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2002年车震灵异事件

作者:钱三
2022-03-05 07:58

二胎家庭往往有这么一种说法:老大一般都老实听话,老二往往比较“鬼”、比较难搞,甚至有的老二会比较跋扈,还会欺负老大。

我是独子,所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身边有兄弟姐妹的朋友,发现这种说法居然并非空穴来风,还是有一定的规律性。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老大不见得都老实,老二也不一定都“鬼”。

今天我要讲的,就是发生在一对亲生兄弟之间的故事。

闲话少说,咱们书归正题。


非法采沙,基本上是一桩无本万利的营生。

占一处河道,租借或购买几辆破旧的二手挖机,再加上一点简陋的筛洗设备,然后就可以开始坐着数钱了。

这种营生的挣钱程度,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稍微有点规模的采沙场,一年赚个大几百上千万,轻松得跟玩儿一样。

当然,这生意也不是谁想干就能干,否则就不能叫非法采沙了。

河道就在那里,却不是谁想占就能占。

谁都知道采沙挣钱,所以除了有关部门的管理和打击,多的是有那些地皮无赖、流氓混混们上门打秋风、揩油占便宜。

要想干这个,不但得有胆子、够豪横,更得有强大的关系人脉。

当然,能干得了非法采沙的,也都不是善茬儿,都是黑白通吃的主儿,而且手底下往往都会养一帮狠人,平时用来镇场子,关键时刻拎刀上。

2002年的春天,位于北方某地的一个采沙场就发生了一桩血案。

这家采沙场新开不久,这天一早,沙场老板出门打点关系,临走前叮嘱自己最信任的小弟看好场子,有什么事儿及时给自己打电话。

下午一点来钟的时候,午饭喝了几杯的小弟正躺在宿舍的床上午睡,看门的急匆匆冲进来把他喊醒,说有人过来闹事。

小弟一听,立马就穿上鞋冲了出去。

结果到了院子里一看,顿时脑袋就大了。

只见院子里停了三辆面包车,从车上下来大约二十来人,个个都是面红耳赤的样子,一看就是中午没少喝。

不光人多,带头的那人小弟也认识,他叫赵龙,是当地有名的流氓无赖。

赵龙的诉求很简单,让看场子的小弟给自己一帮兄弟们拿点钱花花,也不多要,三万块,否则他这沙场就别开了。

小弟一看对方人多,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让赵龙进屋喝茶,有话好好说。

赵龙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对他说自己就要现金,他们拿了钱就走,不用搞虚的。

小弟知道赵龙不好惹,于是就赶紧给老板打电话。

沙场选在很偏僻的河道里,手机信号不好,小弟一连拨了好几次都无法接通。

赵龙看小弟如此磨叽,忍不住开始骂骂咧咧,而他带来的那帮家伙们中午喝得都不少,状态都很兴奋,一看赵龙开骂,个别性子急的就开始到处砸东西。

火药味瞬间就上来了。

沙场的小弟见状也急了,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噌地跳到挖机履带上大吼了一嗓子:“都他妈给我抄家伙上!打死了算我的!”

一听这话,沙场里看场子、甚至包括干活儿的呼啦啦瞬间聚了十几号人,而且全都拿着铁锹洋镐,冲上来就叮当开干。

两帮人打得正酣,就见岸边公路上飞速驶来一辆黑色轿车,一个急刹停在院子里,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儿。

小伙子左躲右闪地躲避着战斗双方手里的武器,身手极为敏捷,很快就冲到了赵龙的身边。

赵龙此时已经被沙场小弟踹倒,眼看小弟手里的铁锹就要砍到他的头上,那年轻小伙儿飞起一脚踢在小弟的手腕上,铁锹顿时脱手而飞。

紧接着他对沙场小弟喊道:“别打了!”

