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来自一千五百年前的亡灵诅咒

作者:钱三
2022-04-13 08:37

很多人知道九层妖塔,几乎都是通过经典盗墓小说《鬼吹灯》以及根据原著改编的影视作品。
所以很多朋友会想当然地认为,所谓的九层妖塔,无非是作者的虚构。
其实,九层妖塔真的存在
它已被证实,是一座等级极高的墓葬,而且,至今还存在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神秘传说。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就是关于这座坐落在华夏龙脉昆仑山之中的九层妖塔的故事。
老规矩,接下来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引言

如何预防盗墓贼的光顾,绝对是每一位墓主人以及墓葬设计者最为头疼的问题。
千百年来,为了阻挡盗墓贼,无数的能工巧匠穷尽心思,将中国的墓葬防盗技术推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然而,在和盗墓贼的博弈中,处于“守”的一方,也就是墓穴的主人,似乎总是处于下风。
再宏伟坚固、机关重重的墓葬,也逃不过盗墓贼的洛阳铲和炸药。
要是墓主人倒霉,碰到像曹操、孙殿英之流的官方盗墓,发动无数人力强行将墓穴掘开,那更是毫无胜算。
毕竟墓是死的,人是活的。
再厉害的墓葬,只要被盗墓贼盯上了,终究难逃被盗的命运。
难道,就没有万全的墓葬防盗措施么?
万事没有那么绝对,应该说,这样的法子也是有的。
但,非常难。
要想彻底防盗,最有效的法子,莫过于让盗墓者自动放弃。
要么,就是将陵墓建造得足够大,大到从物理上杜绝被盗的可能。
历史上像秦始皇陵、汉武帝的茂陵、武则天与李治合葬的乾陵等等顶级陵寝,就是这种思路的典范。

这些顶级陵墓,无一不是穷尽几十万人之功,耗时数十年之久乃成。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都是人类建造史上的奇迹。
绝对不是几个普普通通的盗墓贼能挖开的。
即便是官盗,不用上几万人、花上个三年五载,也根本别想破坏陵墓分毫。
而盗墓者均为求财,要花费如此大的代价,这算盘怎么打都划不来,最后自然是去另寻其他容易得手的墓穴。
如果说上述陵墓是纯物理防盗,那么还有一种让盗墓者主动放弃的法子,就是魔法加成。
对盗墓者施加最可怕的诅咒,让每一个来盗墓的人都受到诅咒而死。
位于青海省海西州都兰县热水乡境内的“九层妖塔”,就是这样一座至今都披着神秘色彩的千年古墓。
传说在藏地的上古时代,伟大的格萨尔王率领藏民打败了魔族和魔国,并且将魔族的首脑彻底封印。
封印魔族的建筑,就是所谓的九层妖楼
它被施加了诅咒,凡是试图开挖的人,都会有噩运降临。
但,很多人并不相信藏民们的传说。
他们确信,这座九层妖楼,其实就是一座宏伟的王族墓室,里面埋藏着数不尽的奇珍异宝。
至于诅咒,那不过是用来吓唬人的谎言而已。


九层妖塔初开

司令,那九层妖楼,坐北朝南,面朝热水河,两山夹峙,在风水学上乃是‘二龙戏珠’的绝顶宝穴,葬在这里的人,绝对是帝王级的人物。”
“你看得准不准?那大土堆真的是座大墓?而不是他娘的那些藏民说的,是什么封印着魔灵的九层妖楼?”
“妖楼之说,无非为障人耳目而已,况且我曾多次实地探访,在那热水河谷地的两岸,除了九层妖楼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墓葬,可以说,九层妖塔所在地的整条热水河谷,就是一处规模庞大的古墓群。”
“那还废话什么,我给你拨点人马,你亲自带着去挖,就挖最大的那个,九层妖塔!”
……
这位司令,正是民国时期青海的土皇帝,西北大军阀马步芳

