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结婚前夕,改嫁多年的亲妈忽然跑来要彩礼,开口就是20万

作者:狐姐
2022-04-11 09:52


听到我妈的要求以后,我惊呆了。20万?这是穷疯了,想要卖闺女的节奏么?话说回来,即便是她有这个想法,也轮不到她呀。她还算是我妈么?我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大的脸。

还不待袁野说话,我直接拒绝了她,“你别想了。别说我们没有20万,就是有也不会给你。凭什么?”

“哟,这真是女大外向啊,还没嫁给人家呢,就成了一家人了。帮着人家说话是吧?你说凭什么?就凭我是你妈。这彩礼钱他必须得给。”

“刘老师都没要彩礼,你有什么资格?”

我妈笑了,“简直笑话,轮得到她吗?你是我闺女。”

“这时候你知道我是你闺女了,你管过我吗?”

“废话少说,没有20万,你们俩就别想结婚!”

袁野怕事情闹僵。于是他说:“阿姨,我确实拿不出那么多,您看少点可以吗?”

“这已经是最低价了,一分都不能少!”

我简直要气哭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多钱?”

“要彩礼还需要为什么吗?嫁闺女就是得收彩礼。”

“你就是想给你儿子买房子娶媳妇吧?”

我妈坦坦荡荡,毫不否认,“没错啊,而且那可是你弟弟。你当姐姐的帮衬弟弟不应该么?”

我应该个鬼。那两个算是我弟弟吗?

我妈一眼就看出我的想法了。“他们当然是你弟弟,你们都是我生的。你不是他们姐姐是什么?”

“反正我们没钱!”

我妈说:“那也成,那你们就不结婚。你再找个有钱的人嫁了,能出起彩礼的。”

我简直快气疯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妈?索要彩礼给儿子娶媳妇的妈确实不少,但我们和别人家情况不同,且相去甚远。如果说别人家妈尚且有资格索要彩礼的话,那我妈根本就没有。字面意思。

我四岁时,我爸因为意外去世了。我妈没过一年就改嫁了,而且还带走了我爸为数不多的一笔赔偿款,把我留给了爷爷奶奶。五年后,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两个叔叔婶婶都不要我,把我送到了我妈那里。

继父之前没结过婚,比我妈小几岁。条件一般,长相不错。念在我妈手里有点钱的份上,他和我妈结婚了,感情竟然一直不错。我过去时,他们已经又生了两个孩子了,而且还都是男孩。因为家境很一般,压力自然比较大。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养我,但是又没办法,只得接受了我。

我妈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我要帮忙做饭洗衣服外加带两个弟弟,只要他们谁哭闹,我妈就会不问青红皂白给我一巴掌。骂我没用,只会白吃饭。

其实我真没吃多少,因为不敢多吃。

上初中以后,我的班主任老师刘雪莲得知了我的家庭情况,她很心疼我,对我特殊关照,经常给我带吃的,给我辅导功课。

虽然我成绩不错,但是我妈压根没打算让我考高中。只想我九年义务教育毕业以后就下学打工,帮他们赚钱供养两个弟弟。

而且我发现,继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在我换衣服和洗澡的时候出现。因为房间少,我一直睡在厅里的一张沙发上。我要求拉个帘子,我妈没好气地说:“人不大,哪来那么多事儿?”

