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女尸&刺青

作者:一二三
2022-04-07 15:03

大家好,我是一二三。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变态”的故事。


这事发生在2022年的2月底。

主人公是我那个木讷、迟钝而又不成器的朋友,A。

大家都知道,A喜欢跑步

也正因为跑步,他认识了花臂姐姐、富二代哥哥等。

之前还经常和朋友们去外地跑跑山,参加各种活动。

但因为疫情的缘故,A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外地跑步了。

于是他将跑步地点选择在了附近的公园

在公园,他加入了一个名为“梦想跑团”的团队。

团队人数不多,只有八个人,其中有三个女孩。

其中一个叫小慈的女孩,二十多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演值颇高。

她自称某重点大学毕业,现在是一个外企的白领。

每次A跑步的时候,小慈都会主动跟着A一起跑,相对于A的木讷,小慈则非常开朗。

队员们都觉得他们很搭,可A却始终没有别的想法。

A觉得小慈人是不错,可惜,就是没有感觉。

做朋友还不错,但进一步……还是算了吧。

小慈私下里曾经约过A吃饭,但都被A谢绝了。

直到一个晚上,小慈突然给A打去了电话。

小慈说,有人在敲自己的房门。

当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小慈非常害怕,她通过猫眼,居然看不到人

但真的可以听到敲门声。

A让小慈报警,而他也马上赶了过去。

但来到门外,A并没有看到警察,他敲了半天门,小慈才哆哆嗦嗦开了门。

看到是A来了,小慈哭着扑到了A的怀里。

A检查了附近,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以及任何奇怪的痕迹。

他问小慈怎么不报警?

小慈的回答,让他很意外。

小慈的父亲是警察,而父亲因为一次出警而去世,因此她每次看到警察,甚至是警察的制服,心里都会很难受……

A没想到看上去阳光乐观的小慈,还有这样的经历,心里也不免感伤。

为了让小慈安心,他特意陪伴到天亮。

早晨安抚了小慈之后,A回了家。

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偶然事件,可A错了。

更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一周,A的生活一切正常。

到了周末,跑团又有了新的活动。

A照常参加,但他没有看到小慈的身影。

这时他才意识到,过去的几天,小慈都没有和自己联系。

本来他以为小慈是因为工作很忙,但跑步都没有来,A感觉有点问题。

他想到之前小慈遇到的“深夜敲门”事件,心里不放心,给小慈打去了电话。

可电话显示对方关机

A考虑再三,来到了小慈的住处,敲门半天,并没反应。

对门邻居出来了,问A要干嘛。

说话时,邻居看着A的眼神是一脸的嫌弃。

A觉得可能是自己打扰到了邻居,不停道着歉。

“不好意思,这边住的那个女孩……”

“不知道,好几天没见了!”

说完,邻居关上门回去了。

邻居不友好的态度,让A很不解。

就在这时,小慈回来了。

看到A,小慈很意外。

因为小慈,简直变了一个人

小慈面色苍白,走路也弓着背,身上不停颤抖,好像得了大病似的。

而让A不解的是,见到A后,小慈赶紧躲到一边,好像生怕A会看到自己。

“小慈,你怎么了?”

“别,别管我,我,我身上……有脏东西!”

小慈绕开A想要开门,可拿着钥匙哆哆嗦嗦就是没办法插进去。

A让她别急,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小慈腿一软晕倒了

A当时有点慌,还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小慈,赶紧带着她去了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没发现别的问题,医生说小慈就是营养不良

直接来说,把身体饿坏了。

确实如此,几天不见,小慈肉眼可见的瘦了很多。

A记得之前的那个小慈,虽然不能说胖,但也绝对没有这么瘦弱。

甚至都到了弱不禁风的程度。

难道小慈现在是在减肥吗?

A知道现在很多女孩子都莫名地觉得自己胖,见不得任何一点赘肉。

为了减肥,有的人疯狂健身,而有的人,则开始节食

看着小慈的体型,A觉得她应该属于节食那类人。

本想着等小慈醒了劝她好好吃饭,结果醒来之后,A却吃了一惊。

小慈醒了之后,第一眼看到A,赶紧捂上了眼睛,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别理我,快走!快走!”