建议他开挖九层妖塔的,是他手下一位懂得阴阳堪舆、寻龙点穴的高人。
数日之后,一队人马开进了热水河谷,并在九层妖塔下安营扎寨,准备择日开挖。
他们到的当天,就来了不少当地的藏民,远远地看着他们。
当藏民们看到这些汉人士兵拿着炸药铁锹,登上九层妖塔之后,有人骑马来到他们的营地,操着生硬的汉话,劝说他们不要开挖。
可惜,没人理会他们的恳求,并强硬地赶走了他们。
藏民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不远处扎营,每天都对着九层妖塔不停地磕长头。
几天之后,九层妖塔的第一层被顺利挖开,所有的人全都震惊了。
只见里面全是金银财宝,多到数都数不清。
他们一直往外搬了三天三夜,才将第一层的财宝清理个七七八八。
紧接着,他们开始迫不及待地挖开了第二层。
就在这时,天色骤变。
天空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此地乃是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地带,向来干旱少雨。
然而此时并非雨季,突然天降大雨,而且乌云间似乎还隐隐传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
这让所有人都开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那些藏民们,长头磕得更卖力了。
一边磕,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祈祷,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汉人们打扰到了妖塔里封印的魔灵,他们发怒了!
开挖妖塔的士兵紧急向带队的高人报告,他的声音中透着惊慌与恐惧:“第二层……挖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太吓人了!”
高人登上妖塔,一看第二层挖出的东西,脸色瞬间变了。
整整第二层,全是数不清的动物尸骨。
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看得人头皮发麻。
更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在那些已经被清理出来的尸骨中,有很多具骨架显得十分诡异。
那根本不是他所认知的任何动物的骨骼,或者说,这些骸骨,根本不是人间之物!
妖怪!莫非这是妖怪的遗骨?
尽管他及时下令封锁消息,但这一可怕的传闻还是迅速在整个营地传开。
一时间人心惶惶,很多在开挖第一层时私藏了宝物的士兵,都偷偷地将私吞的宝贝扔掉了。
但,好像根本没什么用。
恶劣的天气还在继续,可怕的诅咒开始降临。
这天夜里,营地里响起了枪声。
许多士兵全都像失心疯一样,对着自己人开枪。
一时间,整个营地开始了可怕的自相残杀,许多的人中枪倒地,血流成河。
整条河谷中,到处都是人惊恐的惨叫和马匹的嘶鸣。
……
雨终于停了,天亮之后,阳光重新普照大地。
汉人士兵的营地一片狼藉,只留下一些残破的帐篷和来不及带走的尸体,其他的人,全都连夜撤走了。
更多的藏民出现在河谷中,他们自发地掩埋尸体,并将挖开的妖塔回填。
神秘的热水河谷,重新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血渭一号大墓

青海大魔王马步芳盗掘九层妖塔的故事,虽然没有正式的历史记载,但在当地却在民间口口传了几十年。
1982年的5月,一支考古队来到了都兰热水乡,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调查位于热水河谷的古代岩画。
在当地藏民的带领下,考古队员深入热水河谷,并顺利地完成了既定的岩画勘查任务。
就在他们准备要返程的时候,有队员隔着热水河,指着对面两座大山形成的巨大山口正中的一座高大的金字塔形土堆,问向导说那是什么?

藏民向导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支支吾吾地,很显然对考古队员的问题显得有些讳莫如深。
在考古队的追问下,向导最终告诉他们,那土堆就是他们藏族传说中的九层妖塔。
考古队员们当然不会相信什么镇魔妖塔的传说,他们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判断,这座金字塔形状的大土堆,极有可能是一座古代的帝王陵墓。
因为古代的王陵,其高大的封土堆往往都会被堆成这种金字塔的形状。
像著名的秦始皇陵、汉武帝的茂陵以及宁夏的西夏王陵等,几乎都是这种金字塔的形制。
而此地在古代属于吐蕃(bō)领地,如果真的是座王陵,那一定可以填补考古领域关于吐蕃文化研究的空白。
考古队过河来到那座金字塔下,发现土堆的顶部以及北侧和东侧,赫然都有很明显被盗掘过的痕迹。
根据那些痕迹的大小来看,这显然不是寻常的盗墓贼所为。
继续追问藏民向导,于是队员们便从他的口中,听到了四十多年前马步芳的队伍盗挖九层妖楼的故事,以及他们遭受到神秘诅咒的灵异事件。
三个月后,文物部门正式开始了对九层妖塔的抢救性发掘工作。
因为此处位于热水河谷,所以包括九层妖塔的在内的所有墓葬,被统称为热水墓葬群



