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山洞里的布娃娃

作者:一二三
2022-03-07 20:07

女孩离奇身亡,而在她死后,更是发生了不少怪事。

让我们进入今天的故事。


张斌的表弟,喝下百草枯自杀了。

表弟今年上大三,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为何会寻短?

张斌赶到医院的时候,正是表弟生命的最后时刻。

表弟的肺部已经高度纤维化,身上插满了管子。

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张斌比表弟大两岁,他们还曾经一起约定,以后一起买房当邻居。

看到张斌来了,痛苦无比的表弟,死死抓住了张斌的手。

表弟已经不能说话了,可他好像还在试图想要表示什么。

张斌凑过去想要听,结果,表弟的呼吸停止了。

他睁大双眼,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斌的舅舅,也就是表弟的父亲一直在自责,说自己平时太不关心儿子了,儿子得了抑郁症都不知道。

张斌很吃惊,他也不知道表弟居然还有抑郁症

明明看上去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会有抑郁症呢?

舅舅拿来了一个日记本,说当时表弟前几天还能说话时,曾经叮嘱舅舅,把这个笔记本给张斌看。

舅舅自己看过,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

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各种计算机代码

张斌明白,这个东西,只有自己和表弟才懂。

他们两个人学的都是编程,张斌看了一下代码,感觉其中好像隐藏着什么。

回到家张斌在电脑上将表弟的代码一一输入进去,终于有了答案。

原来,表弟恋爱了,他喜欢上了一个隔壁高校的女学生

表弟说女孩就是黑夜里的一束光,给他痛苦抑郁的心灵,带来了慰藉。

就在他想对女孩告白的时候,女孩却流露出了厌世的念头。

表弟想要劝导她,可最后自己却被说服一同寻死!

表弟这才买了百草枯,两个人在视频时,一同仰脖喝下了百草枯……

可表弟也有一件心事未尽,需要张斌来帮忙。

他愿意殉情,但希望死后能知道女孩自杀的真正原因。

在代码的最后,出现了女孩的个人信息。

韩雪,20岁,**大学**专业,**县**村人。

张斌看完背后一阵阵凉意。

表弟居然和一个女孩殉情而亡?

而他到死都不知道女孩为何求死?

这个死,也不值得了吧?

但转念一想,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值得或者不值得,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判断。

既然表弟将这件事托付给了自己,他就打算帮助表弟完成这未尽的心愿。

但,寻找真相之路,并不顺利。


张斌来到韩雪的学校后,竟然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崔凯,韩雪的男朋友。

没错,表弟心仪的女孩子,居然有男朋友。

而他的真实身份,则是学校超市老板娘的儿子。

他高中毕业后就在超市卖货,时间长了,认识了韩雪。

其实,更准确的说法,崔凯算得上是韩雪的忠实舔狗

崔凯没有学历,没有身高,没有颜值,唯一能得出手的,就是自己和学校某位领导的远房亲戚关系罢了……

因此,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大学生愿意当自己的女友,实在是上天眷顾。

而崔凯并不知道韩雪喝百草枯的事情。

这几天韩雪确实不见了,他还以为跟从前一样,是耍了小性子,故意躲起来不让自己见到……

在张斌说出韩雪自杀的时候,崔凯气的要打人。

韩雪怎么可能喝药呢?

韩雪这么好的姑娘不可能寻短的!

但当张斌拿出韩雪喝药的视频时,也傻了眼。

他去问了辅导员,可辅导员只说韩雪家里有事请了假,其他的一概不知。

崔凯还是不信,他给韩雪的堂妹打了电话。

崔凯的手机里存着韩雪家人的电话,但从来没有打通过。

在电话里堂妹的哭声中,崔凯才真的慌了。

莫非女友真的……他差点晕倒。

好不容易缓过来,崔凯坐在地上吧嗒吧嗒流眼泪。

他说自己追了韩雪一年,才好不容易得到了韩雪的同意。

每个月崔凯的生活费有1000元,自己只留下200,剩下的都“孝敬”了韩雪。

可现在连韩雪的手都没有碰过,她怎么就喝药了?

张斌也是好一阵安慰,最后和崔凯商量,两个人一起去韩雪的老家看一看。

可刚一到韩雪的老家,他们居然遇到了“鬼打墙”。

韩雪的老家多山,二人到达已经是晚上。

转来转去,张斌发现他们迷了路。

手机没信号,天上没星星,连个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而诡异的是,张斌发现他们一直在“转圈圈”。

经过一棵枯树的时候,张斌特意在上面做了记号,结果过了一会,这棵树又出现了!

二人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他们又累又饿,坐在地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斌隐约感觉到了远处有亮光。

本来他以为是幻觉。

深更半夜,山上哪儿来的光?