A好一顿劝慰,小慈才终于放下了手。

她看上去脸色苍白,真的是吓得不轻。

犹豫了半天,小慈才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她最近,一直在遇到各种“诡异”的事情。

首先是屋里的灯,总是忽亮忽灭,而且时间总是集中在午夜时分

有时小慈正在睡觉,突然眼前大亮,弄得她心里总是突突突狂跳。

而接下来的,更吓人。

她在坐电梯的时候,经常会见到,有一个白影飘过!

白影走路无声无息,转瞬即逝。

有几个晚上,尤其是小慈一个人坐电梯的时候,电梯门即将关闭,那个白影就会冒出来!

有次直接将小慈吓得尿了裤子......

小慈本来就比较迷信,现在更是觉得,莫非有人找自己“索命”?

坚持了两天,小慈就扛不住了。

茶饭不思,身体暴瘦。

昨天,她托人找到了一个当地有名的“大师”。

小慈包了一个大红包,结果从大师那里知道了“真相”。

原来,小慈上辈子做过恶,杀过人。

被杀的冤魂,来“寻仇”了!

大师还特意说了,那个被杀之人,阴气极重。

一般的照妖镜、桃木剑,根本压制不住。

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小慈身上刺下“保命符”。

于是,昨晚大师找人给小慈在身上进行了“仪式”。

小慈撸下袖子,A看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针眼,脑袋顿时大了一圈。

A有密集恐惧症,盯着小慈的手臂看了一几眼就觉得眼晕。

小慈说不仅是手臂,在自己的前胸、后背上都有。

虽说花费了小慈不少钱,但在刺上之后,小慈说确实感觉好多了。

她今天还特意多吃了两碗饭......

小慈说,大师还特意交代,这几天小慈不能和任何人联系,否则可能会将寻仇之人,引给别人,让别人也带来灾祸……

“哦,难怪这几天你都没有发信息呢……那,你怎么现在都给我说了?”

“我,我,实在憋不住了,太难受了!而且,我,我也好想你......”

小慈眼泪又下来了。

A不停安慰着,让小慈先好好休息。

离开医院,A觉得不对劲。

他认为小慈遭遇的这一切,肯定有问题。

哪里会有什么上辈子来寻仇的?

又不是拍电影。

至于那个什么大师,A更是不相信。

他决定先查查电梯,毕竟这是一切问题的开端。

A再次来到小区,这次特意观察了一下,小区的物业都很好,已经找人来修了几遍电梯了,没发现什么毛病。

先在小区下面转悠的时候,问了几个人,从来没遇到过小慈说的那个“白影”。

A来到了小慈所在的楼,走进电梯亲自试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但这栋楼里的用户表示,都没发现有问题。

难道,整栋楼只有小慈遇到过?

还碰上了好几次?

这样来看,是有点邪门了。

A来到物业,说自己是小慈的家人,要看监控视频。

而A也成功地找到了那天出事的视频。

小慈在进入电梯后突然变得很紧张,想要离开。

可电梯外,却什么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小慈到底看到了什么?

A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离开物业之后,在小区又询问了几个人之后,A打算回医院再去问问。

但是,小慈却发来了一条微信。

小慈说自己还是希望找个安静的地方,通过“保命符”化解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段时间,希望A不要来找自己了……

A很担心,觉得小慈精神状态太差,想照顾她一下,可打电话过去,小慈已经关机了。

第二天来到小慈家,发现小慈也没有回来。

她会去哪里呢?

A决定在楼道里安装一个微型监控探头,这样一旦小慈出现了,他就可以知道了。

结果,本来是准备拍摄小慈的监控,却拍到了别的东西。


三天后的晚上,A拿出手机调出了视频内容。

视频中,当天下午四点半左右,一个戴着帽子的男子出现在了小慈家的楼道中。

尽管看不见脸,但A还是认出,男人身上穿的,是物业的制服

本来A都要关闭手机了,可男人的下一个举动,让A瞬间坐了起来。

制服男掏出钥匙,打开了小慈的房门。

卧槽,这是什么操作?

几分钟后,制服男走了出来,肩上还挎着一个单肩包。

A认出,这个包是小慈的,之前去朝阳公园跑步的时候,小慈曾经带去过。

这个制服男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有小慈家的钥匙呢?

