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我看到了老公和情人的小视频,8秒钟

作者:鸟老师
2022-03-29 16:20

今天的文章,来自读者辛卉的倾诉,为了叙述方便,我用第一人称写下来。

故事还比较长,大家耐心一点哈~


我叫辛卉,今年35岁了,在一家咨询公司做文员,每个月收入6000多。

在我25岁的时候,经人介绍,我跟我老公认识了。

我仍记得我们相亲那天,是在介绍人家里,大家坐着喝茶,闲聊。

——就叫他曾伟吧,我觉得叫“老公”有些别扭。

曾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子不算高,170的样子,有些微胖,但是人看起来比较老实,敦敦厚厚的。

场面上倒也过得去,给我添茶,招呼我吃水果。感觉就像他是主人似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跟介绍人比较熟。

还有一点,我觉得他比我强。

我是第一次去介绍人家,是两手空空地去的,我都没想到带点牛奶水果啥的。

我先到的,曾伟比我晚到一会儿,他手里拎着礼物。

那一刻,我挺不好意思的,在相亲的过程中,我也显得比较拘谨。

是曾伟在照顾我的情绪,他不住地找话题,说的话三观挺正。

总之,一场相亲结束,我对他谈不上多喜欢,他对我也未必一见钟情。

那天,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介绍人让我们自己联系,自己谈谈。

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

我没带伞,曾伟连忙冲出去,去巷子口的便利店买了一把伞,塞到我手上。

“女孩子不能淋雨。”我又不好意思起来。

我这个人慢热,之后的几天,都是曾伟主动联系我,发短信,发QQ,问我吃了没,问我上班了没,还告诉我天气,提醒我记得增减衣物。

他说最近比较忙,等他忙完了约我吃饭。

介绍人说过的,他家开着一家玻璃店,在川江路上,以前是他爸爸经营,现在他是主力。

介绍人还说,他家生意不错,老小区一套房子,新区一套房子。

每次他找我,我都及时回复,谈不上热络,中规中矩。

说着说着,他也就不说了。

我心想,估计这次相亲又不会成吧。毕竟相亲过了两个星期了,都没见面。

两个星期之后,又有人帮我介绍对象,约在星期六的晚上,地点在鼓楼街的“有意思”餐厅。

到了时间,介绍人说她孩子生病了,没空陪同,说让我跟对方自己见面,吃顿饭。

我本来不愿意,但是介绍人说男孩子已经到了,让我快点去,我便过去了。

到了“有意思”,果真看到了一个男孩子坐在窗口,极瘦,见我来了,他张口就说:“怎么这么晚?”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不舒服。

男孩子给自己点了炒面,问我吃什么,我说吃三鲜炒饭。

读者朋友们,你们说巧不巧,就在我的三鲜炒饭才端上桌的时候,一个男孩子也端着自己的餐盘在找位置,找到我们这边。

正是曾伟!

他手里端着的,也是一份三鲜炒饭!

我看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看着我,愣住了,再看看我对面的男孩,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对我笑着打了个招呼,就去别处找座位了。

跟极瘦男的相亲草草结束,我就回家了。

在路上,心情莫名地不好。

也就是路上,曾伟发消息给我:“是不是相亲的?”

我不会撒谎,就承认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回复道:“知道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没有回复,心想,我跟曾伟也差不多结束了吧。

哪晓得,到了晚上11点多,我已经上床睡下,曾伟的信息又来了:“我在你家巷子口,你出来吧。”

我心下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后来一想,也许是介绍人说的。

“太晚了……”我矜持了一下。

“出来吧,就见一下,不会耽误时间的。”曾伟说。

于是,我穿衣下床,悄悄溜出去,远远地看到曾伟真的站在路口。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

来到他身边,他先开口了:“这段时间我是真的在忙,店里在装修,乱了套了,进的货得找仓库安放,门店一边装修一边做生意。忙得饭都顾不上吃。今天也是从客户家回来,路过‘有意思’简单吃点的。”

“我不是对你不满意,不是不愿意交往,是真的忙。”他在给我解释。

“今天看到你相亲,我心里不是滋味。回去之后,本来还在盘点货品的,心不在焉,心想着无论如何要见你一面。所以我就来了,你别怪我唐突。要是不来,我喜欢的女孩子说不定就跟人跑了。”他说。

我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心里生出丝丝喜悦,是恋爱的感觉。

这时,他把手里的一个袋子塞到我手里:“这是我买的零食,蛋糕巧克力,还有水果,你留着吃。”

“我先回去了。还要盘货,还要算账。”他说。

他转身就走,突然回转身来,抱住了我。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别去相亲了,好不好?”曾伟在我耳边说。

不知怎么的,我下意识地点点头。

我为什么要跟鸟老师讲述这一段历史。因为这是我最最美好的回忆。

哪怕隔了10年的光阴,我仍记得当初的情景,记得曾伟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记得我们之间的每一个细节。

就这样,我们恋爱了。

恋爱的一年里,风平浪静,相处融洽,没有感天动地的浪漫,就是寻常和谐的相处。

一个词,那就是“舒服”。

自然而然地,我们结婚了。

我们的婚礼,很有排场,曾伟家一直做生意,来往的亲友客户比较多,在全市最好的酒店摆了30桌。

曾伟给了我婚礼的体面,给了我对婚姻生活的憧憬。

结婚后一年,我生了一个儿子。我跟曾伟约定,不生二胎,公婆也赞成。

“咱们一家好好忙,就培养一个孩子。”婆婆说。

说实话,我的婚姻生活算是和美的。

婆婆很贤惠,除了做饭做家务,还是带孩子的主力军。

当然了,下班之后,孩子全部交给我,我也要跟孩子亲子互动。

唯一让我不太满意的,是公公的独断专横,颐指气使,说话带着脏字,都是命令式的。

包括对我这个儿媳妇也是。

我生性温和,不愿意惹事,经常忍气吞声,也是劝自己:“他就是这个脾气。不是针对我。”

所以说,结婚的8年里,我们的家庭蛮和谐的。

我们没有分家,还是跟公婆住在一起。

婆婆做饭,我下班回家,到了饭点,公公和曾伟回来吃饭,店里有员工盯着。

挺好的,对吧?

