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故事

坠机之后:我是否要改写死亡?

作者:钱轻尘
2022-02-28 10:48


“本月9号,飞往洛城的翱翔航空BN9872航班意外坠海,机上搭载的214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已被证实全部罹难……”
电视中传出的女播音腔时远时近,我熟练地拿起遥控器按下了“OFF”键,电视随即黑屏。
睁开眼睛,梦境的空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起身穿上拖鞋,轻轻来到米莱的卧室前,敲响房门:“宝贝,你醒了吗?妈妈进来咯?”
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于是我推门而入。
米莱穿着鹅黄色睡衣,呆坐在床沿玩手机,晨光笼罩在她身上,将她背影衬托得格外可爱。
可当我绕到她身前时,却发现她的脸颊越发凹陷,眼袋乌青耷拉,双眼布满血丝,喘气声明显,披肩长发凌乱分叉,没有丝毫朝气。显然我12岁女儿的健康问题已经十分严重。
“我只要我爸!都怪你赶着去外地跟项目,我爸才会提前回家!你必须去把我爸找回来!”
事故后我的女儿米莱深受打击,不愿面对爸爸已经去世的事实,开始厌食厌学封闭自己。
“宝贝,是不是又失眠了?”我坐到她身边问道,可她没有丝毫反应。
“妈妈接下一段时间要去出差,待会宋阿姨会过来照顾你哈。”
米莱依旧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我只能原路退出房间,恰好此时门铃响了。
“你不是跟吕清约了9点么?”宋霞热情地将一大袋早餐外卖放到饭桌上:“赶紧出门吧,这里有我呢。”
我跟宋霞是上个月9号在机场初次见面的,那时我们的丈夫都在那架飞机上。我们在焦虑中互相鼓励彼此直到悲剧被确认。
因为我原先经常跟着工程队全国跑,米莱从小就只亲近爸爸,后来就算我请了长假强撑精神照顾她依然无法得到原谅,还被看做丝毫不悲伤纯粹是冷血无情。
相比之下,宋霞却将有四位老人和两个未成年小孩的家庭照顾的妥妥帖帖,还有余力来帮我,这更坚定了我要拯救自己家庭的信念。


画上精致的妆容,我提着装满私人用品的包包来到吕清家。
这个“i亲密”公司的销售部主管丝毫没有商界精英的高级范,反而挺着圆圆的大肚子,憨态可掬得像大熊猫。
在我手里塞了一把钥匙后,他带着我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我的包包也空了。
“虽然仓促了点,但今天就算我们同居的第一天。馨馨马上就到了,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有什么情况一定都要告诉我。”
说完他就转身去接电话了,看来“i亲密”公司的业绩十分不错,周末依旧订单不断。
趁着这个空当,我四处观察起来。客厅装饰架上的相框里依旧是一家四口的度假照片。浴室里的洗漱用品也是同个款式的四个。连卧室里商倩和吕温的东西还原封未动。
我的物品夹杂在其中,显得分外格格不入。
“我真的能够当好这个妈妈吗?”
胡思乱想之际,电子门锁的开门声响起,满头白发的陈云拉着吕馨的手出现在门口。
“妈,馨馨,你们来啦。在老家玩得开心吗?”
吕清赶紧挂断电话,笑眯眯地接过两人的行李,而我也跟在他身边笑着打招呼。
“这是董爱。我们现在住在一起了。馨馨,叫董阿姨哈。”
“我有妈妈的,你少来烦我。”吕馨努着嘴狠狠地摔上卧室门。
得,我果然离不了被厌恶的后妈角色。
“吕清以后还得劳烦你多费点心了。”陈云拉着我的手倒是十分亲切。

接着的午餐也是十分诡异。
我在厨房忙前忙后,才勉强拼凑出四菜一汤,可饭桌上却坐了六个人。
“嘶,这些菜一看就一点味道都没有,肯定难吃死了。”吕温不满地挤眉弄眼。
“哥哥,那我们晚上跟妈妈去吃四川火锅好吗?”吕馨笑着拉住坐在左右两边的商倩和吕温。
陈云瞪了吕馨一看:“在家好菜好饭不吃,出去乱花什么钱!”
吕馨腾地一下站起身,转头就把自己锁在浴室里了。
我连忙追过去尝试敲开浴室门,但显然是徒劳而已。重回饭桌,商倩和吕温已经消失,而陈云和吕清母子的脸色着实难看。
“妈,馨馨不是跟你回去一个多月了吗?怎么还是老样子?这样啥时候能复学?”
“还不是怪你,给她弄了那个破系统。这一个月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有什么办法!”
我闻出对话中的火药味,赶紧岔开话题:“待会我再去劝劝看吧,我们先吃饭,别等凉了。”
陈云和吕清同步看向我,还好眼神已经变得和善,于是我们一起吃完了索然无味的午餐。
饭后,我从冰箱里扒拉出一盒速冻鸡翅和一罐可乐,先解冻,准备做可乐鸡翅。这是米莱最喜欢的菜,但我之前醉心工作没做过几次,希望这次吕馨能够喜欢吧。
在可乐鸡翅做好后,吕馨依旧在浴室呆着,陈云和吕清已经在卧室里午睡了。我只能自己再次尝试敲敲浴室的门,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趴在门上,只听见哗哗的水声,这声音好像从她进浴室后就没停过。不好的预感袭来,我赶紧拿出钥匙打开了浴室门。
“啊!”
看见吕馨瘫倒在瓷砖地板上,浴缸的水溢出来从她身下流过,带走丝丝鲜血时,我的声带比大脑更快一步做出了反应。

