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有个女孩被偷窥三年,这个变态把过程写成了书

作者:陈拙
2022-03-05 14:15

今天我要坦白,我做过一件特别变态的事儿——偷窥女孩儿。

前年这时候,我一直在偷窥一个姑娘的朋友圈,就因为她拒绝了我好几次。

这姑娘是个医生,每次我想约她时,她总说和我没什么好聊的:“我没故事,真没什么好写的,你别找我了!”

说这话的人,是医生林大鼻。

当时我正给中奖的读者寄礼物,忽然看到有个人的收货地址是中国的顶级医院。

当时我就意识到,作为全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一定有很多值得一看的故事,就问林大鼻愿不愿意写。

没想到的是,连我这样的男人,都被她冷酷无情的拒绝了。

但没关系,因为常跟某个姓徐的朋友在一起,我也学会了他的厚脸皮,于是我开始无理取闹,死缠烂打,每天嘘寒问暖,朋友圈第一个点赞。

终于,在我不要脸的纠缠下,林大鼻说出了真实想法。

她告诉我,自己的经历都太普通了,没意思,写出来也没人爱看。

我说这玩意你自己说的不算,这样吧,你给我讲讲,要是真没意思,就当我看错人了。

林大鼻想了想,给我讲了两个故事,说她有个病人,肺被白色渣子填满,她为救下这个病人,曾签下“生死状”。

她还遇到过一件无法治愈的奇病,连病因也找不到,病人只能稀里糊涂地等死。

我听她讲完之后,掏出手机,说来来来,你也把手机掏出来,唉对,收款码给我打开,赶紧的——

这叫普通?这没意思?这玩意写出来会没人看?

我今天必须给你转20块钱,就为了让你看看,什么叫为好故事知识付费!

从那之后,我就像个偷窥狂一样,没事儿就翻她的朋友圈,只要看到一句类似“今天太难过了”的感叹,都要强行聊聊到底发生了什么。

俗话说,好女怕缠郎,经过我坚持不懈地“骚扰”,她在天才捕手计划上一共发了5篇故事。

这些故事,曾被全网上亿人看过,几乎所有看过的人,都被打动了。

现在,这些故事就要出版了。

在这本《白色记事簿2》里,不仅有林大鼻的故事,还包含了8个科室,不同医生介绍的12种罕见病。

每一种都是你闻所未闻的——医生与这些疾病作斗争,就像是侦探破案一样,既紧张又悬疑。


有些朋友可能记得,林大鼻在天才捕手计划的一篇故事。

病人小希是一个肺部感染患者,患有一种连全国最顶级医院都无法查出病因的罕见病。

他肺部密密麻麻都是洞,像有什么生物在不停地、慢慢地在吃他的肺。

医生看到他的病例,第一反应不是该怎么救这个人,而是肺都这样了居然还活着。

为救治这个病患,林大鼻求助了一位代号名为“微生物神探”的检验科女医生,王澎。

王澎医生帮小希检查出了真正的病因,把她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但林大鼻发现,作为辅助科室的医生,即使王澎医生救了小希的命,小希依然无法知道她的存在。

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小希检验单上王澎医生的名字。

在同一个故事里,两个人甚至都无法共存于一个段落。

王澎医生生前救过很多病人,但没一个病人知道她的名字,去世时也没病人为她送行。

好在我们的故事发出后,读者们记住了这位医生,这篇故事在全网被阅读了上亿次。

后来我无意中在一个纪念逝者的网站上,看到了王澎医生的名字,有14万人为她点亮蜡烛,给她送行。

该被记住的除了医生外,还有患者。

有天下午,林大鼻突然给我打电话。

当时她刚完成一场几个小时的手术,正靠在医院墙壁上哭。

大鼻是个特别理智的人,很少表露情绪,她觉得对于医生来说,表露情绪会给家属造成影响,不够专业。

但那次,她边哭边说,刚才整个手术楼值守的麻醉科医生,全都飞奔而来,就为了救一个要“争一口气”的男人。

就在刚才,那个男人差点儿就走了。

那个男人叫朋朋。

朋朋患有一种罕见基因病,肺部会生出很多白色渣子,随着病情恶化,那些白色渣子就像水泥,一点点把他的肺部筑满。

他这次手术,就是想在临死前,像正常人一样,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但手术失败了。

