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勰 东邪 小说连载 故事

东邪:东勰

作者:简言之
2022-04-13 19:36

《东邪》样章 (前)

02.东勰


食堂作为整个学校非官方信息的集散地,在特殊时期对信息的普及总是能显示出独特的优越性。校园自杀事件的影响很坏,而老师在校园内自杀的影响更坏。学校的不少领导为此事薅秃了头发。会议室里每天大会小会,一张张油光光的脸转过来转过去,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想出来的仍然是个毫无新意的办法:封锁消息,内部解决。各分院开始给学生们下通知,三令五申,不惜把毕业证和学位证作为人质来要挟,终于把这件事变成了所有人都三缄其口的禁忌。可越是被当成禁忌的东西就越诱人,于是大家从公开讨论变成了暗地里互相戳胳膊肘,再把戳出来的情报在食堂里分发交换。没过多久,学校的角落里就流传起了各种版本的“崔老师自杀事件始末”。

严东勰端着餐盘跟着队伍一步步往打饭窗口挪,目视前方的同时却把耳朵竖向了身后,他想知道后面几个女生的“诶你们听说了吗......”接下去的内容。从小到大,对于那些奇事怪事东勰从来都是听过没见过,哪怕是发生在身边的,他也总是赶不上趟儿。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家,有人说村子里谁谁谁被鬼上身,能用死去多年的老人声音讲话,所有人都看见了,就他一个人没看着;上初中那年,听说有警察在隔壁小区生擒盗贼,好多人都去看,可是等他赶到的时候警车刚好呜呜地开走了。这一次的情况类似,学校出事那天,几个月没逃过课的他逃了一天的课,跟四个哥们在网吧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等他回到宿舍,室友面色神秘而凝重地对他说:“诶你听说了吗......”
他对此无比郁闷。

盛菜的阿姨在窗口巨大的玻璃后面把金属碟子敲得叮当响,不耐烦地催促着下一个餐盘,他这才发现前面的人打完饭已经走出去老远了。他一步迈向窗口,把餐盘递上去,眼睁睁看着里面的人面无表情地把手腕抖成了帕金森,满满一勺子青椒炒肉给左抖右抖,准确地抖剩下了满满一勺子青椒。

东勰看得目瞪口呆,他敲了敲玻璃,“阿姨——”他故意把那个“姨”字拖长,然后在尾音消失的一瞬间,不失时机地粲然一笑,露出那颗标志性的虎牙。“再加点肉呗,下午有体育课呢!”他冲着玻璃眨了眨眼睛,里面的女人是可以当他妈妈的年纪,可是也懂得“放电”这个词的意思。东勰太了解自己的优势了,也太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了,从小到大他不知道仗着这副好皮囊达到了多少目的。 

食堂的阿姨再高冷也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就吃他这一套。他心满意足地端详着自己的战利品——满满一盘子“肉炒青椒”——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对于自己听过没见过的事情,东勰的热乎劲儿向来只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内如果还没有听到一个全须全尾的故事,他就会失去追究下半段情节的兴趣。他开始边吃饭边打开手机里的“索多玛”APP,红彤彤的欢迎页面闯进他的眼帘,他搞不懂一个同志交友软件为什么非要弄得这么喜气洋洋。

几天前,他把自己的一组健身照片上传到了个人主页,今天再次登录,各种各样的留言汹涌地弹出来,让他差点以为是软件中了毒。他的手指匆匆划过留言列表,说什么的都有,有文明的,也有下流的;有想和他认识的,也有想和他睡觉的,还有把自己的命根子直接抓起来拍照发过来的。东勰笑了笑,照单全收,从踏入这个圈子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了把一部分人的丑态当做消遣,他可以边看这些边吃得下东西,偶尔高兴了还会和他们调笑两句。这些人以得到他的调笑为荣,求着他要给他做牛做马为奴为婢。网络给了人一种安全的错觉,让很多人误以为可以隐姓埋名地把这里当成公共厕所来排泄欲望。如果可以顺着这些排泄物追根溯源,你很可能会意外地发现它们的主人并不是想象中的流氓或者变态,你可能会意外地发现一张循规蹈矩的脸,还会意外地发现他在现实中其实一切正常:有教养、好脾气、有着稳定的工作、不错的人际甚至是美满的家庭,你会因为这样意外的发现而三观尽毁。

