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约死群里的神秘卧底

作者:
2022-04-17 22:35

老话说,少年不识愁滋味

父母总认为,给你好吃好喝零花钱,你有什么可愁的?

但,现在却有太多的青少年,他们心中的苦闷抑郁,是你想象不到的。



花臂姐姐又给A找活儿了。

花臂在健身房上课时,认识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陈大姐

陈大姐是花臂众多学生中年龄偏大的,但每次训练都很起劲。

可渐渐花臂发现,陈大姐好像有“自虐”倾向。

让她练三组,她偏偏练五组,让她用20KG,她偏偏再加上5KG。

而且她锻炼时总是一言不发,花臂交代了,她就直接去做。

本来花臂以为陈大姐是对自己要求高,结果有一次出了事

陈大姐做深蹲,明明已经力竭,可偏偏还要硬挺,花臂让她去休息。

陈大姐嘴上答应,可趁着花臂扭头喝水的功夫,她自己又扛起了杠铃。

结果……陈大姐被压得起不来了。

杠铃直接压在了陈大姐的脖子上,她的脸瞬间变成了酱紫色。

幸好有一个大哥看到及时出手相救,要不真的出事了。

被救下来的陈大姐缓了半天,花臂本来要道歉,说都是自己没有照看好,结果陈大姐却突然扇起了自己的脸,而且是一边扇一边大声责骂自己。

“真没用!真没用!废物!你就是个废物!呜呜呜!”

陈大姐的巨大反应,让花臂有些懵逼。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歇斯底里了?

为了不影响其他会员的正常训练,花臂拉着陈大姐去了休息室。

过了半天,陈大姐的情绪才算是稳定下来。

她拉着花臂,泪眼婆娑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苦闷。

陈大姐之所以来健身,并不是真的对自己的身材有要求,而是一种发泄

她发泄的目的,是因为自己的女儿

陈大姐和前夫离婚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女儿张琳。

她说女儿一直在前夫的干涉下,多年不跟她联系,让她非常伤心绝望。

她之前报过警,但警方说因为张琳早已成年,属于完成行为能力人,张琳也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家庭,警方是不能强行要求人家去见陈大姐的。

说到这里,陈大姐突然瞪着眼睛,用力挥动着拳头。

陈大姐说前夫就是一个垃圾,自己真的瞎了眼才跟他结婚,婚后前夫还出轨,最后两个人离婚……

而自己当时没有经济能力,女儿张琳就跟了前夫。

陈大姐觉得张琳不跟自己亲近,都是前夫在捣鬼,一定是他对着张琳“耳濡目染”,说尽了自己的坏话。

陈大姐是真的后悔。

说到痛处,陈大姐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几次险些晕厥。

花臂也是极为感性的人,听到动情处,更是搂着陈大姐一起哭。

其他教练和会员看着两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这两个人是怎么了?

花臂一激动,一拍脑门决定帮助陈大姐。

她说,不就是想要见到张琳吗?

没问题!

事实证明。

冲动是魔鬼。

花臂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找。

于是,她给A打电话说要请A吃饭。

看着笑眯眯的花臂,A根本吃不下去,他让花臂说实话,到底有啥事?

花臂乐了,说能有啥事?就吃顿饭呗!

A盯着花臂那张人畜无害的俊俏小脸,手拿着筷子只哆嗦。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走了!这饭我不敢吃啊!”

花臂只好说出真相,A都无语了。

A告诉花臂,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自己家的事,花臂能不能不要掺和了?

花臂急眼了。

她说陈大姐是自己的学生,怎么就成了别人了?

花臂二话没说,带着行李去了A家,她告诉A,如果A不帮忙,自己就要常住A家不走了!

花臂还拿出了几条烟,自己明知道A最不能容忍自己家里有烟味,直接点燃香烟就抽了起来……

还是那句老话:“花臂专门治小A”。

A只能感叹自己命运不济,交友不慎,答应了花臂的要求。

花臂带着A来到了陈大姐的家,着实让陈大姐兴奋不已。

她没想到花臂这么“靠谱”,真的带着那个牛人来帮忙了!

