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远嫁的私生女,悲哀

作者:凌霜降
2022-03-11 22:37


定国公府,后院最清静的素心院里,一个身锭蓝细绸衣的嬷嬷匆忙地进了门。
“怎么样了?”吕嬷嬷刚挑起帘子,还没见到老太君人呢,就听到了老太君那听着温温柔柔,实则暗含威严的声音。
老太君丁氏年轻时便是泓京城里以温柔娇美闻名的姑娘家,但到底是世家嫡女,世家嫡女哪有简单的?
便是做为她陪嫁丫鬟的吕嬷嬷,听到她的声音,脚步也不由得轻了三分稳重了三分:
“回老太君,四姑娘确实伤得不轻,太医正在诊治,这一次……”
老太君向来是禁止四姑娘的消息往宫里传的,但这次恰巧太医在府里,又主动为四姑娘诊治,四姑娘的消息少不得要传进宫里了。
四姑娘的身份实在有些微妙,方才吕嬷嬷看着那一盆一盆的血水从四姑娘的落霞院里端出来,这心口也是吓得一揪一揪的。
“知道了。”老太君微微抬手:“去把我私库里那支千年人参,给送过去。”
“送……”送给四姑娘吗?后半句,吕嬷嬷没敢问出口:
“是。有了老太君的疼爱,四姑娘一定能快些好起来。”
“多嘴。去罢。”
“奴婢知错。”
吕嬷嬷认着错,把老太君吩咐的话一丝不苟地执行下去了,那支千年老参,她亲自送到落霞院。
吕嬷嬷是老太君身边的心腹,她走的这一遭,让整个定国公府都震动了。

四姑娘做了什么?她整天浑浑噩噩半傻不傻的,以往不是也经常受伤么?怎么这次从假山上跌下受伤就入了老太君的眼了?
于是,大房国公夫人,二房侍郎夫人,三房翰林夫人,都纷纷对落霞院有所行动起来了。
下午时分,四姑娘刚治完伤还没醒过来,平日里清静得连送饭婆子都不肯去的落霞院,顿时热闹起来了。
各房都送来了珍贵的补药,还有各房主子身边的心腹殷切问询四姑娘的伤势,个个都一脸为四姑娘忧心不已的模样,仿佛四姑娘是这国公府里最受宠最珍贵的姑娘一般,落霞院哪里还有往日的门庭冷落?
谁都心知肚明,这是因为老太君对四姑娘的态度变了。大家纷纷来探望的不是四姑娘,是表达对老太君的拥戴。
不怪国公府的人看老太君的眼色行事的。
老太君丁氏十五岁嫁给定国公世子,后来世子成了定国公,定国公又成了老定国公后,老太君在后宅,也温温柔柔地练出了自己的手段。
再说了,当年老国公爷拼死救了当今圣上的命,圣上不但给老太君封了一品诰命,还给老太君行了谢礼呢。
还有宫里的丁太后,那可是老太君的嫡亲姐妹。丁太后当年落难时,也是老太君不离不弃伸手援助,太后记着老太君的恩,时常派人来接老太君进宫里叙话,年节都赏赐不断,可谓恩宠非常。
今日替四姑娘诊治的太医,原本也是太后派来给老太君请平安脉才恰巧在府里的呢。
而且丁氏生养了三个十分有出息的儿子,整个定国公府,就连老国公爷去世前都敬她三分,整个国公府哪有不敬着她怕着她的?
老太君的地位与手段且不说,还有那个四姑娘可能要封长公主去和亲的传言,老太君时常入宫,极可能知道一点风向,老太君都如此,府里人哪有不跟风的?
而且,落霞院的这位四姑娘,实在是太特殊了。

在定国公府,四姑娘孟娇鸾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定国公府其实是孟娇鸾的外祖家。
孟娇鸾的母亲怀珠郡主孟怀珠,是定国公与国公夫人唯一的嫡女,十分受宠爱。按理说,便是她不在了,也不会对她的女儿不好才对。
可老太君对四姑娘也一直冷冷淡淡的,就是那种养着不饿死不苛待,但也绝不亲近不宠爱的态度。
据说,孟怀珠生下孟娇鸾之后便香消玉陨了,老定国公与老太君痛失爱女,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有云游道士说孟娇鸾命中带煞,与她亲近并非好事,于是对这个外孙女儿并不是多疼爱。
又因为孟娇鸾是孟怀珠与冠军候府的护国将军蒋露白和离后才生的孩子,冠军候府不认这个孩子,所以孟娇鸾只能跟母亲姓。
按理说,这是一个娘没了爹不爱亲戚不护着的小可怜。
但是,孟娇鸾出生那天,孟国公府就接到了一道圣旨,圣旨是当今圣上亲笔所书,说孟怀珠的怀珠郡主封号,等她的女儿及笄后可以继承。
天泓国古往今来,算上前朝共五百多年,有郡主的女儿也封了郡主的,也有女儿封了郡主后母亲也封郡主的,就是没有郡主的女儿继续母亲的郡主封号的。
可这圣旨是皇帝下的,还是亲笔圣旨,君无戏言,谁敢说不行?
国公府只能将这母死父不认的可怜孩子按照府上姑娘的年龄排了四,做为定国公府的四姑娘养着。