可他仔细观察后,那光越来越近,竟然是一个拿火把的丑陋老人

在老人的面部有一个大疙瘩,夜间一看,确实瘆人。

老人见到张斌和崔凯却表现的很冷漠,看了一眼就要走。

张斌等人当然要紧紧跟着,现在老人如同救命稻草一般,一旦老人走了,他们说不定连命都要丢了。

崔凯更是抱住了老人的腿,苦苦哀求,说只要能让他们离开这里,今后一定重金酬谢。

老人无奈只好带着二人在山上转悠,又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一个山洞赫然出现在面前。

张斌本来以为可以下山,结果却来到一个山洞,心中不免害怕。

结果崔凯却不停嗅着鼻子,说什么味道这么香?

原来在山洞口,正架着火,煮着什么东西。

凑近一看,蘑菇汤。

听到热乎的汤水,崔凯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

张斌虽然也很饿,但更多的则是恐惧,他实在不想在这里多待上哪怕一分钟。

可崔凯实在扛不住了,拉着张斌说吃点东西,否则自己真的动不了。

老人让他们稍等一下,自己走进了山洞。

张斌朝里面看去,发现有人影。

过了一会,老人出来,拿着碗盛了两碗蘑菇汤。

山上的蘑菇汤果然不一样,汤底如同奶白色,蘑菇香气扑鼻。

张斌和崔凯也不嫌烫,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全身那叫一个舒服。

张斌问老人里面是谁,老人说是他的老婆孩子。

接着,老人给张斌指了指路,让他们自己下山。

果然,十几分钟后,张斌和崔凯真的找到了下山进村的路。

但进村前,他们看到了外面的田地中,赫然耸立着几个坟包。

风吹过,白幡儿哗哗作响。

张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找到了韩雪的家,却被告知,不让进!

韩雪家看起来完全没有办丧事的样子。

没有花圈,没有挽联,大门紧闭。

张斌敲开门,一个高颧骨的女人探出头,知道张斌的来意后,直接将张斌轰了出去。

“滚滚滚!真晦气!快滚!”

崔凯看过韩雪的照片,说这个高颧骨的女人,就是韩雪的继母。

韩雪的生母早早就去世了,她父亲后来又再婚,还和继母又生了孩子。

崔凯回忆过,继母一直看韩雪不爽,甚至当着韩雪的面就说过,等到她大学毕业就赶紧找个有钱人嫁了。

而现在韩雪却服药自杀了,继母的算盘自然是落空了。

难怪这么生气。

崔凯给韩雪的堂妹打了电话,终于在村子的西头见了面。

堂妹没想到崔凯会大老远来这里看韩雪,还是非常感动。

而张斌也说起了他们上山遇到“鬼打墙”的事情。

听说张斌遇到了那个采蘑菇的老人,堂妹神色有点异常。

堂妹小声说那个老头脑子有问题,最好还是不要接近他为好。

张斌感觉堂妹对老人有偏见,但也没在多说什么。

说到韩雪,堂妹眼泪下来了。

堂妹只知道韩雪喝了药,但具体为什么自杀,自己也弄不清楚。

而张斌说了韩雪继母的态度,堂妹叹了口气,说这也是有原因的。

当地有风俗,对于“横死”的人,家里是不办丧事的。

“横死”的人,据说会对整个家族的风水有影响,甚至带来厄运

韩雪是自杀,就属于典型的“横死”。

当然,尽管没有办丧事,韩雪的尸体,还是埋了。

在崔凯的恳求下,堂妹带着崔凯和张斌去了埋葬韩雪的地方。

坟地位于村子的南边,说是坟地,其实就是乱坟岗,周围一片小树林,里面横七竖八地堆着几个坟包。

走进坟地,崔凯冲着一个新坟头就哭了起来。

“韩雪,你,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哭错了,我姐那个坟在里面呢……”

张斌拉着崔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可他们还没到,堂妹先喊出了声。

“妈呀,这是咋回事?”

韩雪的坟,被扒开了!

看着空空如何的土坑,张斌预感到不对劲,拽起崔凯,和堂妹一起去了韩雪的家。

这次他们终于进了院子。

听说韩雪的坟居然被扒开,韩雪的继母明显吃了一惊。

而韩雪的父亲则皱紧了眉头,蹲在地上不停抽烟。

“叔,这该怎么办?要不要报警啊?”

“哼!报警?报什么警?这就是报应!”

继母叉着腰嘴里喋喋不休着念叨起来,说这就是老天爷在惩罚韩雪。

她还说韩雪肯定是做了亏心事才自杀的,要不然哪个正经姑娘会去寻短?

