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此间春色

作者:常安
2022-03-12 07:41

你,见过花开吗?
云飞长空,旭日霁峰。在院内晒着太阳的我,看着面前摇曳的花姿,思绪随着春风逐渐弥散开来……
每当春意在大地上蔓延开来,雪隐峰都会收获一份特殊难得的礼物。
雪隐峰,一个令无数自由无畏的旅人心驰神往的地方。正如其名——雪隐,西风一过,此片天地便隐匿于冰雪之间,天地一白。
这是旅人心中所憧憬的奇幻与浪漫相碰撞的伊甸园,然对我们而言,则是无尽的寂静与无穷的严寒。因此,相比裹挟走万物生息的凛冽玄冬,我们对驱逐走湿冷阴霾的春日暖阳持有一份更为独特的情意。
雪隐峰的春天来得很晚,因而人们更将其捧为和璧隋珠。于凛冬散尽、连天冰雪消融之际,大家似乎格外喜欢种花。阿伯家种了,三叔家也种了,但最好看的,还是儿时对门阿婆门前的花。碧绿的新芽映衬着娇嫩的鲜妍,虽不足以称为灼灼之态,却也分外娇俏可人,微风乍起,满地春意荡漾起来。

阿爹说阿婆是教书的,我却常向玩伴们介绍她为讲故事的,她时常穿着厚厚的毡衣,抱着我在火炉旁讲故事。
“每个人养好自己的花,是很值得骄傲的。”
“诶?可是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花啊?”
“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如白日出岫一样,轻松的拨开了这个话题,却未曾拨开我心头的迷雾。
养花很难吗?
于是我去屉子里翻来了种子,找了个小盆,开始了“种花大业”。
也不知这是哪一种花的种子,或是凌霄花,或是绣球花,我不知道,只是简单的将它称为——我的花。
将种子严实埋入土中,置于窗台,却因三心二意疏于照料,只在两周后收获干土一盆。
于是,换新土,放新种,重新开始。每天浇水,每天松土、白日沐浴阳光,晚上入屋保暖。本以为终于可以收获芳香漫盆,可小盆却一个月仍无丝毫起色。
正当忧愁之时,一个念想浮至心灵。自尊心驱使我又将阿娘种在院子里的花偷偷挪至我的小盆,一天到晚守着它,生怕它缺少爱与阳光。可令我崩溃的是,花儿竟又以极快的速度枯萎,只余下一盆毫无生机的枯叶……
雪隐峰的春期并不长,就这样,直至那年冰雪再一次降临,小盆依旧只是小盆,并没有变成小花盆。阿婆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我的养花大业,笑着调侃我是“春天杀手”,坚持要教我养花,被我红着脸大声拒绝了:
“养花太难了,养花才不会让人开心!!!”
……

今年的雪隐峰,春的信使依旧来得很迟。待东风一过,院内又是一片花开满地,烂漫一园的好景。
当年闹的笑话,现在想来也觉得着实幼稚可爱,不由发笑。当时只单纯认为是因为花难养,人们才会因为花开而骄傲。现在,满园春色无一不是当年“春天杀手”双手所植,我才知晓阿婆未尽之言。
“养花不难,却着实值得心欢,不是因为花难养,只是因为朔风之后,有花是为我而开。”
此间春色,便是最好的礼物。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