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实录:我是已婚男,为了追到小四,我想赶走小三

作者:楚小欣
2022-03-31 10:02


如果我能年轻10岁,还未婚,而你未嫁。我事业有成,而你刚步入社会,那么我一定会穿越人流找到你。

这辈子太晚认识你了,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我会早点找到你。
 
微信编辑好这段话却不敢发出去,字字句句斟酌多遍还是保存起来。
 
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孩叫林雅茹,比我小十岁,在茶叶店上班。

我老家是外省的,在福建这边做工程,因为需要经常应酬,我会带客户去周边茶叶店边喝茶边谈工作。
 
第一次见到林雅茹的时候,我就被她身上那股恬淡、安静的气质所吸引,一头披肩乌黑的秀发,脸上虽然不施粉黛但笑起来如浴春风,我眼睛都舍不得挪开一下。
 
她泡茶的技术非常熟练。

刚开始我以为她是茶店的员工。一来二往熟悉了之后才知道林雅茹和茶叶店老板老林是亲戚关系。

因正在备孕,在家无聊过来上班打发时间而已,她老公在物流公司是个中层管理人员,听说很忙,很少有时间陪她。
 
为了能经常见到林雅茹,我取消了其他两家经常去的茶叶店,每次客户要喝茶,我都带他们前往林雅茹上班的那家茶叶店。

有时候明明不需要喝茶就能谈好的工作,我软磨硬泡也要把人带过去,一是避免让人家怀疑,二是我真的很想见到她。
 
林雅茹是我认识女人当中少有的美貌兼内涵双全的女人。

没事做的时候,她一个人拿本书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看书,从来没有见她玩过手机。
 
我十八岁就出来闯荡社会,做过不少工作,当时年轻气盛也交往了几个女朋友。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如此心动。

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和林雅茹在一起,看着她笑就觉得很开心,所有烦恼烟消云散。
 
我一直都很想加林雅茹的微信号又担心她觉得我太轻浮了。

认识三个月后我才以学习泡茶的知识加了她微信号,还被老林取笑。

他一本正经地提醒我,许凯文,收起你的花花肠子,雅茹和你身边那些女人可不一样,别打歪主意。

被老林这么一说,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我拍着胸脯保证不会打扰林雅茹的生活。

刚好没多久就是中秋节,我冒着忐忑不安的心给她发了信息,中秋节快乐!她礼貌地回复我谢谢。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我是看了又看,舍不得删除。
 
林雅茹的朋友圈都是有关烹饪和茶艺的照片,背景是一双手牵在一起。

我想这应该是她和她老公。

突然心里有点酸楚,虽然知道她已婚,可还是见不得一点点恩爱的信息。
 
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想通过买礼物来哄她开心。

我去蛋糕店买了特制的冰皮月饼,为了不显得唐突,茶叶店老林和林雅茹各一份。
 
林雅茹受宠若惊,坚决不肯收,说无功不受禄,不能收我的东西。

我说过节了,送你点东西,感谢你经常泡茶给我喝啊。
 
林雅茹说这是我的工作,应该的。
 
我执意让她收下月饼,这是我的心意。谁知,第二天,林雅茹通过老林给我送了一箱水果,说是回礼。
 
我从没有见过这样较真的女人,让我哭笑不得又顿觉可爱。
 
她的特别让我觉得我以前交往过的女人都太现实了。
 
我老家有老婆,叫秋梅,和我同岁。
 
以前在老家工厂上班认识的,对她没啥感情但是也不反感,父母说她人好顾家,我就稀里糊涂娶了她。
 
可是遇到林雅茹,我才知道什么都可以将就,唯有婚姻不可以将就。

有了对比,就越发觉得林雅茹才应该是我的终身伴侣。
 
我和秋梅结婚后,她很快生下一个儿子,孩子已经15岁了。
 
秋梅自打嫁给我就没有出去上班过,在家照顾我父母和孩子。

她每个月只会问我拿钱,哪个月忘记给她转账,她就喋喋不休。

每次打电话,秋梅不是跟我说家长里短的事就是说孩子不听话,外面生意上的事她是一窍不通,我又懒得听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很快我们无话可说。