卫生间门锁不好用,因此我继父经常在我洗澡时闯进去,吓得我大叫一声以后,他才瞪我一眼说:“鬼叫个什么?吓我一跳。”然后眼光在我身上扫一圈,再慢腾腾退出去。

我思来想去,还是跟我妈说了这个情况。结果她照我脑袋就是一巴掌,“没良心的东西,小小年纪脑袋里就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爸可供养着你呢。再敢污蔑你爸看我拔了你舌头。”

我不敢再吭声了,以后每次洗澡都尽可能地速战速决,而且洗澡频率也减少了许多。只要不是太难受,我尽量忍着不洗。

后来我跟刘老师说了这个情况,她就提议让我住到她家里。她离异,前夫抛妻弃子跟别的女人走了,她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

我妈开始时不同意。因为我在家住还可以分担很多家务。

我继父更是反对。

后来刘老师提出,负担我的生活费和各种学习费用。

我妈这才同意了。

刘老师家境并不富裕,她出身农村,家里还有父母需要接济。而且她是一位兢兢业业的老师,工作极其认真负责,课后从来不私下补课赚钱。因此,她的生活比较清贫。

所以我更加感激她。每天完成作业,我都会帮她做家务。而她却不让我干太多活儿,让我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我觉得她比我妈好太多太多了,我万分庆幸自己能够拥有这样一位绝世好老师。

老师的儿子比我小三岁,因为老师教育得好,他特别懂事,对待我就像亲姐姐一般。有什么好吃的都和我分享。我也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看待。

初中毕业,我考上了一所二类高中。我妈本来不想让我去读,但是刘老师坚持要我去,她说她供我。我妈的态度也惹恼了她,她说:“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妈,心里完全没有女儿。既然这样,以后露露就是我女儿,和你没关系了!”

为了供我们俩读书,老师省吃俭用。后来我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大一下学期我就开始打工,自己赚学费。老师给我的钱我都没动,攒下来留给弟弟了。

毕业以后我没考研,直接找工作了。奇葩的是,得知我工作以后,我妈就开始出现了。目的无非一个,找我要钱。

我本来不跟她联系的,她找不到我,但是能找到刘老师,于是就去逼问刘老师我的下落。刘老师是知识女性,只会讲道理,而我妈从来不讲道理,她自己就是道理。她甚至还跑到学校去闹,说刘老师把她女儿藏起来了,不让她见女儿。刘老师不胜其扰又无可奈何,因为她确实是我妈,又不能报警抓她。就是报警,她也不怕,她比谁都有理。警察也不能把她关起来。

我不能让她一再骚扰为难刘老师,我只能现身了。

两个弟弟成绩都不怎么样,大弟勉强考上了一所三流大专,小弟在上职高。职高别看学校一般,收费却不一般。因此我妈让我出钱,帮着供他们俩上学。

对于她提出的无理要求,我一口拒绝。我说:“我没义务帮你们供养儿子。”

没错,他们是和我有血缘,但是我妈却对我毫无温情,而且也没养过我几天,我自然也和他们没有一点亲情。我为什么要供养他们呢?我帮忙供刘老师家的弟弟才是正理。

她说:“我是你妈,你这条命都是我给你的。你作为姐姐,帮助父母供养弟弟是份内事。何况你爸爸还养过你好几年呢!以后我们俩你也得赡养。”

好几年?那可真是不堪回首的几年啊。爸爸?他也配么?

如果没有刘老师。我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呢。

我不出钱,我妈就跟我大闹,她性格泼辣,若论胡搅蛮缠撒泼打滚,那是拿手绝活,一般人都怵她。

我受不了她,后来只能隔三差五给她一点钱。为的是换得安宁。其实也安宁不到哪里去,因为这种要钱和拒绝的讨价还价的戏码经常上演。日子过得乌烟瘴气兵荒马乱。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摊上这样的妈。

好在三年后,我大弟弟毕业工作了。因为学历一般,自然也工作一般收入不高。小弟弟没考上大学,也开始工作了。只是没学历没技能又没耐性,所以赚的钱根本不够自己花。

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庭,日后买房子娶媳妇显然困难重重。

我和袁野相恋一年半,他家境一般,自身条件不错,相貌周正,收入中上等,而且对我十分温柔体贴。

前不久我们刚买了房子,袁野家出了大部分房款。我只出了一少部分。

然后我就准备领证结婚了。然而却遭受到了阻力,而且还不小。

我妈上门索要彩礼了。不然她就不同意我们结婚。而她不同意,我们确实就没法领证,因为我的户口一直在他们家里。估计她早就料想到这一天了。因此一直牢牢掐着我的户口不放。

领证需要户口本,我们又不能去抢户口本。即便有了户口本,估计以我妈的个性,她也能把婚礼搅得天翻地覆。难不成我要去法院告她?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真心不愿意和她对簿公堂的。

