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绿茶母女大演宫斗戏,原来绿茶也是遗传,其女必有其母

作者:刘小楼
2022-03-05 09:04

第一集:未婚夫有个青梅竹马,看着憨萌的小胖妞竟然是个绿茶?

市内距离机场二十公里,吴浩一般早上五点就出发了。交往至今,宝芝还从来没去机场接送过他。
这筱筱自己又不会开车,还真是不辞劳苦呢。

宝芝顿时心下了然,看来那天酒席上,自己没看走眼,这丫头是喜欢吴浩。
也难怪,青梅竹马加上少女多情,只是吴浩本人怕是毫不知情吧。

联想到昨晚吴浩收到的微信,宝芝已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估计是看到吴浩和自己婚期将近,暗恋的筱筱忍无可忍,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博一搏,所以昨天给吴浩发了微信告白?
又或者她早就告白了,吴浩拒绝了?
要不为什么非得这一大清早,巴巴的赶去机场,什么话回来说不行呢?

宝芝心里,一直对筱筱没什么印象,不喜欢也不讨厌。此刻却是莫名有了几分羡慕。
羡慕那份痴情,或者羡慕筱筱还能一往情深的去纠缠。


几天后,吴浩回来时,一出机场大厅,便看见宝芝一袭长裙,袅袅婷婷的站在人群里冲着自己甜笑。

吃惊过后,吴浩便被涌上来的幸福感淹没,心里竟有些感动。
毕竟是要结婚了,宝芝也开始对自己越来越关心了。

吴浩不傻,交往这么久,虽说一句也没问过宝芝,但他不是不知道,宝芝心里还有个前男友;也不是不知道,宝芝对自己,合适多过爱情。

可是没办法,谁叫他看见宝芝第一眼,就认定这是自己要抱在怀里,放在家里,一辈子守护的女人。
男人的自尊也好,骄傲也罢,统统拗不过自己那颗想要宝芝的心。

所以,天性乐观的吴浩决定,先抓住宝芝的人,再慢慢抓住她的心。

晚上,吴浩抱着盒冰激凌,屁颠屁颠跑到看电视的宝芝跟前卖乖。一勺一勺喂她。
宝芝有心打趣他,故意捏了把娇滴滴的嗓音叫道:
“浩哥哥,下次你飞的时候,伦家也去机场送你好不好?可是那么早,伦家怕起不来呀?”

吴浩大囧,原来宝芝知道了。
稍微一想,他就明白个大概,只得苦笑,说宝芝有闺蜜真好。赶紧和宝芝坦白。

宝芝猜的没错,临走前一天在床上时,吴浩收到的确实是筱筱的微信。
那条微信把吴浩也吓了一大跳。

筱筱说:
“浩哥,我从九岁起,就开始喜欢一个男孩,从九岁起就盼望着长大能嫁给他。
那个男孩就是你。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求你了。”

刚开始急着和宝芝亲热,吴浩没仔细看,等想想不对,看明白之后,吴浩顿觉头大无比。

且不说筱筱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心里当做亲妹妹对待的女孩子。
就是筱筱肉嘟嘟的外形,也实在不是吴浩喜欢的类型。

更何况,他心里,筱筱还是个黄毛丫头啊,怎么能和自己说这种话?

等他爬在宝芝柔软的胸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他忽然想到,筱筱今年可不也是22岁的大姑娘了。
最初那点头大还有烦恼,渐渐就成了自得。

虽说吴浩从小到大,也没少招惹女孩子为他倾心,可是如此直白的告白,尚属首次。

吴浩在宝芝这里受挫的男人自尊,霎时间又复原了大半。
和宝芝欢爱时,也更是精神焕发。甚至不自觉问出那句,你爱不爱我?

不管怎么说,被一个女孩子深情地告白了,总是件很满足的事。尤其对方还说,从小就痴心不改爱着自己呢。

吴浩心里的愉悦,在一大早在机场看见筱筱时,被打破了。
只顾陶醉,他却全然忘了如何处理。只下意识觉得,自己不该回复微信,当做没看见就好。
却没想到,小丫头竟大清早堵他堵到了机场。

筱筱也没说假话,她确实喜欢吴浩,从小就喜欢。
只是那份感情,懵懵懂懂就一直藏在心里,直到吴浩要结婚了,她这才顿觉天崩地陷。

见过宝芝的明艳动人,筱筱更是又自卑又心碎,自觉无论哪样都和对方没得比。

酒席后,筱筱妈和吴浩妈妈走在一起,两人闲聊,只言片语就飘进筱筱的耳朵。
吴浩妈妈说:
“宝芝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漂亮了。”
这话,让筱筱心里一动。

筱筱是家中独女,从小也是在父母的娇惯溺爱下长大。
学业不咋地,只混个大专毕业,不过言情小说,宫斗剧,倒是看过太多。
这书里最不起眼的女主角,爱的不都是光芒万丈的大帅哥嘛。更何况帅哥见多了花花草草,真爱的都是最平凡的那朵小清新呀。

筱筱结合书中理论知识,认真自我分析了一番,认为自己目前唯一的胜算,就是这一颗活蹦乱跳痴情的心了。
她绞尽脑汁用一下午的功夫,研究出一条最漂亮的微信,发给了她的浩哥。
结果石沉大海,毫无回音,她又拨电话过去,对方已关机。

筱筱纠结了大半夜,这才决定大清早去机场找吴浩问个明白。
只是,小丫头到底是言情剧看多了,一见吴浩的面先玩了个套路。

筱筱一付怯生生的样子问吴浩:
“浩哥,对不起,我忘了你今天的班,昨天晚上肯定会和宝芝姐在一起。
是不是我发给你的微信被宝芝姐看到了?没给你惹麻烦吧?”

