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 短篇故事

靠着铁链拴住的「妻子」,他成了网红

作者:安知
2022-03-11 22:40

大前天是国际劳动妇女节,一向注重节日仪式的我,早早蹲在直播间,给老妈抢那套她很喜欢的护肤品。


各大直播间举着女神节大促的牌子,好不热闹,喧闹的节日氛围里,好像已经没有人记得,


就在前几天,陕西铁笼的话题还挂在热搜榜上。


他们都叫我“小花梅”,我来自云南,一路辗转来到徐州丰县。


在成为他的“妻子”,八个孩子的母亲之前,我曾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


我不知道云南离丰县有多远,我只晓得,我好像被不同的人卖了三遍。


最后我落户在了徐州丰县,成为杨某侠,一个被铁链拴住的女人,一呆就是24年。


别的女孩子可以好好地上学,可以穿着舒服漂亮的衣裳,明媚阳光地走在路上,路过我面前。


我不行啊,别人都说我疯疯癫癫,我被牢牢地看着,一步也不能走出这个家。


天寒地冻的大冬天,我穿着单衣,瑟缩在墙角里看天。


全身上下,好像只有我的眼睛是自由的。


有人叫我八孩妈妈,因为我生了八个孩子。


好像这就是我在周围世界里“最大”的存在感了。


大部分人觉得我精神不正常,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愿。


到最后,连我自己也这样认为。


疯疯癫癫其实挺好,至少比清醒的时候好。


我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我被结婚,我被拴着铁链,我牙齿脱落营养不良,就这样过了好多好多年。


直到我的“丈夫”成了网红,他享受着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和关注。


我这个“八孩妈妈”也被推上了热搜。


我的身世,我的遭遇,我的苦难,在一波三折后,终于被揭开。


我好像被解救了,在被拐卖24年之后。


我的铁链被好心人摘下,可好像又没有完全摘下。


身上的铁链没有了,可是心里依然印有深深的勒痕,这勒痕里,刻着这24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清醒的时候,钻心地疼。


外面的太阳真好看啊,可是一身病痛,疯疯癫癫的我,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我今后的人生。


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


可我不是,我只是众多被拐卖被侵害的女性里还算“幸运”的那个。


在我“丈夫”的直播里,我叫小雨,是一个他捡来的“来路不明”的女子。


刚被他捡到家里时,我曾试过逃跑,被他抓住捆在凳子上三天三夜,直到现在,我的腿上还有深深的淤痕。


我的“丈夫”说他爱我,怕我离开这个“家”,所以造了个铁笼,把我锁在里面,他去哪儿我去哪儿。


他打我,骂我,把我关在山洞里面,后来我的精神也不太好了。


我怕见生人,偶尔身上有伤,神情呆滞,东躲西藏。


我给这个“家”带来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惜那个女孩,还没起名就被卖给了邻村。


在我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想,曾经的我会是谁,来自哪里,有着怎样的生活。


可惜我脑子不好了,被打了太多次,我记不起来,找不到家了。


我的“丈夫”好像对此很满意,他说起卖女儿的举动时,甚是得意。

有人为了救我把我推上了“热搜”。

有人说这些都是为了博取流量所编造的谎言。

是啊,世界上本不该出现“小雨”这样被迫害的人生。

她们叫小花梅,叫小雨,或许她们也可以叫小娟,小美,因为她们是众多没有姓名的女性之一。


谭维维的《小娟》里唱着:


我们的名字不叫小娟,化名是我们最后的防线,社会新闻,耸动版面,双眼打码照片……


在她们没有被看见之前,人口拐卖只是一串数字,一个出现在书本电影里的故事。


直到被报道,被公布在社会新闻头条,越来越多的人目光聚集在了这一点上。


她们成了活生生的案例,成了被系着铁链瑟缩在墙角,被锁在铁笼里疯疯癫癫的女人。


我们距离小花梅又有多远呢?


可能只是一个闷棍的长短,可能只是出门买菜的那段距离,也可能是一个好心帮助陌生路人的瞬间。


被诱骗,被拐卖,被强行带走,我们被抹去名字,成了人贩子口中来路不明的女子。


从某一角度来讲,我们都有可能成为“小花梅”。

电影《盲山》讲述了一名女大学生被人贩子拐卖至某“法盲”山区,多年后才被解救出来的故事。


我们无法想象被拐卖的女性要如何生活,因为我们不曾经历过。


知乎上有个问题:被拐卖之后如何自救。


高赞回答是,绝大部分都是逃不掉的。


你会被无时无刻的监视,被殴打,凌辱;


不让你穿衣服,村里人都是一条心,所以求救无门,就算侥幸出了村子,也走不出深山。


大多数女性都会被折磨疯掉,甚至最后连自己的家庭和名字都记不清了,只有极少数能被成功解救回家。


从这一角度来说,小花梅24年后被解救,居然还是“幸运”的。


但她会是最后一个吗?我们都不敢保证。


不过值得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转移到了“小花梅们”身上。


不少地方都在全面深入排查整治侵害妇女儿童、精神障碍患者、残疾人等群体的权益问题。


两会期间,更有不少提案与此相关。


“建议扩大拐卖收买共同犯罪打击范围。”


“建议对严重拐入地进行移风易俗。”


“建议对被拐妇女进行后续救助。”


“建议拐卖妇女儿童买方定罪适同绑架罪。”


正如网友们所说,天下无拐并不能只靠某个地方,某个部门的关注,也不能只是一阵风,吹过就没有了。


它应该成为社会长期关注和解决的一个焦点,成为法律关注的重点。


我们希望的是,小花梅们的泪水没有白流,她们的痛苦也不会被人遗忘。


她们的经历应该时时刻刻敲响关于人口拐卖的警钟,也能让更多女性不要再踏入她们走过的血泪之路。


国际劳动妇女节,比起轻飘飘地喊几句女王,女神,我更期待的是:


每一个普通女性,都不用担心被诱骗被拐卖被掳走。


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愿天下无拐。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