走进陈大姐的家,A看了之后心中也是颇为复杂。

陈大姐家中摆设非常简单,目力所及之处,都放着张琳小时候的照片

张琳双眼皮、大眼睛、小酒窝、马尾辫,肉墩墩的,看上去非常可爱。

A感叹着,从照片上确实可以看到原来真的是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只是现在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陈大姐说尽管多年不见,但其实每周还都可以发发微信,打个电话。

但自从上周开始,张琳就彻底不跟自己联系了。

陈大姐问了前夫,可前夫对她爱答不理的。

说着说着,陈大姐低下头沉默了。

A示意花臂劝劝陈大姐,自己先在屋里转转。

其实陈大姐住的地方非常小,基本没什么可看的。

聊了一会,有了一个重要问题。

陈大姐对于张琳的工作,毫不知情。

尽管陈大姐问过女儿到底在做什么,可张琳并没有回答过。

张琳发来的消息都很简单,就是一些问候、提醒注意身体、记得更换衣服之类的。

既然陈大姐自己不知道,A只能自己找。

A记录下了张琳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说自己会去查一查。

但至于能不能找到,自己只能说会尽力。

陈大姐点点头,拉着A的手,不停晃动着,说谢谢,真的谢谢你了!

离开陈大姐的家,花臂问A打算怎么找人。

A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看了花臂一眼。

他说感觉陈大姐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情绪很不稳定。

但考虑也许是想念女儿导致的,但自己反而有些担心,A可以看到陈大姐对自己的期望值很大,万一找不到张琳怎么办……

花臂倒是劝着A,说这有什么?你只管找就是了!陈大姐人很好的,就算找不到也不会怪你的!

结果,花臂这句话,反而一语成谶。

整整一个礼拜,A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张琳的线索。

这个张琳,好像真的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手机号始终关机,微信朋友圈也从来没有更新过。

陈大姐那边好像身体不适,一直没有去过健身房,但却经常给花臂打电话,询问找女儿的进展怎么样了。

A只能让花臂先安抚着,说自己会尽快的。

尝试各种无果后,A问陈大姐,张琳有没有给她寄过东西?

陈大姐说还真有,给自己寄过一些安神的药物。

A让陈大姐将同城快递单发给了自己。

正是通过这个快递,A终于有了突破。

A发现,张琳在快递公司一共登记了两个号码,除了陈大姐手中的一个之外,还有另一个号码

虽然打过去依然是关机,但A从网上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A通过一个收费的黑客网站,输入了这个新的手机号,发现这个号码关联了不少账号,包括微博、贴吧以及……一个曾经风光无比的网站,人人网

在人人网上,A看到,这个号码对应的人,正是张琳。

某个经济类的专科学院,当翻了一圈,看到了一些照片、日志,但照片上都没有正脸。

要么戴着帽子,要么就是远远的背影,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两条穿着黑丝的大长腿。

当时A在查询的时候,花臂就在旁边。

“卧槽!这腿可以啊!我一个女的,都可以玩一天呢!”

A给了花臂一个大大的白眼。

人人网上并没有更多的信息,只能继续寻找。

顺着这个手机号,A找到了关联的贴吧账号。

只是让A没想到的是,关联着的账号,居然是某个女同专用的贴吧。

看到这个贴吧,花臂也沉默了。

她认识的女性朋友,就注册并使用着,据说使用者不再少数。

A和花臂对视了一下,花臂说女同怎么了?这是人家的个人需求,只要找到人就行了呗,陈大姐会理解的……

A进去之后,着实开了眼界。

里面的女孩子的留言非常大胆,直接将约P的信息发了出来。

“今天可约,地点随意,微信号****”

花臂不禁咂舌,说现在的这些小妹妹啊,太TM能玩了……

A没有吭声,一个个翻去,花臂突然一拍腿,卧槽!