东勰还记得他第一次约见的那个网友,聊天中就能判断出对方是圈子里的熟手。那时候他刚刚接触这个软件,三言两语就被对方撩得浑身燥热。接下来,东勰生平第一次直接去了陌生人家里。可是见面以后他却大失所望,那是一张严重缺乏生气和特点的中年人的脸,与照片大相径庭,让人除了“老实巴交”以外难以想出其他的形容。肥胖导致他身材的比例失调得很严重,加上举止间的无措和讨好,言语中的木讷和笨拙,恐怕他的聊天记录也比他本人更能让人提起兴趣。

东勰不客气地戳穿他,痛斥他的厚颜,居然使用假照片到处行骗。中年的面孔在年轻的面孔前自惭形秽,男人开始支支吾吾,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羞辱和窘迫从他油亮的额头上渗出来,变成淋漓的汗。东勰扭头就走,可是男人却抢先一步拦在门口,跪在地上,央求东勰赏他一次,他什么都可以做也什么都愿意做。东勰是后来才明白,所谓的“赏他一次”究竟是赏什么。男人的口齿利索起来,催促他务必要快一点,否则自己老婆女儿一会儿就要回来了。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一面麻利地脱衣服。东勰看着这个年纪足当他爹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脱得一丝不挂,可是他很奇怪居然没有生出厌恶。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点同情这个男人——连自己老婆女儿短暂外出的这一点点时间都不放过,这必定是一种外人难以想象的焚身之苦。男人把脸深深地埋到东勰的两脚中间,亢奋地扇动着鼻翼,就算是饥肠辘辘的野兽嗅到血肉的样子也比那场面要好看得多。等东勰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白袜子上已经沾满了黏腻的口水。

他几乎是夺门而逃,这是他第一次在大白天被一个大活人给吓到。他跌跌撞撞跑下楼,鞋子来不及穿只好拎在手上。在楼梯间,他险些撞上一个抱孩子上楼的女人。小女孩依偎在妈妈怀里,认真地啃着一块小饼干。

“大哥哥你没事吧?”女孩的眼睛真大,稚嫩和天真水一样安静地聚在双眉之下,形成两汪风光无限的湖。女人似乎觉得有些冒失,略带歉意地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用孩提语言替他回答:“大哥哥没事。你说我们要回家去啦,跟大哥哥再见吧。”东勰冲着她们母女俩仓促一笑,可是突然间,他觉得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果不其然,那对母女敲响了刚刚自己逃出来的那扇门。“爸爸——”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幸福洋溢,男人打开门,重新变成了衣冠楚楚的父亲。他同样使用孩提语言同小女孩对话,问她幼儿园里面吃的、玩的、老师还有小朋友。

门关上了,门里面又是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东勰在楼梯间里浑身颤抖,因为自己和那个男人的荒唐,险些葬送了一个女孩干净的眼睛。他还记得那天下楼之后,他到处找不到垃圾桶,他是到了大街上才找到了一个街边垃圾桶把袜子脱下来扔了进去。可是他始终没有穿上鞋,他就这么拎着自己的篮球鞋一路赤着脚走回了学校。

东勰把米饭剩下了一半,辛苦斗争来的青椒炒肉也没吃多少,食欲消失得很突然。他这个时候看到程凯朝这边过来了。程凯的大嗓门一如既往地中气十足,一边大声广播着东勰的名字,一边费力地在堵住狭小过道的人墙里开路。食堂过道的设计对胖子实在太不友好了,程凯小心翼翼地左躲右闪可还是走出了拳打脚踢的效果,他笑眯眯地跟左邻右舍道歉,一面继续拳打脚踢,等他来到东勰座位的时候,餐盘上那碗蛋花汤已经洒得七七八八了。

他气喘吁吁地坐下,没等东勰打趣他,他就开门见山报告说金晟餐饮公司的项目出问题了。出了什么问题?可能要黄。东勰脸色瞬间就变了,斩钉截铁说不可能!老板都见过了,合同都要签了,怎么可能说黄就黄?回答是摊手加吐舌,表示他也不知道。东勰忙问他是听谁说的。程凯回答说是今天上午马总的秘书给他打的电话,说已经确定了别人家的方案,不再考虑他们了。

“这怎么可能呢?”东勰站起来,无措地在原地转了几圈,“当时见马总的时候你也在啊!他当时对我们的汇报方案多满意啊!怎么能说不考虑就不考虑了呢?”东勰一声比一声高,好像那个背信弃义的马总此刻就坐在他面前。程凯一边往嘴里填饭菜,一边就是就是地应付着。他瞄准了东勰剩下的青椒炒肉,于是问他这个还吃不吃。东勰气得咬牙切齿,从控诉马总转移到批判程凯不思进取、毫无忧患意识以及吃相难看上。程凯仍然就是就是地应付,他早就对东勰的数落脱敏了,心安理得地扫光了盘子里的剩菜。

