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1997年横断山脉“超自然山难事件”秘闻

作者:钱三
2022-03-11 22:52

很多人相信万物有灵,我也信。

而且我不觉得万物有灵是种迷信,相反,我认为这是一种科学辩证的观点。

持反对观点的朋友别急着反驳,先看完今天的故事再说。


中国的山脉分布,大多数都是东西走向,南北走向的相对较少。

横断山脉就是其中之一,它不但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南北走向山脉,同时也是中国第一、第二地理阶梯的分界线。

这条纵贯南北、横断东西的山脉群落,不仅有诸多高耸入云的大雪峰,也有着许多鲜有人踏足的神奇秘境。

接下来的故事,就发生在横断山脉的深处。

1997年的春天,位于横断山脉深处的一个藏族小村子里,来了几个背着大包的外地人。

他们是来登山的。

但是他们一进村子,就奇怪地发现村里的藏民看他们的眼神十分不友好。

甚至有腰插藏刀、表情彪悍的村民拦住他们的去路。

这支登山的队伍一共五个,领队的是个成都人,外号叫兔子

其余的四人都来自上海,他们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兔子,并雇了他作领队。

四名上海人里年龄最大的叫阿布,这次的登山行动,就是由他发起的,但他却是四人里登山经验最少的。

他们之所以来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小村子,一来这里是去他们准备要登的雪山的必经之路,二来他们也想在这个村子找一位当地的向导。

兔子虽然号称登山老炮,对横断山脉十分熟悉,但这个村子他从未来过,而且这里地形十分复杂,如果没有本地向导,他也不敢贸然上山。

所以他虽然对村民们的异常反应感到奇怪,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跟他们打招呼。

兔子让阿布他们留在村口,自己顶着藏民们刀子一般的目光在村子里转了一圈,结果碰到的人没一个会说汉语的。

而且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有好几个藏民看到阿布之后,脸色变得格外难看,那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似的。

眼看天色渐黑,兔子想找一户人家借宿,可平素里十分热情好客的藏民们,竟然没有一户人家愿意收留他们。

甚至有的人家的男主人看他们想要往自家院子里进,竟然把腰里的藏刀都拔了出来。

无奈之下,兔子只好带着阿布他们在村子外面找了处地方,扎帐篷露营。

出师不利,这让兔子感到很沮丧,也很没面子,于是在晚饭后,他来到阿布的帐篷,跟他商量要不要更改登山路线,或者干脆换一座山攀登。

阿布三十多岁,身材瘦削,皮肤白皙,有着南方人特有的腼腆和含蓄,但他听完兔子的建议之后,却表现出了跟他外表十分不相称的坚决。

他坚决不同意兔子的建议,并明确地说非此山不登。

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他都不会更改自己的计划。

兔子有些犹豫,笑着问阿布说你该不会是间谍吧?为啥非得登这座山呢?

他这么说并不全是玩笑,因为介绍他们认识的朋友说过,阿布曾经在国外留学多年,回国后的这几年也没有正式的工作,平时就是痴迷探险和登山。

而且兔子看他的登山装备,全都是非常昂贵和专业的外国品牌,这些东西在当年,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搞得到的。

兔子曾在西藏当过边防兵,这点政治敏感度还是有的。

谁知阿布听了他的话居然笑了,然后从背包里摸出一张照片给他看。

那是一张两个人的合影,其中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很明显就是阿布,而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则身穿军装,眉宇之间竟然和阿布有八九分相似。

兔子指着那个穿军装的年轻人,犹疑地问阿布说,这……是你的哥哥?

阿布点点头,对兔子说这是他的亲哥。

他哥当年曾在横断山区当兵,退伍后便迷上了登山,七年之前,他曾经组织了一支民间的业余登山队,来到这个村子,准备攀登雪山。

但他们的队伍出发不久就遇到了古怪的恶劣天气——当时明明是盛夏时节,而且他们当时攀登的高度也远远没有到达雪线,却突然遭遇了暴风雪。

因为是夏季登山,阿布哥哥他们并没有携带足够的御寒装备,于是只好紧急下撤,可当队伍撤退到安全地带的时候,队伍里的人竟然发现阿布哥哥不见了!

