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归来吧!街友

作者:曲莫古都
2022-03-02 17:06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笔挺地站在了一个小城的街旁,是一些好心人带我们来的。

据说,这小城有个好听的名字。

从字面上看,它有昭示人们觉醒的意蕴。不知别人怎么想,反正我的理解力只能让我这么去体解、阐释。

也听说这里的人们勤劳、善和,对事业宵衣旰食,夙兴夜寐。

所以我们来了,带着亲人和朋友的嘱托,怀揣对未来的希翼和向往,风尘仆仆地赶来。因为富于憧憬和梦幻是我们的天性。

其实,初始我们真的是舍不得离井背乡的,舍不得离开朝夕相处的花友、树友,更舍不得我们称为父母的——园丁们。

家园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愁。渴了有水喝,饿了有饭吃,冷了有衣穿,热了有凉乘。为了报答养育之恩,我们让家园四季分明:春风送暖——绿衣飘飘;夏日烈炎——浓荫密布;秋清私语——金黄遍身;冬寒白雪——银装素裹。

过往的人们驻足而视、赞不绝口。常常听到这样悦耳的交谈声:要是移到我们那里,装点我们的城市多好!

这样,我们在善意的呵护下,小心翼翼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接着就勇敢地立在了市路两边。在微风中我们兴奋地互相示意——开始独立的新生活,谋划着将来如痴如醉的蓝图。

初来乍到,这个城市的朋友们(我们真诚地与之交友,毕竟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我们很关照,有点故乡的待遇;对我们也敬而远之。但好景不长,先是那些不谙世事的稚子用小手抓我们、掐我们,这点小伤我们能忍,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随着“忍”字而结束,紧接着那些衣着时髦的年轻人一边抠着我,一边侃侃而谈,或冥思苦想。醉汉们有些躺在我们脚下,有的用酒气熏我们,有的把酒疯撒在我们的身上,用力摇动我们,甚至折断我们。那些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绅士们用锃亮的皮鞋踢我们。有的还将牛、羊、猪拴在我们身上。我们经不起几多摧残,一天天憔悴下来,最后不得不带着对故园亲人的眷顾和对这个城市的依恋,凄楚地离开了这个多彩的世界。唉!不知我的兄弟们的命运将会怎样?

带着好奇,我们这群富于憧憬的行道树,又来到这个葬送过兄长们的陌生的小城。恐慌、忐忑,时常伴着我们,只因怕逃不掉兄长们的命运。但在软硬兼施、左哄右骗下,我们又带着重托来了。唉!多么希望有一个美好的开端,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多么希望每一个宁静、温馨、流畅的夜,很深很深,很长很长,仿佛永远走不到边缘。

我们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那些曾经沾满过兄长们鲜血的黑手又伸过来,我们的命运几乎和兄长们惊人的相似——凄楚地倒在这陌生的异乡,成为别人火炉的干柴。

听说一种叫云杉的族类,曾经郁郁葱葱地点缀美化过这个小城,也许那真的是个传说吧!

归来吧!街友。这个光秃秃的小城需要你们,孤零零的街灯需要你们,和善淳朴的人们更需要你们。

来吧!和这个小城一起翩翩、一起婆娑。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