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千年之恋

作者:艾玛利
2022-04-11 09:53

以梦为马,以酒为鞭。

千百年前的战场狼烟遮天,你远赴敦煌坚守家国,我孤身大漠静候归来。古城那盏孤灯下,那封情书血染字迹终成遗憾,这一战注定难逃生机,泪溅沙场。手捧遗书,度日如年早已忧郁不堪,仿佛见字如面,噩耗刺痛内心,泪如泉涌,溢满荒漠,纵身一跃,名曰月牙泉。魂归故里,依偎泉边,永远安守一生所爱,抱紧怀里,不让来敌侵袭,叙说流传千年的誓言,故曰鸣沙山。

我醉得失去了清醒,隐约看到一段红绸飘卷的身影,超越千年,难道她是故地重游缅怀爱情?不知因何缘故竟然念出,我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深呼一口气,等待心头一阵雨,雾化成七彩云虹,见证这场跨越世纪的相约。

直到我推开窗棂,才发现醉倒了已经一天一夜,荒漠的幽暗来袭,注定着茫茫天际下,这条路可能一去不复返。人情和世故,低落和风光,独对这沙洲的浩瀚,已然渺小如长烟,何需无谓苦苦计较,生命本宿命,安于一隅,静待晨光万丈的日出,邂逅尘埃落定的黄昏,仰望空旷无垠的星空。

一眼万年,蹉跎岁月的我渐觉迷上孤灯下的你,来自缥缈远方的天籁盈动我的耳畔,瑟瑟私语般含着鸣沙的哀怨。那年你为孤城,我为江湖,缠绕风沙却未曾轻言厮守余生,不愿辜负昔日已远的年华,你执守烽烟下无尽空虚,我流泊世间里辗转南北,累觉不爱之时,许下忘年之约。千古誓言一场隔世的缘聚,纵隔山长水远,仍旧念念不忘,寻到你回眸那一刹,梦如烟花转瞬即逝,握住气息,四目相对,旷世的爱恋亲手开启,也接受时光消瘦,指尖太宽,生怕抓不紧,遗漏在漫漫天涯。

光阴,清欢一路,明媚相伴,温暖终生。江湖有三千,流水也三千,只取一瓢闯进了天堂。失落的文明蕴含属于我穿梭时空的千年之恋,聆听鸣沙潺潺的呼喊,行至边缘贴近心房,感应到来自遥远世纪的拥抱,宛若昨天深埋入土的誓言,被现世的喟叹任风吹远,辽无边际到江南河北。漠上花开原来传送着亘古的爱意,似在昨天却远在光年之外,萧条与黯然的季节千秋更替,演变成文字,裂变成痕迹,静候寻找爱,发现爱,探究爱,以爱之名默默相守半生的无名之辈。

无情人世,江湖有情,并非棍棒刀枪,只为真挚人情。浑然不顾身边的流言蜚语,一切痴心痴爱已成枉然,烟花易冷,人心易变,海誓山盟也卑微如独守空房,孤寂冷漠。相思绵长,一句伤悲几行寒心,爱本聚散无由,亦婉约而来,我相信爱,亦为此而来,冷艳风雨使我满身荆棘,仍愿卸下铠甲,随清风入怀俯身倾听何谓真爱之音。明月垂挂,云朵悠悠,爱不分昼夜,纷繁的天下,只剩一处万古不移,生死与共的遗爱沙洲。

泉水缭绕鸣沙凝造了传世神话,当驼铃晃荡响彻沙丘,随烟飘来阵阵悠扬笛声,长空下消逝在大漠里数千年的话语,乍现眼前,言之不尽的唯美,看不足只能意会,意不足只能感叹。苍凉西北,古老的寓言被幻想成流芳百世的誓言,脚踏黄沙,逶迤而行,斑驳遗迹,见证一场心心相印的穿越对话,映上染黄的昏沉日落,轻点心扉,响起弦音。江湖萧索的形色隐隐褪败,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蜿蜒迂回的真谛,醉在诗酒里,残留在半卷词行。

猛虎盘伏般的楼阁雄姿万丈,亦有细嗅蔷薇的浓情暖意,令人奋不顾身忘情私奔,离城镇越远,远到人影寂寥,安家话世态炎凉却无关自己,登台望月,泉边凉风缓缓吹灭浮躁,清心寡欲的流年,甚为向往,呐喊声萦绕漫天尘沙,人在画中盘旋,也在冥冥中坦然命途,看淡世事。抖落一身被摧残的意志,对凡间早已抛开执着和希冀,何不停驻,化情于山,融爱于泉,点滴清柔娓娓道来,直到身心净化于天地间。

风来,款款轻舞;雨去,独自飘零。千年轮回,爱存心间。

过秦关,出敦煌,梦穿西域,路迢蜿踞。半路看去,西出阳关无故人;无边孤城,春风不度玉门关。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