九层妖塔所背靠的大山,当地人名为血渭山,山下的草场被称为血渭草原
所以考古工作者们便依照古墓的命名规则,将藏民口中的九层妖塔,命名为“血渭一号大墓”。


如今的血渭一号大墓遗址
注意上面一层的封土已经被挖掉

根据初步的勘查得知,血渭一号大墓是整个青海地区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墓葬。


血渭一号大墓的卫星地图
大红圈中就是被称为九层妖塔的巨大封土堆
其他的小红圈中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墓葬

专家们根据史料和文献的记载,初步判定这座大墓,应该是一座距今1500多年的具有吐蕃风格的王陵。
因为此地当年属于是吐谷(yù)浑帝国的地盘,而且很可能就是吐谷浑的王城所在地伏罗川。
在唐朝之前,吐谷浑的全盛时期,它的疆域北接祁连山,南至大雪山,东达临夏,西边则到了新疆的且末,是一个“东西四千里、南北两千里”的庞大帝国。

关于吐谷浑的历史,我们后面再说,先继续讲血渭一号大墓的考古。
挖掘工作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期间的确出土了不少珍贵的文物,而且也对整座“九层妖塔”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了解。
考古专家们在血渭一号大墓的第一层,也发现了一些金银器,也就是盗墓贼眼中所谓的财宝。
而在血渭一号大墓的第二层,专家们发现了大量的动物尸骨,一共700余具。
这说明第二层主要是作为殉牲坑存在的,而且其中不乏一些十分珍稀罕见的动物骨骼。
另外,这次的考古挖掘还出土了一些珍贵的丝绸制品以及木制器皿、粮食等文物,这都跟传说中马步芳部下盗掘九层妖塔的故事十分的吻合。
而在这些丝织品中,有一块波斯的婆罗钵文字锦,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块公元八世纪波斯文字锦。

上面的这些文字经有关专家解读,意思是:伟大的王中之王!
考古队的另一项发现,也直接见证了这座神秘大墓主人身份的尊崇。
那是在考古挖掘开始后不久,突然天色大变,紧接着天降大雨,雨后甚至形成了山洪。
就在大雨过后,人们对考古现场进行清理的时候,结果在九层妖塔前的地面上,发现了五条奇怪的水痕。
专家一眼就看出,这五条水痕下面有东西!
于是赶紧开挖,结果发现这是五条巨大的寻葬坑,在这些寻葬坑里发现了许多完整的马匹骸骨。

经过观察研究发现,这些马匹全是活殉,而且全是珍贵无比的汗血宝马,数量足足有87匹。
当年汉武帝为了区区几匹汗血马就远征匈奴,而这位墓主人,竟然用将近一百匹汗血马殉葬,足见他的地位与实力。
但很奇怪的是,对于血渭一号大墓的考古挖掘,也只是挖到了第二层。
然后就戛然而止了。
而且更让人不理解的是,当年的这场考古挖掘工作,至今都没有发布正式的考古报告。
这是为什么呢?
官方的说法大概有两个。
第一,出于对文物以及墓葬结构的保护。
血渭一号大墓结构特殊,以当时的技术,贸然向下挖掘,极有可能造成整个墓穴的坍塌,造成不可逆的巨大损失。
另外,我国的古墓葬考向来都是秉承抢救性和保护性发掘的原则。
血渭一号大墓的第一、二层已被盗墓者破坏,而剩下的墓室并未遭到破坏,所以就仅对这两层进行考古研究。
第二,出于对当地藏族同胞民族情绪的照顾。
据说在血渭一号大墓进行考古挖掘期间,经常有藏民前来阻挠挖掘工作的进行,当年甚至还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冲突。
这也直接导致挖掘工作的不顺利,区区的两层墓室,绵延了四年左右的时间。
不过,民间关于这次考古,也有一些小道消息的传说。
而且非常的诡异。
举个例子。
据说,当时在第二层的墓室进行考古的时候,有考古队员发现了一些保存十分完好的丝绸衣物。
当他们想靠近观察的时候,那些衣服突然就化成了灰烬,然后凭空地消失了。
而当他们远离之后,那些衣服竟然会神奇地再次出现。
当然,这都是没有任何依据的道听途说而已,我们当然不能迷信,要以官方的说法为准。
除了这座被称为九层妖塔的血渭一号大墓之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专家们还在整个热水古墓群展开了考古研究。
而青海都兰热水古墓群的挖掘成果,也被列为1996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然而,尽管热水古墓群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贪婪的盗墓贼们,并没有放弃通过盗挖这些古墓,来实现一夜暴富的美梦。