“吕馨,你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这可不行。”
我敲了敲吕馨的卧室门,里面热闹的嬉笑声戛然而止。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进去啦。”我做了下深呼吸打开了房门。
公主床上吕馨窝在商倩的怀里玩手机,吕温正拨弄着她的长发打趣。
将餐盘放在床头柜后,我小心翼翼地说道:“不好意思哈,中午闹了个误会,我不知道你是来大姨妈了。”
“奶奶和爸爸呢?”吕馨渺了一眼餐盘。
“你爸爸回公司加班,奶奶去跳广场舞了。”
“误会?”她坐直身子:“那你以为的是什么?我在闹自杀吗?我都12岁了还那么傻吗?”
“也不是这么说。”我不由自主地瞥向商倩和吕温:“主要是你……”
“我深陷悲伤难以自拔?”她干脆地说道:“沉溺于‘i亲密’系统欺骗自己?”
“你爸爸是有跟我说过,不过我实际也不是很了解情况……”
“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是怎么回事。”
她从枕头下摸出个遥控器按了按,商倩和吕温的身影就快速变淡,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哇!”
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景象,不禁惊叹起来。毕竟这两个人,或者是说“影像”刚刚还在我眼前,他们是这么的栩栩如生。吕清果然没有夸大系统的功能。
随着吕馨再次按下遥控器,商倩和吕温重新出现。这次他们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站立着,就像两具人形模型。
“就是这么简单。‘i亲密’系统创建他们的数字化副本,由家里的遥感装置来控制。遥感装置发送给我们大脑的各种微波,被大脑转换成正常的感官输入,包括听觉、触觉、嗅觉……”
“我们的大脑被欺骗,无法区分系统制造的形象和真实事物而已。其实他们都是假的,离开这个房间就会消失。”
“哦哦哦。”我不由自主地频频点头。
“所以你能明白吗?我很清醒,但我宁愿跟假象在一起,也不想见你们。”
“我也有个女儿,我能理解失去至亲确实很痛苦。”我喏喏地说道:“但饭还是要吃的。”
吕馨指了指餐盘上的皮蛋瘦肉粥:“这是你煮的?”
“是。你奶奶说这是你喜欢吃的……”
“拿走!”她截断我的话:“我最讨厌这个了。”
“那你想吃什么?”
“白粥就行。”
“好的。”我赶紧端起餐盘。
“等等,黑糖姜茶留下来。”她接过杯子后说道:“你在这里得不到你想要的,快点走吧。”

本来以为吕馨已经乖乖吃完我煮的白粥,我们的关系算是有所缓和。
没成想,第二天早上却在医院听见她躺在病床上对医生说:“我以前来大姨妈都没这么上吐下泻过,一定是我后妈在粥里下毒了。”
面对一屋子不约而同投向我的目光,我真是百口莫辩。
“小朋友先好好休息,到时胃内容物化验结果出来我们再做下一步诊断。”
有了医生的答复,吕馨激动的情绪才算稍稍平复,仰着脑袋指挥着病房里的每个人。
“老爸你该上班的上班,奶奶你去帮我买老家门口的豆腐花,至于你就留在医院收拾你弄的烂摊子吧。”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你知道回一趟老家要几个小时吗……”
陈云刚要发飙,就被吕清拉出了病房,临走时他还给我使了个眼神,暗示有情况就联系他。
面对面尬坐几分钟后,我借口倒水溜出了病房,却听见同护士们都在碎嘴,说有个刚住院的小女生,哥哥去世妈妈离家出走,亲爹就立即找了个投毒的后妈,真是命苦。
“我这是把亲女儿留在家里,跑到别人家里照顾别人女儿好吗?”
我很想反驳,但最终也只是低头走到户外阳台给米莱。她没接电话,我只能打给宋霞。她告诉我说米莱还是吃不下,吃了安眠药后刚睡着。
接完电话,我下决心一定要赶紧跟吕馨打好关系,于是匆匆赶回了病房。
“你有听说其他人都在说你坏话吧?”吕馨招招手将我引到她脸边小声说道。
“这是我故意散播出去的,我还照了你的照片跟网友分享呢。”她像模像样地晃了晃手机:“说不定是认识你的人哦。”
“另外泻药也是我自己吃的,是常规量的十倍。”她露出狡黠的笑容。
“你做这些就是为了逼走我吗?现在的小孩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你也不用装出关心我的样子。”
“我爸找你来装女友是想让你用‘母爱’来帮我摆脱系统重新正常生活,而你答应他是因为你也想安装一套‘i亲密’系统却付不起高昂的使用费,所以你们做了个交易。”
我一时无言以对,这个小姑娘可绝对不是她爸爸口中脆弱不堪的花骨朵,简直是一朵霸王花。
“你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立即出院删掉系统里妈妈和哥哥的数字化副本,然后好好上学,你也就可以从我爸那里拿到系统。”吕馨说出了心里话。