继母越说越起劲,在她口中,韩雪简直就如同毫无廉耻之人一般。

一直唯唯诺诺的崔凯,忍不住了。

“说够了吗?她人都已经死了!你有完没完?”

继母也愣住了。

但很快,她拿着烧火棍把崔凯和张斌都赶了出去……

现在的局面,确实是张斌想不到的。

不但韩雪自杀的真相没有找到,就连韩雪的尸体,都不见了。

关键时刻,还是张斌想到了办法。

他找到了村里的小卖部,这里是卖烟卖酒卖杂物,什么人都来,当然,也会有各种信息汇聚于此。

张斌购买了一大堆东西,成功得到了老板的几条消息。

前一阵有三四个外地人,都是四十多岁,在村里住过几天。

当时外地人说来这里想做点小生意,可白天却整日待在租的院子里不出来。

倒是晚上有人见过他们。

最后也没听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买卖,人就走了。

张斌还问村里有没有听说谁家丢了什么东西?

老板说没有,还开玩笑说,自己的消息最灵通,谁家下了几头猪崽儿都清楚的很!

张斌回到住处就开始上网搜索。

旁边的崔凯看的云里雾里,不知道张斌在忙活什么。

过了一会,张斌一拍手。

“卧槽,找到了!”

崔凯看到网上出现了信息,是关于掘坟盗墓的。

“**农村盗墓猖獗,而且被盗的清一色是女尸,被盗女尸共计14具……”

新闻中的事发地点,就在韩雪老家的附近。

“盗墓?这跟小雪有什么关系?小雪的墓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啊。”

张斌告诉崔凯,现在来说,女尸就是最值钱的!

其根源,就是结阴婚

张斌的一个朋友是医生,曾经给张斌说过这样的场景。

在某医院的太平间外面,当时时间已经是凌晨,门口却停了不少车。

这些车的目的只有一个,等待女尸。

一旦有女尸出现,不论年龄,马上就有人会和家属去谈。

谈的内容,自然就是结阴婚。

家人去世,家属自然是悲痛的,但马上就会有钱来抚慰伤痛,有的家属自然是愿意的。

而女尸的消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这也就牵扯出了关于医院、殡葬一条龙产业链了。

120急救车上的医生,会第一时间得知伤者的情况,会不会死,对于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医生来说,自然会做到心中有数。

因此,伤者还没到医院,车上的医生就会联系相熟的一条龙的人员来医院等候。

而有的医生,还会和那些需要女尸的“中介”联络。

只要最后“生意”谈成,这些医生、一条龙或者中介,都会有钱赚……

当然,这还是属于“正常方式”的结阴婚。

还有一些人,他们的方式更加“传统”,也更加“极端”。

他们,便是“偷尸人”。

先踩点,确认哪里有女尸之后,就会趁着夜色掘坟盗尸。

然后将尸骨卖给需要结阴婚的人……

从张斌找到的信息来看,韩雪很有可能就是遇到“偷尸人”。

如果真是那样,她的尸体,也许已经和别人“并骨”埋葬了。

张斌和崔凯在村里逗留了两天后,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

事情发生了转机。

一个月后,这几个人被抓了个正着!

团伙里的5个人全部被抓,其中四个人负责挖坟,一个人负责放风侦查。

他们对于附近的几个村子的尸体丢失供认不讳。

看到新闻的张斌,觉得终于可以找到韩雪的尸骨了。

但结果再次让他失望了。

他们所供出的偷盗尸体中,并没有韩雪。

他们确实在韩雪的村子进行了掘坟,但只是挖走了一具老太太的尸骸。

这就有意思了。

韩雪的尸体去哪儿了?

此时,这件事也成了村子里一些人的谈资。

有人说是被一些动物给叼走了。

也有人说其实韩雪根本就没死!

她后来从坑里爬出去了,说不定以后会寻人报仇呢!

事情越穿越邪乎,村里的大人晚上都不让小孩出去玩了。

如果有孩子不听话,一些家长还会拿韩雪来吓唬小孩。

“快睡!要不让村东的韩雪把你抓走了!”

………

两个月后,张斌接到了崔凯的电话。

崔凯说自己最近总在做梦,梦里韩雪全身是血地朝着他哭喊。

他想去韩雪的坟上祭奠一下,问张斌要不要去。

张斌叹了口气,坟里都是空的,这有什么可祭拜的?