青海都兰热水古墓被盗大案

时间来到了2017年
这年的12月份,在青海省会西宁市的地下文物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天价的出土文物大单。
卖家自称手上有一批珍贵的吐蕃文物,一共有好几百件,打包出售,要价1亿8千万。
在地下文物市场上,诸如此类的消息时有出现,真真假假,不是真正的圈内人,几乎没有人敢去交易。
但,这个消息还是引起了青海公安的注意,并开始暗中介入跟进。
话分两边,话说作为九层妖塔所在地的都兰县,再加上后来持续的考古发掘,当地几乎人人都知道热水河谷里古墓众多。
尤其是九层妖塔里面,更是埋藏着数不尽的奇珍异宝。
九层妖塔咱不敢挖,那就踅摸点别的墓葬挖一挖也行。
“要想富,去挖墓, 一夜就成万元户”,只要随便挖出几样明器来,转手一卖,那立马就发财了。
都兰有个夏某,时年六十出头,虽然没啥文化,但平时却爱钻研一些风水堪舆的知识,一心想找个大墓干上一票。
再加上他就是本地人,从小就听人家讲热水河谷里那些古墓的故事,可谓是近水楼台,早就对那些古墓心痒难搔,垂涎三尺。
为此,他还跟热水古墓群那的值班看守交上了朋友。
早在2016年11月的时候,他就组织了几个关系好的朋友,趁着天黑,跑到九层妖塔东边几百米远的地方,开挖盗洞钻了进去。
这一次盗墓,他们先是挖出一些丝织品残片,但他们没什么文物知识,觉得这就是些破布不值钱,顺手就扔掉了。
盗洞一直挖到9米多深,有人从土堆里挖到了一个泥块,用手把泥土掰开,里面竟然是个六边形的金属碗。
直觉告诉他们,这玩意儿比那些破布值钱多了,于是继续往下挖,最后又挖出一块指甲大小、带花纹的碎金片。
以及一个小拇指粗细的青铜油灯。
不过,当他们到家之后,青铜油灯很快就风化破碎,没能保住。
惋惜贵惋惜,但这毕竟是没本的买卖,他们也不心疼,直接就将铜油灯烧毁扔进了垃圾堆。
一个月后,剩下的东西顺利出手。
那个金属碗卖了20万元,指甲盖大小的金片也卖了2万块。
正是这次成功的盗墓经历,让夏某相信,自己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材料。一定能够靠着挖墓,走上人生巅峰。
消停了一年左右,转眼到了2017年的10月份。
夏某那颗躁动不已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了。
这次,他认识了都兰本地人张某,商量着一起再挖座大墓,干票大的。
但是挖大墓,人少了不行,他们缺人手。
不过人肯定不能在本地找,都兰县城不大,街里街坊都是熟人,人一旦多了,极容易走漏风声,毕竟他们要干的,可是违法犯罪的事儿。
搞不好了,要去蹲监狱吃大眼窝窝头的。
所以,得找外援。
于是夏某通过圈子里朋友的介绍,跟河南巩义的韩万里搭上了线。
这韩万里可不是一般人。
河南古墓古遗址众多,考古工作也很繁重,他曾经作为考古队招募的民工,跟着考古队一起工作过很长的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韩万里偷偷学会了钻探技术,十分擅于挖土。
另外,韩万里在盗墓圈子里也有自己的人脉,他听说要去青海的九层妖塔干活儿,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再找两名老乡同行。
他向夏某表示,自己找的人,都是专业的好手。
人手有了,但盗墓行动还是不能马上开展,因为还缺一样重要的东西——钱。
一来这人一多,人吃马喂、吃喝拉撒都需要钱,二来要盗掘大墓,也需要采买大量的工具和装备,这都不是仨俩钱能解决的事儿。
