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小妹妹,我能闻闻你的脚吗

作者:一二三
2022-03-15 10:58


故事的主人公,还是你们喜欢的木讷迟钝的小A

A最近被他妈催婚的很厉害,哦,我没骂人啊,真是他妈。

估计是老太太想着急抱孙子了,频频带着A的资料参加各种公园里的相亲角

如果你们也去那里逛过,说不定还真的见到过A的妈妈呢。

A妈妈千挑万选,最后圈中了四个女孩,让A跟人家去见面。

A开始是拒绝的,他不希望很早被婚姻束缚,但他的挣扎在他妈的威胁下失去了作用,答应和女孩见面了。

他去之前只想着应付公事罢了,可见了人,还是被吸引了。

两个人在一个咖啡厅见了面,女孩叫李洁,某培训机构担任美术老师

李洁演值高,身材也好,性格外向,说话语速快,直接把A给聊蒙了。

全程A都是“嗯”“啊”“我吗”“哎”,跟个捧哏似的,一般A和女孩见面很少会笑,这次被逗的脸上都出来皱纹了。

晚上A还没到家,李洁主动发信息关心,弄得A心里这个热乎。

李洁的出现,让A这棵老树遇到了春天。

他们就在微信上聊着天,关系进展顺利。

A发现,李洁的朋友圈里,很喜欢晒自己的

实话实说,李洁的脚确实漂亮,具备一个完美脚型所有的特点。

另外让A想不到的是,李洁竟然主动喊A叫了老公

这可是A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他的心啊,都酥麻了。

原来恋爱,是如此的美妙!

A期待着尽快和李洁再次见面,可李洁说平时没时间,只能坚持一下到周六。

A感觉,时间过得异常漫长,终于,周六到了。

他特意制定了一个小计划,包括吃饭,电影,散步等等,甚至还准备了一个小惊喜。

可A却遭遇了当头的一瓢凉水。

李洁说她临时被要求加课了,上完几十人的大班,还有一对一的精品课。

估计下课得晚上十点了。

A尽管心中无比遗憾,嘴上也只能说没事没事,改日改日……

原计划取消,A宅在家打游戏,他的跑步圈的好友,富二代哥哥(简称二哥)给他发来了微信视频约他出去玩。

二哥说自己在酒吧正嗨呢,让A赶紧滚过去一起玩。

A说自己没心情还是下次吧……就在他准备关视频的时候,看到二哥身后的一个人,有点眼熟。

他让二哥把手机朝着后面挪动了一下,二哥还奇怪,这小子瞅啥呢?

A当场傻眼了。

李洁,正和一个年轻男人搂在一起。

李洁喝一口酒,然后用嘴巴喂给年轻男人,而男人的手,则在李洁的胸口寻寻觅觅……

此时,是晚上的十点零五分。

A关了视频,他觉得自己特别可笑。

一个“老公”就把自己叫懵逼了,说不定自己这样的人,人家通讯录里有几百个呢……

晚上十一点,李洁给A发来了微信,说刚下课,问第二天她有时间要不要见面?

A说自己有事,回头再说吧。

发完信息,A将李洁拉黑,他觉得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到李洁了。

第二天周日,二哥叫着A和花臂姐姐出来吃饭。

二哥突然拿出手机给A看,里面赫然是李洁和一同喝酒的男人。

“你拍他们干嘛?”

“卧槽,你是不知道啊,你往后看啊!”

A看着后面的照片,瞪大了眼睛。

照片上,清晰记录着李洁被男人殴打的画面。

二哥说一个朋友出去接电话,正好看到一个男的在打一个女人,他就出去看了。

正是那个用嘴巴喂酒的男人,穿着皮鞋,把李洁踩到地上,用力踹着。

李洁不停求饶,男人就抓着李洁的长头发朝着一棵树撞了过去……

最后还是二哥冲过去推开了男人,要不是男人跑得快,二哥真要揍他了。

“那,那个女人呢?”

“走了!后来我一回头都看不到人了……我记得当时她就坐我旁边吧,你认识她?”