众人经过短暂修整,马上兵分两路,一路到山下去报警,寻求救援;而另一路人则重新沿着下撤路线原路往回,寻找阿布哥哥的下落。

可惜的是,他们只在一处断崖边找到了阿布哥哥的一只登山鞋。

救援队赶到后,迅速重新展开搜索,但一连找了好几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山区的雨季到了,救援工作只能终止。

哥哥失踪后,家人一直没敢告诉正在国外读书的阿布,直到两年之后,到了法律规定宣告死亡的日期,阿布也正好毕业了,家人这才通知他回国。

哥哥比自己大七岁,从小就待自己最亲,所以阿布当时就发誓,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他,哪怕是他遗体的下落。

而在阿布的内心深处,也一直都不愿意相信哥哥已经不在人世。

因为他听人说意外死去的人都会给自己最亲的人托梦,可他这么多年,愣是一次都没有梦到过哥哥。

所以在他回国的这几年中,一直都没有找工作,而是一边跟着父亲照顾家里的生意,一边学习和训练登山的技能。

听完阿布的故事,兔子只感到鼻子一阵发酸。

他拍拍阿布的肩膀,跟他说兄弟你莫难过,你的忙我就是一分钱不要也帮定了,虽然我不认识你哥,但既然我们都当过兵,那就是战友,战友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明天说啥子都要想办法找到向导进山。

第二天一大早,兔子让阿布他们留在营地,自己一个人跑到山下的镇子上去打电话找关系。

他把自己认识的所有关系全都找遍了,终于经朋友的朋友介绍,联系上了当地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

他把阿布的故事讲给那位工作人员听,他也颇为感动,然后就和兔子一起回到了村子里。

他们一进村子,就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小跑着迎了上来,连连向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问好。

兔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汉子是村里的村长,而他竟然是会说汉语的。

兔子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当即就质问村长,你们昨天为啥要这么对待我们?

他越说越气,从阿布那里要来他和哥哥的合影,对村长说你晓不晓得人家大老远从上海过来,就是为了找他哥哥的!

村长看着那张照片,表情十分尴尬,他用蹩脚的汉语说了半天,终于把实情说了出来。

他说自己确实认识阿布的哥哥,所以昨天见到他之后才会十分惊讶。

七年前,阿布哥哥他们来到村子里说要登山,但是自己当时就拒绝了他们。

他对阿布哥哥说,你们要登的那座雪山,虽然不像横断山脉里那些著名的雪山一样有名,但也是他们这里的神山,山上住着守护神山的神灵。

阿布哥哥队伍里的人一听村长的话,好几个都哈哈大笑起来,说你这纯粹是封建迷信,一座普通的雪山而已,哪里有什么神灵?

村长说你们汉人不懂,但这是我们祖祖辈辈都信奉的事情,我可以给你们当向导,去登旁边那座低一些的雪山。

队伍里的人笑得更厉害了,其中年纪最大的队员对村长说,我尊重你们的信仰,但我不相信什么山神,这就是一座普通的雪山而已嘛。

再说了,山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人类就是要征服它们。

村长一听就火了,赶紧让他闭嘴,因为他的话太不恭敬,会激怒山神的,到时候山神就会给他们村子带来灾难。

村民们知道了那人说的话,纷纷怒目而视,还有好多村民都纷纷跪下来,对着雪山虔诚地跪拜。

阿布哥哥毕竟当过兵,知道民族政策,于是就劝那个队员不要再说了,然后跟村长说他们要商量一下。

他们讨论了一晚上,大家的意见始终难以统一,而那个年纪最大的队员根本不信邪,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另一个队员一起,出发登山去了。

阿布哥哥知道后,赶紧带着队伍里的其他人去追,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村长十分同情地对阿布说,既然你是来找人的,我可以给你们做向导,但你们得答应我不能登顶,我只能把你们带到当年你哥最后失踪的地方。

而且,你们的所有行动必须听我的。

因为你哥他们当年不停劝告登山出事后,我们的村子一连三年不是山洪就是泥石流,而且我们的牛羊也离奇地死了很多,这都是山神降给我们的灾难。

阿布同意了。

第二天,兔子和阿布他们五人,加上做向导的村长,一行六人骑着十匹马(其中四匹马拉装备)就出发上山了。

然而进山后的第一天,这支队伍就接二连三地遇到了诡异至极的事情。

首先,队伍里除了阿布、兔子和村长之外的三人同时出现了高反的情况。

当时他们刚刚到达海拔三千米左右的位置,而这三人全都是有着丰富登山经验的老鸟,并且他们都不是第一次来到高海拔的地区登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高反的情况。

