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婆婆戴着50克的金项链,彩礼却只有50块:“老家都这规矩,求你嫁给我儿子吧!”

作者:璇筱兮
2022-04-15 17:48


苏雨心死了!
在氻(le)镇这个不大的地方,她的死讯很快就传开了。
高三二班的班级群瞬间就炸了,毕业十年都没怎么联系的同学们,一下子就跟开了闸的水库一样,叽叽喳喳的谈论起这件事。
“苏雨心死了??!!真的假的?”
“她不是找了一个土豪,马上就要结婚的吗?”
“是呀,我前两天还看到她朋友圈里晒婚纱照呢,听说还是专门跑去三亚照的!”
“你们都少说两句吧,人是从氻河里捞上来的,听说脸都泡发了。”
“氻河?她是淹死的吗?!”
“天哪,你们说,是不是祝小薇来报仇了!”
当祝小薇三个字出现在QQ群里,前一秒钟还讨论的十分热闹的同学们,瞬间就没了声音。
只留下带有“祝小薇”的那句话,冷冷的躺在聊天界面的最末端。
就好像,苏雨心生命终结那样,这场炸开锅的谈话也就此草草结束了。

接连一周的阴雨天笼罩在氻镇上空,镇上的人也跟着阴阴郁郁的,不知何时是个头。
河边严严实实的围起了防汛的护栏,禁止人们在河边嬉闹。
这天好不容易等到老天放晴了,几个大爷相约到氻河边较为隐蔽的一处,翻过护栏去钓鱼。
说是这几天的鱼,都是从上游秦山里的河冲下来的。
有人说秦山里的鱼,各个鲜嫩肥美,多吃还能长寿。
这天太阳出奇的好,晒得人暖暖的,似是要将这一周的低温瞬间回暖,还大家一个好天气。
其中一个大爷的鱼竿突然动了,应该是钓上了鱼,大爷连忙开始收线。
见鱼竿竟然都弯的变了形,大爷激动地跳了起来,心想可是条大鱼啊,使劲儿往上拉。
可是下面的东西实在是太重了,鱼线很快就断了,好在他们提前在河里插了网,那东西被拦了下来。
其他几个连忙过来帮忙,又是渔网又是鱼钩的,都想看看是条多大的鱼。
可谁知拉来上的竟然是一个死人!
身着白裙,一头长发,是个女人!
等把人翻过来时,几个大爷吓得连滚带爬的上了岸。
因为那张脸,已经泡发的没了人样,只剩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前方。
警方接到报案后很快封锁了现场,对几个大爷进行详细的询问。
之所以能够第一时间确认死者的身份,是因为她的裙子侧兜里,翻出来一本结婚证。
新娘苏雨心,新郎郑大为,一个月前在氻镇民政局登记结婚。
虽然不能仅凭这一本结婚证就能确认死者身份,但是前来查案的一名警察一眼就认出来死者手上的钻戒。
和班里其他同学在朋友圈看到结婚照一样,他也在朋友圈见过苏雨心晒过这枚独家定制的王冠钻戒。
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
就像上学时,连隔壁镇上的小混混都要过来瞄一眼的苏雨心一样,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出于警察的习惯,他对这枚戒指有印象。
“白队,死者你认识?”
白佳森紧蹙的眉头没有一点舒展的痕迹,他难以置信的看看证物袋里的结婚证,再看看已经没了人样的苏雨心。
他怎么都不会相信苏雨心会死。
因为苏雨心之所以选择留在氻镇,就是为了好好的活着,活给所有人看。
尤其是当年欺负过她的那些人。
白佳森从警戒线内走出来,安排人去联系结婚证上的另外一个人,新郎郑大为。
看尸体泡发的样子,怎么的都有两三天了,为什么郑大为没有来警局报失踪。
紧接着,白佳森就看到了QQ群里的消息。
小地方唯一的好处就是任何新闻,都不用浪费报纸的版面,不需要多久,就可以人尽皆知。
他看到群里炸开锅的同学们止步于“祝小薇”这个名字,冰冷的聊天界面就像当年“祝小薇”死时的雨天一样,没人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被诅咒。
而这三个字如同利刃一样刺痛着白佳森的双眼,他的身子微微一颤,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机,眉头皱的更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围观群众的队伍中。
白佳森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也是他们的同班同学赵曼曼,去年的时候她差点把警察局给砸了。
也就短短一年的时间,她怎么憔悴成这副模样,白佳森叫来一个便衣去把赵曼曼带了过来。
一见找她的是白佳森,女人显得有些紧张。
“是你啊……好久不见。”赵曼曼没怎么看白佳森,左手将头发挽过耳后,右手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提袋。
白佳森上下打量着她,看得出她很紧张。
“你怎么在这?”
“看到群里说苏雨心死了,我刚好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是看看是不是真的,还是看看到底死没死。”白佳森说的很直接,双眼也如同一只放大镜一样不放过女人身上的任何一个细节。
“她死没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赵曼曼真的慌了,嘴里激动地喊了出来,但是两只手却紧紧地捏着包袋。
因为袋子里装着的都是些新鲜的蔬菜,而就在这附近,也正好有一个比较大的菜市场。
所以赵曼曼所说的“碰巧路过”应该是真的。
但是白佳森看着眼前眼神闪躲的赵曼曼,再联想起她与苏雨心在上学时发生的那些事情,就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白佳森表情舒缓了些许,冲着赵曼曼微微一笑:“你要有事要忙,就快去忙吧,死人的热闹有什么好看的。”
简短寒暄过后,赵曼曼提着袋子就离开了。
这时,有人过来告诉白佳森郑大为找到了,可是白佳森却一动不动的看着赵曼曼离去的方向。
这一年,是苏雨心最光鲜靓丽的一年,相反,却是赵曼曼最黑暗的一年。
同样不到三十岁的同学竟然老了这么多,这些日子她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白队,您看什么呢?”身边的人见白佳森的异样有些好奇。
“如果,你的妻儿因为一个人而死,你会找她报仇吗?”
“白队,您说什么呢?”
白佳森回过神来,“收队!”然后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
坐在车上时,他想起了一年前的一场交通事故。
一年前,赵曼曼已经怀有3个月的身孕,当时她的丈夫开车带她去产检,赵曼曼的丈夫因为前车紧急刹车而猛打方向盘,车子一下子翻进了河里。
夫妻两连车带人瞬间淹没在冰冷的氻河里,等救援队捞起两个人时,赵曼曼的丈夫当场死亡,赵曼曼送到医院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孩子没能保住。
一场车祸,幸福的一家三口只剩下一个人。
而那辆紧急刹车的宝马,正是苏雨心和郑大为的私家车。

