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野蛮高中的“流氓教师”

作者:
2022-04-08 10:21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关于校园暴力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当年深受校园暴力伤害的少年。
多年之后,他变成了学校的老师。
作为曾经的受害者,如今他面对校园暴力,又会有怎样的做法呢?


故事要从两听午餐肉罐头讲起。
1995年的时候,双喜初中毕业,从农村老家考上了县一中,人生第一次开始了住校生涯。
分完宿舍之后,双喜发现,自己居然是宿舍里唯一的农村娃。
开学后的第一个晚上,大家先进行自我介绍,并按年纪大小,排出了老大老二的次序。
宿舍一共十三个人,双喜是老七。
但他个子最矮,甚至比年纪最小的舍友还矮半头。
相互介绍完,宿舍的闫老大提议,大家都把从家里带来的零食拿出来,凑到一块儿,好好吃一顿。
他说学校食堂的饭实在是太特么难吃了,晚饭都没吃饱。
大家尽管都不太乐意,但没一个人敢反对。
因为这个闫老大初中就在县一中就读,还留过两次级,是学校里有名的问题少年。
而且因为年龄大,他的个子也最高,身体强壮,一脸凶相,一看就不好惹。
很快,形形色色的零食饮料就摆了满满一桌子。
只有双喜拘谨地坐在自己的床上,低着头没有动弹。
闫老大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乜斜着眼睛看着双喜,不停地嘬着牙花子。
“别人都把吃的拿出来了,就你不动,啥意思?”
双喜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闫老大,眼神中满是胆怯和尴尬。
“你们吃你们的,我不饿,再说我也没有零食。”
他低声细气地说道。
“开学第一天,你跟老子说没带零食,哄鬼呢?老二老三,去把他的柜子打开,看看这小子藏了什么好吃的!”
闫老大吐出一串烟圈,喷在双喜的脸上,呛得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老大,他的柜子锁上了!”
宿舍老二喊道。
“钥匙呢?拿出来!”
闫老大喝问道。
“我真没有零食,你们就别看了!”
双喜一边喊,一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裤兜。
“哥几个,把他给我摁住!我来掏钥匙。”
闫老大下令,很快就有三四个人上前,把双喜按在了床上。
他剧烈地反抗,可身材瘦小的他,哪里是那些人高马大的同学的对手?
闫老大把烟往地上一扔,顺利地从他裤兜里摸出了一串钥匙,扔给了宿舍老二。
柜子打开,宿舍老二从里面掏出一个土布缝制的包。
拿到桌前打开一看,宿舍里顿时哄堂大笑。
双喜的包里,装着几个塑料袋,里面是几头咸菜疙瘩,还有几个黑乎乎的红薯面窝头。
“卧槽,我还以为有啥好吃的,这特么什么玩意儿,喂猪猪都不吃,真是笑死我了。”
闫老大一看双喜的这些吃食,顿时没了兴趣,顺手就给他撇到了地上。
双喜一看,瞬间就急了。
正好按着他的那几个同学都松开了他,他猛地站起身来,上前推了闫老大一把,然后蹲下身去捡自己的那些吃食。
 “妈的敢推我!老子打死你!”
闫老大初中时就是学校里有名的打架高手,从来都是他打别人,平时谁敢动他?
这下被双喜推了一把,他的暴脾气也瞬间上来了。
上前哐哐两脚,把双喜的窝头给踩了个稀碎。
“以后想跟着我混的,就他妈别愣着,都给我打他!”
闫老大紧接着又是一脚,将双喜踹翻在地,然后对宿舍里的其他人大喊道。
众人闻言,短暂地愣了片刻之后,距离双喜最近的人犹豫着上前踢了他一脚。
然后其他的人见状,纷纷上前,将双喜围在当中,没头没脑地一顿乱踢乱踹。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并没有使全力。
他们其实都是一样的想法:生怕自己不动手,会成为闫老大的敌人。
而且毕竟开学第一天,自己跟双喜也无冤无仇,所以基本上都是做做样子。
然而,人性中的恶,一旦开始被释放,就再难收得回去。
伴着双喜的痛呼和惨叫,感受着自己的脚踢踹在肉体上的那种钝感,施暴者们渐渐地都愈发兴奋起来。
到了后来,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忘记了为何要殴打双喜。
原因已经不再重要,打他已经变成一种兽性本能的发泄。
他叫得越惨,他们就打得越有成就感。
闫老大显然对自己的号召力十分满意,重新点起一支烟,坐在一旁看着他们踢打双喜。
不过他也没闲着,而是对双喜的那个土布包产生了兴趣,拎起来,口朝下抖了抖。
“哐当”,竟然从包里掉出两个金属罐子,重重地砸在他的脚上。
闫老大定睛一看,竟然是两听午餐肉罐头。
而这两听罐头,原本是属于他的,是他来学校之前,他妈给他装到包里的。
只不过,他妈给他装的时候没注意,这俩罐头已经过期了。
所以他就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想到竟被双喜捡了起来,装进了自己的包。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带着惊恐喊道:“都别打了!别打了!老大,他……他好像不行了!”