A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李洁确实说了谎,但却挨了打,那这个男人跟李洁是什么关系?

A发现虽然只见过一面,微信上“相处”了几天,但他已经喜欢上了李洁。

自己被骗的时候,他是很生气,但听到李洁被打,他却没有丝毫舒心畅快的感觉。

他想问问李洁伤势怎么样,更想知道那个施暴的男人是谁。

可他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和李洁联系。

一个多月后,是李洁的生日

A考虑了半天,终于给李洁打去了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李洁的室友

室友告诉A,李洁,跳楼自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A的脑袋嗡的一声。

自杀?怎么可能?

尽管只是相处时间不长,但他确定,李洁不可能是一个会自杀的人。

之前A接触过一些有自杀倾向的人。

想要自杀的人,即便再怎么伪装,依然还是会流露出一些不一样的气质。

有的人称这种气质为“死亡气味”。

A隐隐感觉,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问题。

他再次拨打电话,联系上了李洁的室友,并希望见面。

可室友明显是被吓到了,死活不见。

A请出了花臂姐姐来帮忙。

花臂不愧是出了名的“知心姐姐”,十几分钟的谈话,让室友放下了戒备,答应和A见面。

从室友口中,A得知了当时的具体场景。

吃过午饭后,李洁推开窗户看着天发呆,然后回头冲着室友说了一句很怪的话,她如果会飞就好了,就可以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了。

说完,李洁蹭蹭几下脱光衣服,在室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跳了下去……

没错,李洁死的时候,一丝不挂。

“她当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像是中了邪!真的吓死我了!”

室友本想着换个房子住,但实在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只能继续在这里住着,但她为了壮胆,还特意请了大师去家里作法。

A问室友,李洁最近有没有和谁联系过,或者有人来找过她?

室友想了想,说到了一个名字。

陈航

有次两个人喝酒,酒后李洁说自己真不容易,除了教课之外,还要去拍平面

室友说她吹牛,李洁当时还拿出了微信,说自己真的拍过,还让室友看那个摄像师的名字,陈航。

本来室友没往心里去,但之后的一个晚上,室友听到李洁打电话,声音很大,还带着哭声。

隐约有什么“陈航曹尼玛”“你怎么不去死”之类的……

但室友说自己没有见过这个陈航。

A意识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也许和李洁的死有关系。

只是没想到,陈航,还挺出名。


A通过朋友了解到了这个人。

陈航是摄影圈里最近涌出的一个新人,主要拍摄人物,听说还在国外拿过奖。

A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他。

陈航很年轻,二十多岁,板寸,胳膊上有刺青,眼神清澈。

但他否认自己认识李洁。

他还说自己拍过的人太多了,自己不可能记住那些名字。

A还想问点别的,陈航说自己有事要忙,就将A请了出去。

陈航的回答看似滴水不漏,但A没有放弃。

他决定跟踪一下。

可连着三天,陈航都没有出门,每天定外卖,吃完就把垃圾放在门口,几乎从不下楼。

到了第四天,陈航终于露面了。

只是陈航的打扮让A直呼不懂。

两个人见面时,陈航一身行头潮流的很,再加上大刺青,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嘻哈。

但现在的陈航,穿上了运动衣,戴上眼镜,棒球帽,双肩包,俨然一个学生模样。

而陈航出现的地点,更让人不解。

本来A以为他会去酒吧或者夜店,可陈航却一直在高中附近转悠。

在学生放学的时候,陈航就过去跟人搭讪。

A好奇他到底在说什么,就凑过去想要听,结果险些被发现。

陈航的警觉意识非常强。

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A有了办法,还得请花臂姐姐

但这次花臂姐姐说自己在上一个重要的私教课,对方可是一个钻石男,花臂说自己垂涎许久了,难得约到对方去吃饭了。

A为了让花臂帮忙也是真的急了眼,他居然给花臂保证一定会介绍更好的钻石男给花臂,这才让花臂答应帮忙。

一番打扮后,趁着高三生们下晚自习的时候,花臂穿着一身校服出现了。

其实当时A看到这一身,自己都惊呆了。

他知道花臂是制服控,但也听说花臂有什么护士服、空姐服,没想到还有学生校服。

花臂说A就少见多怪,其实自己的校服多了去了,几乎全北京的校服她都有。

必须要夸一下花臂姐姐,虽然三十多了,皮肤保养的真好,在她精心化妆后,再加上校服的buff叠加,她俨然变成了一个刚下晚自习的高三生。

花臂本人长期健身,身材更是火辣,夸大的校服依然挡不住她的魔鬼身材,走在路上不断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当然,陈航也发现了。