所以,找个肯投资的金主爸爸,就成了接下来的当务之急。
很快,这个金主爸爸出现了,此人乃山东人氏,姓孙,颇有家财,一听夏某的计划,当即一拍即合,带上随从的帮手,直接开车就来到了都兰县。
来自三个省的这支盗墓团伙顺利会师之后,夏某跟金主孙某申请了此次盗墓行动的第一笔经费:一万块。
夏某说,热水古墓群虽然是在一片荒地里,但毕竟是重点文保单位,是有人看守的。
不过,自己已经跟那个看守混熟了,只要给他一万块钱好处,他就把眼睛闭上当没看见。
孙某财大气粗,马上就转了一万块。
然后,夏某和张某给看守买了一条羊腿、一条云烟,外加3000元现金,剩余的钱就落进了他俩的腰包。
接下来,他们开会研究好了分工以及事成之后的分成比例,行动就正式开始了。
然而,他们这一次的运气并不好。
一连挖了四个晚上,一无所获。
夏某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和张某对韩万里带来的那些“高手”的专业程度产生了怀疑。
并萌生了让他们滚蛋的想法。
为了怕他们走后乱说,夏某还给他们的身份证拍了照片,威胁说谁走漏风声,就去找谁。
金主爸爸孙某一看出师不利,队伍里还闹得挺不愉快,也是很发愁。
不过他毕竟是有钱人,沉得住气,而且来都来了,钱儿也花了,啥也没捞着就打道回府,实在不甘心。
眼看前后一折腾,已经到了11月份,于是他对夏某说,不如再找一拨更专业的高手来。
夏某跟张某一合计,左右也是没更好的办法,只能同意。
金主孙某这次找来的人,也姓孙,叫孙某生,河南林县人,是个盗墓的老手。
孙某生不但曾因为盗墓被判过刑,而且还因为盗墓差点没了命。
当年他在河南挖了一座汉代古墓,墓室打通之后,他第一个进入墓室,结果瞬间失去了知觉。他的同伴发现不对,赶紧跳入墓室救他,结果也晕倒在墓室里。
就这样,救一个晕一个,他们的这次盗墓行动最终以有人死在墓里而告终。
但孙某生命大,他最后还是活了下来。
这次一听是去青海盗吐蕃墓,顿时来了兴趣,马上就在当地组织人手,赶赴都兰。
第二次行动开始前,夏某又跟金主孙某要了1万块,说要给古墓群的看守人。
不过,这次他连羊腿也省了,直接就给了看守4000元,剩下的又跟张某分了。
吸取了上次行动失败的经验,他们这次换了一个地方。
到了第二个晚上,从盗洞里传来了惊喜的声音。
下墓的人发现了大量的明器,而且几乎都是金银制品,这下子彻底发了!
他们连夜将盗洞里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全部带回了住处。
经过清点,他们这次倒出来的东西,足足有646件!
经过开会商量,他们觉得分开卖风险太大,所以决定打包出售,并要价1.8个亿。
然而,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连过问的人都很少,夏某和金主孙某一合计,觉得可能价钱要太高了,于是决定打个折,降降价。
他们改了之前的价格,直降一个亿,准备8千万出手。
这基本上是个骨折价了,很快就有了感兴趣的买家。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守在暗处的公安人员也准备开始收网了。
2018年3月17日中午,公安干警雷霆出击,夏某等人被抓获,当场查获出土文物614件。随后,警方又在河南省、山西省等地抓获7人,追缴了剩余涉案文物32件。
经过清点,646件文物中,国家一级文物16件,二级文物77件,三级文物132件,一般文物421件。