瞅着面前怯生生低着头的筱筱,吴浩颇觉无奈,习惯性抬起手,想拍拍她的脑袋。
只是,手抬到半空又落下了,有点尴尬的插进裤兜。

吴浩叹气:
“丫头,你以后不要再说胡话了,我从来都把你当亲妹妹看。有没有你宝芝姐,我都只能把你当妹妹,永远。”

筱筱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这是真的伤心泪。
再抬头,吴浩已经扭头走进去了,边走边挥挥手说:“快回去吧,路上慢点。”

这和书里的情节不一样啊,筱筱泪流满面,傻了,说不出话来。

不能不说,吴浩为人还是颇正派的。只是他这番坦白,让宝芝笑的滚倒在沙发上。

好我的浩哥哥,竟然有人九岁就开始暗恋你,魅力不可挡啊。
吴浩顿时羞了个大红脸,两人打闹成一团。

最终把宝芝压倒在床上时,吴浩正色说:
我不关心别人几岁爱我,我就想知道,你,爱不爱我?
一时间,两人都安静下来。

宝芝看着吴浩的眼睛,那里面有个小小的自己。
她一时间竟有些恍惚,抬手抚着吴浩的脸,搂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脸挨了上去。

宝芝爬在吴浩颈间,轻声一字一句的说:
吴浩,我要爱你。

这边赵筱筱回家后,接连几天茶饭不思。父母问她也是不说,问急了就又哭又闹发脾气。

知女莫若母,自己女儿的心思,筱筱妈哪能不知。她也是打心底里喜欢吴浩,巴不得能和吴家结亲家。

可是事与愿违,女儿刚大学毕业,这才工作了不到半年,吴浩便领回女友要结婚了。

她其实也很后悔,总觉得女儿还小,没有早做打算。
按照两家的关系,早点撮合筱筱和吴浩,没准这会要嫁给吴浩的就是筱筱了。

吴浩独生子,吴家虽说不算富有,但吴浩的妈妈也是家中独女。吴浩的外公外婆,可是在市里老区有一院的房子,眼看要拆迁。
这以后还不都是吴浩的,筱筱要是真能嫁给吴浩,那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筱筱妈心里越想越后悔,不由便有了算计。
再和吴浩妈妈聊起吴浩的婚事时,话里就有了煽风点火,专挑宝芝毛病的意思。

两家相熟好些年,吴浩妈一时竟也没什么察觉,但是听多了,心里对宝芝就越发不喜欢了。

这天吴浩休假,吴浩爸爸电话叫两人第二天去吃饭,说是赵叔叔一家做东。
宝芝和吴浩前一天拍了婚纱照,累到半死,可这种事又不好推掉不去。

她想着都是长辈,特意化了淡妆,穿了条式样保守的连衣裙。

一进酒店包间的门,宝芝礼貌的挨个打招呼问好,筱筱妈亲热的拉着宝芝的手,对吴浩妈说:
“哎呀呀,你看看,你这儿媳妇,可真是漂亮的万里挑一啊。这走在大街上,能把人眼睛都看直了。”

吴浩妈妈笑着敷衍了几句,神色间并不好看。宝芝心里觉得有点古怪,这筱筱妈今天还真是热情呢。

筱筱两只眼睛肿的像桃,坐在那里低头看手机,根本连招呼都没和他俩打。

没等落座,筱筱妈又咋呼起来,对着吴浩妈说:
“你看看,你看看宝芝的鞋,人家年轻人穿的这鞋,跟这么高还是透明的,真是好看呢。
宝芝呀,你个子这么高了,还穿高跟鞋呀,这鞋走路不方便吧?也不便宜吧,得多少钱呢?”