一开始阿布以为他们是爬得太快,于是让大家原地休息,可是越休息,那三人的情况就越严重,甚至都开始出现眼球出血的症状。

这种情况非常危险,所以阿布决定让兔子带着他们三人紧急下撤,回到村子里等自己下山。

兔子观察了他们三人的情况,觉得他们是可以自行下撤的,而且他也不放心阿布,于是就让他们先走,自己则继续陪着阿布往上走。

三人心有不甘地往回返,结果走出没多远,就发现高反症状居然彻底消失了。

三人立刻用对讲机跟阿布联系,让他们等一下,他们要重新一起登山。

结果他们三人掉头往上山方向走了没几步,高反现象再次出现,而且比之前的更为严重。

甚至其中有一个人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看到一个人形的黑影躲在不远处的树丛里,正在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当他喊另外两人去看的时候,那个黑影居然又瞬间消失了。

三人全都不敢再往上走,并且用对讲机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阿布。

阿布听完,安慰了他们几句,让他们赶紧下撤,然后自己的内心也悬了起来。

因为那名队友出现的“幻觉”,他自己也遇到了。

这就是阿布遇到的第二件诡异的事情。

其实他们出发后没多久,阿布就觉得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他回头查看了好几次,其中有一次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

不过他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可是听了队友所产生的“幻觉”之后,他意识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为了不引起村长的恐慌,阿布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走到下午四点来钟的时候,村长对阿布和兔子说得找地方扎营了,要不一会儿天黑了不安全。

可阿布还想继续往前走一段,于是就跟村长商量,能不能再多走半个小时再扎营。

村长看看天色,确实还不算晚,于是就答应了。

而他们遭遇的另一件诡异的事情,接下来就发生了。

村长惊讶地发现,他们居然迷路了。

并不是走错了路,而是原本的路不见了。

用村长的话说,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发现眼前的地形全都变了,就像是自己从没来过这里一样,感觉哪里都十分的陌生。

村长慌了,他要求马上停止前进,说这是山神发怒的征兆,他们必须往下撤。

可这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山上突然开始起雾,雾气又浓又白,很快他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甚至连近在咫尺的彼此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各自的声音。

这种情况不但是村长和兔子,就连登山经验不那么丰富的阿布都意识到了极度的不对劲。

这种雾气如果出现在低海拔的山谷密林地带还算正常,可这里已经是海拔四千米左右的山腰,山风劲烈,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大雾呢?

而且大雾之中,阿布还隐隐听到了似乎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而此刻他们三人都是骑在马上的,怎么会有人的脚步声?

他们的马也慌了,开始不停地喷鼻子,并且焦躁地转圈。

这里山势陡峭,脚下都是破碎的乱石,万一马匹失足,他们就会连人带马滚下山去。

关键时刻,村长让阿布和兔子都不要慌,赶紧下马,然后蹲下身子,听声音往他的身边凑。

好在他们三人相距不是太远,片刻之后就聚到了一起,终于能看到彼此了。

村长从身上摸出一根绳子,将他们三人连在一起,然后一步步地往下山的方向走,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走出了浓雾,到了一处地势相对平缓避风的地方。

然而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而且危险也并未消除,因为村长仔细查看之后,发现这地方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所以也不敢贸然行动,只能就地扎营。

他们的帐篷等装备都在马背上驮着,每人只背了一个随身的背包。

此时三人早已精疲力尽,村长让大家把背包里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然后背靠山壁紧紧地挤在一起。

接着他们把背包用刀割碎当燃料,点起一个小小的火堆,静静地等待天亮。

不知不觉间,他们三人渐渐都睡着了。

半夜里阿布被冻醒,他发现火堆已经灭了,往旁边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村长和兔子竟然都不见了!

阿布猛地站起身来,正惊惶无措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影。

光线太暗他看不清楚那人的样子,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村长或兔子。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阿布觉得那人似乎没什么恶意,便大着胆子朝他走了过去。

但阿布越走越心惊,因为随着距离变近,他越发觉得那人的身形像极了自己的哥哥。

“哥?!是你吗?”

