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人选定下了
小说连载 故事 第6章:从男人手里搞钱 赐卿良辰

赐卿良辰-第6章 从男人手里搞钱

作者:月落
2022-04-13 22:46

前情回顾:
先太子,就是那个不能提的禁忌。
她的身世,跟先太子有关吗?
那可是被烈火燃尽的一家人,是锦安十五年,最大的惨剧。





第6章 从男人手里搞钱


锦安十五年,先太子出宫南巡。
说是南巡,其实是代表朝廷,接受南境良氏的归顺。
南境良氏,传说是前朝皇族遗脉,为了避免灭族跑到南边,在江州站稳了脚跟。
此后霸占巴蜀富裕之地,以货运起家,生意遍布长江中下游。
他们表面上是经商,其实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武林人士。
传说江湖第一大帮派,就唯良氏马首是瞻。
所以大周建国一百年,巴蜀富庶之地虽在朝廷治下,却从不听从朝廷管束。
良氏如土皇帝一般,令地方畏惧,让先帝头疼不已。

但是锦安十五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良氏突然愿意归顺朝廷。
皇帝亲自接见了良氏族长,为表诚意,命太子以南巡为名,亲至巴蜀。
太子与太子妃情深意重,又想在路上教导孩童,于是带上了两个孩子。
其中大些的,就是皇太孙,小些的次子,才三岁。
他们出城后的第一夜,在宜阳县南一百里驿站度过。
就在这一夜,大火冲天而起,把东宫的主人,把随行官员,烧得干干净净。
烧掉的,是先帝最倚重的太子,是先帝最疼爱的皇孙,是帝国肱股,是与良氏和解的可能。
先帝大怒之下发兵征讨,虽然死伤严重,但良氏几乎被一网打尽。
残余者,退至南境蛮夷之地,十多年来悄无声息。
白发人送黑发人,先帝的身体急转直下,药石罔效,很快便大崩而逝。
锦安十六年,先太子的弟弟楚王继位,改元天辰。
如今便是天辰十五年了。
关于先太子的事,自然成为禁忌,提都不能提。

洛阳城的窄巷中,沈连翘听夫子絮絮叨叨又说了前事。
说完后夫子临风而立,叹息道:“或许天要亡我大周……”
沈连翘左右看看,大街上没什么人,也就由着老师大发牢骚了。
“夫子,”她又试探道,“太子惨死,宫里的东西会不会被人偷了变卖呢?”
“绝无可能。”夫子道,“先帝后来常去太子宫中凭吊亡人,那里面的每样东西,都原地不动摆着。甚至于新帝登基后,也因思念兄长,对东宫保持原貌不变。”
那她的箱子,到底哪儿来的?
现在给她个胆子也不敢拿出去卖了。
只能劈开烧火。
“那到底……”沈连翘问,“是谁杀了太子啊?真的是良氏假意归顺,趁机除掉皇子吗?”
夫子摇着头往前走:“不知也,不知也。顽童莫问,问也不知也。”

在临近傍晚的暖阳中,夫子与沈连翘告别,推开柴门进家。
妻子仍然躺在床上,但炉灶里烧了水。
“回来了?”她勉强起身道,“路上有没有遇到连翘?那孩子送了束脩,说是两个馒头。我这会儿不饿,你先就着白粥吃吧。”
哪里会不饿?
每时每刻都觉得饥饿,那种感觉甚至已经成为常态,慢慢地被她忽视,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只想躺着。
但也只有两个馒头,来之不易,她不舍得吃。
没想到夫子歉意地把碗放下道:“我在外面吃过了,人多,没能再给你盛一碗。我给你拿馒头,这得掰碎了吃,不然容易噎着。”

他说着熄灭炉火,掀开锅盖,见那里不光有馒头,还有一个钱袋子。
沉甸甸,至少五百文。
夫子的神情有些怔怔。
他想起沈连翘眨眼的样子。
——“学生交了束脩,放夫子锅里了。”
那表情有些骄傲,张扬在明媚的笑里。
原来交了这么厚重的一份。
真是的——不过才教了她一百多个字,还使唤她煮茶倒水。
夫子鼻头微酸,唤妻子道:“起来吃吧,连翘送的这些,够咱们活过灾荒了。”