最近一段时间,“金晟”这两个字牵动着东勰全身的神经。这是他们的创业团队接的“私活儿”,帮助这家餐饮公司制定VI设计方案。所谓的VI设计,是随着企业对品牌的不断重视而形成的一套视觉和文案体系。从帮助品牌命名开始,到Logo、slogan、吉祥物,再到标准字、主色调、产品包装风格......总之,一切围绕着品牌而来的视觉和文案设计都属于VI的范畴。金晟餐饮是当地一家非常有影响力的餐饮管理公司,旗下注册了很多个连锁餐饮品牌。而这一次,他们打算再开发一个酸菜鱼品牌并以加盟的形式布局多家连锁店。这个项目是系主任帮着牵线搭桥才联系上的,交到东勰手里的时候他们吓了一跳。这样的一个项目钱肯定是少不了,可是难度也会很大,因为单纯的VI方案满足不了连锁店,还需要加入更复杂的室内空间美学设计。事实证明,东勰和程凯没让系主任丢人,东勰化用《庄子》的典故给品牌取名“知鱼之乐”,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套以传统文化为核心的品牌价值,程凯则以此为基调,绘制出了完整的视觉效果图。他们通宵达旦地完善这份方案,当他们最终把它呈现给对方公司负责人的时候,几个领导齐齐叫好,说了一大堆后生可畏的话。正是因为这样,东勰才想不通为什么对方会突然变卦。

东勰给对方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应与程凯一致,而且并没有解释原因。程凯吃饱喝足了,开始发表意见,他说:“我一直觉得你起的这名字有问题。人家店名都是什么‘川香’啊、‘顺喜’啊,要么好吃要么吉利,你这个‘知鱼之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书店呢。”

东勰不理他,他便继续自说自话:“你们文化人就是不能好好说话,还记得上一次有个影楼找我们做创意,你给人家取的什么名字吗?”程凯顿了顿,接着抖包袱似的自问自答,“‘含沙摄影’!老天爷,那影楼老板听完以后脸都绿了。”

东勰也笑起来,说绿就对了,那个影楼老板耍了我们多少次?让他绿一回都算便宜他。可是笑完以后他又开始发愁,金晟这个项目是他组建的创业团队接的最大的一个项目,大家兴奋了那么久,也做了那么多工作,要是项目真黄了,他要怎么和团队其他成员解释呢。

第二天是周末,东勰决定请马总身边那个姓关的女秘书喝咖啡。他知道马总最怕供应商骚扰,因此把迎来送往的大小事务都推给秘书处理。秘书虽然没有实权,可却是个信息枢纽,所有人找马总都要经过她,马总要找其他人还得经过她,所以东勰决定从她开始突破。电话打通了,对方非常警惕。看来不止他严东勰聪明,所有想找马总办事的人都知道她是个突破口,都知道应该先请她喝咖啡。

东勰绝口没提项目的事,而是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理由。他在电话里一口一个姐,说自己毕业以后打算来金晟实习,想麻烦她给介绍介绍公司的情况,面试的时候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对方将信将疑,说公司的情况官网上什么情况都有,她也介绍不出更多了。东勰嘿嘿笑了起来,说自己其实还有一个小私心,他知道金晟的简历很难投,之前投了一份但是被拒绝了,所以想请她这个能力强、业务熟又有亲和力的姐姐给“指导”一下。东勰当然是胡扯的,金晟的简历一点也不难投,而且他也从来没投过。对方这下明白了,原来这小子是要走后门儿,只是她误判了东勰想走的是哪一扇后门。这种误判是东勰想要的结果,只要能和她私下见上一面,他有把握将后门走对。

关秘书见过东勰那张讨女人喜欢的脸,因此被他一声声的姐叫得心花怒放,语气也不似之前那般拘谨。她在电话里愉快地嗔着东勰拐外抹角地不老实,还说自己就是太好说话了才会被他这样的小鬼头给缠上。东勰在电话的另一端嘿嘿地笑,一边吃力地回忆着关秘书的长相,一边赞美她温柔漂亮亲切可人。