阿布终于忍不住,轻轻地喊了一声。

话一出口,那人影迅速回头,猛地朝山下跑去。

阿布愈发认定那人就是自己的哥哥,于是快步跟了上去。

跑着跑着,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看了阿布一眼,接着就凭空消失了。

阿布心急如焚,加快速度就冲了过去。

然而当他冲到近前的时候,却发现那人消失的地方竟然是一处悬崖。

可是他已经停不住了,整个人笔直地坠落了下去……

阿布醒了,发现天已经亮了,原来刚才的情景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可下一秒,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自己竟然深处一处山谷中,旁边是成群的牛羊,他们的马匹就在不远处悠闲地吃草,身前则是一条高山融雪汇成的小河。

看这地方的样子,应该是山脚下了,而且距离村子不会太远。

可他们昨天露营的地方,明明是在半山腰啊!

再往旁边看,只见村长和兔子居然也在,他俩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而且很明显都是刚睡醒的样子。

阿布跟他们一聊才知道,他们两个竟然也都做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梦,然后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身处此地了。

三人交流完,全都惊讶不已,难道他们真的遇到山神指路,并且在梦游的状态下连夜安全下山的吗?

最惊讶的还是村长,因为他认出来,这里就是村子后面的一处山谷,翻过前面的山头,就可以回到村里了。

说完之后,村长马上转身面对雪山,匍匐在地,开始对着雪山磕起了等身长头。

就在这时,阿布发现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反光,他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只相机的镜头。

那镜头一看就是埋在土里很久的样子,他试着去挖了挖,竟然挖出了相机的机身。

看到那只相机的刹那,阿布顿时泪流满面。

这相机他认得,正是哥哥的东西。

他发了疯似的在周围到处挖找,可是折腾了半天,除了这只相机以外,一无所获。

最后阿布带着哥哥相机,跟着村长和兔子回到了村里,跟自己的那三名队员汇合了。

他试着清理了相机之后,发现里面竟然还有胶卷。

他把胶卷取出,马不停蹄地赶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找了家照相馆,把胶卷冲洗了出来。

他终于在哥哥离开七年之后,在照片上见到了他的笑容……

后记:

胶卷冲洗出来的那个晚上,阿布终于梦到了自己的哥哥。

兔子不知道在阿布的那个梦里,他们兄弟二人都说了什么。

但是从那天后,阿布再也不登山了,他甚至劝兔子也放弃登山,因为很多雪山都是人类的守护神。

人类太幼稚,总是想着征服雪山,可它们是不会被人类征服的。

千万年来,它们一直都在那里。

人类只不过短暂地站到它们的山顶上去过,便觉得自己征服了它们,实在是太可笑。

他还跟兔子说,我们应该像藏民们一样,尊敬雪山,学会和它们和谐共处……

PS:

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就在那里。

这句话一度成为多少登山爱好者的精神箴言,但在我看来,这话却透露着西方文化及思维逻辑典型的傲慢与偏见。

因为山就在那里,所以我就要去征服它。

因为资源就在哪里,所以我就要去占有它。

西方人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而中国人讲究天地人合一,追求人与自然真正的平衡。

所以我们既有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豪情与霸气,也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东方智慧。

然而在科技愈加发达的今天,人类陶醉在自己的力量几乎无所不能的幻境之中,却往往忽视了这个世界及大自然的真正力量。

回到文章开头那个万物有灵的话题。

虽然佛家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但并不是说任何的东西都有“生命”或“性灵”,过于的绝对,反而是一种迷信。

所谓的万物有灵,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对自然和未知的敬畏之心。

这种敬畏会让人冷静,并不断地去探索和追寻。

很多人把神话传说都归为迷信的范畴,这其实是一种粗暴的误读。

二者的诞生有着根源的不同。

神话传说是人类对未知领域的想象与加工,是在所谓的“神秘力量”“超自然事件”的真相与规律被彻底掌握之前,

而迷信则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些既成的想象与加工,来对普罗大众进行洗脑,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知不觉又说了这么多,咱们就此打住。

对今天故事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去了解一下1991年的梅里雪山的山难事件。

篇幅关系,我就不再展开讲了。

大家自行在网上搜索便可。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