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爱上一个有妇之夫

作者:刘小念
2022-04-07 14:50

在错的时间,遇见那个对的人。

瞒着全世界,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那种爱而不得的煎熬,真苦。

但好在,如今的我已经走了出来。

分享我的故事,希望和我一样曾经深陷其中的人,也能够释怀。

我对高斌,既有乍见之欢,也有久处不厌。

那是2018年秋天,我从一家小公司跳槽到这家行业龙头广告公司。

高斌是我的部门主管。

大厂就是大厂,部门主管从颜值到能力,都十分硬核。

遇到他,我这个母胎SOLO才知道自己不是没有恋爱细胞,而是没遇到那个真正心动的人。


而接下来的相处,高斌时时处处让我觉得自己的眼光与运气真不赖。

他是个公平的上司,也是特别好的导师。

初来乍到,为了让我尽快熟悉业务,他亲自带我做了三个案子。

从前期跟客户接洽,到后期服务,他事无巨细地指导着我。

需要做哪些调研,业内做过什么类似的案例,甚至跟客户沟通后,他会拿出相关的心理学书籍,划出重点告诉我,这个客户是什么样的性格,偏好什么样的宣传路数……

他那么优秀,还那么努力。

我对高斌,就这样始于颜值,而后陷于才华。

尽管知道有差距,但我告诉自己会努力优秀,且非他莫属。

然而,我忽略了一件事,像高斌这么耀眼的人,怎么可能名草无主?

直到与同事熟悉后,我才从他们口中得知,高斌不但有女朋友,而且婚期就定在2019年的元旦。

明明有思想准备,可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是偷偷哭了。

哪怕当年高考发挥失常,最终只进了普通二本院校时,我都没这么灰心过。

那一刻,一路从二本院校逆袭进广告大厂的我,累积的坚强与自信,危如累卵。

也人生中第一次明白,爱情原来如此有魔力。

然而,有些情感并不会因为他的心有所属而停止。

打那之后,每天看到高斌,其实心里都会重新失恋一遍。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我能做的,不是不顾尊严地去追他,而是比从前更加努力工作,让高斌看到我。

那时候,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研究工作。

策划会上,别人拿出一个方案,我从来都主推一个方案,再做一个备选方案。

急于被承认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自己的名字一次又一次被高斌提及。

每次我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时,我都觉得那三个字突然好特别,意味深长。

暗恋一个人,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卑。

而暗恋一个不应该暗恋的人,则更加卑微。

所以,为了掩饰这份卑微,我默默做了很多言不由衷的事。

部门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谁拿了月度绩效奖就要请同事喝咖啡、奶茶。

我入职后,几乎包揽了这个奖项。

所以,每次我都会主动去给同事买咖啡或奶茶,再搭配一些零食。

事实上,我记得他们每个人的口味,尤其是高斌对牛奶、花生过敏这件事。

可是,一次又一次,我都会假装“粗心”地忘记这个禁忌,等到买回来,有同事拍高斌马屁提醒我时,我才做懊悔状:“该死该死,下次一定记住。”

一次、两次、三次之后,同事恨铁不成钢地开我玩笑:“杨小贝,你没救了,太不拿主管当干部了。”

就连高斌自己都说:“你要是再忘,我就决定给你穿小鞋了。”

大家朗声大笑。

这就是我要的效果,越是在乎,越要表现不在乎。

这也是我最后的尊严和自我掩护。

记得高斌结婚前两天,部门十几号人给他张罗了一场单身派对。

那晚,女同事们集体干杯表示以团伙为单位的失恋了。

只有我,一直以茶代酒。

大家奚落我:“小贝啊,你就不能破个例,给老大个面子,假模假式地表达一些惋惜吗?”,“就是个工作狂,情商发育为零”,“这孩子可能是个爱情绝缘体……”

内心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但还是要逞强啊。

那晚,他们轮番敬酒,高斌配合地来者不拒。

滴酒未沾的我,唱了一首又一首歌给他们祝兴……

曲终人散,我一个人在小区超市拎了一箱勇闯天涯,回到家里,单曲循环《告别单身》,把自己灌到烂醉,哭到荼蘼。

第二天,我上班迟到了。

那是我自入职以来,第一次迟到。

我讨厌迟到,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如果能赶在高斌没有女朋友之前,出现在他生命里,该多好。

这样的想法,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他埋首工作时,他拿杯子喝水时,他站在幻灯片前讲案例时,他修长的手指点着方案里关键词时,他穿上西装,牵着那个女孩的手,说“我愿意”时,他发呆时……

很多事,我可以后来者居上。

可是,唯独爱情不行。

共事多年,我是有机会接近高斌,并且为自己制造机会的。

但关键时刻,我都退缩了。

一起出差时,我完全可以借着讨论方案的借口,去他房间。

可是,走到一半时,还是选择给他发微信:“高总,我在楼下咖啡厅等你。”

部门聚会,我和他是顺路的。

不喝酒的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把喝酒的他送回家。

但我怕自己会失控,也怕万一他真的酒后失德,更怕我们之间让别人产生任何一点点误会。

越是想亲近,越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越是深爱,越希望他能保持清白。

这份暗恋,已经卑微了,我不想卑鄙。

可是,还是有那么多情难自禁的时刻。

一直以来,我永远是部门里第一个到单位的。

同事只是觉得我敬业,像时钟一样准时。

实际上,我每天早去,以打扫卫生为名,为大家擦桌子,洗杯子。

但我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为高斌擦桌子、洗茶杯,拂拭他书架上的灰尘,顺便看他最近在看什么书。

有一次,我“失手”打碎了他的茶杯,然后,“忍痛割爱”地把自己最心爱的那只赔给了他。

这样,他每天就能用我送的茶杯了。

还有那支他遗落在我办公桌上的签字笔,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晨光牌,我却收藏进抽屉深处。