陈航热情地搭讪,他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花臂校服上的微型摄像头拍到了……

只是陈航的话,超出了A的想象。

先是陈航装嫩。

“你好,我是**大学的研三的学生,我们学校要求做一个活动,你能帮个忙吗?”

陈航口中的大学,是一所全国闻名的重点大学,当然,陈航并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这一步就是打造人设。

“啊,你要做什么?”

花臂姐姐充分表现出一个高三女生的惊讶和彷徨,表演非常自然。

“那个,能把你袜子给我吗?我们是关爱残疾人协会的,希望你能参与感受残疾人的活动,所以,需要一只你的袜子。”

………

A听到这句话,足足反应了三秒钟。

这他妈袜子和残疾人有个毛关系啊?

少只袜子和缺条腿,能比吗?

真是纯粹欺负人家学生单纯呗!

“啊?这不好吧?那,那我不就少一只袜子了。”

“帮帮忙吧,刚才你们学校的一个女生已经给我一只袜子了,你可以试试,少穿一只袜子,感觉很奇特的。”

“这,这不好吧?”

“真没事,另外我可以给你报酬……”

先是说自己名校的研究生,然后说是学校的活动,接着扯到关爱残疾人,再继续给女生戴高帽,最后拿钱来引诱。

看似简单,但陈航的忽悠能力确实厉害。

不知不觉地就会将女孩带入他的语言圈套之中。

当然,花臂答应了。

A通过耳机让花臂看看陈航后面想要干什么,他还提醒花臂一定注意安全。

陈航领着花臂来到一片无人的花坛处,直接就坐在了台阶上让花臂脱袜子

在拿了钱之后,花臂将鞋脱下,然后把左脚的白色袜子给了陈航。

花臂还不忘说了一句,“哎,我这袜子可就少了一只了……”

就在花臂准备把脚穿进鞋里的时候,陈航突然拦住了花臂。

陈航拿着袜子,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想要看看花臂的脚。

当时花臂连袜子都给了陈航,脚本来就是光秃秃的,就伸了过去。

陈航开始赞美起了花臂的左脚

“你的脚真美啊!”

“这真是上天的馈赠……”

一顿彩虹屁说的花臂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而陈航在夸赞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花臂的脚踝。

可花臂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

而陈航的赞美还在继续。

“哎,这味道也很好啊,真香,这就是一种体香,只有年轻女孩子才会有的,嗯,真好闻啊。”

说着,陈航张开嘴,突然含住了花臂的左脚大拇指!

然后陈航用力吸溜了一口!

他的脸上露出了达到某种状态的满足感……

花臂也傻了,估计从来没有人吸吮过她的脚丫子。

眼前的这个人还没有吸过瘾,继续咂摸起来,花臂终于忍不了了。

“我去尼玛!”

“啪!”

花臂猛抬右脚,瞬间将陈航踹了出去!

陈航在地上翻了个滚,起来就想跑,被花臂从后面拉住了。

但陈航却并不害怕,一扯左胳膊,露出了刺青想要吓唬花臂。

结果,花臂一脱校服,哗哗露出两条花臂

比陈航还多一条……

陈航懵逼了。

接着,A赶过去将陈航推到了一边去,并说已经将陈航刚才的变态行为进行了记录,如果陈航不配合,立刻传到网上!