A皱了皱眉,让花臂先别卧槽,以后拍腿拍自己的,他看到自己的腿都被花臂拍红了……

花臂嘿嘿一笑,说刚才激动了,骚瑞啊。

原来花臂看到其中一个留言的人,居然是自己原来健身房的学员。

A问她确定吗?别认错人了。

花臂很笃定,说错不了,她指着图片上的女孩,说她手臂上的刺青,自己有印象。

花臂和这个女孩打了电话,过了一会接通了。

听到花臂的声音,女孩有些意外,但也很热情。

花臂问她认不认识张琳,女孩的声音有点懵,接着A接过来,说是从某个贴吧上看到了,现在想找到这个张琳……

女孩沉默了一会,说自己不记得名字,但她约会过的人,自己都有印象,可以让她看看再说。

花臂便拉着A去找了这个叫萌萌的女孩。

可见了面,A却发现,这个萌萌,远不是名字听上去那么可爱。

萌萌非常高大,身高将近一米八,身上有明显健身的痕迹,胳膊上都是疙瘩肉。

萌萌看着A能找到的张琳的背影图片思考了半天,总算想起来了。

她说上周是来了一个人,但一见面,好家伙比她还高,萌萌就有点不乐意了。

萌萌因为自己太高了,就喜欢找那种小鸟依人的,于是两个人就没有约会,马上就离开了。

这时,A注意到,附近有一个便利店,那里有监控


通过监控,A找到了一辆红色的大众两厢轿车。

A找了一个车管所的朋友,用红车的车牌号,搜到了他的违章记录,找到了最后一次违章地点。

A和花臂来到了违章地点附近,通过查看附近的几家商店的监控后来寻找。

到了晚上十点多,终于在一个停车场里发现了这辆红车。

等待了一个小时后,一个长发女孩出现了,快步走向了红车,启动离开。

从背影上来看,和张琳照片中的一模一样。

可算在找到张琳了。

也正如萌萌所说,真的高啊,基本上比花臂要高出一头多了。

花臂拿出手机就想给陈大姐拨出去,被A拦住了。

“干嘛呀,我得赶紧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啊。”

“别急啊,人家这么久没有联系自己的母亲,也许有自己的苦衷呢,要我说,先去跟她聊聊再说。”

花臂觉得A说的也有道理,就收起了手机。

两个人远远跟着,看到张琳去了一家酒吧

停好车,花臂和A走了进去,张琳坐在角落和一个短发女孩聊着什么。

A盯着张琳,不停摇头。

花臂问他怎么了,A说现在的女孩,是不是都喜欢健身?

之前的那个萌萌是这样,这个张琳也是如此。

虽然酒吧里光线不是很强,但也能看到张琳身上的肌肉线条。

花臂有点得意,伸出自己的胳膊想要亮亮自己的肌肉,却发现A压根没看她,悻悻放了下去。

此时张琳和她的女伴站了起来,朝着里面走去,A和花臂跟了过去。

突然发现,张琳不见了。

转悠了半天,只剩下洗手间没有进去。

A让花臂进女洗手间去看看。

结果,花臂走进去不到几秒钟,却突然冲了出来,脸变得煞白

“里面,里面……张琳,张琳……”

“张琳怎么了?”

花臂紧张地语无伦次,让A非常着急,他看着四下无人就冲了进去。

来到女洗手间,A看到里面只有一个门关闭着,他想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A贴过去,却看到尽管关着门,可因为里面两个人的动作很激烈,门缝很大,A看到了里面的刺激场景。

张琳弓着腰扶着墙,而短发女孩则站在身后,她们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A也是跟着一哆嗦,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傻了眼。

A看到,张琳没有穿裤子,而这个张琳……居然是的!

“张琳!你……”

A忍不住出了声,张琳猛地扭过头,从门缝和A四目相对!

“砰!”

张琳冲了出去,正好撞到了A的下巴上,A腾空而起,后背着地。

当他站起时,下巴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了下来……

张琳则在门口被保安抓住了。

因为张琳在狂奔的时候,假发下来了,一个男扮女装的男子,从女洗手间出来,保安当然要追他了。

之后,A的下巴缝了针,而他也知道了关于张琳的事情。


张琳真的是个男人,而且他还是一个男同

但他却总是男扮女装,从平台上和女性约会。

他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自带“工具”,让女性戴着那些工具来从背后去“满足”他。

花臂看着张琳,神情真是一言难尽,她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如此癖好的男人。

“不是,你……卧槽,你真牛逼……为啥啊?你不是喜欢男的吗?找男的我也能理解啊,为什么找个女的来……玩你呢?”

张琳耷拉着脑袋,说自己怕得病。

因为他见过太多的案例,知道同性容易得艾滋,虽然他喜欢男的,但还是觉得命更重要。

A看着花臂,说没没想到张琳居然还这么理智。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出乎A和花臂的意料了。

花臂问张琳,他到底是不是陈大姐的孩子?陈大姐的孩子不是一个女孩子吗?