夏某团伙此次盗掘的大墓,位于血渭一号大墓“九层妖塔”东侧,两处墓葬之间直线距离仅有400余米。
接下来,文物部门开始对这座大墓迅速展开抢救性发掘。并将其命名为“2018血渭一号墓”。

注意,这座墓葬跟血渭一号大墓是两回事。
经过后续的考古挖掘,陆续出土各类文物1000余件,并被列为2018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那么,这座2018血渭一号墓的墓主人究竟是谁呢?他又和血渭一号大墓、也就是九层妖塔的主人是什么关系呢?


揭开尘封的历史迷雾


在2018血渭一号墓的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棺床旁边发现了一枚小小的银质印章。
在古墓里发现的任何印章,都十分重要。
因为通过印章的文字或图案,往往可能直接判断出墓主人的身份。
然而,这枚印章锈蚀严重,虽然能够看出上面有文字和图案,但完全看不清楚。


经过X射线探伤,依旧无法解读。
后来专家将该印章送到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对其做了一个高450千伏的工业CT,终于在现代高科技的加持之下,让其重现真容。
印章的左上角,是一匹骆驼的图案,围绕着这批骆驼,是半圈奇怪的文字,既不是篆字,更不是汉字。

后经藏学专家解读,这些文字乃是古藏文,写的是:外甥阿柴王之印
阿柴,是吐蕃对吐谷浑的称呼。
这说明2018血渭一号墓的主人乃是吐谷浑王国的后人,并且,他还跟吐蕃有着甥舅之亲。
但阿柴王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每一个吐谷浑的国王,都会被吐蕃人称为阿柴王。
他究竟是谁呢?
这时候,历史研究有意思的地方就体现出来了。
在敦煌藏经洞发现的敦煌文书里,有一本《阿柴纪年》的残卷,在这本残卷里记载,公元689年,吐蕃有一位墀(chí)邦公主嫁给了当时的吐谷浑王。
但,这本残卷里并未记载墀邦公主所嫁的这位吐谷浑王的名字,只是记载了她的儿子叫莫贺吐浑可汗。
专家已经通过测定2018血渭一号墓主人的尸骨,推断他死时的年龄在五十五岁左右,而且专家也已经推断出2018血渭一号墓的修建时间为公元744年左右。
这么一对,就完美地对上了。
墀邦公主689年嫁到吐谷浑,假如她次年生子,那么莫贺吐浑可汗到身故之时,正好就是五十五岁左右。
接下来,我们来简单了解一下神秘的吐谷浑王国。
吐谷浑的祖先,其实是鲜卑族的一支,慕容鲜卑。
他们的祖先在后汉三国时期,居住在如今辽宁以西地区。
到了西晋时期,慕容氏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哥叫慕容吐谷浑,弟弟叫慕容廆(wěi)。
不过,慕容吐谷浑虽然是家族的老大,但却是庶长子,而慕容廆则是嫡子。
说白了,慕容吐谷浑就是小老婆生的,按照中国自古以来的嫡长子继承制,传嫡不传长,他注定无法继承王位。
而且弟弟慕容廆也十分忌惮他,于是慕容吐谷浑一怒之下,就带着封给自己的一千多户,一路西迁,穿过内蒙古草原,从阴山南下,最后来到了青海一带。
虽然说“强龙难压地头蛇”,但在吐谷浑这里却是个例外。
他来到青海之后,通过不断地征战和融合,将原本在这里的游牧民族赶的赶,杀的杀,最终站稳了脚跟。
著名的西夏王朝的先祖,拓跋鲜卑氏,就是被吐谷浑给赶走的,最后在宁夏一带立足,并最终建立了西夏王朝。
我在之前的故事里写过,不再赘述。
到了吐谷浑的的孙子慕容叶延的时代,他的疆域已经十分广大,实力也是强盛无比,于是便以先祖的名字,建立起了风光一时的吐谷浑帝国。
而守在辽西故地的弟弟慕容廆,他和他的后人则建立了大燕国。
金庸先生天龙八部》里一直梦想光复大燕的慕容博和慕容复父子,就是慕容廆的后人。

