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一个中年男人和红颜知己的出轨实录故事

作者:木小清
2022-03-29 16:12

前言:

火车站附近的惠子咖啡厅外。
刘军坐在车里,抽着烟,有点魂不守舍的。
和薛玲玲约见面的情景,已经在心中排练了无数次,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一阵BEYOND乐队的《喜欢你》的旋律,打断了他。
是薛玲玲打来的,她的声音一如往常。
刘军从车里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穿着天蓝色大衣,短发,围着白围巾的女人。
远处,看到站在咖啡厅门口的女人向他招手。
他掐灭了烟,捋了捋头发,紧走几步,向她靠拢。
等刘军看清女人的长相时,他有点呆愣了。


这是刘军和薛玲玲的第一次见面。
刘军在县城做绞胎瓷生意,每月都要做一批宣传彩页,朋友介绍了市里的一家印刷厂,对接人是薛玲玲。
两人互相加了微信,业务接洽都在微信上敲定。
起初,刘军不耐烦薛玲玲的慢条斯理,尤其是她蹩脚的普通话格外地刺耳,从彩页的纸纸,配图以及文案,薛玲玲一条条都列出来,让刘军选择,刘军让她看着弄,薛玲玲却始终执着地让刘军拍板,刘军有点无语。
几次的你来我往下来,刘军有心想换家印刷厂合作,碍于朋友介绍,只能作罢,有时薛玲玲打电话说彩页的事情,刘军就打开免提,一边忙着其他事,一边胡乱应和着。
后来,一笔转错的款项,让刘军对薛玲玲刮目相看。
每到月底,刘军和薛玲玲核对完账单无误,再让财务转账给印刷厂。
适逢刘军在外地采购原材料,公司原来的财务回家生孩子,和刚招来的小姑娘交接不到位,一笔5万元的货款,给印刷厂转了两次。
刘军不知情,出差回来,薛玲玲的电话就紧随其后,让他查查账。
刘军不想搭理她,公司里的事情千头万绪,就搪塞过去了。
谁知第二天,薛玲玲又打来电话,问他查过了没有?
刘军正在车间和师傅商量调色的事情,好几轮了,颜色始终敲不定,有点烦,拿起电话,吼了句,你烦不烦人呀?挂断了电话,将电话的声音调成了震动,扔在看样台上。
等刘军和师傅敲定好颜色,刘军再拿起手机,看到未接电话10个,都是薛玲玲打来的。
刘军心想这个女人真是轴,就算多给了,是他的事情,和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心中也有点膈应,刘军就转过头让财务查账,一查不知道,一查才知道确实多转了一笔,自己是真的错怪薛玲玲了。
刘军给薛玲玲打电话道歉,薛玲玲说了一句话,查到就好,谁挣钱都不容易呀。
刘军的心有点异样,暖暖的,又有点惊诧,久在生意场上混迹,见利忘义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像薛玲玲这样的人,还真是第一次碰上。

