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生活

心有仙湖千千结

作者:赵少胤
2022-04-13 20:03

早春,又念其容,又思其境,再度驱车绕星云湖东岸而行、途经海门、隔河、孤山、过碧云寺、穿明星村,择抚仙湖西岸前行,忽有雾起远山,如丝缭绕,如纱掩面,远观山湖,黛青一色,天地苍茫,湖岸无界,更添空寂辽远。从禄充风景区临湖,泊车,怀久别重逢之惊喜,踏水岸软沙缓行,看沿湖轻舟戏水,疏影横波,偶有远客长橹捣水、划破一湖静默,早春水寒,游人稀疏,少有盛夏之喧嚣。此情、此景,深得喜静所需。

静立渡口,听舷边浪语声响,看鸥影翻飞,有春风搅动,静观满湖微波,任心绪曼舞。经年、往事、不期而遇,曾经被时光省略掉许多的细节再次清晰呈现。所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均拜艰辛岁月之洗礼,那些不曾远去的时光一直存留在心底,与之初相识,是为训,忆当年,多少个日日夜夜,轻舟逐浪、长虹飞渡,日行风波里、夜枕涛声眠,舟桥兵的那一抹绚烂的桔黄在湛蓝的湖面上铸成一道耀眼风景。多少个晨昏,站在烟波浩渺、琉璃万顷的湖面,品咂着渔家人关于抚仙湖口口相传的传奇故事,惊艳这一湖高原之水尽然如此深蓝,如此清澈、如此圣洁、如此神秘莫测。

沿幽径顺山脚前行,那些车水捕鱼的故事早已被搁置在岩洞之上,只留下一湾湾浅浅的溪流和一只只精美的篾笼不断拓展着人们想象的空间。多年前,我曾有幸目睹过那如梭如叶的精灵抗浪竞游、逆水跳跃的身影,在渔民娴熟的操作之下,一条条、一群群鱇浪鱼儿顺清澈的泉水钻进渔民精心编制的篾笼,以牺牲为代价,成全了“车水捕鱼”这世代传承,古老而又独特的捕鱼方式。

因有山水的存在,抚仙湖边的岸树很少被人们忆起,山水相依是自然法则,自成一统,无可替代,但沿湖的岸树却是最不可忽略的风景,有涉水而居的片片水杉、有独立悬崖的棵棵奇松、有深藏幽谷的株株樱花、却独爱沿湖浓荫蔽日的古榕树。禄充景区内这棵横跨在小路上的古老榕树以独有的姿势成就一片风景,这棵斜依在岁月里的岸树,历经千百年的风霜雪雨,依旧枝繁叶茂、傲然屹立,把白云的淡、远山的绿、湖水的碧,大力托举给高远的天空。

在抚仙湖畔,每走一步,便是风景。每行一步,便是诗行。行至人迹稀少处,鸟鸣粲然响起,一只麻雀从一阕慢词中姗姗走来,向柳暗花明处飞去,凭空延展出许多多彩的故事来。曾经,扁舟上,许多人总以纵情的姿势,诠释着融入自然的快意。曾经,水岸边,许多人总以期待的目光,站成了湖边的风景。曾经,榕树下,许多人总借先哲的睿智才情,酝酿着一阕阕优美的诗词。这也许是每个人眷恋于这方湖水、留恋于这方湖水最真实的感悟吧。这个早春于我,于这汪湖水,无需写意,似是故人来,亦是故人归。“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于我,情系深蓝,无论是随波荡漾亦或沿湖散行,都能触摸到岁月中的涧畔山花、石棱和许多不曾走远的往事,于是一汪心事便再次被深深地沦陷在这一方山水间。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