这么一讲,相信大家对吐谷浑王国的历史就有了一个相对清楚的了解。
吐谷浑的全盛时期,跟西南方向崛起的吐蕃之间,曾经有过无数次的战争,互有胜负。
而作为游牧民族,吐谷浑也一直对中原王朝袭扰不断。
曾经著名的隋炀帝西巡,说白了就是御驾亲征,讨伐不可一世的吐谷浑王国。
一直到松赞干布的时期,吐蕃联合唐太宗李世民,终于将吐谷浑彻底灭亡。
从那之后,吐谷浑分裂成两大部分,其中一部分东迁,在唐朝给划定的地盘生存繁衍下来,而剩下的残部,则并入了吐蕃,成为了吐蕃的邦国。
相传,吐谷浑被灭国的那场大战之后,吐谷浑尸横遍野、死伤无算,凄惨无比。
为了消除亡灵的滔天怨气,于是吐蕃人便按照自己的丧葬习俗,修建了九层妖塔,用来镇压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亡灵。
而这也是九层妖塔可怕诅咒的另一种说法。
尽管时至今日,九层妖塔的神秘真相仍未揭开,但我相信随着考古技术的进步以及未来时机的成熟,它的秘密,终将大白于天下。
后记:
看到这里,我相信很多朋友肯定会有个疑问:当年马步芳盗掘的那些珍宝,都到哪里去了?
1949年,大军阀马步芳仓皇败逃台湾。
他深知自己当年残杀西路红军,双手沾满了红军战士的鲜血,罪孽深重,于是命自己最为亲信的手下帮自己处理在青海搜刮多年的巨额财宝。
因为那些财宝实在太多太重,用飞机根本无法全部运走。
传说,那名亲信将马步芳的财宝装满了几十辆美制军用大卡车,并用重兵押送,最后全都埋在了河西走廊的起点——乌鞘岭的大山深处。

埋好之后,那些负责埋藏财宝的民工全部被枪杀,再由军用卡车将尸体运出来。
而藏宝地就成了一个永远的秘密。
1977年,当地公安在乌鞘岭发现了一具神秘的男尸。
经过尸检发现,此人乃是从悬崖上摔下来坠亡的,而他的身份更是特殊,竟然是从台湾偷渡回来的国民党特务。
而在他的身上,除了相关的证件之外,还有一封特殊的文件。
那是一张记载了马步芳当年埋藏宝藏的记载和地图。
原来,此人就是当年参与了埋藏宝藏的官兵之一,偷渡回大陆,就是为了财宝而来。
再后来,当年经手此案的一位警察退休之后,并未回家养老,而是来到乌鞘岭,搭了个窝棚住了下来。
一住就是好多年,当地的铁路工人经常能看到他在山野中到处转悠。
而他的目的,也是寻找当年马步芳的宝藏。
1990年的冬天,大雪封山,一名巡线的铁路工人来到了那位退休警察的窝棚,意外地发现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工人立刻下山找来医生,但是当医生赶到时,老人已经去世了。
但当地人传言,老人临死前,把宝藏的秘密都告诉了那位铁路工人……
也有人说,其实乌鞘岭藏宝只是马步芳的障眼法,他当年把宝藏埋在了花土沟。
因为花土沟出产黄金,当年马步芳命人在那里开挖了许多矿洞,他极有可能将财宝都藏在了某一处废弃的矿洞内。
此外,还有人传言宝藏埋在了金银滩,因为在60年代曾有人在金银滩捡到过民国时期的金条。
然而无论怎样,时至今日,也没有人能够找到马步芳的宝藏。
其实,宝藏到底有没有,又藏在哪里,并不重要。
因为,传说,永远比真实的宝藏更有生命力。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