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红楼梦》这三对夫妻,暴露了婚姻最残酷的真相

作者:慈怀兹心
2022-04-17 23:03

说起古典小说,《红楼梦》一直被称为是巅峰之作,它如同“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为我们展示出当时的各个领域的细节,从建筑到习俗,从服饰到食谱,均有涉及。

它还是一曲女性的悲歌,不管是“金陵十二钗”中的女孩,还是在书中昙花一现的女性,皆有着不同的人生悲剧,或出身低微,或爱而不得,或身不由己,正是“千红一窟”。

它更是一本婚姻启示录,书中的每一种婚姻,都能找到平凡婚姻的影子,那些暴露出的婚姻暗疮,无不警示着我们。

如下面这三对夫妻,他们的婚姻看似不同,却皆用不幸的结局,揭开婚姻中的残酷真相。


贾链&凤姐
个人底线,是婚姻长久的红线

贾琏和王熙凤,曾有一段难得的幸福时光。

那时,他们正值新婚,贾琏心甘情愿让着王熙凤,于府内外之事,皆“退了一席之地”,而王熙凤,也是心里眼里惦记着贾琏。

贾琏离家去接林黛玉,凤姐便朝思慕想,见到后,又甘愿做小伏低,俏皮地说一些暖丈夫心窝子的话:

“国舅爷大喜!国舅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赐光谬领否?”

那个时候,一个闹,一个笑。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当男孩养大的凤姐,“从小玩耍间便有杀伐果断的气度”日益渐盛,贾琏因此有了积怨:

“她防我像防贼似的,只许她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她就疑惑。”

而贾琏呢,又是一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的人。不仅滥情,还不分“脏的臭的”,不管是多姑娘,还是鲍二家的,都是与凤姐无法比拟的人。

因为强势,滥情的更加滥情;因为滥情,强势的更加强势。

他们不断挑战对方的底线,放任自我,一边拉跨自己的底线,一边挑战对方的底线,最终弄丢了感情,弄破了婚姻:

凤姐张口闭口谈着钱,事事要压贾琏一头,毫无情义可言;而贾琏,则从听到凤姐生病会“哭得像泪人”,变成了要为尤二姐报仇的怨人。

一个没有清晰底线,也不在意他人底线的人,是很难带给对方足够的安全感,也很难保持持久的责任感,而这正是婚姻所需要的。就如文学家罗曼•罗兰所说:

“对爱情不必勉强,对婚姻则要负责。”

明确自己的底线,是对婚姻的负责;不挑战对方的底线,是对伴侣的尊重,唯有如此,才会远离婚姻的红线,让婚姻长长久久。

张爱玲在《金锁记》中,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本是小商户女儿的曹七巧在半推半就中嫁给豪门残疾少爷后,她便开始不断丧失自己的底线,挑战别人的底线:

丈夫不能满足她对感情的幻想,她便对小叔子有了不伦之情,并不计后果去挑逗;在小叔子为了她手上的钱而来时,她拆穿了对方的阴谋,却又后悔不已,觉得自己应该装糊涂、容忍对方的坏......

这样的人,注定得不到幸福。曹七巧的一生便都在这样的不幸中挣扎,挣脱不了时,还把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拽入谷底。

不管是婚姻还是感情,都是一件精致的瓷器,底线,是保护它的外围,一旦打破底线,那婚姻便会岌岌可危。

好的婚姻中,我们要保持自己做人的底线,也要保护对方的底线,如此珍惜,才能让婚姻得到呵护,拥有更长久的生命。

贾珍&尤氏
相处原则,是婚姻幸福的法则

一段好的婚姻,是符合供求规律的,有付出,也需有收获,如此才能达到平衡,获得幸福。

一旦其中一人成为长期的付出者,毫无收获可言,那感情便会在其中消磨殆尽,最终只剩婚姻的皮囊,了无声息。

一如《红楼梦》中贾珍和尤氏的婚姻。

说起来,尤氏的身份不低,虽与王熙凤平辈,却是宁国府的女主人,有诰命在身。只因为像个“锯了嘴的葫芦”,人人都敢欺负她。

她在李纨处洗脸,丫鬟只是弯腰捧着水,并未按规矩跪下来高捧脸盆,更没有人帮尤氏用大毛巾掩住前面的衣襟;

她伺候贾母吃饭,轮到她吃的时候,米饭没有了,添饭的人便端来丫鬟们吃的饭给尤氏;

甚至,王熙凤会指着她的鼻子骂,来投奔她的两个妹妹也得不到府内之人的尊重......