闫老大一听,吓得一口烟呛进肺里,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一边咳嗽一边冲上去分开人群,只见双喜满脸是血,蜷缩着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试着去探双喜的鼻息,还好,还有气。
闫老大赶紧去水房接了一盆水,猛地浇到了他的头上。
被冷水一激,双喜骤然醒转,随即痛苦地呻吟起来。
“咋办啊老大,他会不会有事啊?”
众人都开始惊慌,纷纷问闫老大该怎么办。
闫老大看着地上的那两听罐头,眉头一皱,低声道:“我有办法。”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宿舍楼开门,双喜才被闫老大等几人送到县医院。
他的肋骨被踢断了两根。
没人知道,他是怎样忍着痛,艰难地熬过一整夜的。
这件事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
学校领导对这起恶性事件十分重视,高中部的年级主任亲自负责调查。
在双喜出院之后,校方将双喜所在宿舍十几个人的家长全都叫到了学校。
而双喜的家长,是最后一个到的。
那是他的爷爷,一个跛了一条腿的七十岁老人。
双喜的父母都在南方打工,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老家待上几天。
平日里,就只有双喜和他两人相依为命。
年级主任询问打架原因的时候,闫老大第一个发言。
闫老大说,自己之所以跟双喜动手,是因为他偷东西在先。
证据就是那两听午餐肉罐头。
那是进口的美国罐头,是他爸去南方出差时候买回来的,他们当地根本就没有卖的。
其他的人纷纷应和。
他们不但给闫老大作证,而且还跟年级主任说,双喜也偷了他们的东西。
学校的宿管老师也低声向年级主任表示,双喜出事之后,他去他们的宿舍调查情况,确实在双喜的柜子里发现了好几种不同的零食。
双喜气愤地说那是他们栽赃陷害自己,自己从来没有偷东西。
至于那两听罐头,确实不是自己的。
是自己在垃圾桶里捡出来的。
他捡的时候仔细看过两听罐头的包装,发现也就刚刚过了保质期。
他觉得扔掉实在怪可惜,就捡起来藏到了包里。
想着等到周末放假的时候,带回家跟爷爷一起尝尝。
闫老大的父亲是开厂子做外贸生意的,在一众家长中显得格外财大气粗。
他摸摸自己硕大的啤酒肚,清清嗓子开始发言。
“要我说,这也不是件多大的事,一大帮年轻小伙子住在一块儿,闹个矛盾啥的都正常,哪有男孩子不打架的,你们说是不?”
那些城里孩子的家长们一听,纷纷点头称是。
“双喜的医药费我出了,我再给他家拿上一千块钱,让孩子们再给他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说完,他对自己的儿子说道:“你说你也是,两听破罐头而已,别说人家双喜不像是偷东西的孩子,就算是他拿了你们的吃食,你们也不该打人啊。”
“他一个乡下孩子,没见过这么些好吃的,馋个嘴不是很正常嘛,以后你妈给你拿啥好吃的,记着都给双喜尝尝,可不能再为点吃的闹矛盾了。”
他的话音刚落,闫老大他妈就拎出一个大塑料袋,放到了双喜爷爷的面前。
里面都是些饼干、火腿和罐头之类的东西。
“老爷子,知道你们山里人平时吃不着这些东西,这些可都是我家那口子买的美国进口货,你带回去跟孩子都尝尝,其实真没啥好吃的,吃过了就不稀罕了。”
这两口子一唱一和,虽然嘴上说得好听,但话里话外愣是把双喜说成了偷零食吃的小贼。
她的话说完,一直都在默默抽着旱烟袋的双喜爷爷终于开腔了。
他用粗糙的大拇指把烟袋锅按灭,然后轻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两口子不用在这儿说漂亮话,老头子我七十多了,啥人都见过,你那儿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还想狗仗人势当老大欺负人,我孙子是老实,但不是好欺负!”