坐在出租车后座,看着熟悉的街景飞速后退,说实话我是有点后悔答应偷偷带吕馨出院的。
“求求你了,我只想去墓园里给哥哥扫一次墓。我爸和奶奶之前说女生不能随意进家族墓地,所以我都没机会跟他道别。”
在医院里,吕馨紧紧拉住我的手,我感觉到她手心正冒着冷汗,再撞上她恳切的目光。不禁让我想起丈夫下葬那天,虽然墓地里只放了他的衣服,但米莱仍然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
她们这样的年龄,要直面死亡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事,如果好好道别能够让她重回生活正轨,那也是值得的。
“师傅,前面的加油站麻烦停车!”
身边的吕馨突然捂住嘴干呕了几声:“刚才洗胃太猛,我又想吐了。”
司机一听要吐,一脚油门踩到底。打开车门,我想跟吕馨一起去女厕,可她却塞给我一张钞票,让我帮她去便利店买漱口水和纸巾。
在便利店里,我胡乱找来漱口水和纸巾,想用自己的钱付款时,才发现手机不翼而飞了。全身摸寻一番都找不到,只能去出租车上找找。
当我刚跑到便利店门口,外面的出租车已经载着吕馨急速开上了马路。
捏着纸钞的我顿时不知所措,没有手机吕清的电话号码我压根就记不起,更何况我刚才也没注意车牌号码。无奈之下我只能借用便利店的电话播打了报警电话。
一番折腾,我回到吕清家已经是晚上11点多,吕馨是警方多方寻找后刚刚送回家的。
“你们这群变态!疯子!放我出去!”
卧室里传出吕馨不依不饶的拍门声,看来是被锁在里面了。但陈云的高音却盖过了这些。
“你怎么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我还能指望你当我儿媳妇吗!”
千辛万苦将陈云哄回卧室的吕清把手机还给我:“实在不好意思,本来想着给馨馨重新找个妈妈就能弥补家庭的空缺,让她好起来。看来不能再让她胡闹,要找专业心理医生来治疗了。”
“你以后就不用再来了,安装系统的事也只能取消,帮不了你女儿了。”
现在他的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只能默默点头。本来这次交易也是吕清主动提出的。
当时宋霞将他介绍给我时,我还以为他是借我丈夫去世的时机来推销“i亲密”系统。没想到他的儿子也罹难了,妻子因自责让儿子独自坐飞机回家而离家出走,女儿因此情绪失控。
“现在我用系统帮馨馨制造商倩和吕温仍在家的假象,虽说不是长远之计,但好歹还能支持她生活下去。可厌食症是会死人的。我们要不要互相帮助一下?”
我现在也只能放弃这个机会,重新回到自己的家。


“你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吗?”宋霞一脸可惜:“说不定系统安装后米莱看见爸爸回来了,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近千万的使用费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这点心意就当我感谢你来帮忙照顾米莱。”
由于担心宋霞不接受转账,我直接从钱包拿出一叠钞票塞到她手里。
“不不不!”
“咦?这是什么?救救我?20300505?20300511?”
推拉的过程中钞票散落在地,我蹲下身子捡拾却突然看见其中一张上写着奇怪的信息。
“这张好像是吕馨塞给我的。”
“给我看看!”宋霞凑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刚才还在熟睡的米莱竟然走到我们身边,着实吓了我跟宋霞一跳。
看见米莱全神贯注地研究着那张钞票,我忍不住问道:“宝贝,你是不是认识吕馨?”
“嗯。”米莱点点头。
原来这次空难后,吕馨与米莱这两个同龄的孩子在家属互助群上加了对方好友。虽然吕馨的家也支离破碎,但她仍然非常积极地鼓励米莱勇敢面对痛苦,好好生活。
两人因此成为好友,经常在网上聊天。
“你知道她写这些是什么意思吗?”
米莱摇摇头:“我们平时除了空难的事,也没聊其他话题。我只知道她好像被家人看管得很紧,连她玩手机也要控制。”
“不过,这两串数字如果代表时间的话,她倒是有两条朋友圈能够对应上。”
我拿过她的手机,仔细看起来。
2030年5月5日,文案是“今天的阳光真不错呢~”,配图是一朵娇艳的大红花。
2030年5月11日,文案是“真的很久没有好好欣赏这座城市了~”,配图是宽阔的街景。
街景我认出来是吕清家附近的光明广场,大红花我搜索了网络后发现是当季的木槿花。
“光明广场好像是有这种花,要不我去看看?”我看着手机说道。