而秋梅又认为我在外面花心,我们两个人经常在电话里吵得不可开交。

我真的是身心俱疲。
 
每个月除了固定转账给秋梅打电话之外,其他时间都不想多聊。

按理说,像我这样在外面做事业的男人,去娱乐场所应酬是在所难免的。可秋梅非但不理解我还对我冷嘲热讽。
 
儿子12岁生日的时候,我本来打算回老家给他过生日,可当时生意上遇到麻烦,必须我去处理。
 
我打电话给儿子解释了,虽然他有点失落但还是很懂事。跟我说爸爸你要照顾好自己,有空就回来看我。

反观秋梅阴阳怪气,认为我就是故意不回去。
 
生日当天秋梅不给孩子买蛋糕,孩子打电话给我哭得委屈极了。

我妈大晚上去街上买蛋糕,不小心摔倒,住院治疗。
 
我第二天就简单收拾行李回去看望我妈。

秋梅在医院见到我,冷笑着,许凯文,你不是忙得没空回来陪儿子吗?怎么现在有空回来。
 
我一肚子的气,秋梅故意找茬,哪有亲妈不给儿子买蛋糕过生日,我回不来还不是为了工作。

而现在情况不一样,我妈住院了,我能不回来吗。
 
秋梅说,那你非得等有人住院才回来吗?
 
我说你不要没事找事,我妈住院人命关天和生日能相提并论吗?

我希望秋梅能识趣点,做个大度的女人,不要在这个节骨眼找我麻烦。

可秋梅还是得理不饶人,喋喋不休,我烦不胜烦,趁手机充电间隙去找医生了解我妈的伤情。
 
还好医生跟我说没啥大碍,住院几天就可以回去静养。

谁知我返回病房的时候,秋梅拿着我的手机朝我摔过来,我眼角不偏不倚被她砸中,痛得我张嘴就骂她疯子。

我妈挣扎着要起来劝架,她让秋梅不要生气,我难得回来一趟,要好好跟我沟通。
 
秋梅怒问我,凯文哥哥,叫的可真亲热,跟你什么关系。
 
我捡起来地上的手机,屏幕已经裂开。
 
原来是经常去的茶叶店小妹打我电话,我比她们大,叫我哥哥不是很正常。

而微信打情骂俏的聊天记录刚好被看到。
 
我知道秋梅会偷看我手机,特意设置了密码指纹,却疏忽在充电上刚好来电话了。

我跟秋梅说她只是服务员,我们没有其他关系,让她不要想歪了。
 
秋梅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许凯文,别以为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要不是看在儿子和爸妈的份上,我早跟你离婚了。
  
秋梅一点也不体谅我妈需要休息,在病房大吵大闹,让其他家属看笑话,看我妈脸上都快挂不住了。

我掉头离开,给我大姨打了电话,让她过来帮忙照顾。
 
其实,那段时间在外面,虽然有过歪心思,但从来没有付诸行动,只能说有贼心没贼胆。对那些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只止于牵手而已。
  
不曾想从那以后,秋梅天天半夜三更打电话给我。

如果在外面吃饭,她就得让我发视频给她,把在场的每个人拍过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女人。甚至还必须发个定位给她。

这么幼稚的想法亏她想得出来,如果我想骗她,我完全可以让女人站一边,录好视频再让她们上桌。

可真的没有其他女人在场,就算有,也是朋友的老婆,不是秋梅想的那种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我被秋梅搞得烦不胜烦。男人有时候出去找女人,完全是被家里老婆越推越远,没有的事非要斤斤计较。
 