两个小时以后,他们在市区里一家星巴克见了面。东勰把自己扮成一个对职场充满好奇的乖学生,问了关秘书很多让她有余地侃侃而谈的问题。东勰三翻四次表示很羡慕她,说自己以后要是能像她一样这么年轻就在公司担任重要职位就好了。这么年轻?关秘书让东勰猜她多大。东勰有意让她看出自己“笨拙”的小聪明,于是他故意一愣,说她看上去也就只比自己大两三岁而已,不过既然让他猜,肯定不会是看上去那么简单,所以一定是一个不得了的年龄差。他变着法把她夸了一遍又一遍,笑话讲了一个又一个。关秘书笑得花枝乱颤,今天这个男孩子不管说什么在她听来都是有趣的。东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打量着这个五官和胸一样缺乏起伏的女人,安静地等着她笑完。接下去,他把话题慢慢转,先问了金晟的工作环境,又问了领导好不好相处,好像他的简历真的是非金晟不投一样。最后,他终于把话题绕到了这次的项目上。

“其实我早就看出你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关秘书用手指轻轻按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语气里充满了轻佻的愉悦,“不过既然都来了,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东勰并不吃惊,但还是做出吃惊的样子,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可是说到“老”字的时候又忙忙止住,连说该打该打。关秘书笑得马克杯都端不住了,说他这么会逗女孩子开心女朋友一定很黏他吧。东勰把羞赧写在脸上,哪有什么女朋友啊,都还没谈过恋爱呢。

东勰用了一下午时间,终于把情况全摸透了。关秘书告诉他,马总决定换掉他们的项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不过是半路杀出个广告公司用更低的价格截了他们的胡。不过她可以帮忙安排他们和马总见个面,但究竟能不能说服马总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最后她嗲兮兮地强调说,这可是他东勰的专属福利哦。当天晚上东勰失眠了,他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他大半夜给程凯打电话商量对策,要他把周一全天的时间都空出来,他们要去收复失地。

周一这天,他们如愿以偿见到了马总,但是收复失地的过程比他们想象得要困难很多。马总对东勰他们的方案并没有意见,只不过是另外一家广告公司的价格更低。东勰问他有没有看过对方的方案?回答是还没有,不过人家专业的广告公司做的东西总不见得比你们学生还差吧?东勰哭笑不得,他耐着性子重新阐释了对品牌的理解以及所有设计细节的用意,他说他们熬了几个通宵,花了多少心血,不能在没有比较的前提下就否定了他们作品的价值。马总好脾气地笑了,虽然东勰在这里远没有在关秘书那里吃得开,但马总还是欣赏他的胆识。最后马总表示,只要他们愿意把价格降到和那家广告公司一样,他可以把两份方案比较之后再做决定。东勰没有同意,他说一样好东西不会因为价格偏贵就变成了坏东西,反过来也一样。马总刚想给他上一堂经济学课,教教他什么叫供需关系影响商品价格,可是东勰却起身告了辞,昂首阔步地走出了办公室的玻璃门。

下到一楼,他让程凯回去着手准备另一份方案。他还嘱咐说这一份方案必须比原先的差一些,但又不能逊色太多。程凯问为什么?到时候就知道了。东勰催着他先回学校。“那你呢?”程凯问。“等关秘书下班。”

合同最终签订是在三周以后,电话是关秘书打来的。电话里的关秘书比东勰还要激动,让他赶紧到公司来签合同。首笔款项两天之后的下午就打了过来,这是他的账户里第一次出现五位数的转账。当天晚上,东勰把团队里的所有成员都叫去了市内的一家川菜馆,这家馆子他们平时想吃又不舍得,但今天东勰让他们放开了点。程凯第一个赶到,他几乎是趾高气昂地走进了店里,睥睨所有的食客和服务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刚盘下了这家店。他殷勤地招呼陆陆续续到来的其他人,每来一个他就说上一句:“老大说啦,今天吃什么随便点!”

东勰在号召大家举杯前,特意强调了程凯的功不可没,说要是没有第二份方案,就算他严东勰有本事让关秘书同他们穿一条裤子,也未必能把合同签下来。大家这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东勰当天从马总办公室离开以后并没有回学校,而是在金晟公司楼下一直等到关秘书下班。他用合同金额的10%加上某些其他手段换来关秘书帮他做一件事:当另一家广告公司把方案发来时请她务必帮忙拦下,用程凯制作的第二份方案冒名顶替以后发给马总。两份作品高下立判,而他又把价格稍稍降低一些以显示诚意,马总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东勰说得轻描淡写,省略了中间许多斗智斗勇的细节,有些细节是连程凯都不知道的。大家起哄,请他重点描述一下所谓的“某些手段”指的都有哪些手段,东勰笑着骂他们听话不听重点,“我和程凯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设计稿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吃完这顿给我好好打起精神,能不能收到两笔尾款就看咱们能不能保质保量完成任务了!”