就在我犹豫的两秒钟,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宋霞轰然倒在我身边,她手里的菜刀脱落,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而在宋霞身后的米莱则抓着她爸爸的烟灰缸浑身颤抖,接着她丢掉烟灰缸,抱着我嚎嚎大哭起来。
“妈妈!我好害怕!要是你也死了可怎么办!”
“没事了,没事了。我会陪着你的……”我抱住剧烈喘气的米莱不停地安抚着。
几十分钟后,米莱终于情绪稳定下来,我也将昏迷的宋霞绑到了椅子上。
在米莱断断续续的陈述中,我才知道原来不久前宋霞以为米莱睡着了,所以接了吕清的电话。
米莱偷听到她声泪俱下地哀求吕清不要收回‘i亲密’系统,因为体弱多病的父母和年幼懵懂的儿女必须有个精神支柱,她至今不敢说出丈夫去世的事实。
只有那套系统制造的假象才能让她的家庭维持下去,不然她只能带着全家人去死。
接着她连声道歉不仅让我假扮母亲治愈吕馨的事情没成功,还让我放走了吕馨,她愿意以除掉我们母女交换继续使用系统的机会。
“其实吕馨今天已经将你去她家的事都告诉了我,劝我要珍惜现在的家人,因为你是非常爱我的,愿意为一个女孩子做那么多事。”米莱使劲想止住了眼泪。
“现在想想她的手机不是被监听了吗?会不会是她在拼命暗示我她的家人不是好人?”
我的脑子顿时乱成一团浆糊,或许解开吕馨想要传递的信息,一切就都清楚了。
情况紧急,我只能拨打了报警电话。
当我跟警察赶到吕清家时,吕清和陈云母子还撒谎说吕馨又离家出走了。好在我一再坚持,才最终在卧室的衣橱里发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吕馨。

半个月后,看见吕馨的眼睛睁开,我紧紧抱住了米莱,感谢上天终于让这两个女孩重获新生。
这半个月里,米莱为了能够到医院照顾吕馨,一点一点努力克服自己的厌食症。而吕馨也几度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过来,从加护病房转移到一般病房。
当商倩的尸体从光明广场的木槿花丛下被挖掘出来,警方也很快侦破了案件。
原来吕温因空难去世后,吕清和陈云动不动就责骂甚至动手殴打让儿子搭飞机回家的商倩。终于有一天凌晨商倩忍受不住离家出走,但还是惊醒了吕清和陈云。
吕馨偷偷目睹了三人在光明广场发生争执,吕清和陈云合力将商倩弄死后埋在木槿花丛下。吕清和陈云本来就重男轻女,在发现手机被已经监听后吕馨知道自己也被怀疑了。
为了让吕清和陈云放松警惕,她假装精神出现问题,终日沉溺于“i亲密”系统,直到我出现她才找到机会逃脱。
可被找回后,吕清和陈云觉察吕馨已经知道出商倩被杀,甚至我也知情,于是再次动手。


商倩下葬那天,吕馨对着妈妈和哥哥的墓碑嚎嚎大哭。
“吕馨妈妈和哥哥,以后吕馨就跟我和我的女儿米莱一起生活了。我相信经过这次磨难,我们终将能够直面死亡,勇往直前地生活下去。”
我朝着墓碑深鞠一躬。
就在两天前,我去拘留所找到吕清,说服他将吕馨的抚养权交付给我。
毕竟律师告诉他杀妻大致会被判决死缓,终会熬到出狱重新开始人生的一天。但如果“i亲密”公司得知他盗用如此高昂的系统,这个互联网巨头的法务恐怕会让他彻底断送人生。
回家的路上,透过出租车的车窗,我看见城市中心摩天大楼的广告巨幕上,“i亲密”系统的宣传片正在隆重上映。
“拥有‘i亲密’系统,我们将不再惧怕生离死别,因为死亡的定义将重新改写……”
我看着身旁依偎着入睡的两个女孩笑了笑。
为什么要改写死亡?
难道不是因为有了死亡这个终点,我们平凡的人生才被赋予了意义?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