而让A注意到的是,这个制服男的右手,戴着黑色手套,看起来很别扭。

尽管已经是深夜,但A还是立刻赶去了小慈所在的小区。

当时只有一个大叔在值班,A说明来意,问是否有一个右手有问题的物业人员,大叔想了想说,没有啊,物业人员都很健康的。

这时A看到墙上的人员照片,一个个看过去,并没有发现类似的。

于是他提出要看下午的监控视频,但这次,却出了怪事。

物业的电脑上,下午四点半左右,小慈家的楼道里,空空如也

那个戴帽子的制服男,不见了!

“你是不是记错时间了?这里没人啊!”

面对大叔的质疑,A假装接电话,走了出去,再次翻看手机。

在自己的手机中,那个男人出现了。

为什么同一个位置,同一个时间,两个视频中的内容,完全不同?

回想着刚才看到了物业的视频,A身体像是触电一般。

他明白了。

物业电脑中的监控,被人做过手脚了。

他将这件事告诉了值班的大叔,大叔也吓了一跳,马上报了警。

很快,有了消息。

这栋楼的监控视频,被人为地进行了修改。

删除了一段时间的画面后,重新拼接,在保存在物业后台的电脑上。

这也就是A和大叔看到的。

而那个秘密潜入小慈家的人,始终下落不明。

那个神秘身影在小慈家,带走了小慈的笔记本电脑

但,并没有拿抽屉里的钱。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只拿笔记本电脑,而不碰钱呢?

莫非笔记本电脑里有什么东西?

这件事,只有那个神秘身影,以及小慈才知道。

A将那个神秘身影的事情发微信给了小慈,但小慈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一直到了一个月后,A才意外得知了关于小慈的情况。

A和富二代哥哥(简称二哥)去酒吧喝酒,再那里二哥见到了一个光头

光头原来和二哥做过生意,也算是朋友,就一起喝了几杯。

几杯酒下肚,光头聊起了女人。

各种荤段子频出,听着A眉头拧成了疙瘩。

他当时就想走,可二哥一直示意他稍等一会。

结果,光头说起了自己的一次“恶心”的艳遇。

几天前,他在手机上用某个交友平台摇人,看到了一个同城的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漂亮。

光头约着女孩见了面,女孩就问光头要不要再叫一个姑娘一起去?

当时光头也是想瞎了心,答应了。

结果一个长头发女孩来了,光头注意到女孩看着有点木讷,呆呆傻傻的,也没多想,直接拉着女孩上了床……

结果他刚扒掉了女孩的衣服,看到了女孩身上密密麻麻的“虫子”!

当时,他就吐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不是虫子,是他妈的的“针眼”!

但那些针眼有不少都已经出现了溃烂,有的变的又圆又大。

看着就跟一个个红的、绿的虫子似的。

这还没完,光头正想怎么离开,突然门被踹开,几个男人冲了进来。

光头居然遭遇了“仙人跳”。

这个呆呆傻傻的恶心女,竟然是诱饵。

结果,那个三个男人被光头给收拾了一番。

光头,原来可是货真价实的退役散打运动员

最后光头没吃亏,还得了一笔“赔偿金”。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很得意。

光头拿着手机让二哥看,说自己当时拍下了那个恶心女人的照片。

A凑过去一看,正是小慈


照片中,小慈目光呆滞,耷拉着脑袋,跟没了魂似的。

而在那个昏暗的光线下,A注意到,小慈身上的问题,比她的精神要严重的多。

她身上大面积感染、溃烂,如果不进行治疗,会出人命的!

A想通过那个交友平台去找人,但发现平台被封了。

但A没有放弃,他通过光头开的酒店附近的监控,找到了小慈的线索。

在光头离开后没多久,小慈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而最终黑色轿车停在了某个外地租户扎堆的小区。

A报了警,警方终于找到了被人控制,已经精神异常的小慈。

幸好发现及时,如果晚点找到小慈,她的身体可能真的扛不住了。

在医院里,医生给她做了全身检查,竟然从一些伤口处,发现了蛆虫!

而这些伤口,大部分都集中在溃烂处。

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保命符”,差点要了小慈的命。

到医院后,小慈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A见过她一次,呼唤了很久,小慈都没有醒来。

就在A要走的时候,小慈却突然抓住了A的手臂,嘴巴微动,低声说出了三个字。

“好,市场……”

这是什么意思?

市场?什么市场?

