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

实录:在婆家留宿,我悔断了肠

作者:沐桃桃
2022-03-07 20:10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黄芳芳绝对不会跟准婆婆套近乎,吃完晚饭就回家。
 
那样,就不会遇到晚回家的小姑子,也不会给她修电脑重装系统,还顺便聊人生聊理想。
 
但是,没有如果,跟小姑子聊完,准备走的时候,她才发现夜已深。未婚夫李小波都准备好送她回家,小姑子来了一句,都订过婚了,住下来又怎么样。
 
就这一句,她就真的留下来了。
 
自然不是跟李小波同居一室,而是和小姑子挤了一晚。婚前要矜持,这是她的底线。
 
第二天,准婆婆看见黄芳芳出现在卫生间门口,脸上的嫌弃就遮盖不住。在婆婆的眼中,没结婚就住婆家的姑娘,私生活都混乱不堪。
 
黄芳芳觉得冤枉,心里还委屈。恐怕婆婆一开始就没看上她,挑剔她的家庭状况。
 
她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自己凭能力进一家知名企业,工资很不错,经人介绍认识的李小波。准公婆是做生意的,房子有两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据介绍人说,李家人存款保守估计百万以上,更何况李小波考编上岸,条件惹人眼馋。他相亲无数,就黄芳芳走进了他的心,人开朗大方,最主要的是她身材好还漂亮。
 
双方家长愉快地见面,环比同时期遇到的相亲对象,大家都认为,目前这是最好的选择。
 
先订婚,然后问八字择吉日,都是大龄青年,腊月二十六就结婚。
 
在这个确定关系就同居,奉子成婚为时尚的年代,他们俩也算是一股清流。除了偶尔搂抱,还真的没有下一步动作,都说把最美好的事情留到新婚夜。
 
李小波对黄芳芳很尊重,他说他妈从小教育他,没结婚就占女孩便宜的是流氓。都快三十岁的人还装纯,黄芳芳看破不说破。
 
但千算万算她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婆婆话里话外,都在讽刺她没家教,商量好的给二十万彩礼,降到十万,不答应就退婚。

婚礼日期已定,悔婚传出去对女方影响特别大,黄芳芳憋屈地问李小波怎么办?
 
得到的回答是让她别管,一切有他。
 
怎么可能不管,没结婚,婆婆就对她有看法,以后日子怎么过,彩礼的事又要怎么跟父母说,这都是问题。
 
黄家二老很快知道这件事,黄妈阻止了暴跳如雷想上门理论的丈夫。给女儿分析,权衡利弊,得到结论。这恐怕是婆家的一种手段,能降彩礼最好,实在不能少,至少拿捏住儿媳妇。
 
黄芳芳打起退堂鼓,但奈何老妈说李小波条件不错,起码有房子住,比那些按揭买房,还算计女方的人好很多。彩礼少点就算了,也就是走个形式,婆婆不好缠,分开住就行。
 
在黄芳芳犹豫的时候,李小波约她出来,说以前答应过给她买三金,就得兑现承诺。把她带到金店,由着她挑选,这财大气粗的样子真的很男人。
 
李小波说,家里两套房子,他们铁定不跟父母住,以后家务两人共同承担,接着说出那句酸得要死的话,老婆是用来疼的。
 
这番说辞,打消了黄芳芳的部分担忧。婆婆不好缠,但她嫁的是李小波,以后的路还长,她要努力地工作挣钱,为自己的小家庭努力,也让自己多点保障。

想升职加薪,就得增加领导对自己的好感,出差这种事,黄芳芳跑得飞快。出差补贴省着点花,还能有结余,存起来当私房钱也是极好。
 
但这一次要去另一个城市,疫情防控期间必须得做核酸检测。她八点多去市医院门口排队,扫行程码测体温。
 
队伍前边有一对小情侣因为手拉手贴得太近,被门口的防疫人员一顿呵斥。女孩很委屈,争辩两句,立刻引来集体声讨。
 
黄芳芳听这声音很像小姑子,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她,虽然带着口罩,声音身形错不了。
 
陪着她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跟她说两句话就乖乖闭嘴。测完体温,两人牵着手腻腻呼呼的,小姑子还娇滴滴笑起来。
 
看这甜蜜的模样,黄芳芳原不想打扰,但是他们去的医院门诊大厅,而不是去做核酸。明知道不应该管闲事,可压抑不住好奇心,她悄悄地跟过来,远远地看着。
 
小情侣挂完号,去的是妇产科,小姑子伸出手在年轻人胸前捶了一下,听到里面医生叫名字,两人拉着手进去。
 
黄芳芳可没听说小姑子有对象,但看这神情定是怀孕了。婆婆还嫌弃她婚前住婆家,现在小姑子未婚先孕,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她深嘘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赶紧去做核酸,没什么事可以阻止她挣钱的脚步,她也懒得打电话告诉李小波,反正他早晚会知道。

在外地只待一天,黄芳芳就赶回来,低风险区还有核酸证明,是不用隔离。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打电话告诉了李小波,得到允许之后,她拿着采购的土特产兴冲冲跑过去。
 
开门的是李小波,满脸的怒气,公公叉着腰板着脸,婆婆抱着哭哭啼啼的小姑子坐在沙发上。
 
婆婆一见她,声音拔得很高:“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那小子没工作,一看就不是正经人,你哥介绍的哪一个都比他强。”
 
小姑子很倔强:“我就是喜欢他,你们不了解就下结论,这对他不公平。”
 
公公恨不得上去抽她一耳光:“他爹妈都没工作,就一套破房子,你眼瞎吗?”
 
“他们一家人都很好的,不像你们为了少给彩礼……”小姑子的话被婆婆一巴掌打断。
 
李小波赶紧把妹妹拉过来,跟母鸡护鸡仔一样说:“乖,听哥的话,跟他分手。”
 
小姑子脸上巴掌印明显,表情视死如归:“我不!”
 
婆婆捂住胸口坐下来,说:“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我早就告诉你,女孩子要自尊自爱,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才能嫁,他配不上我们家。”
 
小姑子撒起泼,把茶几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扫,哭着跑回房间,关上房门的声音很大,天花板上的吊灯都晃了晃。

没有正式成为李家的一员,黄芳芳觉得自己是外人,脚指头能抠出一个大洞的尴尬。但不服气是真的,她没跟李小波滚床单,没有闹出人命,就被婆婆压一头。小姑子的事情比她严重,就这么过去吗?
 
可大吵大闹对肚子里的孩子终究不好,她轻轻推了推李小波说:“有什么事咱们可以慢慢说,别吓着她,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婆婆的眼珠子都快瞪飞出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黄芳芳暗呼完蛋了,他们竟然还不知道,但说出去的话落地生根,只能老老实实回答:“我去做核酸,看到她去妇产科。”
 
李小波站起来,袖子一撸就往外跑,婆婆赶快拉着他,公公发狂地捶着房门,让小姑子出来说清楚。
 
提前爆雷,黄芳芳后悔中带着报复的快感,她就是要看看,婆婆怎么处理这件事。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