沙场小弟被这一脚踢得呲牙咧嘴、恼羞成怒,趁那小伙儿背对自己弯腰去拉赵龙的时候,飞快地捡起铁锹,用尽全身力气对着他的后脑就砸了下去。

不过这一下的准头不行,本来是想平着砸,但却斜着砍在了那小伙儿的脖子上。

锋利的铁锹刃瞬间就砍断了他的大动脉,鲜血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

那小伙儿捂着脖子,一头栽倒在地。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浸泡在自己的血泊中,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

死去的年轻小伙儿名叫赵虎,是赵龙的亲弟弟。

虽然是一母同胞,但赵虎跟自己的无赖哥哥一点都不一样,他从小就很乖巧听话,长大后更是品学兼优,教他的老师都说他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

但他却在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当兵。

并不是他高考发挥失常,也不是他从小就有保家卫国的志向,赵虎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选择,说到底纯粹是因为烂泥扶不上墙的哥哥赵龙。

赵虎高考那年,赵龙惹了大祸——他喝了酒之后,把同村的一个女孩给强暴了。

为了不让女孩的父母去告赵龙,他爹赵老五给了对方一大笔钱,并且还上门提亲,让女孩嫁给了赵龙。

又是花钱堵嘴,又是举办婚礼,赵老五不但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一屁股债。

赵虎知道赵老五肯定拿不出钱来供自己读大学,为了不让母亲发愁,他偷偷去武装部报了名,然后到了部队当兵。

其实赵老五本人年轻时就是个无赖混混,名声很臭。

他有了老大赵龙之后,溺爱得要命,正应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那句古话,把大儿子“培养”得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生二胎的时候,赵老五一心想要个女儿,所以当赵虎出生后,他十分的失望,从小就不待见这个老二。

也幸好是赵老五的不待见,赵虎才没有变得跟他和赵龙一样。

所以赵虎主动选择放弃学业去当兵,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被逼无奈。

赵虎转业回老家之后,因为在部队表现优秀,所以得到了一份给领导开车的工作。

在那个年代,给领导开车的差事绝对是份肥差,不但收入可观,而且也有面子、有地位。

这下赵老五瞬间抖了起来,开始逢人就显摆自家老二有出息,全然忘了自己当年是怎么对俩儿子区别对待的。

赵龙也十分得意,不过他倒不是替弟弟的前程高兴,而是因为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蹭车坐。

因为是专职司机,所以赵虎是可以把车开回家的,这在那个私家车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无疑是非常有面子的。

赵龙也很喜欢车,但他一个无赖混混,又没正经工作,在那个年代想买车纯粹是痴心妄想。

这下弟弟开上了公家的小轿车,他便时不时地蹭一蹭,然后到处去吹牛逼。

当然赵龙是不满足于只坐车的,他也想自己开,所以三番五次地央求弟弟让自己也过过开车的瘾。

赵虎知道自己这个混账哥哥的德行,自然是不会同意,而且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他宁肯搬到单位去住集体宿舍。

这次的惨案,源于赵虎开车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听人说赵龙纠结了一帮人去那家新开的采沙场闹事。

他一看自己距离那家沙场很近,于是就想过去看看,顺便劝劝赵龙。

可是万万没想到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案件没什么复杂的,沙场老板的小弟被判刑蹲了监狱,沙场老板也赔了赵老五一大笔钱。

而这笔用赵虎的性命换来的钱,转瞬间就让赵老五父子俩给挥霍了。

赵老五给自己买了块大金表,又在县城里开了间门市,当起了小老板。

剩下的钱则让赵龙买了一辆轿车,整天开着到处花天酒地。

而赵虎的母亲则因为受不了儿子去世的打击,精神上出了问题。

但赵老五也不管她,直接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知道内情的人们都说,这爷儿俩迟早要遭报应的。

报应很快就来了。

赵龙买车后,在当地混混圈子里的身份地位水涨船高,身边的女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他很快就跟自己的老婆,也就是当年被自己强暴的女人离了婚。

因为有她在的话,严重影响自己到处拈花惹草、四处风流。

离婚之后,赵龙彻底放飞了自我,在那个街上汽车还很少的年代,那辆轿车就是他身份象征,是他到处把妹勾女的道具。

一天,赵龙约了一个女人去开房,女人住得比较远,于是赵龙就开车去接她。

到了地方后,赵龙犯起了烟瘾,一摸兜里烟盒空了,于是就下车去街对面的商店买烟。

下车前他给那女人打了个电话,说车门没锁,让她下楼后到直接到车里等自己。

那女人上了副驾驶,并打开遮阳板,对着镜子开始补妆。

这时就听后座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下去!”

女人被吓了一跳,以为车上还有人,只是自己没看到,可当她回头看的时候,后座空空如也,哪里有人?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定了定神之后就继续对着镜子补妆。

然而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下去!”