A决定去附近的市场转一转,可找了两天,一无所获。

就在他陷入僵局的时候,从抖音上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视频,打破了僵局。

抖音上的视频,是小慈之前的小区的慰问活动,主要是给孤寡老人送水果。

网上有些图片和文字,本来很正常,但发视频的人的名字,让A眼前一亮。

郝世昌

这个名字,不仅让A想起了小慈的话,同时也让他回想起自己在物业看到的墙上的照片。

郝世昌,是一个普通的物业员工,照片中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既然小慈说到了他的名字,A相信,这个人,有问题。

A很快找到了郝世昌,但并没有惊动他,而是远远跟踪着。

郝世昌正常上下班,看起来兢兢业业,没有任何异常。

但A没有放弃。

直觉告诉他,再等等,再等等。

A的等待,是值得的。

郝世昌在一次下班后,去了饭店吃饭,席间和邻桌一个男人有过沟通

而那个男人离开时,露出了右手,他的右手蜷曲着,有残疾。

A最终抓住了这个残疾男人,一通威胁之后,男人终于承认了自己去小慈家偷东西的事实。

A马上报警,而关于郝世昌的秘密,终于被揭露出来。


郝世昌,和小慈,曾经是一对情侣。

而小慈的身份,并不是她曾经告诉A的那样。

小慈,是一个小姐

她最早在洗浴中心工作,之后还做过直播,现在则是通过一些社交平台来“做生意”。

郝世昌看起来很斯文,实际上内心极度变态龌龊。

一个偶然的机会,郝世昌看到了小区遛弯的小慈。

更让他惊喜的是,自己居然在某个约P软件上,见到了小慈。

两个人完成了一次生意,而郝世昌迷恋上了小慈,希望能和小慈保持不正当关系。

这样,他就可以做到长期“白嫖”。

而小慈是外地人,有一个本地男朋友能照顾自己,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可没想到小慈的噩梦开始了。

她发现郝世昌,表面上是物业的工作人员,其实还从事着一些其他工作。

郝世昌一直在想办法增粉,为此想尽了办法,但都收效甚微。

直到一次,郝世昌拍摄了关于小区防疫志愿者的视频,点击量非常非常高。

这让他有了想法。

他要蹭志愿者的热点,于是找人给志愿者进行各种“感谢”。

最早是让人给志愿者送水果,锦旗或者鞠躬感谢。

之后让一些女性对着志愿者跳各种舞蹈。

现在,则是找孩子给志愿者们跳手语舞。

正是有了关注和流量,他得到了不少爱心人士的资助。

原来只是个人的,后来有些企业也投钱进来。

郝世昌的胆子越来越大,甚至自己假扮志愿者拍摄视频……

小慈知道了这些秘密,觉得郝世昌不应该再这样下去。

不得不说,小慈虽然本人的身份是失足妇女,但她也是有正义感的。

她和郝世昌吵过多次,还遭到过郝世昌的殴打。

小慈选择了分手,她想要过新的生活。

之后,她用自己积攒的钱,上了夜大,戒烟戒酒,锻炼身体。

正是那个时候,认识了A。

如果正常发展下去,小慈会有正常人的生活。

可惜,郝世昌出现了。

他对于小慈有着变态的控制欲,看到小慈有了喜欢的人,让他无法忍受。

郝世昌想要挽回小慈,被小慈拒绝了。

小慈还说,如果郝世昌再纠缠自己,她就要把郝世昌的那些龌龊事都曝光!

正是这话激怒了郝世昌。

也有了后续那些事。

郝世昌知道小慈胆小、迷信,就利用自己物业员工的方便,装鬼吓唬小慈,还动了小慈家的电,看起来仿佛真的中了邪一般。

之后,还让自己的朋友假扮大师,进一步从精神上刺激小慈。

最后,为了彻底毁了小慈,郝世昌让明眼找了纹身师,给小慈纹了带有药物的刺青,让小慈的皮肤溃烂……

小慈身心俱损,就算醒来,也可能一辈子受到影响。

她本来只想过一个正常人的人生,但郝世昌毁了她。

当然,郝世昌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PS:

最后,说说我的减肥情况啊。

这个,窝头吧,我真的吃了,但吃了一个就坚持不下去了。

嗯,窝头减肥法可能无法继续了,但想到那个相亲对象嫌弃的眼神......

我的减肥大计,不会停止!

我决定找找师爷王五五,他的身材其实还不错,也许,他能教我一些速成之法。

希望我能尽快减掉小肚肚吧!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