宝芝当天穿了双七分水晶跟凉鞋,比起那种恨天高来,差得远,真没筱筱妈说的那么夸张。
不过,宝芝这下终于是看明白了筱筱妈的用意,不由心里一阵恼怒。

只是宝芝可从来就不是软柿子。她甜甜一笑,半点不犹豫就怼了回去:
“阿姨,这鞋是我爸爸出差,给我和我妈一人带了一双,价格嘛,我还真心不知道。
七分跟不算高,我穿这个高度倒也还合适,要是筱筱妹穿,应该再高一点会更合适吧。”

筱筱妈面色顿时尴尬,强作无事的说:
“不会不会,我家筱筱从来不穿高跟鞋的,那么高的跟她穿了,怕是路都不会走了。”

“哦,筱筱妹从来不穿高跟鞋的么?我上学的时候也不穿。
不过工作以后,着装就比较注意啦,尤其是有长辈或领导的场合,穿着太随便,会被人说没教养的。”

筱筱妈连连讪笑,一时接不上话来。
吴浩轻轻捏了捏宝芝的手指,满脸求饶暗地里和宝芝使着眼色。

其实筱筱也不算穿着随意,就是女孩子爱卖萌,故意打扮的小孩子气。
不过萝莉风可不是人人都能驾驭,穿不好,既蠢又土。起码宝芝就自认自己Hold不住,所以从不敢尝试。

一顿饭吃的宝芝全无胃口,筱筱妈说的都是好听话,可是仔细想,每一句都暗藏杀机。

最可恶,是吴浩妈妈竟然颇为符合。
话里有话的说什么,女孩子结婚后穿着打扮还是尽量朴素低调点好,现在社会这么乱,太招摇容易出事。

宝芝觉得无趣,擦,这是要把宫斗上演到底么?
就算他们赵家觉得吴浩是块宝,也还要看我宝芝愿不愿与你们争抢呢!

宝芝最恨那种口是心非的贱人,偏又发作不得。
这个憋屈,险些憋出内伤。

几天后,婚纱照还没取回来,赵家又出了幺蛾子。

筱筱妈哭啼啼的和吴浩妈妈求助,把筱筱的心思也挑明了。
说是筱筱几天不吃不喝,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求吴浩妈妈看在从小看着这丫头长大的份上,让她浩哥来劝劝她。
就算吴浩和筱筱没有这个缘分,也求吴浩做做好事,劝劝这个妹妹,她谁的话也不听,就听她吴浩哥的。

吴浩把原话转达给宝芝时,宝芝这个气呀!
其实她原本对筱筱并无恶意,只是那天筱筱妈的笑里藏刀,让她十分厌恶。这才连带筱筱一起讨厌了。

笑话,明知道那小丫头要的是你,还要叫你去劝解她?这是还嫌不够事大么?
行,吴浩,你去吧,等着那小丫头脱光了把你堵在床上,你就老实了。

宝芝撂下这句话,扭头就回了自己父母家。吴浩打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吴浩也把这话和父母说了,吴浩爸同意,觉得这种情况下,吴浩还是不要和筱筱接触的好。

吴浩妈却不依,一个劲说宝芝心胸狭隘。
又说筱筱这丫头自己看着长大,是个老实孩子,没那么多心眼,就是死心塌地喜欢吴浩。

一家人讨论到最后,吴浩妈急了,索性对吴浩说:
”我觉得筱筱可比宝芝好,更合适娶回家做媳妇!
筱筱那丫头老实厚道,又对你一心一意,而且看面相也富态,将来保准好生养。
再说,赵家和咱家相熟这些年,知根知底多放心!
你再看看宝芝,那细胳膊腿水蛇腰,怕是身体都弱,将来能不能生还难说呢?
你现在看她漂亮,舍不得,可结了婚就是过日子,我真担心你将来守不住她。
更何况人家父母,说起来都是知识分子,也不知什么教育,把个姑娘惯的没边。
你看看宝芝那身打扮,要多招摇有多招摇。竟然还说她爸给她买的高跟鞋,那么高的跟,我就不信她妈也能穿?
这家风,跟咱们家也太不合适了!“

一番话把吴浩也说的急了眼,撂下一句:“你们谁爱劝,劝去,我不管了!”
摔门而去。

吴浩虽说心里打定主意,非宝芝不娶。可母亲的话,多多少少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而且,想起那天宝芝趴在他耳边说那句,吴浩,我要爱你。他心里更是翻来覆去,不是个滋味。

当晚,吴浩约了两哥们,撸串喝酒,整了个酩酊大醉。第二天一早,吴浩赶去单位上班,竟也没顾得上继续联系宝芝。

宝芝这边心里计算着,吴浩明一早要上班,今晚应该来找自己了。毕竟分手时,两人还堵着气呢。
等了一晚,吴浩全无动静,连个微信也没。
她心里便忐忑起来,难不成吴浩真的傻乎乎跑去安慰那小丫头了?

隔了一天,吴浩才给宝芝打来电话,这种情况之前还从没有过。
宝芝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
吴浩第一句话就是道歉,说自己错了,想了两天想明白了,这事确如宝芝所说,谁去劝自己都不该去。
宝芝便也顺势说,自己那天也是太急躁,不该说话那么冲。

当下两人在电话中就合好了,腻歪一番之后,说定后天吴浩回来,宝芝去机场接他。

吴浩回来那天,宝芝特意梳洗打扮早早候在机场。
两人刚走下停车场,吴浩的电话就响了。宝芝心里一沉,莫名觉得不是好事。

果然,筱筱吃安眠药自杀了,现在医院。吴浩妈妈叫吴浩赶紧过去。
宝芝这个气呀,简直神经病嘛,当下脱口而出:
“这自杀的时间还真是掐着点,丝毫不差呢。”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