我也很知足。

曾伟不止一次在外说起,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就是看中她踏实,是个过日子的人。

一直以来,我把这句话当做褒奖。

确实,我是个传统的家庭妇女,生活简单,轨迹透明,除了单位,就是家。除了工作,就是孩子。思想简单,没有花花肠子,也没有什么心眼儿。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曾伟的这句话是多么的可笑。

其实,我对曾伟也有一些不满。

他很少花心思在孩子身上。

哪怕从店里回来,他也是往沙发上一躺,摸手机,聊天,打游戏。

我经常对曾伟讲:孩子需要爸爸的榜样力量。

曾伟总是不耐烦:“孩子那么小,你带着就好,你是不是见不得我歇一歇?我在店里都忙了一天了……”

我也就不争辩了,我不喜欢吵架。

可是,我也辛苦了一天啊,我更希望孩子的爸爸妈妈一起带着孩子玩耍、散步。

可在曾伟看来,孩子有奶奶和妈妈带着,已经足够,他乐得清闲。

再后来,曾伟的应酬渐渐多了,晚上基本上不回来吃饭,问到他,他就说是应酬。

我丝毫不怀疑,毕竟他要赚钱养家。

每次在外吃饭,他都很晚回来,有时甚至凌晨一两点才到家,自然地,我有一些怨言。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我说得很温和。

“你懂什么?现在的生意多难做!我得应付那些老爷,陪他们吃饭,陪他们洗澡,我像个孙子似的,你还要审问我?”曾伟冲我道。

我又是偃旗息鼓。

大家也许都看出来了,我性格软弱,不是争强好斗的人。

我真以为曾伟出去应酬,傻傻地相信他。

可是呢,突然有一天,我那强势的公公找我,把我喊到一边,嗫嚅着:“那个……你管管伟子,他很多时候是去打麻将的,来去很大……我劝不住……”

我五雷轰顶。

也瞬间明白了三件事——一是曾伟骗我,他在外豪赌;二是曾伟所谓的出门应酬,其实公公是知道的,帮着他瞒着我,这就是“男人联盟”?第三点,我猜曾伟输了不少钱,作为老人,他急了。要不然公公不会透露给我,他现在需要我,需要我管一管曾伟。

我是又气又急。

当天晚上,曾伟又出去应酬,我愣是没睡,支撑到他回来——已经是凌晨一点。

我问他,是不是出去打麻将了?

他明显一愣,接着百般遮掩:“是啊,跟客户应酬的啊,来去不大,小赌怡情啊,男人不打麻将,算什么?”

我毕竟没有证据证明他输钱很多,只能拿出女人的苦口婆心,劝他少打麻将:“咱们这个家,忙成这个样子,不容易。你说过,要去南京买房子,将来让孩子去南京读书……”

其实啊,男人最怕女人的喋喋不休。

曾伟立刻打断我的话:“买房子买房子!你就知道买房子,钱又不是你挣的,你嘴巴一张,轻松得很,根本不理解我的辛苦。”

我又是闭了口。

潜意识里,我希望曾伟还是那个踏实朴实的曾伟,还是那个最初的曾伟。

2019年春天,曾伟做了一个手术,说起来难以启齿,是割痔疮。

我没好意思问他:是不是在麻将桌上久坐,才导致痔疮的?

曾伟手术之后,安静了好几天,在家休息,没出门。

后来,他休息好了,活蹦乱跳的。

可是,有天晚上,他认真地对我说:“卉儿,不好了,我发现我不行了……”

我立刻明白了他说的“不行了”是什么。

这是大事情,不止是关乎夫妻之间的和谐,也是关乎男人的尊严。

我要跟曾伟试试。

他拦住了我:“我已经自己试了好多次了,ying不起来,真的不行了,很可能是痔疮手术的后遗症。”

我心下疑虑:痔疮手术跟那啥儿是两个地方的部件啊,不搭界啊,怎么会影响xing能力呢?

眼前的曾伟,无比沮丧,一脸苦相。

我又心软了,相信了曾伟的话。

打那以后,我跟曾伟再也没有同房。

后来,曾伟干脆睡到书房去,说是怕打扰我,怕我情不自禁。

我心下叹气,我是个正常的女人,一边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一边找医生询问,能不能治疗。

医生都是对我说:“带他来医院查一查啊,不查怎么知道问题所在呢?”

可是,每次我对曾伟说去医院,他都明确表示拒绝。

被我逼得急了,他火冒三丈:“你还嫌我不够丢人吗?你是要公之于众吗?你是不是想拿着病历报告,理直气壮地跟我离婚?”

一听这话,我呆住了。

带曾伟看医生这事儿,就耽搁了下来。

有天晚上,我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我起身上厕所,发现曾伟房间的门虚掩着,透出光亮来。

他回来了……也许他忘了关灯。

我便悄悄地走过去,想给他关灯。

我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而且,让我觉得非常恶心……


— 上集完 —


“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生活揭露了怎样的真相?
后来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这是我的好朋友“鸟老师”
写的一篇实录。
她是一位语文老师,也是一位单亲妈妈。
她的文字真诚,故事动人。
很多读者看完下集,
都感慨万千,大呼精彩!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