后来,高斌当爸爸了,难得一见地发了条朋友圈。

我点开看了不下十遍,却吝啬地没有点赞,更别说留言……

那种每时每刻都在失恋的感觉,真的很虐。

哪怕是他下班时,那么正常地给妻子打电话,问晚上吃什么,我都觉得心酸至极……

偶尔,工作压力大,觉得扛不住的时候,特别想打电话和他聊聊。

可是,心里有鬼,公事公办的电话就打不出去了。

不是没想过谈一场替代性的恋爱。

那时候,有个师兄一直在追我。

在别人眼中,师兄是很完美的追求者。

工作体面,为人周到,但我自己特别清楚爱与不爱的区别。

师兄拥有与高斌一样修长的手指,但同样是简单的倒水动作,高斌做,我就觉得好看,师兄做,我就觉得带着某种做作。

有一次,师兄来公司找我,带了一束向日葵。

其实,他已经很有分寸了,并没有拿着玫瑰直接找上门来,而且还特意解释说:“路过花店,觉得很漂亮,就给你带了一束。”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的花。

我表面上说着谢谢,心里却感觉是被冒犯。

我知道,这不是师兄的错。

是我爱而不得的挫败感在作祟:如果送花的人是高斌,该多好!

那一刻,在看到师兄一副做错事的样子里,我看到了自己。

送错的花,表错的意,爱错的人,不就是这样流水有意、落花无情的尴尬与不对等吗?

所以,有些得不到的爱,在自己心里百转千回也就罢了,说出来,就真的被动和难堪了。

而且,对于一个不爱你的人来说,宣之于口的爱,就是打扰与冒犯。

只是,有些爱,就是韭菜,割复发。

为了不让自己露出马脚,我想了一招。

把高斌所有的优点,罗列在一张纸上。

干净、幽默、敬业、口才好,懂得共性,管理能力强、感情专一……

与他相处得越久,发现他身上的优点越多。

说实话,每次往备忘录里添加他的优点时,内心既有不甘,也有欣喜:这个闪闪发光的人,没有辜负我这场苦恋。

想通这点,我变得比从前更加努力。

每一个到手的任务,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到极致。

我曾经创造过死磕一个广告方案,三天四夜没合眼的记录。

同事遇到棘手的案子,我不请自来地主动帮忙。

而等到经验分享会上,我总是把那些创意功劳推到同事头上……

在我们部门,竞争其实还蛮大的,可是,正因为彼此间这份互相支援,我们在全公司出了名的团结,铁板一块。

有一次,公司董事长参加我们部门的例会。

结束时,他突然指着我说了一句话:“高斌,你觉不觉得,杨小贝做事风格越来越像你了。”

高斌看看我,笑了:“还真是,好几个客户都这么说过,说连发言时的手势都差不多。我得去做个DNA,她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所有人都笑了。

我也是。

那一刻,我很开心地看到自己的成长:如果得不到那个你仰望的人,那么就努力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吧。

这于我而言,既是撕裂,也是愈合。

2022年3月,我接到猎头公司电话,挖我到另外一家广告公司,名气更大,薪水也很可观。

而我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我不想离开高斌。

放下电话,我一夜无眠。

我很清楚,留下来,跟高斌做一辈子的同事,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

我从来没让任何人知道这场暗恋,但这不代表我的理智会一直在线。

我试着幻想了一下,部门一起聚餐的某个时机,我借着酒力向高斌表白。

无外乎两种结果,一是他明确拒绝我,从此,我们就尴尬了。

还有一种,我得偿所愿,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顺着这个思路,想到他那双干净修长的手,牵起我的手,走在夜风中,我突然内心一阵阵失望与醋意:这双手,是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爱情是有洁癖的。

比起得到,我更希望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一直纯粹干净,永远高高在上。

所以,我接受了这份“人往高处走”的跳槽。

越是不舍,越是必须放下。

重要的是,这份永远无法示人的爱,用克制结出另外一个果实:我因为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而成为一个可以与他比肩的人。

同事们为我送行的那晚,我依然以茶代酒。

心怀天大秘密的人,是不能随便喝酒的,这是我为自己定下的纪律。

曲终人散,同事们在KTV门口和我拥抱道别,最后轮到了高斌。

那个怀抱,我觊觎了四年,从初见到离别。

可是,当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抱他时,却临时选择跟他轻浅地握了握手。

高斌笑着对我说:“好你个杨小贝,真无情啊,都要走了,还差别对待我。”

我同样笑着回他:“算了吧,你是领导。我从小就跟干部搞不好关系,天生就是做群众的料。”

然后,我微笑着跟所有人说再见,内心却早已泪流成河。

我心中有爱,所以,这辈子都难以在他面前,做真实而放肆的自己。

时至今日,我已经在新公司上班一个月。

还是会习惯性地第一个到公司,推门而入的那一刻,突然想起:我和高斌,已经不是同事,我再也不能帮他打扫办公室了。

偶尔,工作累了,还是会借伸懒腰之际,瞟向他办公室的方向,然后,突然想起:他不在这里。

有一次,听到另一个同行说起他,只是听到“高斌”两个字,整个人就心跳过速了。

却原来,那份仰慕还是那么炽热,但我不动声色,不曾惊扰任何人。

若说还有什么奢望,我希望他永远优秀夺目,永不塌房。




都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很荣幸,求不得时,我还是放下了。

暗恋很苦,偶尔透着一丝丝甜。 

或许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这样一个爱而不得的人。

这份爱,不一定要宣之于口,也不一定要拥有。

这是对他,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有时候,美好与龌龊,就是一念之间。

毕竟,与狗血相比,遗憾也是美丽的。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