己绝对不会嫌弃她。

两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红云问张卫国说你饿了吧?我去厨房给你拿点儿吃的,你吃了先在我宿舍睡一觉,等我忙完了就回来陪你。

红云从厨房给他拿来些吃的,看着他吃完后把床给他铺好,扶着他在床上躺下后离开了房间。

红云走后没多久,张卫国感到一阵困意袭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他起床后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身上装金沙的袋子,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袋子不见了!

他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间去找红云,结果饭店老板告诉他,红云一大早就收拾东西辞职不干了。

张卫国感到自己的血都凉了,他问饭店老板红云去了哪里?

老板说他也不知道。

张卫国不愿相信是红云偷了自己的金沙,于是在饭店里大喊大叫闹了起来。

饭店老板自然不能任由他在店里撒野,就叫了几个伙计把他打了一顿。

挨了打的张卫国没有脸去见秀玉,而是灰溜溜地回了老家,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秀玉竟然找上门来。

秀玉说等他走后自己越想越担心,于是就去那家饭店找他。

到了之后才知道张卫国金子丢了,并被人打了一顿。

聪明的秀玉一下子就明白了,张卫国是彻头彻尾的被那个红云给耍了。

于是,她花了些时间四处打听了,终于知道了红云的底细。

原来这个小姑娘根本不像她表现的那样,张卫国三年前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在那家饭店干量黄米的勾当了。

红云处心积虑地挣钱,对所有的男人都是来者不拒。

说到底,她和张卫国的相识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场骗局。

说完这一切,秀玉对张卫国说自己真的是图他这个人,不在乎他有多少钱。

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她只是想跟张卫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而且她也劝张卫国,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去找那个红云了,他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张卫国没有答应秀玉,而是把她赶走了。

他找到当年带自己跑车的老司机,让他帮自己打听红云的下落。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老司机自己的真正目的,只是对他说想找那女的量黄米。

老司机哈哈大笑,说你个榆木疙瘩终于开窍了,这事儿好办!

在老司机的帮助下,张卫国终于知道了红云的下落。

去见红云的那一天,张卫国乔装改扮,以量黄米的名义见到了红云。

当两人来到房间后,张卫国去掉了伪装,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逼她把偷自己的金沙交出来。

红云早已把金沙都换成了钱,虽然被她挥霍了一部分,但剩下的数目也很可观。

张卫国把红云绑在房间里,自己去把那些钱汇给了秀玉,然后回到房间,一刀捅进了红云的心脏。

最后,他掏出准备好的绳套,微笑着将自己的脖子挂了上去……

后记:

这个故事是前几天去山西的时候,我听当地一个大爷讲的。

大爷说张卫国死后,他和红云相识的那个饭店也很快就黄了。

黄掉的原因很邪乎。

据说那店里的小姐们都曾经在半夜的时候,见过一个独臂男人坐在院子里看书。

甚至还有人说,她走近了去看过。

那人看的,是一本琼瑶的小说。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