朋朋病情恶化得更快,当他得知林大鼻在记录患者的故事时,他想让林大鼻把自己的故事也写下来。

“万一有跟我一样病的人看到,会少走很多弯路。”

林大鼻答应了他,但也提了一个条件——

“一定要等着看自己的故事。”

那时朋朋身体极差,打字都很困难,但仍坚持着一点点的帮我们补充各种细节。

我也想编辑得更快一点,让朋朋在走之前完成心愿,但朋朋的病恶化地太快,只能让大鼻把写了一半的故事先给他看。

我还找到插画师,紧急画了幅朋朋的画像寄给他。

看完写了一半的故事后,朋朋哭了。

当时林大鼻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朋朋说他想说的都在这里了。

他可以被人记住了,也可以用成为故事的方式,去帮助和自己一样的群体。

相对于其他故事,医院故事的记录难度更高。

每发一篇医院故事,都要多花3到5倍的精力。

尤其涉及到罕见病时,要想让其他人看明白,自己得先清楚这些病是怎么回事。

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要把从网上找到的几十万字资料全部消化。

但这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是,你要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和你一样的人,正在遭遇的痛苦——

身体被细菌啃食,全身的皮肉一点点溃烂,想要得到治愈,但这些顶尖医生却连病因都找不出。

他们此刻还活着,但谁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活多久,能不能活到自己故事发表的那天。

但我们一定要记录这样的苦难,记录下消除苦难的医生,也记录经历困难的病人,并希望这样苦难的故事,像废墟中开出的花朵一样,给其他人带来勇气和希望。

而这样的好故事,不该只留在电子屏幕上,也要以书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并更好的流传下去。

当然了,你们比我更先想到了这一点,截止现在,我被催促过568次,要求出书。

相对于其他故事,医院故事的记录难度更高。

每发一篇医院故事,都要多花3到5倍的精力。

尤其涉及到罕见病时,要想让其他人看明白,自己得先清楚这些病是怎么回事。

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要把从网上找到的几十万字资料全部消化。

但这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是,你要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和你一样的人,正在遭遇的痛苦——

身体被细菌啃食,全身的皮肉一点点溃烂,想要得到治愈,但这些顶尖医生却连病因都找不出。

他们此刻还活着,但谁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活多久,能不能活到自己故事发表的那天。

但我们一定要记录这样的苦难,记录下消除苦难的医生,也记录经历困难的病人,并希望这样苦难的故事,像废墟中开出的花朵一样,给其他人带来勇气和希望。

而这样的好故事,不该只留在电子屏幕上,也要以书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并更好的流传下去。

当然了,你们比我更先想到了这一点,截止现在,我被催促过568次,要求出书。

除此之外,书里还有我给你们准备的一个小礼物。

一个被设计过的口罩,帮你们在疫情期间保护好自己,远离疾病。

另外,林大鼻还特地在9千本书上签了名。

那天晚上,我怕她签太多太累,跟她说实在不行打个折,签4000册就成。

结果她偏不,没签完的还说要打包回家继续签。写废我好几根签字笔。

签名只有9千册,能不能抢到,全看你们和大鼻的缘分了。

上一本《白色记事簿》卖出去后,很多人留言说特别感动,看完后又多买了几本,送给自己认识的人,并催促我们赶紧出下一本。

那真是,看完白色1,就想看白色2。

那天晚上,我怕她签太多太累,跟她说实在不行打个折,签4000册就成。

结果她偏不,没签完的还说要打包回家继续签。写废我好几根签字笔。

签名只有9千册,能不能抢到,全看你们和大鼻的缘分了。

上一本《白色记事簿》卖出去后,很多人留言说特别感动,看完后又多买了几本,送给自己认识的人,并催促我们赶紧出下一本。

那真是,看完白色1,就想看白色2。

读完之后,我本来想挑一个重要的朋友,把这本书送给他,后来想了想,还是自己留着吧。

如果遇到困难,就翻一翻。

因为我和所有人一样,都会有面对困境的时候,而这些以生死为前提,以生命为抗争的故事,能教会在困难和逆境中的人,该以怎样的勇气去应对困境,继续向前走下去。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