所以这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最终袁野提出,给我妈五万块。我妈嗤笑一声:“你小子打发要饭的呢?就20万。我这已经够便宜的了,距离那些天价彩礼十万八千里,你心里没数吗?”

她当然不是要饭的,世界上有哪个要饭的会这样理直气壮呢?

气到极点,我反而平静了。

我对她说:“5万不要是吧?好,我保证你一分钱也拿不到。想要卖女儿给儿子娶媳妇,你还真不够格儿。因为你连那些吸血鬼妈还不如呢,你比她们无耻十倍。”

“你敢这么说我?”她气疯了,上来要打我,被我抓住手腕推到了一边。我用力过猛,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然后我拉着袁野走了。

她在后面连哭带骂:“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儿,你别想跟这小子结婚!”

我头也不回,“这婚我还就结定了!”

没错,我想明白了,只要我想结婚,我就有办法结,她就根本阻止不了我。

第二天,我拿着身份证,去了我的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开了一份户籍证明,然后我拿着户籍证明,去婚姻登记处和袁野领了结婚证。

婚礼当天,我请刘老师当我的家长。她开始时不答应,毕竟我母亲还健在,她怕我妈会来闹。但是我坚持要她以我母亲的身份出席婚礼。她最终只能答应了。

然而果然如刘老师所料,我妈和我继父当天带着我小弟弟来大闹婚礼了。也不知她从哪里得知的消息。不过我倒是很佩服她,这些年她除了没在我身上花过钱之外,在我身上确实相当用心,尤其是在我表示坚决要和袁野结婚之后,她更是全力以赴盯上了我。

她在婚礼上撒泼打滚又哭又骂,用词污秽不堪。

她说:“你妈我还健在呢,你竟然让别人来当你妈,你当我是死了吗?刘雪莲你真不要脸,你挑唆我和我闺女之间的关系,让她嫁给这个没用的男人。你简直不配为人师表。你不得好死!”

“张晨露,为了这么个男人,你连你妈连你弟弟都不认了,你就这么缺男人吗?你就这么不值钱吗?你真是个贱·货!好,你不是盼着我死吗?那好,我今天就死在这里。”

说着她就掏出口袋里的药瓶,拧开盖子要喝,被旁边的人拦住了。

参加婚礼的人从没见过如此精彩的婚礼现场,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有的人围上来看热闹,还有人开始录视频。

袁野让酒店保安把他们赶出去,结果我继父和我小弟父子俩,和袁野还有保安动起手来。

最后我们只能报警。警察来了以后把他们仨带走了,然而袁野衣服都被撕破了,脸上还挂了彩,一副狼狈相。婚礼只能草草收场。

我十分愧疚,感觉愧对所有人,袁野,公婆,刘老师。简直有些无地自容。

好在公婆都比较通情达理,没有责怪我。

我哭着向刘老师道歉,“老师,真对不起,我连累你了。”

刘老师把我拉进怀里,轻拍着我的后背说:“不怪你,孩子,是你这个妈太过分了。也怪咱们以前对她太过宽容忍让了,她就以为我们软弱可欺。以后我不能对她姑息纵容了,只要她再敢来闹我,我就报警。你也一样。”

我用力点头,“嗯。”

我知道,我妈十有八|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而我和她毕竟有这一层血缘,想要彻底和她断绝关系不大可能。但是我绝不会再委曲求全对她一再迁就了。

往后日子里,我只会好好孝敬刘老师,她才是我的亲妈。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