刘军回到家,给妻子说起这件事情,妻子嗤之以鼻,还冷冷地提醒他,别被乱花迷了眼,刘军笑妻子是惊弓之鸟,不以为然。
接着和薛玲玲之间的对接,刘军一反常态,他收起了自己的漫不经心,仔细聆听薛玲玲提出的建议,虽然不懂印刷,偶而也会提出些建议,薛玲玲还直呼一语提醒梦中人。
两人的合作比之前融洽了许多,刘军把网站的设计更新,也一并交由薛玲玲处理。
刘军每次听到薛玲玲的声音,总想到妻子高八度的嗓门,心中甚至还幻想,声音如此温柔,真人也差不到那里去,有点心猿意马的。
他一直翻看薛玲玲的朋友圈,没有真人出镜的,都是一些情感语录分享,像是不食人间烟火。
而两人每次谈完工作,刘军都有点意犹未尽,想找其他话题聊时,薛玲玲都以工作为由头,那种公式化的谈吐,让刘军觉得再谈下去就是骚扰,只能就此打住。
市里的朋友偶而来县城,两人在一起喝酒聊天,刘军会拐弯抹角地打听薛玲玲,被朋友调侃,老男人怀春了,朋友怂恿他去市里见一面,刘军总觉得师出无名,有点尴尬。
想和薛玲玲见上一面的念头,一直囿于刘军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机会终于来了。
公司的网站改版,刘军给薛玲玲打电话,微信进行沟通,反复几次做出来的依然达不到预期的想法,薛玲玲提议,来市里见面谈一下。
正中刘军下怀。
两人相约在火车站的惠子咖啡厅见面。
刘军看着眼前的薛玲玲,有一瞬间的呆愣,娇小清秀矜持,浑身的书卷气,眼神中有些淡淡的忧郁,一如想象中的完美,更让刘军意外的是,薛玲玲也会说方言。
两人开始沟通网站的事情,薛玲玲的快速反应,刘军对她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谈完了工作,两人不复初见的拘谨,开始聊天。
原来薛玲玲也来自于县城,高中毕业来市里打工,到了婚嫁的年龄,经同事介绍,男方独生子,又知根知底的,便结婚了。
两人一直用方言聊着,越说越投机,刘军年长薛玲玲两岁,薛玲玲就势称刘军为刘哥,刘军笑着应了。
两人的话题越聊越多,从家庭到夫妻关系,再到中年危机,接着又聊到各自的生活经历,个人喜好,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华灯初上了。
刘军想请薛玲玲吃饭,薛玲玲拒绝了,笑着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两人握手告别时,刘军的心中有一点失落。

后来两人常常在微信上聊天,聊得什么不重要,刘军觉得,只要是她要说的,都是他想听的。
薛玲玲言谈中不谙世事的简单,不动声色的闹腾,让刘军着迷,这是和妻子在一起没有的感受,他竭力地克制着自己想逾越的冲动。
有一次,他们聊到了孩子,薛玲玲话里话外都流露出对孩子的喜欢,只是和自己没有缘分。刘军明白她眉宇间的忧愁缘自何方。
刘军想起妻子认识的一位老中医,说不上怎样的心理,谎称自己伙计想看看病。妻子不疑他,便将老中医的电话告诉了刘军。
刘军犹豫再三,还是将老中医的电话发给了薛玲玲。
薛玲玲回复了三个字,谢谢你。刘军对她的反应有点些许失望。
等朋友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嚷嚷着让他看薛玲玲的朋友圈时,刘军才从失望中回过神。
薛玲玲更新了朋友圈,发了一句话,你是命运派来解救我的天使,谢谢你!而且附上了一张自己在公园的自拍,笑意盈盈的,一改往日的冷静自持。
刘军瞅着薛玲玲的照片,不由得嘴角上扬。
最近,刘军给薛玲玲发信息,薛玲玲回复都是表情,不是笑脸,就是发呆,想打语音电话,却又觉得唐突。
刘军正在进退两难之间,薛玲玲发来信息了,一起吃个饭吧。
等刘军赶到相约的饭店时,薛玲玲正在自斟自饮。
瞅到刘军,薛玲玲招呼他,刘军看她的眼眶红红的。
刘军打破了沉默,问她过得好不好。
还行,薛玲玲低着头。
刘军转移话题,说起了公司的事情,见她没反应,又说起了家里的琐事,她抬起了头。
还是没有。她突然打断了刘军的话,眼里溢满了泪水。
刘军一愣,瞬间明白,有点手足无措,拿出了烟,没有吱声。
刘哥,你妈骂过嫂子吗?薛玲玲哽咽着。
刘军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妻子和母亲相处得很融洽,说出来不知道会怎样。
老人家抱孙心切,说些气话,别往心里去。刘军安慰她。
烟雾缭绕中的薛玲玲不住地啜泣着。
刘军等她稍微平复些,让服务员做了鸡蛋汤,他用小碗盛好,放到了她的面前。
鸡蛋汤,就是滚蛋汤,喝完让我赶紧滚,是吧,刘哥?薛玲玲一拂头发,抹了抹眼睛。
这是啥说法?刘军有点哭笑不得,赶紧掐灭了烟。
薛玲玲也有点不好意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啤酒像白开水。
刘哥,你身上的烟草味,好闻,我喜欢,喜欢你......,薛玲玲喝高了。
快吃这个茼蒿炒鸡蛋,我记得你最爱吃。刘军赶紧打断了她,他不敢让薛玲玲往下说,他害怕控制不住自己。