沈连翘刚进孔家侧门,迎头看到一个男人走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恍然。
男人身量不高,圆脸大眼,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
他已经换下在上东门闹事时穿的旧衣,洗干净脸,一身孔家随从打扮。
沈连翘记性好,还是认出了他。
男人呆呆站住,抬脚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问:“今日那个,是你吧?”
沈连翘答:“哪个?”
“往差役身上拍砖头那个。”男人道,“我已经告诉了东家,他要见你。”
沈连翘的心提起来。
多大个事儿啊,也值得东家见?
“是不是要夸我,赏我?”她眯着眼笑。
孔家为什么要挑动闹事,她不想知道。但她也算是参与了,能不能给点赏钱?
交过束脩,沈连翘只剩下一两一吊钱了。
往夫子锅里放的时候不觉得,此时有些肉疼。
可这男人只觉得沈连翘漂亮得有些晃眼。
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呆滞吓了一跳,摇着头,兔子一样窜了。

护卫说,东家在书房。
果然是书房,好多书。
一人多高的墨色书架摆了好几个,高高低低书摞书。
书香扑鼻,光影暗淡。
沈连翘左右看看,没见东家的影子。
她从衣袖中拿出火折子,点着窗台边的蜡烛。
举起蜡烛找东家,没走几步,便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道:“熄火!”
沈连翘吓了一跳转身,见孔府东家孔佑就站在她身后。
蜡烛的光芒笼罩在他脸上,让他像是从寺庙水陆画里走出来的神祗。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眼中闪动火焰,神情冰冷。
“东家……”沈连翘忘记施礼,仍旧举着那团火,“这里……太暗。”
“能看到。”孔佑道。
他伸出手,捏灭了那个小小的火苗。
那些修长的手指,似乎感觉不到火焰灼烧的疼痛。

他们离得很近。
沈连翘感觉孔佑高大的身影俯身过来,闻到他身上莫名的气息,看到他对蜡烛不悦的神情,忍不住后退一步。
孔佑已经手持书卷越过她,走到条案后安坐。
“听江流说,他在上东门见到你。”
原来刚刚遇到的男人,名叫江流。
孔佑的声音和煦,似乎并没有生什么气。
沈连翘放下心来。
“我去那里寻夫子。”她老实回答道。
孔佑的视线仍在书本上,听到她的解释,淡淡点头。
江流在他们离开后,查了查那男人的底细,的确是学堂的一位夫子。
只是孔佑没有想到,孔家买来的这个丫头,去学过认字,还敢砖拍差役。

他放下书,仔仔细细看了沈连翘一眼。
刚才他的注意力在蜡烛,此时要看她的模样,才发现书房里的确很暗。
只觉得这姑娘虽然瘦,站得却笔直,并没有寻常仆役那种卑躬屈膝的样子。
听严管家说,凑巧买下她时,她正被发卖到妓院。
得去查一查她的家里,看看她的底细。
一念至此,孔佑道:“你见江流闹事,怎么想?”
“江流闹事了吗?”沈连翘假装疑惑道,“好像是奴婢先跟差役打起来了。”
是,她还大喊差役抢粥,让场面更乱了。
孔佑的唇角无声地勾起,笑了笑。
这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那要我多谢你帮忙吗?”他问道。
“不用谢,”沈连翘乖巧回答,“东家这样的人,肯定是直接赏钱的。”
“不会,”孔佑道,“你还欠我一碗面。”
沈连翘在黑暗中撇了撇嘴。
见过小气的,没见过比自己还小气的。

室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奇怪。
他们是主仆,对话却又轻松随意,感觉不到身份地位的差异。
沈连翘是第一次做丫头,还没调整好。
但孔佑,竟然也不提醒她的越矩,就这么同她聊下去。
“你不好奇江流为何闹事吗?”别人不问,孔佑反而想知道原因。
既然是个机灵的姑娘,心思应该很多。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是大逆不道的,是没有退路的,最好让她知难而退,现在就离开孔家。
“粥没给够。”沈连翘答。
她才不中计呢。
闲事知道得越少越好,这是夫子教她的道理。
孔佑看着她,眼中有星星点点的笑意。
孔家的人,还需要去抢粥吗?她这种擅长撒谎的本事,还真是不一般。
但她也善良,听说给夫子送了馒头和钱。
“明日你跟我出去一趟。”
孔佑合上书卷,悠然道:“去接小姐。”

沈连翘知道,孔家一直在找他们的小姐。
她是小姐的贴身丫头,自然要前去迎接,好随身伺候。
“诺,”沈连翘施礼道,“需要奴婢准备什么吗?”
孔佑起身道:“不要自作主张点蜡烛。”
那孩子应该也是讨厌火的,同他一样。
因为她的母亲,在生她之前,已经被严重烧伤了。
孔佑还记得,那个混合着血腥和焦糊气息的夜。
他微微闭眼。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又想起了刻意被封存的回忆。
那一年,是锦安十五年。
……

注1:文中良氏发家的江州,指重庆。这是一座月落喜欢的城市。
本作架空朝代,但是大致按东汉的社会风俗写。不过依然不对饮食进行严格考究。






阅读其它篇章:赐卿良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