让大家看清这个新兴摄像师到底是个怎样的变态。

陈航终于承认了自己确实认识李洁,还给李洁拍过东西。

但他说自己真的不知道李洁为什么会自杀。

陈航平时不仅拍摄作品参赛,他还会接一些“私活”,进行私人订制。

有客人会出高价让陈航找女孩子拍脚,但前提条件是穿上客人提供的袜子

客人品味各异,除了常规的黑丝、白丝之外,还有一些客人自己穿过的袜子!

甚至还有破洞带着补丁的。

客人看到李洁穿着自己的破袜子,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为了挣钱,陈航一一答应了。

但他也和李洁闹过矛盾,因为李洁因为穿别人的袜子得了真菌感染……

A猜测,也许这就是那次室友听到了李洁和陈航的争吵。

陈航还交代了那些让李洁穿袜子的客户情况,A觉得这些人里,有可能会和李洁去私下联系。

A对陈航提供的五个客户进行筛查,最后圈定在一个叫马彬的人身上。

在跟踪了马彬几天后,发现他经常会在半夜出现在某个私人会馆附近。

该会馆是会员制的,A进不去,但他注意到附近的商铺是有监控的,尤其是一家烟酒店,距离会馆非常近。

A买了几条高档烟,让老板帮忙打开了监控。

一顿翻找,果然看到了李洁的身影。

那是五天前的凌晨两点,先是一个男人走出会馆,上了一辆黑色轿车,接着五分钟后,一个女人出现了,正是李洁。

李洁穿着超短裙、高跟鞋,先在轿车旁抽了一根烟,然后上了车离开。

这一天,正是李洁跳楼的前一天。

因为当时男人一直在低头打电话,A无法确认他的身份,但监控拍到了黑色轿车的车牌号。

经过核实,这辆车,正是马彬的车,而打电话的男人,也就是马彬。

A选择了报警

在马彬的家中,发现了大量李洁的不雅视频。

马彬也承认了自己胁迫李洁的事实。

关于李洁的真相,也被逐渐揭开。

李洁看似生活光鲜亮丽,其实家庭非常贫困,父母都是农民,哥哥还常年卧床,李洁每个月的生活费几乎都用来贴补家用。

为了挣更多的钱,李洁结识了摄影师陈航,本以为陈航就是单纯给自己拍拍平面,却没想到陈航看重了李洁的脚。

李洁虽然开始不太适应,但看在钱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之后还穿上了那些带着味道,样式各异的旧袜子。

本来这些客人们,也主要以过过眼瘾为主,看到一个性感女孩,穿着自己的袜子就会莫名产生快感。

可有一个人,却悄悄联系了李洁。

他就是马彬。

马彬,公司白领,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女孩的脚丫子

对于他来说,女孩的脚丫子,真是又臭又性感。

马彬约李洁见了面,用金钱说服她,参加了一个私人派对

正是这个派对,最后要了李洁的命。

私人派对的位置,就是A调查的会馆。

马彬介绍参加派对的,都是他们这些小圈子里的人,每次人数不固定,基本五到六人左右。

有男有女,他们的唯一爱好,就是喜欢

而李洁要做的,就是戴着面具,穿着清凉,面对面地让这些人欣赏自己的脚。

参与者们也都挡住眼睛、鼻子的面具,手拿酒杯,像是品鉴艺术品似的来观赏李洁的脚。

先看,再闻,最后会品尝味道

他们品尝味道的时候,经常会先饮一口红酒,然后再咂摸李洁的脚趾。

红酒配脚丫,A始终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一个味道。

慢慢的,通过这个私人派对,李洁在圈子里有了名气,有人想要出高价将李洁约出去了。

但李洁也有自己的原则,只品脚,喝酒,聊天,但绝不发生关系。

二哥在酒吧偶遇李洁被打,就是那个富二代想包了李洁,结果被拒绝,恼羞成怒动手打了人。

富二代一次未成,就想让马彬帮忙报复。

马彬惹不起这位富二代,就约着李洁出去吃饭,偷偷下了药,拍摄了不雅视频,而富二代还趁机睡了李洁……

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

李洁发现自己生病了,经过检查,她感染了艾滋病......

正是那个富二代传染给她的。

这成了压垮李洁最后的稻草,她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马彬等人,也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