他在网上一直没有找到线索,就想着去看看也好。

在路上,张斌给韩雪的堂妹打去了电话,得到了一个消息。

韩雪的父母和继母,搬走了。

也许,他们也受不了村子里的流言蜚语。

来到村子,崔凯和张斌在韩雪的空坟旁简单祭拜了一下。

崔凯跪在韩雪坟前不停念叨,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之情,最后磕了个头,说自己要开始新的生活,希望韩雪不要再去梦里找他……

崔凯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崔凯已经有新的感情了,可总是做噩梦,跑这里是来讨个心安。

离开时,张斌看着雾气蒙蒙的山,想到了那个救过他们的老人,就提议去看看老人。

崔凯一口答应,主动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堆东西。

说来也怪,原本山上都是雾气,张斌还担心会不会找不到那个山洞,可爬到半山腰,雾气却散了。

他们没费多少力气就来到了老人的山洞。

刚到洞口,就闻到了里面传来的蘑菇汤的香气。

尽管他们都吃过东西,可这山野间的美味,还是勾起了他们肚里的馋虫。

张斌先是呼唤了几句,洞里没人回应。

他正想着要不要在等会,崔凯抬腿走了进去。

“咱们跟老人家都算熟人了,不用那么见外啦!”

走进去才注意到,原来有人。

一个人正背对着洞口站在里面,蘑菇汤的香气就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看身形是个女的,张斌明白,这位十有八九就是老人家的老伴。

年龄大了,估计耳朵有些背,自然也是没有听到他们在洞外呼唤了。

“大娘!大娘!你做饭呢?”

张斌靠过去提高了音量。

女人没有反应。

崔凯闻着味道,实在忍不住了,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女人的肩膀。

女人,“啪嗒”一声,倒了下去!

这,竟然是个布娃娃


崔凯正盯着地上的布娃娃发呆的时候,张斌发现,其实在里面靠着山洞壁的地方,还有三四个布娃娃。

这些娃娃,有的高约一米四、五,有的只有一米左右。

衣服破破烂烂,肯定是别人遗弃之后被老人捡来的。

“卧槽,这大爷,还有这个爱好啊……”

崔凯好奇地想要去摸,被张斌拦住了。

张斌感觉不对劲,这些布娃娃怎么看着,如此真实

“嗯?”

崔凯盯着一个娃娃发出了疑问,张斌问他怎么了。

崔凯指了指一个娃娃的衣服,说这衣服怎么看着眼熟……

他拿出手机,翻找起了手机相册。

“啊!这,卧槽……”

张斌看到,崔凯手机相册里,一个女孩穿着和眼前布娃娃同款的黄色衣服。

而相册里,穿衣服的人,正是韩雪……

崔凯不敢动了,坐在地上发呆。

张斌蹲下身手轻轻摸了一下黄衣娃娃,娃娃干干瘪瘪,眼眶处是一个纽扣。在手机光线的照射下,纽扣反射着一种异样的暗光。

“咕嘟咕嘟……”

蘑菇汤沸腾的声音引起了张斌的注意。

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汤水起起伏伏。

张斌拿着手机照过去……

那里,分明是一个头盖骨

“啊!干嘛呢!”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洞口传来。

这声音险些让张斌的手机掉在地上。

一个矮小粗壮的身影冲了过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叉子!

就是那个救过他们的老人!

只是,此时的老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要和张斌二人拼命。

尽管老人手持凶器,但终究以一敌二,最后还是被控制住了。

警察来了之后,这个隐藏多年的具有特殊癖好的老人,才算大白于天下。

老人姓刘,村里的人甚至都忘了他的名字。

刘老汉并没有杀过人,他山洞里的,都是自己从坟地里刨出来的女尸。

老人说自己因生下来面容丑陋,被家人遗弃,从小一个人靠捡拾垃圾长大。

他从未婚配,更不曾有任何儿女,可在他丑陋的面容下,也有着对家庭的渴望。

几年前,因为一次意外,他对尸体有了兴趣。

当时下了好几天大雨,刘老汉路过村外时,被眼前的场景吸引了。

一个坟头被雨水冲开,露出了里面的一具尸体。

该尸体并没有放在棺材里,而是被草席包裹,估计也是“横死”而亡。

女尸已经高度腐烂,全身爬满了蛆虫,一般人看来估计势必会呕吐,可刘老汉却来了“兴致”。

他盯着女尸的私密部位,看着四下无人,直接扑了过去……

最后他直接将尸体扛走,藏在了山洞之中。

之后的几年,他又陆续搬来了多具尸体藏匿起来,分别给她们新的身份,要么是老婆,要么是孩子……

而刘老汉曾经跟着人学过风干牛肉,因此他将一些尸体也进行了风干处理,这样可以保持较长的时间......

而韩雪的尸体,是最后找来的。

因为尸体新鲜,他还将骨头炖了汤喝。

张斌和崔凯第一次上山喝的蘑菇汤,便是用韩雪的头骨熬制……

最后,韩雪的尸骨终于回到了坟墓之中。

只是可惜,她的死因,最终也没有搞清楚。

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何要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