张琳一句话,让花臂彻底沉默了。

“哦,我不叫张琳,我叫王大勇,还有,你说那个陈大姐,她的女儿张琳早死了,自杀。”

王大勇说陈大姐的女儿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自杀了,跳楼

王大勇一直在假扮张琳,每周和陈大姐发微信联系,有时还会用变音器打个电话聊几句。

而那个中药,也是前夫哥让王大勇寄给陈大姐的。

至于为什么让王大勇来假扮,这是陈大姐前夫的主意。

前夫哥在女儿死后,有一次拨打女儿的电话,却意外拨通了。

这才知道原来是王大勇用上了张琳的号码。

前夫哥非常思念女儿就跟王大勇聊了几句,两个人还见了面。

而在谈到陈大姐对于女儿的执念,前夫哥就“雇佣”王大勇,让他每周和陈大姐联系联系就行。

这么一坚持,就是好多好多年。

王大勇说最近没有联系,是因为前夫哥没给自己打钱,他也着实有些厌烦这种的生活,就打算放弃了。

至于张琳为什么会自杀,王大勇说自己并不知道……

这样的结果,让A和花臂非常非常意外。

A决定找到前夫哥,去问个明白。

想要找到前夫哥并不难,只是没想到,前夫哥此时人在医院。

他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前夫哥得了尿毒症。

A见到他时,前夫哥的精神状态很差,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在他清醒的时候,前夫哥说出了关于张琳的真相


张琳在高中时选择了跳楼。

当时前夫哥觉得女儿的自杀非常突然,毫无预兆。

那时他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

之后他看到了张琳在QQ空间里写的话,才明白,原来女儿的死其实早有预兆。

张琳看似乖巧可爱,但其实一直都生活在压力之中。

张琳的家庭看似和睦,其实藏着各种危机。

陈大姐患有精神疾病,情绪很不稳定,时常对张琳大骂。

而前夫哥则酗酒,家暴,还曾经出轨过。

这些都给小小的张琳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她曾经给父母表达过自己心情郁郁、不开心。

可无论是陈大姐还是前夫哥,都说张琳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哪有那么多事,饿两天就没那么多事了!”

父母的这种态度,让张琳心中的积怨越来越严重。

而之后父母的离婚,更是让张琳心中的悲苦达到了一个极点。

张琳开始自残,划破自己的手臂,甚至用窒息来让自己感觉到“解脱”。

她还将自己的伤心事分享给了一个女同学。

让张琳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同学居然和张琳一样,看似阳光健康,其实内心苦闷抑郁。

两个女孩子经常在一起,她们之后商量出了一个可怕的结果。

一起跳楼,共同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她们看来,这个人生,不要也罢。

张琳将这一切都记录在了QQ空间中。

如果前夫哥早一点看到,也许……

可惜,人生没有也许。

两个女孩子在约定的日子来到了学校天台。

她们手牵手想要一同跳下。

结果,又出了意外

就在张琳跳下的瞬间,张琳的女同学却选择放弃了。

她目睹张琳从空中飘落,成了一抹嫣红。

张琳去世后,前夫哥先知道了消息,他告诉了陈大姐。

结果陈大姐精神受了刺激,住了院。

她再次醒来时,甚至出现了认知障碍,但她的意识里,张琳还活着,一直都活着,好好的活着。

前夫哥看到陈大姐成了这个样子,决定隐瞒下去。

开始前夫哥自己拿着张琳的手机来给陈大姐联系,但之后前夫哥因为忙于一件事,而无暇再管陈大姐,就托给了王大勇。

这里必须要说一下,前夫哥一直在忙的事情。

那就是他发现了很多想要求死的年轻人,甚至还出现了一些“约死群”。

前夫哥看到张琳的那些留言之后很震惊,他觉得如果自己早点知道女儿的想法,也许就可以劝回来。

这次让他知道了别人也有这样的想法,他必须要去帮助那些孩子。

于是,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劝解”的过程中。

要么通过微信,要么打电话,总是前夫哥尝试了各种方法来努力。

有时他看到网上有人流露出了厌世的情绪,就会第一时间给他留言取得联系。

有时前夫哥会和这些男孩或者女生聊到半夜,往往前夫哥的倾听,会让这些厌世的孩子们找到一个发泄的窗口。

而最终的结果,是让他欣慰不已的。

经他手来劝解从而放弃自杀的人,超过了50人……

花臂给了前夫哥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说自己想要尽一份力,让陈大姐的情绪得到平复,如果需要的话,她愿意来充当张琳,让陈大姐的世界再次回到从前。

后记

现在的世界对于青少年,其实是有不少恶意以及误解的。

大人总说孩子们的生活条件这么好,哪里会愁?

这只能说明,他们还不够了解自己的孩子。

孩子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优越的生活条件,更需要精神方面的理解和认可。

谁都会有郁闷悲苦的时候,如果一味对于孩子们的痛苦选择漠视。

只会让孩子们走向极端。

希望越来越多的家长,能够及时发现自己孩子的心理问题。

越早一点加以重视,孩子们就会离危险更远一点。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