落霞院上下对自己姑娘的境地十分清楚,所以对于各房的示好,怀着受宠若惊又小心翼翼的态度来应对。
落霞院的下人不多,两个国公府里给配的粗使丫头,两个大小丫鬟淡云和薄雾,还有四姑娘的奶嬷嬷罗氏。
除了粗使丫头,都是孟娇鸾的亲娘怀珠郡主留下的人。
淡云因为救四姑娘也受了伤,所以接待来客的事由薄雾负责,薄雾比淡云要大上两年,长得端庄秀美,稳重得很,即使落霞院往常冷落,也让人挑不出错处。
孟娇鸾的奶嬷嬷罗氏守在孟娇鸾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她原本出自这国公府,是孟怀珠的陪嫁丫环,孟怀珠和离之后她又跟回来了,孟娇鸾出生后,孟怀珠去世,她就成了孟娇鸾的奶嬷嬷。
世上没人比罗氏更知道孟四姑娘过得有多可怜了。
老太君对她不冷不热,大家也只能对她不冷不热,日常用度倒是不敢缺,那毕竟是圣旨上说要封郡主的姑娘,真冷落了将来宫里那位想起,谁担待得起?
罗嬷嬷觉得,四姑娘最尴尬的境地便是如此。
国公府慢待她吧,有皇帝的圣旨在那放着。
可真说她受什么天恩,这十四年来,不管她出了什么事,受了什么欺负,从不见宫里过问一声。
四姑娘在府里的地位不如大房嫡出的大姑娘三姑娘和二房嫡出的二姑娘,三房嫡出的五姑娘,甚至连二房庶出的六姑娘都比不上。
身为怀珠郡主的女儿,这种日子着实不算过得好。
今日受了这么重的伤,要不是老太君的心腹嬷嬷过来看了两趟,还送来了千年人参,整个定国公府上下,怕是都不会知道四姑娘受伤了。
这次老太君怎么对四姑娘如此关心了?
第二日一早,落霞院上下跪在地上接了圣旨,终于知晓了原因。

“老太君,长公主身上有伤未醒,您代为接旨吧。”
传圣旨的是陛下身边最得力的于愧海于公公,据说他的年纪比当今陛下还要大一些,应该也四十多了,但他看起来才三十左右,一张白面长得精致,到底已不是男人,所以阴柔美极重。
“臣妇接旨。谢主隆恩,万岁,万万岁。”定国公府上下黑压压地跪了一地,连老太君都跪下了。
正主儿孟娇鸾自己受伤昏迷不醒,这接圣旨的事,按理由府里的男人主理,可老定国公已经去世,近日天泓国兵败,正与腾格国和谈,朝廷事多,定国公孟怀庆,礼部侍郎孟怀仁,翰林学士孟怀瑜都忙得不着家。府里倒有一个官职不大的庶子在家,但他也不够格呀,所以,这册封定国公府四姑娘孟娇鸾为护国长公主,前往上国腾格国和亲的圣旨,便由一身诰命服的老太君接了。
定国公府里的其他人不知道各自心思如何,落霞院的罗嬷嬷,淡云与薄雾却都呆住了。
这十四年来,除了出生那天的圣旨,宫里那位对四姑娘不闻不问也就罢了,这一问起,便是要将四姑娘送去那狼群环伺的苦寒之地和亲?
这与送四姑娘去死何异?
特别是罗嬷嬷,悲中中来,一双眼都赤红了: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四姑娘,小姐呀,我可怜的小姐呀。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小姐!四姑娘可是他的……唔!!”
罗嬷嬷叫的小姐,是孟怀珠。
眼见罗嬷嬷要情绪失控言语无状,老太君一个眼色,她身边的两个身强力壮的嬷嬷赶紧捂着罗嬷嬷的嘴,将人拖了下去。