这一切的源头,皆是因为她“心里原有病”:娘家家世普通,自己又是续弦,无子女,也无可以依靠的兄弟。

她没有底气、也没有勇气去行使身份赋予她的权力,甚至,为了不触怒丈夫贾珍,她对其无比顺从,哪怕发现贾珍的行为不妥,也不敢言语。

而贾珍本就是一个淫乱之人,五伦八德对他没有约束力。遇到这样的尤氏,更是变本加厉,毫无顾忌,以至于“东府里,恐怕只有门前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

虽然婚姻需要接纳和容忍,但并不意味着放纵。任何以不断退让为前提的维持,最终都会一败涂地。

因为在婚姻里,有的退让换来的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得寸进尺。

演员曹曦文在《我们的婚姻》中饰演的蒋静,亦是这样一个步步退让的女人。

婚前,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是图丈夫的钱,被骗签下婚前协议书;

婚后,成为全职太太的她看上去衣食无忧,实则把老公当老板来对待。

为了避免矛盾,在两个人的相处中,她一直是处于弱势的妥协者,就连发现老公出轨的痕迹,也没有勇气去质问。

如此软弱的态度,换来的却是丈夫更放肆的行为,最终迎来的,也是婚姻的支离破碎。

现代法国小说之父巴尔扎克说:“婚姻的幸福并不完全建筑在显赫的身份和财产上,却建筑在互相尊敬上。这种幸福的本质是谦逊和朴实的。”

每个人都会在无意识中,教会别人对待自己的方式,婚姻中更是如此。有所为有所不为,建立好婚姻的相处规则,才是婚姻幸福的基础。

贾政&王夫人
情感沟通,是婚姻同心的通道

在《红楼梦》中,最让人想不通的,便是贾政和王夫人的婚姻。

他们门当户对,婚姻却如摆设一般,几乎没有商量家事的场景出现,看似相敬如宾,实则两人之间隔着一座冰山。

“正经”的贾政,偏爱粗俗无脑的赵姨娘;“佛性”的王夫人,会间接逼死丫鬟,却对家庭不闻不问。

两个人就像两根平行线,没有交流,没有沟通。于是,他们的婚姻中,充满误会和宿怨。

在贾环诬陷宝玉对金钏儿强奸未遂,导致金钏儿赌气投井身亡,贾政听了后,不问王夫人缘由,不听宝玉辩解,就开始暴揍宝玉,甚至在看到王夫人后,火气更大。

而贾环看上一个丫鬟,赵姨娘求到贾政跟前时,贾政担心儿子“年纪还小”、“误了念书”,说自己已经为宝玉和贾环各看中了两个丫头,只等再过一两年。

赵姨娘立马表明宝玉房里已经有了两个了,贾政的反应很是吃惊:“谁给的?”

自然是王夫人给的!

但贾政并不知道,王夫人不仅没有和他商量,也没有告知他。

连孩子的事情都不互相通气,还会有情感的交流吗?

自然没有!在这样的沉寂中,两个人的婚姻是冰凉的,心也是冷漠的。

都说好的伴侣,可以抵御世间一半的疾苦,但缺乏沟通的伴侣,只会无限放大孤单。

绪儒斯曾说:“婚姻的持久靠的是两颗心,而不是双方的肉体。”

就算身体在同一屋檐,没有情感的沟通,心亦无法靠拢。

短片《餐桌上的陌生人》中的夫妻,也处于这样的“无语婚姻”。

妻子每次企图交流,都会得到沉默或者简单的答案——“嗯”;妻子的失落和忙碌,丈夫皆看不到眼里,他们就如陌生人一样生活在一起。

直到一天,妻子捡到一个录音笔,打开后才发现,录音笔录下了两个人在家的声音:哈欠声、电视声、走路声、放水杯的声音......

两个人交流的声音,却寥寥无几,除了简短的生活对话,再无其他,冷淡如陌生人。

原来,沉默真的可以让爱人变成路人。

婚姻本身就是一次长谈,哪怕伴有争辩,也是对婚姻的修正,但沉默,却会让人心冷却,为婚姻埋下定时炸弹。

岁月漫长,两个人的沉寂,更悲于一个人的孤独。唯有用语言架起情感交融的桥梁,才能让婚姻里的日子,沸腾起来。

夫妻者,有骨肉之恩也,爱则亲,不爱则疏。

婚姻从不简单,幸福的婚姻需要两个人的经营,不幸的婚姻却只需要一个人的放任。

一不小心,美好的感情就会消失不见,佳偶亦会变成怨偶。所以,想要婚姻幸福,则要小心呵护:

保护好自己和对方的底线,打造好两个人的相处规则,再让共同语言来为其保鲜。

如此,才能让婚姻拥有美满的底色,让婚姻中你我,远离悲伤。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