大家趁着酒兴不依不饶,一张张醉脸全都是含义复杂的笑容,非要东勰说说他是怎么搞定关秘书的。酒精把每个人的笑点都降低了,不管是谁说了句什么话,都能立刻掀起一阵哄堂大笑。一个人说听说那个关秘书还挺漂亮的,老大在搞定她的时候应该没感到很为难吧?另一个接下去说,就凭老大那张脸,说不定关秘书还以为是她搞定了咱们老大呢!只有一个人没跟着大伙一起起哄。这个叫顾颖的女孩恐怕是这些人当中最在意这件事的,可是她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讲话,只是偶尔合群地跟大家一起笑笑,大部分时间她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然后把酒一杯杯地往肚子里灌。顾颖比团队里其他人年纪都小,她是榨干了自己所有的课余时间来学习各种技能,才在大二这一年挤进了东勰创建的这个团队。团队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她对东勰的心思,除了东勰他自己。

顾颖端着酒杯站起来,眼前的事物像被泡在酒里一样摇摇晃晃,她看到东勰在人群中间,和每个来敬酒的人推杯换盏。顾颖走上去,“老大,这杯我敬你。”她眼里的醉意温柔地漫上来,神情如水一样起了涟漪。围在旁边的人纷纷知趣地寻了个借口,嘻嘻哈哈地散开了。

东勰冲她扬了扬酒杯,“后面的工作靠你们了。”说着他一口干了杯中的啤酒,嘱咐道:“你少喝点。”

“已经喝多啦。”顾颖顽皮地眨了眨眼,用中指把垂下来的头发绕到了耳后,她趁着醉意勇敢地看着对方的眼睛,问:“喝多了有人送吗?”

东勰一愣,决定把糊涂装到底,“当然了!这里的男生你随便挑,谁要是敢不送你,我替你揍他!”

顾颖的目光暗了下去,像是瞬间熄灭了两盏灯。她没再说什么,把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然后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说自己逗着玩的,哪至于就醉成了那样,说着衔着杯口逞能似的一扬脖,成了个戏台上被赐死的妃子。

卫生间里,顾颖用手捧了一把凉水淋在脸上,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有点陌生。酒精引发的猩红已经完全退到了眼睛里,留下一张白惨惨的脸,水迹纠缠着鬓角的碎发,让她看上去像是恐怖片里索命的女鬼。她用力推开卫生间的门,扶着墙壁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快要走到包房门口时,她听见东勰的声音从走廊的转角处传了过来,是在给什么人打电话。顾颖紧紧贴着墙壁,心里无耻地想要把每句话都听清楚。东勰对着电话横不是竖不是地赔小心,像所有模范男友那样,耐心地跟电话另一端的人拼命解释着自己的晚归,语气是不可思议的温柔甜蜜。顾颖眼眶中的潮水瞬间涨上来,门窗、走廊、墙壁坚硬的角线,目之所及的一切事物都不可救药地荡漾成碎片。东勰温柔的声音还在继续,似乎在为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讨价还价。可最终他还是投降了,顾颖听到了一个轻轻的吻在他唇齿间爆破的声音。眼眶里涨上来的眼泪就是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滚烫的热油夺眶而出,火辣辣地顺着自己的脸颊一路灼到下巴。

她突然弓下腰干呕,来不及多想,捂住嘴仓皇地逃回了卫生间。她重新看着那面肮脏的镜子,突然朝它微笑了一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骤然间,仿佛千军万马从她食道里经过,发出的“轰隆隆”的声音。“渔阳鼙鼓动地来”,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污秽的食物残骸在雪白的洗手池中尸横遍野,突然想起了这句诗。她本不是什么风雅的人,但是她却能把整首《长恨歌》倒背如流,只是因为东勰喜欢。

“人已经走了。” 走廊尽头的转角处东勰仍然举着电话,而听筒里传来的却是程凯的声音。

“嗯,知道了。”他简短地回答。

“你又何必演这么一出呢?”程凯在电话另一端叹气。

东勰没有讲话,过了很长时间,他对着前面空无一物的墙说:“回去吧。”



点击阅读:东邪其他篇章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