伴随着声音的,同时还有伸过来的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女人彻底吓懵了,尖叫一声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跑了。

等赵龙买完烟回来,发现女人没在车里,他给女人打电话,结果却被那女人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顿,搞得他一头雾水。

郁闷的赵龙挂了电话,准备开门上车,但奇怪的是车门锁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他以为是遥控钥匙没电了,于是就用机械钥匙去开锁,但钥匙都快被拧断了,门锁却仍是打不开。

没办法,赵龙只好打电话找拖车,把车拖到4S店去修。

结果车子到了4S店之后,修车师傅用手一拉车门把手,车门就打开了。

赵龙觉得奇怪,就又给那女人打电话,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那女人也缓过劲儿来,就把自己在车上碰到的怪事给他说了。

然后跟他说他的车不干净,闹鬼。

赵龙不信,觉得那女人是瞎说八道。

几天后,赵龙又约到了一个女人,不过这次他没有去开房,而是直接就在车子的后座搞起了车震。

就在车子震动得最厉害的时候,副驾驶的遮阳板哐当翻了下来。

赵龙身下的那个女人看向遮阳板,然后突然瞪大了双眼,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

她在遮阳板上的镜子里看到了一双愤怒的眼睛,而那双眼睛的主人,浑身都是鲜血……

伴随着女人的尖叫,车子突然动了起来,飞快地开了出去,然后一个急转弯,后座的车门被甩开,赵龙光着屁股就被甩了出去。

这件事之后,不光是赵龙,就连赵老五都觉得这辆车不干净。

而且综合两个女人的描述来看,那个“不干净”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死去的赵虎。

赵老五非但没有骂赵龙乱搞,而是指着赵虎的遗像一顿臭骂,骂他死了还不消停。

骂归骂,事情还得想办法解决。

赵老五找了个大师,让大师想办法破解。

大师掐指算了一番,然后叹口气说这事情我本来不想帮你们,但毕竟人鬼殊途,我还是给你请点东西放在车里吧。

于是大师给了赵龙一件桃木挂饰,以及几张符纸,让他按自己的要求在车里放好。

说来也怪,自从车里放了大师给的东西之后,无论赵龙在车里做什么肮脏的勾当,那个满身是血的人影再也没有出现过。

转眼两年时间过去,2004年春天的一天午后,赵龙开车去精神病院给他母亲送换洗衣服,当他开车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困了,于是他低头打开车窗,让冷风吹进来一些,给自己提提神。

然而当他再次把视线看向前方的时候,突然看到在正前方的路当中站着一个人影。

那人浑身是血,对着他用力挥手。

赵龙认出那人正是赵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情急之下往旁边猛地打了一把方向,车子瞬间就冲下了路基,翻到了路沟子里。

神奇的是,赵龙虽然没有系安全带,但是却毫发未损。

等他费尽力气,骂骂咧咧地从车里爬出来之后,惊讶地看到好几辆消防车拉着警笛,呼啸着向前方开去。

后来赵龙才知道,就在距离自己翻车地点不远处的前方,发生了一起车辆连环相撞的惨烈事故,几辆车上的司机和乘客无一生还。

赵龙这才反应过来,是弟弟赵虎救了自己。

并且他也意识到,赵虎之所以救自己,很可能是因为自己是去看望母亲,所以他不顾赵老五的反对,将母亲从精神病院接回了家,悉心照料。

但是赵老五却因此十分不爽,在一次喝了酒之后,大骂赵龙给自己找麻烦。

父子俩一言不合,大吵起来。

越吵越凶,最后竟然动起了手。

赵老五借着酒劲儿,顺手抄起院子里的一把铁锹,对着赵龙劈头就砍。

赵龙吓得拔腿就往外跑,赵老五举着铁锹在后面追,父子二人一前一后地冲出院子,跑到了门外的马路上。

这时恰好一辆疾驰而过的大卡车呼啸而来,将两人同时撞飞了出去……

后记:

这场车祸的后果:赵老五当场身亡。

赵龙断了一条腿,做了截肢手术,成了独腿的残废。

很多人都说,这是赵虎的安排。

留下赵龙一条命,是让他替自己照顾老娘。

对了,撞了他俩的那辆卡车的车主,正是当年那个沙场老板。

当年的惨案发生后,沙场被取缔,他后来跑起了运输。

当地人都说,这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活该。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