他们变成了知己,无话不谈。
从来没有人能如此契合,一方说什么,另一方立刻领会。
薛玲玲带着老公上门的时候,刘军正在车间察看生产的进度。
听到妻子说市里的女人找上门了,刘军的心一激灵,不知道薛玲玲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看到妻子和薛玲玲有说有笑,薛玲玲瞅机会给刘军发了个OK的手势,刘军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薛玲玲的老公是小学教师,有点木讷,刘军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和薛玲玲描述的的家庭生活一般无二,强势的婆婆,寡言的丈夫。
而薛玲玲倒像换了个人似的,刘军和她在微信聊天中就能感受到,现在人在眼前,这份感受更强烈,薛玲玲回到了那个跳脱的形象。
刘军的眼神不自觉得关注着薛玲玲的一举一动,当看到她走路腰直的样子,他明白了。
刘军有点开心,也有点酸涩。
他知道薛玲玲是来报喜了。
妻子对薛玲玲赞不绝口,对她的老公却充满了嫌弃,直言薛玲玲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接着调侃刘军有桃花运,只是可惜恨不相逢未娶时。
面对妻子充满臆测的目光,刘军佯装恼怒生气,对妻子嚷嚷,我心安理得,不然能怎样,妻子才讪笑着作罢。

日子就像窗前的冬青树,黄了绿,绿了又黄。
薛玲玲准备辞职,准备开一家广告店,征求刘军的意见。
刘军觉得不可思议,薛玲玲刚坐完月子,她说奶水不足,婆婆买高级奶粉喂养孩子,想提前回单位,原来的位置别人正在工作,领导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想来想去,自己单干是唯一的出路。
薛玲玲还说,不然想怎样?自己想透透气,要窒息了。
刘军有点心疼她,便开始帮助她筹备,购买电脑设备,各种机器设备,刘军经常市里县城两边跑。
复印店开张了,瞅着薛玲玲在电脑前敲打键盘的样子,刘军很有成就感。
刘军在朋友圈里广而告之,狐朋狗友们也给力,拉来的业务,薛玲玲都打折。
复印店的生意逐渐好转起来,薛玲玲的复印店俨然成了刘军和朋友们的根据地了,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有时候薛玲玲也会加入。
刘军发现薛玲玲比之前开朗了不少,偶而她老公也会在复印店露面,两人虽然不言不语的,但看得出来,她老公对她言听计从。
刘军的绞胎瓷在全省的博览会上荣获了金奖,签下了出口的贸易订单,朋友们怂恿着到市里去庆祝的。
当然薛玲玲也去了,他们都喝多了,朋友们接连离开,只剩下刘军和薛玲玲,刘军开不了车,只能找附近的快捷酒店,等他酒醒了再回去。
刘军倒床就睡了,睡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口渴,睁眼找水。
他看到了斜倚在沙发上的薛玲玲, 她的头发有点凌乱,脸红红的。
刘军静静地看着薛玲玲,看了很久,相识以来,这个女人的一切那么得让人舒服,自己甚至产生过非分的想法,如今近在咫尺,心底反而一片澄明。
薛玲玲让他明白缘分的玄妙,愈发懂得人与人之间的情谊,懂得时间的不可违。
刘军走到薛玲玲身边,推了推她,她揉揉眼睛,怔了半天,看着他,笑了笑。
刘军很惬意。原来没有任何性的接触也可以这样舒服。

薛玲玲的第二家门店开业了,搞开业酬宾和答谢新老客户的活动,邀请刘军夫妇参加。
人头攒动,高朋满座,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薛玲玲穿梭其中,游刃有余。
刘军远远地望着她,薛玲玲迎着他的目光。
两人举杯,隔着熙攘,在空中碰杯,相视一笑。
世上所有的错过都是获得。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