“是老身管教不严冲撞了公公,实在是失礼了。”老太君陪着礼,吕嬷嬷赶紧上去给于公公塞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
“不妨事。只是老太君可也得记住,从今以后便没有什么四姑娘了,只有护国长公主。咱家这就回宫给陛下复命,咱家相信有老太君的照顾,一个月后,长公主的伤也好全乎了。届时长公主从定国公府十里红妆出嫁,定叫这泓京城里的姑娘个个都羡慕咱长公主的风光。”人一直到出嫁前都会在你们国公府,可别出了什么事,出了事,整个定国公府都好过不了。
“长公主出嫁,自该如此。”老太君微笑,恭敬地应下了。
这意思是,只要活着到出嫁那日便好。
在后宅里,想要一个没什么地位的姑娘安安分分,老太君有的是手段。
这日之后,泓京城的天空晦暗不明,连日不开,直至长公主出嫁这日,才出了日头。
不过这日头短暂,才半日而已,便起了风雨,先是绵绵细雨,之后风紧雨急,终成磅礴之势。
这可是和亲公主出嫁的吉日,如此大雨,或……恐有不祥?
但大家心里只有这个念头,没有人敢说出来。
暴雨如注,此时泓京城内,家家闭户不出,无人知晓泓京城外五十里,风雨大作,刺客出没。
送亲队伍早已被打乱,侍卫们奋力抵抗,无奈刺客们个个武功高强,除了送嫁将军蒋雨白与几名副将能抵挡外,一时都护不上公主的鸾驾。
“姑娘小心!”
伴随着淡云的这一声呼喝,孟娇鸾狠狠地撞倒在车厢的角落,头也不知道撞到了哪儿,一道血痕从光洁的额头蜿蜒而下,再配上她略显呆滞的目光,十分吓人。
然而还没等淡云去扶,一支利箭刺穿了车厢一侧射了进来,没入了东面车厢的内侧,露出来的一点箭头上,还隐约带着蓝光。
这是抹了毒的箭头。
车厢外,打斗更激烈了,淡云一度以为,这次她们姑娘是真的活不成了。
若是普通打劫,谁在箭头上抹毒的?
一个月前姑娘落水,整整烧了七天,太医来了,名医也请了,可一碗又一碗的药灌下去,姑娘还是整整病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姑娘日日昏沉地半醒半睡着,被封了长公主时没清醒,办嫁妆时也没清醒,直到被扶上了和亲的鸾驾,还是没完全清醒过来。
可便是这样了,才离开泓京城没多久便遭遇了刺杀!



姑娘真的好命苦。
淡云受了伤,她小心翼翼地把姑娘往榻几下的缝隙藏了藏,用整个身体护住了她。
淡云是怀珠郡主捡来的孤儿,她是有点身手的,这身手还是郡主教的呢。
可乱箭无眼,她还是受伤了,中了两箭。
淡云比孟娇鸾大五岁,怀珠郡主和离后,就把她带回了娘家,孟娇鸾出生后怀珠郡主没了,老太君倒也没把她身边的人给别人,淡云这才有机会侍候在小主子身边。
雨声更大了,外面的打斗声不知道是渐渐没了还是渐渐远了,有人向马车走了过来,淡云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四姑娘,以身伏地将她紧紧护在身下。
她觉得,这一次,四姑娘是躲不过去了。
染血的车帘被一柄剑挑开,淡云的头上也被箭羽擦了个口子,鲜血正潺潺而下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只看到那是一柄黑色的剑,持剑的是一个身着黑衣蒙面的男人,他武功最好,是刺客的头,他要负责亲手杀掉这长公主,保证任务不出任何意外。
那男人似不满被淡云看着,手一挥给了她一掌,下了死手。
天太黑,车厢里更暗,他只见过长公主的画像,不知道这一掌拍死的是谁,但长公主就在这车厢里,反正只要他把车厢里的女人杀光,那长公主自然也活不成了。
蒙面刺客很有经验,看得出来淡云在榻几下藏了人,这榻几的长度,藏个正巧,八成就是长公主。
蒙面刺客冷笑一声,带着一身风雨上车,打算扯开淡云的尸体,一剑解决了藏在榻几下的女人。
那支抹了幽蓝剧毒的箭,就是在他翻开淡云的尸体的时候插入他的心脏的。
时机与位置都选得刚刚好,一击毙命,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到是谁出手,只知道,握着箭羽另一头的,是一只纤细白嫩的素手。
那只手的骨骼极纤细,有点像个瘦骨伶仃的孩子,可那冷白细腻有如发着莹莹珠光的皮肤绷得极紧,似乎充满了愤怒的力量。
这是谁的手?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速度与杀气?

是谁杀了刺客?
四姑娘被封长公主去和亲,
还会有命运的转机吗?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