“把人家肋骨都踢断了,还不叫大事?我不稀罕你的臭钱,更不稀罕你们的道歉,要我说,要想公平,就让我把你儿子肋骨也踢折两根。”
闻言,年级主任赶紧打圆场。
“大爷,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打人是不对的。我把大家凑到一起,是想要解决问题,可不是激化矛盾的。”
“就是,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说话呢,我好心让你吃点没吃过的好东西,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说我儿子,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闫老大他妈翻着白眼说道。
“哼,美国人的破罐头破饼干有啥吃的,别说美国的,英国法国的我都吃过,你看不起谁呢?”
双喜爷爷豪气地说道。
“切,别逗了,你个乡下老头咋这么能吹牛呢?你咋不说你还见过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呢?”
闫老大他妈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
其他学生的家长也都纷纷发出一阵嘲笑。
“我老头子从不吹牛,我不但见过那些洋鬼子,还杀过、俘虏过!我吃他们的东西也不用给钱,因为那都是我缴获的!”
双喜爷爷说着话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缓缓扫过那些发笑的家长,不怒自威。
他的话音一落,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年级主任第一个坐不住了,赶紧站起来去搀扶双喜爷爷。
“您老……参加过抗美援朝?”
“没错,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XX军XXX师XXX团X营X连战士,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我的退伍证。”
“信信信,我信!”
年级主任汗都下来了,赶紧让双喜爷爷坐下。
“您的腿不好,赶紧坐下说。”
“这腿是让美国鬼子炸弹炸的,习惯了,没事。”
“您老别生气,您看……孩子这事咱们怎么处理比较好?”
“你这年级主任咋当的?有没有点原则性?你把事情调查清楚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罐头事件的最终结果,以闫老大等众人各自在档案里背了一个处分,并赔偿双喜医药费和赔礼道歉而告终。
不过,双喜爷爷到最后都没有要闫老大父亲的一分钱。
而在这件事里,最震惊的人,其实是双喜。
因为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爷爷竟然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
不过,爷爷在双喜回家过周末的时候,跟他说自己很后悔当时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本来,他的这些往事,从来没想过跟任何人说过,就连双喜的父亲都不知道。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那么多战友兄弟都死在了战场上,自己能够活着回国,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所以从来没想着要再给国家添麻烦。
他还告诉双喜,其实那些美国罐头真没啥好吃的。
当年他们有一次缴获了美军的大量物资,里面有不少的军用罐头,战士们当时都饿坏了,于是就当场打开吃了起来。
结果吃过之后没多久,很多人都出现了头晕恶心、呕吐不止的症状。
当时他们以为是美国人故意在罐头里面下了毒,但后来志愿军的军医检查过后,发现不是罐头的问题,而是蛋白质中毒
原来,双喜爷爷他们长期吃炒面和冻土豆,导致严重的营养不良,突然之间大量吃肉和高营养物质,身体一下子受不了,所以就出现了蛋白质中毒的现象。
双喜听了之后都哭了,跟爷爷说自己不该贪小便宜,这才会吃亏。
爷爷摇摇头,说你吃亏是因为你不够自信。
咱家穷归穷,但不能活得没骨气。
你将来还要考大学,去更大的城市,遇到更多有钱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大大方方的。
穷不怕,怕的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当年俺们跟美国人干的时候,武器装备、后勤补给,啥也比不上人家老美,但是俺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最后还不是照样干得他们乖乖投降?
你是学生,家庭条件比不上别人,那就把学习搞好,到时候照样不丢人!