白佳森回到警局后,没过多久郑大为也被人抬了回来。
一股刺鼻的酒味迎面扑来,白佳森嫌弃的用手指堵在鼻下:“怎么回事?”
“参加朋友儿子的满月席呢,电话是他朋友接的,说郑大为一时半会来不了,只能让人给送了回来。”
看到酒醉的郑大为嘴里还嘟囔着“继续喝”,而他的神情中根本看不出任何媳妇不见了的焦灼。
或许他都还不知道苏雨心的死讯呢。
可能其他人会好奇,为什么自家媳妇失踪三天,这个新郎官怎么一点也不着急,还跑去喝别人家的满月酒。
但是白佳森很清楚其中的原委。
因为苏雨心和郑大为的婚姻原本就只是一场交易,两人之间没有一点感情。
“想办法弄醒他!”白佳森冷冷的盯着郑大为这个暴发户,肥头大耳,身长腿短,脖子上还挂着手指头差不多粗的金链子。
再想想当年的班花苏雨心,长发飘飘,白衣袅袅,跟眼前这个怎么也放不到同一画面的男人居然生活了一年多。
如今还落了个死相惨状的下场,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白佳森想到这里下意识的摇摇头,然后向档案室走去。
“小李,能帮我调两份资料吗?”
“白队,您说,需要什么资料?”
“一份是去年赵曼曼夫妻的车祸案,还有一份……”白佳森顿了顿,望向窗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齐肩短发,笑容同朝阳一样美好的女孩。
白佳森深吸一口气:“还有一份,是十一年前,氻镇一中祝小薇跳河自杀的相关资料。”
档案室的小李在电脑上进行搜索,没多久就有了结果:“白队,去年的案子我一会整理好给你送去,但是十一年前的案件得让我找找,时间太久了,都是纸质版的资料,得花点时间。”
白佳森点了点头:“辛苦了。”
白佳森刚准备去看看郑大伟的酒醒了没,就听到警局门口一阵骚乱,似是一个女人在外边吵闹。
“我儿子呢?你们抓我儿子干什么?”
白佳森走出去查看情况,来人告诉他闹事的是郑大为的母亲。
“这里是警局,你在这闹什么?”白佳森向来不喜这位同样穿着一看就是暴发户的郑母,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比郑大为还夸张,估计有50克了。
她的名声很糟糕,出了名的难缠。
“你们抓我儿子干什么?我儿子又没犯法!”
“你儿媳妇死了你知道吗?”白佳森直截了当,让人松开郑母。
原以为郑母听到苏雨心的死讯后会收敛一些,但不曾想郑母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一边张口就是一句:“那个biao子早该死了!”
白佳森大惊,当初……当初不就是这个郑母跪在苏雨心家门口,求她嫁给郑大为的吗……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