也就是我和秋梅感情出问题的间隙我认识了雯雯。

当时我参加一个饭局,她和朋友一起来的,在KTV的时候被朋友们怂恿一起唱了一首歌,当晚我就加了她的微信号和手机号,看得出来,雯雯对我也很满意。   
 
我们认识的时候,雯雯刚离婚不久,儿子跟了前夫。

她在服装厂上班,每天上班12个小时,还经常加班,每个月勉强才五六千。

即使雯雯就一个人生活,她也说工资不够花,还经常刷信用卡,花呗。
 
跟我在一起三个月后,雯雯辞了服装厂的工作,说太辛苦了不想干。

我说不想干就不干呗,我养你啊。

雯雯二话不说搬过来跟我同住,吃喝都不用她花钱,每个月还时不时给她转账,看中哪件衣服包包,我也是二话不说就买。甚至连她的信用卡也是我还钱。
 
从雯雯那里我才知道什么叫享受生活。

她能知道附近哪里有好吃的饭菜;哪里可以泡温泉;甚至哪个小巷子的特色美食出名,雯雯都一清二楚。
 
雯雯大冷天的要吃一斤五十的草莓,我也得整一箱回来,不然我休想睡个好觉。

我终于明白雯雯说钱不够花的原因。
  
我们之间就是各取所需,雯雯贪图我的钱财,虽然不是她的长期饭票,但至少可以让她短期吃穿不愁。

而我喜欢她的泼辣劲儿,做事干脆利落,不像秋梅那样没有见过世面,凡事斤斤计较。

更重要的是,雯雯得体的穿着打扮跟我出去应酬,为我加分不少。
  
特别是雯雯喜欢喝酒。

第一次我们在KTV认识的时候,看她玩骰子和点歌,我就知道雯雯经常出入这种场所。

所以我每次出去也喜欢带着她,能替我挡酒的情况下就让她喝酒,实在不行雯雯也能开车送我回去。

这中间,秋梅还是时不时打电话发视频监督我。

总觉得我外面有人,苦于没有证据也只是闹了一阵就没有下文。
 
我和雯雯在一起一年多,某天她突然跟我要一万,以前都是几千几千给她钱,我一句话不会说,如今雯雯是狮子大开口要的钱越来越多。

上次刚给了她一万,说家里老房子需要装修,父母年纪大了住着漏雨的房子很担心,我看她一片孝心,就给她转了两万,还嘱咐她给父母买点好吃的。
 
雯雯很开心,一个劲儿在我脸上狂亲,说她跟对人了,就知道我不会这么小气。

现在才几个月雯雯又跟我拿一万,我也有父母孩子要养,做工程到处都要花钱,我又不是印钞机,哪里说拿就拿。
 
我问她拿钱干嘛!
 
雯雯说她爸爸生病了要住院治疗。

我说你不是还有两个哥哥嘛,大家一起负担,还差多少我们出。

雯雯就跟我哭诉哥哥们要养家没有钱,她作为女儿难道不管父亲死活。我就说先打五千过去。
 
自从只给了五千,雯雯对我的态度一下子没那么热情。

以前没事在家还会研究菜谱,煮好饭菜等我下班回家一起吃,后面衣服不洗饭菜不煮,连续让我吃了一个礼拜的外卖。

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对我。

雯雯还比我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我对她不好,说她辞了工作,现在无家可归死心塌地跟着我。我居然对她设防。
 
我无可奈何,只得先找人借了钱,凑一万给她,雯雯收到钱后,马上破涕为笑,我当天晚上回去,她给我整了一桌浪漫的西餐。
 
在暧昧的烛光下,雯雯含情脉脉跟我说,凯文,你会离婚娶我吗!我被她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吓到。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婚。

首先雯雯太过于张扬的性格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次我虽然对秋梅毫无爱情,但她对我们家还是有所付出,照顾我父母养大我儿子,我要是抛弃糟糠之妻,身边的亲朋好友怎么看我?
 
我劝她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钱比谈情更适合。
 
雯雯明显愣了一下,她捋捋秀发说着,我就是开玩笑而已。 

说开玩笑的雯雯竟然趁我不注意从我这里拿了秋梅的手机号和微信号,把我们外出游玩的照片发给秋梅看,故意恶心她。
 
这下子秋梅坐实了我外面养女人的事实,看着铁证如山我如何狡辩也无济于事。
 
秋梅痛心疾首问我为什么背叛她?
 
我能说是因为空虚寂寞不爱了吗?

我对秋梅虽然没有感情但也不希望是从雯雯的嘴里说出来,我本想找个机会,将伤害降到最低。



眼看纸包不住火,任凭秋梅怎么闹怎么哭,我都不争辩。

她跟我提离婚,我还是会成全她,毕竟是我对不起她。
 
我都想好了,秋梅如果执意要离婚,那么儿子留下,毕竟她以后还要嫁人,带着儿子不好嫁人,我也是为了她好。

我可以用钱补偿,这些钱足够她买房子的首付或者开店做个小买卖,只要秋梅想看儿子,随时随地可以探视。
 
意料之中,我父母不同意我们离婚,他们觉得秋梅老实本分,是过日子的女人,虽然有时候脾气急了点,但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主要担心我万一再找女人,儿子就有后妈了怕对儿子不好,我妈认为,女人千错万错,对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是绝对错不了。
 
我家人不同意我们离婚,秋梅娘家人也不愿意。
 
秋梅跟我结婚十几年,每次过年我都给岳父岳母包上万大红包,她家小到换电风扇大到换冰箱这样的家用电器都是我出钱。 

可以说老丈人家我不仅出钱还出力。岳父心脏不好,我通过朋友预约主任医师看病。

一听说我们要离婚,岳母直接打我电话说她家教不好,没有教育好女儿,让我不要把离婚的事挂嘴上。
 
为了让老人家安心,我跟他们保证只要秋梅不提离婚,我是不会离婚的。
 
岳母对我的回答很满意,会让秋梅打消离婚的念头。

最后委婉地提醒我在外面玩玩就好,不要把好好的家庭搞散了。
 
在双方父母的极力阻拦下,秋梅不再无理取闹说离婚的事。
 
当初我身边只有雯雯一个,如果早知道能遇到林雅茹,就算净身出户我也是要离婚的。

而如今的局面不是我能掌控的了,除了秋梅,雯雯对我的死缠烂打让我精疲力尽,我到底怎样才能让这两个女人同时退缩?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