从那之后,双喜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性格变得开朗许多,而且因为那次的事件,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了他爷爷故事,也没有人敢再随便欺负他。
然而,就在双喜刚上高二的时候,爷爷却因病离开了人世。
他陷在悲伤里难以自拔,渐渐地开始消沉起来,成绩也开始一路滑坡。
也是在那段时间里,双喜学会了逃课,开始抽烟喝酒,遇到自己看不顺眼的同学,他也开始动手打架。
曾经被校园暴力伤害的少年,如今也变成了欺负别人的施暴者。
那一年他的个子窜得很猛,甚至比闫老大还高了一些,很多同学都知道他不好惹,见了他都躲着走。
就这样,一晃就到了高三。
不出任何意外的,双喜落榜了。
没考上大学的双喜,更加消沉,在高三结束后的漫长暑假里,他终日不是喝酒打架,就是去河里游泳。
他已经对学习丧失了兴趣,准备等父母过年回家之后,跟着他们一起去南方打工。
建军节那天,他午睡醒来之后,又跑去河里游泳。
结果刚到河边,就看到水里有个人在不停地扑腾。
河边围了一群七八岁大小的孩子,全都惊慌失措地喊叫。
双喜一问才知道,水里那个是他们的同伴。
他们本来在河边浅水区玩水,可是他非逞能,往深的地方游了一段,结果就回不来了。
双喜脑子一懵,不知道为啥就想起了爷爷。
直觉告诉自己,如果是爷爷在的话,他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救人。
于是他飞快地脱掉衣服,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
一番艰难的挣扎,那孩子终于被他推到了岸边。
可他自己却脱了力,再也坚持不住,慢慢地往水底沉了下去……
就在他的意识彻底中断之前,他看到漆黑的水里突然亮起一道光。
而爷爷就出现在那道光里。
他微笑着看着自己,缓缓地朝自己伸出了手……
双喜没死,他被后来赶到河边的大人给救了。
不过,当他被救上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幸好救他的人有急救经验,一直没放弃对他进行心肺复苏。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救不回来的时候,双喜咳嗽一声,开始大量地往外吐水,终于慢慢地苏醒过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双喜“死”过一次之后,神奇地改掉了自己之前的那些坏毛病,并主动进了复读班。
通过一年的艰苦的复读,他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毕业之后,他并没有选择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老家,并通过了教师资格考试,最终成为了自己曾经的母校县一中的高中老师。
此时的县一中,比起双喜当年那会儿,无论是校风还是校纪,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忙于工作,对孩子的陪伴和教育都少了许多。
所以,这也就造就了更多的“问题少年少女”,学校里校园暴力事件频发。
因为那些年韩剧流行,于是当地很多人给县一中起了个外号,叫“野蛮高中”。
而学校里的那些缺少父母管教的“问题少年少女”们,甚至纷纷以被人称“野蛮学长或学姐”而为荣。
可以说,双喜刚去当老师的那几年,是县一中最乱的时代。
不过,双喜很有自己的一套。
用他自己的话说,对付这些自诩为“流氓”的孩子们,就得用更“流氓”的办法。
在他看来,每个成为“问题少年少女”的孩子,都有他们自己的原因。
或者是家庭教育的缺位,或者是像自己当年一样,因为受到过校园暴力的伤害,从而让自己也变成了施暴者。
当人性中的恶被释放出来,而又得不到相应的惩戒,那么就会变本加厉,从而去危害更多的人。
那几年的双喜,在很多不知情的人看来,就像是一个帮派的老大。
他会跟问题学生们一起抽烟、喝酒、玩牌,还会在学生中培养自己的“线人”。
对付那些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孩子,他也会“以暴制暴”,让他们意识到暴力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简直就是把无间道那一套从电影中变成了现实。
渐渐地,他在学生和家长的心目中的形象非但没有崩塌,反而深受尊重。
甚至,很多家长都为了能把孩子送到双喜的班上而绞尽脑汁。
但是,当时间来到近几年,随着网络和手机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双喜的日子开始变得越来越难过了。
他接到的投诉开始变得越来越多,而他的许多做法在不明所以的家长眼里看来,也越来越显得“离经叛道”。
就在两年前,双喜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自己热爱的教学岗位,开始自己创业。
而他不当老师的原因,只是因为区区一条微博。
发微博的,居然是他当年的同学,闫老大的女儿。
闫老大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自己老同学的班里,目的就是为了让双喜好好替自己管教管教。
双喜自然责无旁贷,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
该出手时就出手,丝毫不留情面。
但闫老大的女儿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她受不了双喜的管教,于是就用自己偷偷带进学校的手机,偷拍了双喜训斥她们几个“问题少女”时的视频。
然后,经过剪辑,再配上几句含混不清的文案,发到了网上。
事情很快就爆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还有键盘侠们,纷纷口诛笔伐,学校不得以赶紧发声明,暂停了双喜的教学工作。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双喜开始反思自己一直以来的教学方式。
他觉得,自己的初心没有错,但,这个时代变了。
于是很多原本正确的东西,也都变了味道。
是自己没能跟上时代的变化。
所以,是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后记:
有关校园暴力话题的故事,我们已经讲过很多。
没办法,这个话题太敏感,也太复杂。
就像此刻,讲完这个故事,我本想再说些什么。
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一问题的根源,永远不是单纯一方的过错。
就像这个故事里,双喜没有错。
家长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学校更不敢犯错。
那么,到底哪里出了错?
这,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思考。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